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子读后感3000字

  就像有一根小小的羽毛划过心脏最敏感的地方,遗留的时光微微的颤抖,我握住自己在泪光中快要模糊地双手,轻轻地,轻轻地擦掉……

  ——题记

  艾地苦香

  苦艾飘香,撒落一地的残黄……

  映入眼帘,是满目的凄凉,那么,沉睡吧,继续。

  艾地,依旧;苦香,依旧;只是人,走了吧?对,离开了,就像那一缕头发,随着剪刀刀刃上一抹光圈的划过,落下。

  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吗?

  对,所谓的幸福!

  当我们面对她空洞的眼神,当我们看到那眼神里有渴望,甚至是哀求,是痛楚……我们又要如何?一如既往的排斥她吗?

  的确,当一个老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对上如此残酷的事实,她,还能怎么样?又能怎么样?撒泼吗?世人都以为她就是一个发疯的老婆子,可是,谁又会懂她?谁又会听她的碎语,细细的飘洒在苦香里,久久的,久久的浓郁。

  直到,那个穿过艾地,带了一身淡淡苦香的孩子,轻轻地叫了一声“奶奶”,她才知道,原来,梦已死,心还在!

  油麻地的孩子,油麻地的大人,油麻地的一切的一切,都没有淡然的离开,甚至,当秦大奶奶终于感动,还有被感动时,她才明白,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排斥苦艾飘香,只是,当愤恨的心一次又一次地冲撞,一次又一次地报复,再报复,一切的一切,都会失去本质的,不是吗?

  所幸,当油麻地的人一次又一次的被感动,一次又一次的在是与非之间徘徊,秦大奶奶,终于走进了每个人的心,也把每个人,装进了曾经封闭的心里。

  第一次,是救孩子,不,她是在用自己的命换孩子的命,用自己瘦弱的身躯将溺水的乔乔拖上岸,而她自己,却隐没在一声“奶奶”的余音里,久久,不会淡去……

  她被救了上来,听到很大声,很大声的呼喊,“奶奶”“奶奶”……

  第二次,是捞南瓜,就是那么一个成熟的南瓜,让她彻彻底底的睡在了众人的泪光,伴着那一声“奶奶”,安然的入睡……

  试问,又有几人有她的胸怀,有她的气度?终是红颜薄命,秦大奶奶就那么安详的追着她消逝的容颜,像一株苦艾,静静地摇曳……

  所谓,灵魂,摇曳。

  红门残影

  风吹起如花般破碎的残年,吹乱了一地的残影,昔日的发繁盛,如今,只余下那落寞的红门,连人,也冷清了。所谓的世道,就是这么无情吧!

  杜小康倚在门槛上,神情一如既往的高傲,却也陡增落寞。杜小康,这个清傲的孩子,还是被小小地,小小地打击到了,毕竟,红门给了他太多太多,却也夺去了他的所有,这个孩子,正如蒋一轮所说,绝非池中之物……

  他爱他以前的生活,太爱太爱,以至于,在知道再也不能读书时,就那么放纵了自己。

  他没错,他有什么错?他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仅此而已!

  静夜,当孩子们玩累了离去,他拾起他们玩剩的小棍,胡乱的挥舞,是,他在发泄,发泄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不甘!甚至,他可以去讨好他们,他的心伤了,真真正正的伤了!

  随父亲去养鸭,他即使有万般的不愿,又如何呢?他杜小康绝不是低头认输之辈,放鸭,可以!他闭上眼睛,想象着昔日的红门,那么,回去后,一切都会回来的,对吧?杜小康静静地扬起嘴角,会回来的!一定会!

  现实,还是一如既往的残忍。

  没了,一切都没了,他和父亲的心血,就被那一阵狂风,彻彻底底的吹散了,同样,吹散了他所有的希望,梦想,果然是这么的容易幻灭!

  他和父亲回到了油麻地,他还是杜小康,永远是杜小康!

  红门被债主扛走了,他握着桑桑的手,看着那相伴了整整十四年的红门,渐渐地握的更紧,更紧……

  可是杜小康,你知道吗,人定胜天,你,绝非池中之物!

