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追风筝的人后感(一)

  美国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赛尼的一鸣惊人之作!他的写作技巧很好,是一位极有天赋的作家。天赋是反复面对一件事不觉得枯燥,兴趣来自于能够驾驭的自我感受。

  这是一本挖掘灵魂直指内心救赎良知的书。

  两个男孩共同成长情同手足。一个是少爷——阿米尔,父亲唯一法定继承人。一个是仆人的儿子,哈扎拉男孩(当地人带着明显的种族歧视)——哈桑,阿米尔父亲的私生子,阿米尔同父异母的弟弟。没有名分,没有继承权。

  他唯一继承的是父亲最可贵的勇敢和坚毅。

  哈桑真心地侍奉阿米尔少爷,内心当他是朋友。阿米尔与哈桑同吃同玩,在内心还是把这个仆人的儿子放在仆人的位置上。

  每当阿米尔遇到麻烦哈桑就会毫不犹豫当仁不让地挺身而出。而阿米尔的灵魂却因袖手旁观哈桑遭受性侵害与侮辱后变得更加脆弱。

  脆弱的他看着这一切发生,他惊恐、害怕、愤恨。恨可恶的阿瑟夫这帮恶徒,恨哈桑对他无尽的容忍,恨自己的懦弱。对这三者怨恨只有一个突破口——一哈桑。

  这样的遭遇和见闻给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内心烙上了深深的伤痛。

  阿米尔带着怎样一种忐忑、忧伤、自责,带回哈桑为他追回并保护住的第一名的风筝,博得了爸爸的亲睐,却再也无法面对他的哈桑。

  他利用任何可能的机会回避与哈桑见面说话。激怒他,希望哈桑能还手。甚至诬陷哈桑偷了他的手表,希望一切能随着哈桑的离去而消失。哈桑毫不辩解,他成全了阿米尔的希望,和阿里(名义上的父亲)离开了阿米尔家的大房子。

  随着阿富汗王室政变,俄国的介入和塔利班的横行,战争让这个国度如同炼狱。阿米尔和父亲辗转到了美国。

  他的心结必然只能再次回到阿富汗才能得到化解,但哈桑已不在。

  单纯正直善良的哈桑始终"为你,千千万万遍"!

  这句话,全书三个人说过。

  第一个说的是哈桑。他这么说,也这么做。

  第二个是成年后已在美国有了事业家庭只为救赎自己重回阿富汗的阿米尔听到司机‘法里德’无意间冒出这么一句,顿时泪如雨下。

  第三个就是阿米尔自己。对着哈桑的儿子(索拉博)。

  索拉博父母双亡成为孤儿流落恤孤院,又被做为交换条件到了已加入塔利班的仇人阿塞夫的手里。一场搏斗加内心的较量后阿米尔带着索拉博逃到巴基斯坦,他打定主意带着自己的侄子回美国一起生活。如果一切顺利该有多好,然而不幸继续发生。因为没有任何证明表明索拉博是孤儿,是他的侄子,他们办不了签证。而律师的建议是在巴基斯坦的孤儿院让索拉博再呆上两年。索拉博是个没有童年的阿富汗儿童,同他的父亲宿命相似,他也没能逃过阿瑟夫等禽兽的性侵害。当他得到这样的消息,他已无力等待无力再次承受漂泊,绝望让他拿起了结束生命的刀片。

  我对中东的认识:战乱不断,信奉伊斯兰教。

  世界上大多数人不了解那里的国度。就像曾经世界不了解中国。非世界不想了解,是政策的不开放阻隔了这种彼此的交往和深入的了解。(好在,现在的中国越来越走向开放。)

  写阿富汗就不会不提穆斯林。本来信奉什么教派是无可厚非的。只是,这个宗教给人的印象并不十分开明。在思维上有‘一根筋’之嫌。作者笔下不经意间就有个人适时来一段对"毛拉"的嘲讽。主人公‘阿米尔’的爸爸更是直言他们"自以为是"!"除了用拇指数念珠,背诵那本根本就看不懂的经书,什么也不会!"(佛教中的高僧并不仅仅停留此表面,这是我必须表明的观点。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者,雷同。)

  塔利班也打着穆斯林的旗号冠冕堂皇振振有词肆意妄为!较毛拉更加令人发指!炸毁巴米扬大佛;足球场中场休息上演石块儿掷死偷情男女自己却能心安理得地残害儿童对其做着下三滥禽兽的事!随意找个理由屠杀人民说是安拉的旨意!魔鬼当道,人民灾难深重!宗教只应该履行宗教的义务,一旦联姻政治或政治打着宗教的口号,所有的人就真的就只能求安拉保佑了!

