班主任李迪:我的班主任成长三部曲

 

一、误入藕花深处

      1997年夏,当学校领导宣布我做新生班主任的决定时,身边亲友无不为我捏着一把汗——不仅仅因为我少不更事缺分量,也不仅仅因为我是一名音乐教师,不具备多数班主任的严谨精细和心机,还因为我常常被初中的学生气得哭鼻子、使性子。如今领导一声令下,我摇身一变,成了职业学校纯女生班的班主任……温柔单纯、不谙世事的年轻女教师,面对的将是怎样的挑战?遭遇的将是怎样的困难?和学生演绎的班级故事又该怎样曲折离奇,亦或惊心动魄?

      这一切都不能不让所有了解我性格的朋友、亲人,为我,也为我的学生忐忑不安。

      但是,领导如此冒险安排并非没有经过深思熟虑。1997年是我们学校第一次招收职业高中的学生(原先只有初中部),开设了幼儿教育专业,音乐、舞蹈、琴法由初中的副课,一跃而成为此专业的主课。领导认为专业课老师当班主任,有利于学生掌握一技之长。而当时学校的音乐教师只有我一个人,我不做班主任,谁来做?

      所以,只到今天我还常常感叹:自己1997年当班主任,完全是硬着头皮、被逼无奈、误入藕花深处——学校但凡再有一个音乐教师,班主任就不会轮到我李迪去做。

      万没料到,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1997年,学校本打算只招收一个幼儿教育班。报名结束,却发现这个专业的女生竟然有131个。于是,在手忙脚乱中,在亲朋好友、领导同事的无限担忧、焦虑和祝福声中,柔弱敏感、心无城府的我,走马上任,同时成了两个新生班的班主任。

      我精彩的班主任生活也从此拉开了序幕。

      我的学生几乎全部来自农村,乍一离开父母,难免想家。那时候,若有一个女孩子在晚上哭哭啼啼,寝室里便会悲声四起。所以,在第一个班会中,我用发自肺腑的声音,缓缓表白:“从今天开始,同学们不要再说自己在郑州市没有亲人了。因为,李迪就是你的亲人。我实在不能许诺给你们,将来一定让你们有一个辉煌的前程。但是,在未来的三年中,我会和你一起面对成长中的沟沟坎坎、风风雨雨;我会陪伴你们左右,在每一个泥泞的黄昏……”

      没有修饰、没有激昂、也没有抑扬顿挫,就是这样朴实如白开水的语言,用柔和平淡的声音说出来,格外动情。无数个女孩子在那一刻,明眸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我真切地感受到,我们师生的感情,在开学初就已经汇成了滚滚向前的热流。

      是的,除了真情、激情和爱心,年轻的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奉献给我的工作、我的学生。

      没有冷静沉稳的办事风格,没有圆融豁达的交流技巧,更没有长远的目光和顾全大局的缜密思维,那时的我常常干一些“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记得1997年国庆节前,学校要开运动会,运动会一结束就放假。我的许多学生是第一次出远门,一个个归心似箭,有几个哭着闹着要请假回家,我心一软批准了。这一来不得了,没有运动会竞赛项目的同学都来请假,我实在受不了了,又批准了几个。大多数没批准的同学不由对我横眉立目,有几个胆子大的学生干脆不辞而别。运动会结束后全校清点人数,我的两个班只剩下六十多人。校长勃然大怒,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批评我……

      我心中一酸,回想起当班主任一个月来,起早贪黑陪伴着学生,当她们生病想家时,我带去慈母的关怀;当她们生气拌嘴时,我带去姐姐的情怀;当她们苦恼困惑时,我带去朋友的理解;当她们违反了纪律时,我从不粗暴地批评,只是带去严师的教导。可是,她们一点儿也不为我着想,不为我分忧,只想她们自己。我才比她们大几岁呀!于是,回到宿舍我泣不成声。恰好班长找我有事,我本不愿让她看见我流泪,但实在忍不住,就把自己的委屈一股脑儿全向她倾诉,转眼间她和我一样也成了泪人。