  希望你会记得,你是杜小康,就算失败了也不会哭的杜小康,永远出类拔萃的杜小康,永远不可一世的杜小康!

  药寮飘香

  桑桑生病了,很重,很重的病!大人都对他说:“没事的,只是小病而已!”可是,桑桑又怎么会不知道,爸爸的关心,小伙伴的眼神,蒋一轮的慈笑,温幼菊的怜爱,一点一滴,桑桑都能感觉得到。他知道,他会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没有爸爸,没有妈妈,也没有纸月,没有柳柳,只有他,他会一个人去,就像一只鸽子消失在雪景里一样!桑桑看着水里的鱼,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他要走了,是不是?

  “师母,这个书包送给桑桑吧,书包是我妈做的,可结实了,能用很多很多年。”纸月把“很多很多年”重重地说着。桑桑的母亲把纸月拥到怀里,轻轻地留下了眼泪,是啊,很多很多年!

  桑桑坐在河边,默默地想着一些事情,也许,以后,没时间想了吧?柳柳乖巧的在他身边蹲下,“哥哥,妈妈为什么总是哭?”“因为我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就我一个人……”桑桑的声音仿佛来自虚空,虚弱到令人抓不住。

  “柳柳,我带你看城!”

  桑桑记得,他答应过妹妹,要带她去看城的,只是,他很可耻的忘了,桑桑脸一红,他一定要让柳柳看到城,如果现在不看,以后,可能……

  柳柳很开心,也很害怕!他怕哥哥会一不小心倒下来,哥哥,看上去,好弱小,弱小到柳柳想保护他,哥哥,好让人担心!柳柳咬着指头跟在桑桑后面,一脸的高兴,也有担忧!桑桑要带柳柳去看城墙,他看着小小的妹妹,又看看高高的城墙,硬是将妹妹拉上了自己瘦弱不看的背,一步一步的爬上去,冷汗,流下。桑桑又想起了温幼菊在药寮里唱的那首无词歌,他轻轻地哼了起来,柳柳不再挣扎,安分的趴在他背上,她好怕看见这样的哥哥,好怕!

  纸月的外婆死了,桑桑站在桥这边,看着桥那边的纸月,她用白布条扎起了小辫,一步一步消失在桑桑的视野里,纸月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和慧思和尚一起,消失了,似乎是一对父女,在一个地方住了一阵子,又搬走了一般,很平常,很平常!桑桑看着小荷尖尖,突然感觉它就像纸月一般,在他眼前晃过,再晃过,每一次,都紧紧的牵动着他的心!

  桑桑脖子后的肿块越来越来大,身体清瘦得出奇,眼睛在瘦弱的脸上显得尤为的大,空洞得让人心疼。

  “我快死了,对吧?”桑桑这么想,他不想说出来,尽管这样,很难受,很难受!

  桑桑想过要争取,纸月说的“很多很多年”,他不想让纸月失望,“纸月,纸月”桑桑默念着这个名字,是啊,纸月希望他活很多很多年呢!

  桑乔带着桑桑连续找到了那个传说中很神的老者,这是希望,只要有一点希望,桑乔就不会放弃,一定不会!

  “不过是鼠疮罢了!”

  老者摸了摸桑桑脖子上的肿块,微微的一笑。

  “鼠疮?”“对”

  ……

  桑桑终是好了,那肿块奇迹般的消失,一切都好了,都好了!

  只有桑桑知道,他已经死过一回了,那种感觉,他永远永远都不会忘,不会!

  桑桑要走了,到另一个地方,另一个,不叫油麻地的地方!(www.lz13.cn)桑桑久久的坐在屋脊上,油麻地,蒋一轮,温幼菊,杜小康……还有纸月,再见,再见了!桑桑闭上了眼睛,牢牢地告诉自己,“这儿,是油麻地,是一个叫油麻地的地方,有一个油麻地小学,有好多好多的草房子,有纸月,有杜小康,还有桑桑,桑桑……”

  似乎有一滴眼泪落下来,落在苍白的手中,映出一个苍白的自己,还有,一个苍白的世界……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