  这是这部小说的背景。

  此书中,安拉的光辉唯一一次出现,是在阿米尔哀求的眼神中,在抢救室外长长走道里其他人的眼中。作者用了一系列的笔调表明愿意相信安拉的存在,不断地祷告,恳求。"将会,将要,会……".总之,他打算从此对安拉真正信奉不已!正如霍达在她的穆斯林的葬礼中论及:任何一种宗教,只要是心口合一的跪拜都令人心生敬意。

  或许精诚所致,或许命不该绝。索拉博苏醒了。但直到去了美国很多年,他的眼中光环难再。

  书开始于哈桑为阿米尔追风筝。结尾,阿米尔为索拉博追风筝。面对索拉博的冷淡,他经年不弃,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为你,千千万万遍"!

  风筝是理想。追风筝的人愿意为对方付出一切。阿米尔看到了索拉博眼中一抹一闪而过的光。


  读追风筝的人后感(二)

  我时常幻想自己是来自未来的,这样,有一天我面对未来某一时刻的突然变化,就会更从容,面对陈年往事也会更慷慨。但,我更适合平庸,如寻常人一样琐碎繁杂的生活,对时间的细枝末节斤斤计较。

  既然无法预知未来,那么人更多的开始依赖回忆,甚至靠那些零星琐碎的回忆支撑往后的日子,有些回忆很美好,有些回忆很心酸,有些回忆让人长大,有些回忆让人显得很无知,有些回忆慢慢泛黄,有些回忆仿佛就在昨天。有些故事也总是从儿时的回忆展开。

  我对阿富汗以及周边连年征战的国家和他们的历史毫无兴趣,对我而言,那里的人民是可怜的,那里的政府是可悲的,所以当《追风筝的人》这个故事一点一点展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并没准备好接受一个平静的,也曾春暖花开,羊肉串香飘整条街的画面,更没想到那里的孩子也可以无忧无虑的追逐风筝。

  所以当身为少爷的阿米尔和他的仆人哈桑情同手足的画面一出现,所有读者不禁感叹,少年时的友谊是那么充满力量,干净而持久的。他们总是并肩而行,每当阿米尔被人欺负的时候,哈桑总是义无反顾的站出来保护,很多人说这是哈桑天生的奴性,这种观点我不赞同,我看见他们之间分明有一道友谊的光芒在闪耀。

  当阿米尔问哈桑为什么确定自己一定会知道被切断绳线的风筝的掉落地的时候,哈桑肯定的对阿米尔说,我就是知道,然后反问,我什么时候骗过你。阿米尔轻声说,我怎么知道有没有骗过我。哈桑发誓,为了你,我宁可啃烂泥。阿米尔进一步确定,你真的会为我啃烂泥?哈桑坚定的说,我肯定,然后又说,但是你又怎么能忍心让我啃烂泥。所以读者心中所向往的也就是我们每个人心中那个潮湿的童年印象,总是和自己最亲密的伙伴,席地而坐,互相盟誓,发誓为对方,甘愿上刀山下火海。就如同哈桑洋溢着笑脸对阿米尔说的那样:为你,千千万万遍。

  然而事实上却是这样的:他是主人,他是仆人;他是普什图,他是哈扎拉;他是逊尼派,他是什叶派,从他们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被这些他们所不能理解的标签所分隔开来,尽管他们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尽管他们事实上拥有同一位父亲。无论是平凡的阿米尔和哈桑,还是高高在上的查希尔国王或者卡尔扎伊,都不得不接受社会为他们预定的座位——阿米尔不再是阿米尔,哈桑也不再是哈桑,他们必须戴上社会分给他们的面具。