      班长回寝室召集学生,并将我的烦恼一一告知。姑娘们大为震惊,从没想到自己犯了错误会使老师如此忧虑和苦恼。当天晚上,没走的同学代表全班集体向我道歉,并修订了班规班纪。师生在一起,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忍不住又一次泪水长流。至此我才知道,学生有感情,老师关心他们,他们也会体贴老师。有时候应该让学生了解老师的苦,分担老师的忧,这样有利于培养他们的责任心。

      我们都曾感叹学生一点也不理解老师,埋怨学生“不知好歹”、“没良心”。其实是我们没有把自己的心亮给学生,没有创造学生理解我们的机会。许多学生把老师看得很神秘,不知道老师也有喜怒哀乐。我们为工作呕心沥血,对学生爱护体贴,学生看在眼里可能已熟视无睹,我们何不明白说出来,提醒他们?其实,学生很愿意了解老师、帮助老师。如果我们把教学管理中的苦恼告诉学生,他们会帮助我们出主意,而学生想出来的管理方法,他们自己一定会遵守的。

      根据这一经验,我与学生相处时不再隐瞒自己的感情,高兴时我们一起欢笑,痛苦时我们一起流泪。学生随时能触摸到一颗激烈跳动的心和最真实的感情,在我受到伤害、遇到困难痛苦时,那簌簌的泪水、那紧锁的眉头和毫不自持的生气、宣誓、恼怒、愧疚、道歉,能让人感受到最真切的心,绝不虚伪、绝不矫柔、绝不造作。一件小事,一篇小文,一句嗔怪,一个眼神,或嫣然一笑,或几声牢骚……都能和学生产生心有灵犀的会意。从此,我的班主任生活变得幸福绵长、有滋有味。

二、沉醉不知归路

      李清照的《如梦令》本是:“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如今,我却要把“沉醉不知归路”放到第二部分。因为,我是在“误入藕花深处”,当了班主任后,才体会到此中意趣,并开始沉醉的。

      第一次当班主任,我带的虽然是131名女生,但那届学生特别懂事,总是希望我高兴,害怕我失望。如今,我写着这篇文章,思绪又飞回了十年前,脑海里浮现出几个让我倍感温馨的场景——

      1998年初冬的一个傍晚,一名女生怀抱一只六斤重的萝卜,到办公室找我:“老师,我们家今年萝卜大丰收,我妈说让您尝尝鲜……”

      幸福常常被说成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感觉,但接过那胖胖的、水灵灵的萝卜,我似乎触摸到了一种有形的幸福。学生的家长哪里是让我尝鲜?他们分明是让我分享丰收的喜悦啊!这名女生家在新密,是什么力量让她路远迢迢带一个萝卜送给了我?

      是一颗真诚的爱心,学生对老师的爱心。

      1999年冬,我身怀六甲,却依然担任着第一届学生的班主任。当时我妊娠反应很厉害,还常常莫名地担心宝宝出生后会不健全。有一天,学生小娟送给我一本手掌大的小日历,一共六页,每一页上都有几个不足半岁的婴儿,或坐或卧、形态各异。有一个婴儿坐在一棵大包菜里,头上还顶了一片包菜叶子,小手向前伸着,呼之欲出。我爱不释手,对小娟连声道谢。她说自己是在一元店里无意中发现的,我却明白如果她没有替老师分忧的心,是不会发现如此合我心意的小礼物的。

      可以说,第一次当班主任,我就收获到了人间最宝贵的真情,体会到了做班主任的幸福,也成了一个精神最富有的教师。人们常说一个好老师能培养出许多好学生,怎知道学生对老师也有反作用力?我这个班主任就是由那131名学生,和后来的许多学生培养出来的。

      李镇西老师说:教师与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形成的依恋感,有时会产生连教师也意想不到的效果。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李镇西老师,但已深深体会到了自己对学生的依恋。在我的第一届学生毕业时,我一声声叮咛她们、祝福她们,最后说:“无论你们走到哪里,都要相信,老师会在母校深情地关注着你们。再过十年,等到我们相会时,但愿你们像我,也但愿我像你们,都有热烈的心,都有快乐的歌……”

