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自信和厚脸皮,才是成功之母

  文/咪蒙

  李小姐是我新认识的妞,土黑圆,长得跟芙蓉姐姐似的,自以为风情万种。哪个男人她都敢追,哪个大咖她都敢去搭讪,花痴加二逼,时常闹出笑话来。在朋友圈,她就是丑角儿,如同陈汉典在《康熙来了》的待遇,取笑和羞辱她,是大家固定的娱乐项目。

  “哟,李小姐,听说你最近跟一顶级酒店的帅哥经理谈生意啊?没把人家给奸了吧?”

  “李小姐,你今天是要相亲吗?这么隆重,带了两个下巴出门……”

  据说,每次朋友聚会,她就是绝对的焦点,即使她不在,80%的话题也是谈论她,因为她实在太奇葩,永远能提供新鲜的谈资。比如她一会儿又闪婚了。一会儿又去大学演讲了。一会儿又跟某名流夫人成闺蜜了……

  你永远不知道她下一秒能干出什么。

  你更不知道,在大家拿她当笑话的时候,她到底是自动屏蔽了这些负面消息,还是把这些当作善意的嫉妒了。不管大家对她有多毒舌,她永远都能活在自己貌如天仙的童话世界中,口头禅常常是:“长得像我这样,穿什么都好看”;“只有我甩男人,没有男人甩我”,“客户非要砸钱给我,我也没办法啊”……

  你以为她是吹牛逼吧,人家还真的很牛。她以前报社当时政记者,后来辞职开了个咨询公司,去年才第三年,业务量就已经做到1300多万,27岁的小姑娘,也不是靠跟男人睡觉,凭什么啊?

  她说,今年准备做到3000万,大家听了这数字虽然都笑得不行,但内心都知道,丫的多半能做到。

  她让我想起一师姐。

  师姐五官标致、身材粗壮。身高1米58,体重132斤,还特爱穿透明紧身小上衣加蕾丝超短裙,感觉胳膊和大腿随时都能把衣料给撑破,看得人毛骨悚然的。

  她的自我评价是,“我的长相啊,集中了林青霞和张曼玉的优点,所以我从小就是校花,追我的人太多了,我都不敢打扮得太妩媚,怕更多男人爱上我”。

  师姐啊,你没穿情趣内衣出门,我们全球女性感谢你啊。

  那时候,我们都在背后笑她,傻逼,该吃药了。

  事实证明,傻逼的是我们。

  师姐读研的时候,死皮赖脸非要跟导师去台湾参加一个学术会议,导师是特温柔敦厚的老先生,不好意思拒绝,就带她去了。然后,师姐搞定了一个台大的教授,教授给师姐发了邀请函,邀请她去台大访问一年。

  师姐去了台湾,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搭上了一个法国的教授,直接去法国一所大学访问了一年。

  我们以为师姐要成功上位,成为法国教授的正牌夫人了。

  人家跟一个瑞士小帅哥谈起了恋爱,在Q群里看到帅哥的照片,我们一帮女生嫉妒得吐血。

  那完全是年轻版李奥纳多的规格,啊啊啊啊。

  我们自我安慰,帅哥只是一时新鲜,很快会分手的。

  然后,他们结婚了,帅哥是富二代,师姐生了对混血双胞胎。师姐最近准备把欧洲一个高端家居品牌引进中国,最近发的微博照片,还是那五大三粗的身材,包在香奈儿的套装里,旁边是一脸宠溺看着她的帅哥老公。哦,忘了说,老公还小她8岁。

  凭什么啊?

  李小姐和师姐,都是同一类姑娘,我身边,还有好几个她们的同类项,她们牛逼在哪儿?

  第一,因为盲目自信,所以她们勇往直前,对任何事都不设限。

  李小姐当财经记者的时候,再大咖的名流,其他资深记者都觉得搞不定的,自动放弃的,她都敢上去采访,最后永远都能搞定。这种底气来自哪里?来自于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就像人类在婴儿期一样,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主宰。李小姐常常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师姐也一样,据说她刚上大一,那时候大家都觉得教授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谁敢和教授聊天啊,她敢。下了课,其他同学飞奔去食堂打饭,她跑去以提问的名义,跟教授聊天,甚至约教授一起去逛街。那可是个马列主义老太太啊,大家都惊呆了。师姐却说:为什么不可以?教授也是人啊,他们也渴望跟年轻人打成一片啊。

  第二,自尊是成功的绊脚石。

  李小姐说,小时候,他们家住在街边一楼,每次她犯了错,她老爸就罚她跪在家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可以看到,所以,她早就不在乎什么自尊了。我们做一件事的时候,常常会想太多,设想了各种坏结果:对方不喜欢我怎么办?打扰了对方、麻烦了对方怎么办?对方拒绝我怎么办?李小姐对此很不屑:被拒绝有什么关系?我又没什么损失。我找了10个人,有8个拒绝我,还有2个答应了,我赚到了啊。

  第三,因为目标明确,所以他们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执行力超强,总能达到目的。

  跟李小姐吃饭那一晚,表面上,她满嘴跑火车,说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话,但是如果你稍微整理,就会发现,其实她相当有逻辑。她所有的奇葩言论,都围绕三个主题,首先,她很牛逼,她的公司也很牛逼,搞定了很多大客户,说这个要干嘛呢?

  因为在场有一个外企副总,是她的潜在客户,她要说明自己的实力;其次,她半开玩笑地跟该副总介绍自己的业务,说自己能帮对方做到什么,劝对方和她签约,副总没当回事,她也不介意;最牛逼的是,她看似闲聊地套出副总的信息得知副总和自己以前的报社上司是大学同学,同一宿舍,当场就打了电话给报社上司,约好了周末一起喝茶,有了这层关系,副总基本上被她吃得死死的……

  李小姐永远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笑她,她只在乎她想做的事能不能做到。这也是我师姐的强项,当年她就靠跟教授和辅导员搞好关系,获得了保送名额,她同学攻击她不要脸,她毫不在意,说:“对,我不要脸,所以我得到我想要的。你要脸,所以你一无所有,你活该。要么学我,要么继续装清高,骂我有个屁用。”

  我想说的是,那些盲目自信、脸皮厚的人,才是真正内心强大的人,他们不在乎别人,也放得下自己。在这个世界,最后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就是当初被当作笑话的她们。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