  哈桑总是说"为你,千千万万遍",而生性懦弱的阿米尔却选择沉默冷酷的逃避,这样的悲剧性结果并不单单是个性差异所造成的,在这些年少无知的孩子的潜意识里早已被灌输了相应于自身社会地位的"应该"与"不应该",一个哈扎拉仆人理应为主人尽忠,而高贵的普什图少爷不值得为一个卑贱的哈扎拉仆人冒任何风险。

  "阿米尔和哈桑,喀布尔的统治者",这样的誓言只能是石榴树下的童话,"王子与贫儿"不可能成为兄弟,因为他们命中注定不平等。包括二十年后,阿米尔重返阿富汗的自我救赎行为,也只不过是在获知自己与哈桑的同父异母兄弟关系之后对身世的无奈认可,也就是说,他仍然没有证明自己已经找到了"重新成为好人的路".

  我们少年的时候,总是意气风发,三五结伴,促膝长谈。那是在我们其乐融融的环境中构建的虚拟场景,属于物理学讲究的理想状态,然而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在微弱的友谊遇到挑战的时刻,只要有一方露出破绽,友谊的桥梁必然坍塌。

  于是当阿米尔在看到哈桑被大一些的孩子欺负甚至猥亵的时候,他选择沉默和逃避;与此同时,哈桑却为了阿米尔的风筝坚定不动摇的和对手较量,对手残忍的揭示阿米尔和哈桑之间的主仆关系,哈桑大声反驳说两个人是朋友。躲在角落里不敢出现的阿米尔听到这句话不但没有一点激励也没有丝毫感动,他心底里的怯懦终于将他的灵魂吞噬,于是悲剧发生。

  这就是我们对友谊最大的误解,认为它是万能的。

  作者对种种苦难和暴行毫不讳言,在写作中有一种博大宽广的悲悯之心承载了这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人们的所有欢笑和悲伤。没有因为对故土的爱而回避了阿富汗社会的种种不公和鄙陋,却也没有刻意嘲讽,只是去还原并且理解在这种环境下每个人的选择,他们的恐惧,他们的快乐。这使得整本小说有了37度2的体温,甚至能听到书页里的心跳。如同流水,故事徐徐展开。然后奔腾或是呜咽,越过急滩,冲出峡谷,最后变成宽广的河流,沉静而包容。

  即使是存在这样的问题,《追风筝的人》也还是一本出色的小说。主和仆、贵族和贱民、朋友和兄弟,历史和现实,种种转变都被刻画得生动而细腻。放在历史的宏大背景下,更洞见人生和人性的复杂。

  友谊和爱。

  是在困难之中由弱变强的柔韧派还是在权衡利弊之中土崩瓦解的懦弱派。

  谁敢真的站出来举起右手发誓,我从来没有辜负过任何一段纯粹的友谊,谁敢真的抬头挺胸说自己对朋友忠心不二。

  我们总是太自信,对友谊误解,对自己的爱误解,对不可能的事信以为真。


  读追风筝的人后感(三)

  这几天终于看完了《追风筝的人》,这本书,不得不说,确实有股特别的震慑力。(www.lz13.cn)12岁的阿富汗少爷阿米尔与仆人哈桑情同手足。然而,在一次风筝比赛中,哈桑为了誓死保来为少爷追到的蓝风筝不被抢走,却被可恶的阿塞夫对自己做出了悲惨不堪的事情。本来是为了帮少爷保住蓝风筝使其赢得老爷欢心,没想到阿米尔却因此自责不已并且痛苦不堪。阿米尔希望哈桑讨厌他打他使自己心里不那么愧疚,然而,哈桑始终抱着一颗完全不后悔不埋怨的心。这使得阿米尔更加自责痛苦,最终不愿意面对哈桑的他,不得不逼走了哈桑,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决定啊!然而,命运所然,不久之后,哈桑也跟着他的父亲逃难到了美国,开始了新的生活。

  然而,在此之后,哈桑留下了他的孩子,自己却死掉了…看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不由得悲恸。而在此之际,阿米尔也却惊然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原来,哈桑竟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这是多么的令人难以接受啊!然而,最终,他心中的那份自责以及责任驱使他冒生命危险——只为哈桑的儿子。