      将学生送走,我转回来坐在教室里,竟如同一个送女儿出嫁的母亲一般,几分欣慰、几分惆怅、几分轻松,还有几分自己也不能理解的失落,一起涌上了心头。

      送走第一批学生一个月后,我的宝宝出生了。

      春露秋霜、寒来暑往,转眼间孩子三岁了,我又迎来了自己的第二届学生。这是一个只有38名学生的班级,学生多是文静谦和的“甜妹子”。

      因为有了三年班主任工作经验,我带这一届学生非常顺利,没有下什么功夫,班级里就井井有条。但自我感觉和她们的感情没有和第一届学生深。这是一个沉稳型班级,班风极正.我却总感觉不过瘾,如同演员和观众没有互动一般,想达到第一次带班时“金箍棒一挥,众猴儿抓耳挠腮”的局面,简直是痴心妄想。

      如今认真思索原因,我明白自己第一次带班风华正茂、激情飞扬,学生又是温厚纯洁、积极上进的。这个时间段教师的冲击力相当强。我对于教育抱有各种新的理解,往往与一般教学方式有很大的差别,不可避免带有反叛的特征,而这种特征恰恰满足了青少年反叛求新的天性,所以学生很容易把老师当作“自己人”,对新教师抱有很多宽容.师生所做所为,浑然天成,在情感上有天然良好的沟通。第一届学生常常用崇拜的眼光看我,模仿我的发型、衣服、甚至说话的语气和走路的姿势。第二次带班,除了学生本身的结构因素,还有一个原因:我随着年龄的增长,刚当班主任时具有的天然优势在变化直至消失;而学生对教师的期望却在逐渐提高,师生的隔阂由此产生。这时候老师若不及时调整教育方法,很可能迷茫困惑,失去信心。好在我的第二个班级 “战斗力”不太强,同时我自己常规管理方面的业务能力也有增长,因此班级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环境中,依然能不断成长和进步。

      我的烦恼、困惑是从第三次当班主任开始的,也就是《我班有女初长成》中所说的“刺麻苔”班。班级刚成立时简直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学生打架、三次丢钱、逼班长退位、发癔病、被外班男生追求等。有一次,为豆大的小事,一个学生竟气得胃疼(不知道是不是装的,当时是大半夜,我不在),和她生气的同学二话没说,拨通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励志一生 http://www.lz13.cn一会儿时间来了一大帮医生,那胃疼的学生却怎么也不肯去医院,直着脖子喊自己没病.把人家医生气得也没辙.我便起急:她们给我惹乱子也就罢了,怎么连急救中心也敢惹呢?但两个人分明也都没有坏心.“炒我的鱿鱼”当属班级故事的高潮:学生集体给我提意见,言辞别提多尖刻了.我难过得要命,要辞去班主任职务。她们却又哭着集体向我道歉,还在大喇叭里一遍遍喊对不起我,只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我们就是这样既有矛盾,又有和谐,既相互生气,又相互关心地相处着.每到矛盾爆发,眼看不能收拾的时候,便换成了宽容、理解,于是和好,于是下一个矛盾继续产生.

      据说,优秀的教师都能做导演,能在班里导出一幕幕精彩故事。那时的我却感觉自己根本控制不了局面,我和学生都是演员,都在认真地扮演着各自的角色。

      现在思索原因:我的挫折来自于自己一直在“纯天然”地凭感觉带学生,我似乎只有程咬金的三板斧,缺乏十八般武艺。在前两届学生面前,我有“大姐大”的影响,学生对我是宽容的,而现在的学生一进校门就听说我带班不错,便偏要找到我不如她们意的地方.而我却没有及时调整自己的方法,只停留在吃“老本”的阶段,偏偏我的“老本”——年龄优势已不复存在,不免犯下“刻舟求剑”的错误。

      尝过了当班主任的乐趣,我不满足自己失去年龄优势的现状,这样的困惑让我对班主任工作的研究欲罢不能、沉醉其中。

三、惊起一滩鸥鹭

      2005年8月,我在《班主任之友》杂志上,看到了李镇西老师为自己的班级日记《心灵写诗》写的序言,一时感慨万千,决心要做李镇西那样的老师。我开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边回忆着当天发生的事,一边在键盘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敲下来,细细体味生命的律动。当时我没有想到这些文字将来能出版,只是想在书写的过程中,反思自己教育里的失误,提高班主任工作能力。同时,我和所有的女人一样多愁善感,常常叹息红颜易老、青春易逝。纪录日记,也是我挽留青春的一种方式。等到我脚步蹒跚、两鬓斑白的时候,翻阅年轻时的日记,多少是一种欣慰。若能被儿孙看见,他们也会明白,自己的母亲或祖母也曾经如此美丽过。所以,我的写作,更多的是为了女人那“心是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的惆怅。

