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送别读后感(一)

  很喜欢这句“碧云天,黄叶地……总是离人泪。”万里长空,没有阴雨绵绵,碧蓝的天空,犹如一片透明的草地,偶尔有几匹白马似的云朵轻轻飘过。满地的菊花开得正艳,也是来为将要远行的你送行么?时间好快。转眼,太阳已下山。西风瑟瑟,只只大雁正往温暖如春的南方飞去,留下的是那片不知是谁染红的树林。台眼一望,一抹斜阳的余晖散向那座无人的长亭,把它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一滴,两滴……,手背上,点点清凉,是泪么?如果不是,为何心底那最深处有微微的刺痛?夕阳西下,突然觉得,秋愁无罪。

  这些画面,不是说只有莺莺一个人敢面对,其实有很多人都有勇气去面对这干净却带着点低沉的风景,而是我们无法带着那种期望中携有点点绝望的心情去别离。至少,我是这样的。

  莺莺,其实可以说是中国古代作家笔下叛逆的代表了,外表柔弱的她,内心比任何人都勇敢,她的骨子里有着别人无法相比的叛逆的血液,或者说,她,根本就不柔弱。因为她敢爱,敢恨,敢别离。一个门当互对的家庭,这位玉人却与无权亦无势的一介穷书生相爱,不是敢爱么?两人从最初的西厢约会到之后的以身相许,不是敢为么?"昨日成亲,今晚别离,不是这个坚强的女子敢挥泪站长亭么?

  我不知道在当时那个轻视妇女的年代,莺莺是怎样做到的,也许是被那从未接触过的爱情冲昏了以被禁锢的大脑,更也许是她认为自己应是一只可以自由飞翔的小鸟,那座繁华的牢笼不属于她。她认为她该做些什么,她做了,也成功了。她不是黛玉,故然叛逆,却有些沉默的气息,最后,当然逃不出那座美丽的宫殿,只落得宝玉宝钗同床异梦,而宝玉与自己只能遥遥相望,隔岸观花,两人不曾跨过那条银河。黛玉呢?可以说是验证了自己的《葬花吟》“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了。

  我不知道用怎样的心情去看莺莺,也许点点爱,点点恨吧!爱她,爱她那只敢冲破牢笼的小鸟,爱她这个叛逆得有点可爱的女子;恨她,可能是因为自己做任何事始终不能和她一样抵得住巨大的压力吧!

  我想,最后的长亭送别只剩莺莺的自我安慰了:

  张珙,我与你的爱如水,却不是汹涌澎湃,而是涓涓细流,所以不怕,你勇敢地去远方寻找未来,而我在这里等你。只是可怜你在漫漫征程中会有“家何处,落日眠芳草”的伤感,而我只能望断天涯不见归人罢了。


长亭送别读后感(二)

  《长亭送别》是《西厢记》里的一支奇葩,有人说在这一折戏里突出刻画了崔莺莺的叛逆性格,描写了她对功名利禄视如粪土和对爱情的大胆执着的追求。其实,崔莺莺并不叛逆,她的言行只是一个自然人的本能反应,还谈不上反抗封建礼教。

  有人说,崔莺莺的唱词里有句“但得一个并头莲,煞强如状元及第”、“蜗角虚名,蝇头微利,拆鸳鸯在两下里”等表明了她轻视功名利禄的思想感情,显示了她的反抗精神。如果以此类推,王昌龄的《闺怨》:“闺中少妇不曾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难道也是写了一个轻视功名利禄的具有叛逆性格的女子?显然牵强附会。

  那么,此时此刻崔莺莺是怎样一种心情呢?

  首先,崔莺莺之所以不让张生赴京赶考,不是轻视功名利禄,也不是叛逆。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热恋中的女子都会这样做。相思折磨人啊!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什么“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一朝拥有”!什么“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每个热恋中的男女都会视功名如粪土的,都会有叛逆精神的。现在的一些中学生早恋,在我们成人看来是浪费青春,耽误前程;但热恋中的学生们毅然、决然地投入,宁愿不考大学,也要卿卿我我。难道他们也如崔莺莺般伟大?也是在反抗“封建礼教”?

  其次,崔莺莺不舍得张生去取功名,是因为“夜长梦多”。崔莺莺有深深的忧虑,明确地说就是怕张生“停妻再娶妻”。一旦张生金榜题名,他将成为高门望族的择婿对象,这个巨大的阴影折磨着崔莺莺。并且,恋爱中的人儿宜小别忌久别,张生这一走,回来的可能性就小了,因为外界的诱惑太大了,休怪他走累了“偏那绿杨堪系马”。也很难说张生不是陈世美,说不定又多了一个张世美,因为在那个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不是没有历史根据的。

  所以,崔莺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热恋中的女子,在送别的时候所表现出的只是离愁别恨,只是对爱情潜在的危机的一种无奈和担忧,而不是“革命女青年”般的叛逆,也不是反抗“封建礼教的斗士”,只是一个真实人性的本能反应罢了。


长亭送别读后感(三)

  《长亭送别》这折戏充分表现了一对恋人被迫分离时内心的痛苦和怨恨。在凄凉的气氛和痛苦的内心独白中表现了两种不同思想的对立,戏剧冲突在一种独特的形式中巧妙地得到发展。

  莺莺的唱词,体现了她大胆反抗而又温顺柔弱的性格特征,同时深刻地揭示了女主人公的内心矛盾,反映出封建社会妇女的地位和命运。作为一个相国小姐,她的反抗和怨恨表现得含蓄深沉,她不仅不能有越礼的行为,同时在情人离别时因有母亲在身边也不能畅抒情怀,(www.lz13.cn)这就显示出她性格中温顺柔弱的另一面。她的痛苦中,不仅有离愁别恨,而且包含着怕将来被遗弃的隐忧。

  《长亭送别》充分表现出《西厢记》作为一部抒情诗剧的艺术特色。开头化用范仲淹《苏幕遮》中的词句和意境,运用具有特征性的景物写情,情景交融,构成凄清哀婉的诗的艺术境界。下面《滚绣球》一曲,则以主观的情感去驱遣客观的景物,既富于诗情画意,又具有强烈的感情色彩。语言亦雅亦俗,既华美典丽又通俗生动。夸张、对比、烘托等艺术手法的运用,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例如“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是极夸张的句子,充分揭示出人物内心的痛苦和怨恨,真实动人。《三煞》中从笑和哭、喜和悲、暖和寒构成的鲜明对比里,强烈地表现出人物孤寂难耐的离愁别恨。而整折戏里,从头到尾处处点染的西风黄叶、衰柳长堤等种种凄清的物象,使整个环境和背景弥漫着一种悲凉的气氛,与人物的感情心境融化为一体,增强了戏剧语言的抒情性和艺术感染力。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