  看完这本书后,我是完完全全被震撼到了!很少有本书能够令我这般。一开始的时候,哈桑对阿米尔说过的话"为你,千千万万遍。"这话是多么扣人心弦啊,潸然泪下。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感觉阿米尔好自私好懦弱啊!比起哈桑,哈桑是那么的勇敢,至少他能为了保护阿米尔自己的危险都顾不上,那么的真诚,那么的淳朴。让人读了之后,不得不打从心底里心疼起哈桑。然而,细细读下去,其实,哈桑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呢?除了他本性的淳朴善良,还有便是他自身的奴性。而阿米尔,之所以这样,站在当时他自身的角度来讲,是一个小孩为了争得爸爸对他多一点的疼爱以及亲密而导致的,归根究底就是他对父亲的崇拜与尊敬超出了一切!因此,得到父亲的爱便是他最大的心愿。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牺牲了哈桑……故事的高潮也就由此而引发,一切一切的悲伤的来源都在此处慢慢浮现。

  而哈桑也知道,阿米尔看到了他被凌辱而未伸出援手,但他还是选择一如既往对阿米尔奉献他自己。所以,当阿米尔栽赃哈桑,造成哈桑偷了他的财物的假象时,他捍卫了阿米尔的荣誉,对阿米尔的爸爸说,这是他干的。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被拉辛汗叫回来一起照料阿米尔的豪宅,但塔利班官员看中了这栋豪宅,并要哈桑搬出去,哈桑极力反对,结果他和妻子被塔利班枪杀。

  从翻开这本书开始,一直就觉得故事中隐藏着让人透不过气的难过,整篇小说都是以一种压抑的感觉写的,可以看的出来"我"一直在为过去所干得事而后悔和难过,阿米尔对于哈桑的歉意也许不是我们能够体会的,但阿米尔却是一直煎受着折磨,确实,对于他一个在当时只有13岁的孩子来说,那样的事情他不会处理,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不想再让自己受折磨,而这折磨的根源就是哈桑,和哈桑那为他而愚蠢的奉献精神,他觉得只要将哈桑赶走,永远不出现在他眼前,他就不用在受到良心的谴责了,但他,当时的他却不知道那错了,如果他没有在当时及时的承认错误,他真的会后悔,忏悔一辈子,这样的悔恨也许将陪着他一起走进坟墓,他将无法释怀。

  文章中提到,在巴基斯坦时候,阿米尔求索拉博跟他一起去美国。索拉博一开始没答应,并说出了他的担忧:"要是你厌倦我怎么办?要是你妻子不喜欢我怎么办?"除了阿米尔,幼小的索拉博已没有其他亲人,这时,他作为一个孩子产生这样的担忧不难理解。

  不过,在我看来,这更像是索拉博在替父亲说出他的心声。原来,哈桑之所以做炮灰,为了阿米尔的一个蓝风筝而被凌辱,为了阿米尔的豪宅而和妻子一起被枪杀,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他担心阿米尔会厌倦自己,会不喜欢自己。这就很像一些家庭,那些最不受宠的孩子,反而常是最"孝顺"的孩子,他们在成年后为了得到父母的欢心会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以至于严重忽略自己的配偶和孩子的幸福。绝大多数孩子学会说的第一个词汇是"妈妈",而哈桑说出的第一个词汇却是"阿米尔".这个细节的直观理解是,哈桑将阿米尔视为最亲近的人,象征性的理解则是,阿米尔是哈桑的"心理妈妈".

  所有的孩子都渴望获得"心理妈妈"的爱,为了达到这一点,他们不惜付出任何代价。哈桑不例外,阿米尔也不例外。阿米尔说出的第一个词汇是"爸爸",那么爸爸就是他的"心理妈妈",为了获得他的爱,阿米尔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并最终不惜将哈桑牺牲。

  哈桑是阿米尔的爸爸和仆人阿里——其实她和阿米尔的爸爸也是自幼一起长大,也是情同手足的妻子偷情而来的私生子,他无法公开承认哈桑是自己的儿子,这令他心怀歉疚。为了弥补这种歉疚,他的办法是用他的财富和力量慷慨补偿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对此,拉辛汗形容说:"当恶行导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获救。"

  这本书里面,通过侧面反映出哈桑的无私、忠诚;爸爸的血性、仁爱;阿米尔的感恩,告诉了我们人性的珍贵和伟大。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