      2005年12月,我开始上网。那时我的班级日记已经写下了十万字。我先是在“班主任之友”发表帖子,这真实的教育日记立即引起了众多老师的关注。接着我进入了教育在线,找到了无数志同道合的朋友,和让我敬仰已久的良师。我的生活因此而有了转折。

      李镇西老师曾经说:“教师的成长,实践是基础,读书是关键,思考是灵魂,写作是成果!”

      我迫切地要成长,我已经在实践、在思考、在写作了。但我如何读书呢?茫茫书海,我读哪些书好呢?

      在偶然的机会中,我得知张万祥老师在招收网络弟子。为了能拜张老师为师,为了尽快缩短和张老师弟子的距离,我把张老师为徒弟们列下的书单,一本本买来阅读;张老师为徒弟们布置的作业,我一旦得知,总是早早完成、上交;张老师告诫我“闭门即是深山,读书随处净土”,我时刻铭记在心,尽力保持着心境的宁静平和。在这样的阅读、写作中,我的思索不断深刻。同时,我又在网上得到了郭敬瑞、蒋玉燕等热心老教师的关注和指导。王晓春老师和孙阳立老师也多次点评我的案例,指导我的工作。

      这是我在班主任艺术上突飞猛进的时期,我永远不能忘记这些恩师对我的指导。

      与这些资深教师的交往,使我明白:和学生相处,有时候用爱就够了;有时候信任就行了;有时候帮助就可以了;而很多时候,则要用“艺术”,或用三十六计。其实,我所带的前两个班,也并非没有“刺儿头”学生,不过是那些孩子把老师当成了“自己人”,心甘情愿配合老师;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对学生的爱、信任、和帮助的效果大打折扣。所以,如今的我必须掌握三十六计。这就要求老师有很强的识别能力、谋略能力和掌控能力。学生已经不再“崇拜”班主任,更适合民主讨论和辩论。遇到重大事件,我便发动全班讨论,决策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我所带的班级越来越顺手,每个学生都能找到归属感,她们的个性都能被班级包容,班级凝聚力也越来越强。这一届学生在毕业的时候,格外受用人单位的欢迎。

      但是,我的成果却不仅仅只有这些。

      在“刺麻苔”班参加实习后,我翻阅自己写下的班级日记,思索着每一个案例的处理是否得当,并随手将阅读时的思索纪录在每一篇日记后面。没想到,这样的思索对我的专业成长颇有益处。当我把四个问题学生的成长日记和反思整理结束,著作《她不仅仅只叫“刺麻苔”——四个问题学生的成长及反思》也完成了,用时仅仅三个月。这本书与我的班级日记和随笔同时公开出版。

      一个普通平凡的一线教师,同时出版四本著作,这一消息在网上和现实里颇让人吃惊,如同李清照“误入藕花深处”后,“惊起一滩鸥鹭”。因为许多老师都感觉发表文章难,免费出版书就更不容易。怎知道,只要我们思索着去实践、阅读、写作,专业成长、著书立说的梦想不难实现?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如今的我,尚在起飞的阶段,我不能忘记众多恩师、网友对我的殷殷期盼,还是要去浮华、离喧嚣,沉下心来实践、读书、写作、思考。哲学、文学、心理学等等书籍,我都会一一找来阅读;苏霍姆林斯基、陶行知、魏书生、李镇西、张万祥等老师的书,更是我案头桌边必备的精神食粮。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还会遇到怎样的班级、怎样的学生,但我相信自己只要加强自身专业素质,所有棘手的问题,我都不怕面对。

阅读了本文的用户还阅读下列精彩文章,你也看看吧!

[班主任应有的九个好习惯] [做一个受学生欢迎的班主任]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