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读后感(一)

  情人——每个人看到都会浮想联翩的字眼,或许正因如此,我才会走进它,走进杜拉斯,走进我不曾踏足的土地。

  高中时代,第一次接触,让我对这段法国少女和中国男人的恋情很是不解,赤裸裸的灵魂,两个不同国度的人,他们之间真的会有爱情?可少女的心总是单纯的,纯纯的被那份疯狂、叛逆、激情感动。暑假回家,三年了,当我再拿起这本书,少了当年的单纯的感动,更多的是被作者笔下那份悲情,绝望撼动。

  也许真是老了,经常都以“老人”自居,可每每照镜子,还是会为青春窃喜,魅惑的容颜,娇嫩的脸庞,未曾想象年华逝去的光景。可如果我老了呢,想起开篇:我已经上了年纪,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个男人朝我走过来。他在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对我说:“我始终认识您。大家都说您年轻的时候很漂亮,而我是想告诉您,依我看来,您现在比年轻的时候更漂亮,您从前那张少女的面孔远不如今天这副被毁坏的容颜更使我喜欢。”这是一个曾经美丽的女人,款款述说她年轻时候烈焰熊熊、惊心动魄的爱情。

  《情人》是一部自传体小说,字里行间透着杜拉斯自己的影子,对于15岁在印度支那湄公河的渡船上与中国情人相识相爱的那段经历,70岁的杜拉斯仍写得饱含激情。时间的尘封,记忆的积压,使得对这段激情的描述深邃又富有张力。阴暗的午后,小房间,两具赤裸的身体,没有甜言蜜语,只有一次又一次罪恶的快感,慰藉。或许第一次相遇,从车中暧昧的情欲气息,不安份的心狂烈燃烧,她对年龄的刻意隐瞒开始,就注定了他们扯不断的纠葛和身体的痴缠。虽彼此欺骗,却双双套上爱情的枷锁,不愿分离。注定了的结局如期而来,犹如刚过夏季,一场暴风雪就降临,不应该,来得太快,可怎么办呢,轻衫再漂亮,无法抵御寒冷,不得已着上臃肿的棉衣,爱情再美好,受不了现实的考验,世俗的眼光,只能选择隐忍和接受非人的安排。

  《情人》中绝望无助的性爱,无言悲怆的离别,爱到尽头的孤独感,使人流涕,令人痴迷。也许,那份伤痛,那份绝望的无助,那份只可意会的苍茫,才是爱情的本质与人的原生态。杜拉斯以非常平静的语气讲叙道德边缘地带人们的生活。矛盾仅仅是矛盾,痛苦仅仅是痛苦,没有对错,人们没有思考,只有记忆,没有反抗,只是自然而然地行动,因为不曾思考,所以不曾屈服。言语虽平实淡然,却使读者深切为之疯狂、绝望——绝望的灵魂、绝望的肉体,淋漓尽致。杜拉斯曾说过:“如果我不是一个作家,会是个妓女。”这是一个全世界最淫荡的女人,而对《情书》的撰写,只是回忆她人生中那段痴迷的欲望、爱情、激情。

  《情人》的结尾里,写到:“他给她打了电话。她一听就知是他的声音。他说我只想听听你的声音。她回答:是我,你好。他有些慌乱,跟以前一样胆怯……他说他仍然爱她,他不能停止爱她。他爱她。至死不渝。”爱,很爱,爱会延续,可彼此却再回不到过去,在欣慰之余多了些无奈,更增添了文章的悲剧基调。

  当然,《情书》中不乏唯美的场景,就像看韩剧《假如爱有天意》一样,令人心旷神怡,我至今还记得文中:八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殖民地时期的越南,发黄的湄公河上漂浮着菜叶、杂物,河水湍急,大地倾斜。一个身穿连衣裙、头戴毡帽的法国小姑娘独自倚在湄公河渡船的舷墙上,出神地望着两岸薄雾笼罩的树木和村舍;他们一次次地激情相拥,除了做爱,还是做爱,什么都不多想。屋外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伴随着他们的呻吟;来来往往的人的影子,透过木格子的门和窗投射进来……”大胆又不失含蓄的文字处理;最后,那场不同寻常的唯美的离别……

  与其说喜欢《情书》,不如说喜欢杜拉斯,喜欢她的疯狂,喜欢她的激情,喜欢她丰富的经历和惊人的胆识,以及直言不讳的坦然。人生就是个舞台,每个人表演的时间都很有限,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让表演最最精彩。


  情书读后感(二)

  最近这阶段,我一直在看一本小说——《情书》。它讲的是日本神户,登山爱好者,藤井树不幸遇到雪崩,遇难。他的女友渡边博子在藤井树的三周年祭日上又一次陷入到悲痛和思念之中。

  有一种感觉总在失眠时,才承认是“相思”;

  有一种缘份总在梦醒后,才相信是“永恒”;

  有一种目光总在分别后,才看见是“眷念”;

  有一种心情总在别离后,才明白是“失落”;

  博子在藤井树的中学同学录里找到了他在小樽市读书时的地址。由于抑制不住对爱人的怀念,博子按着这个地址给远在天国的藤井树寄去了一封充满问候和思念的书信,心想着信肯定会石沉大海。不可思议的是,不久博子竟然收到了署名为“藤井树”的回信。经过进一步了解,这个藤井树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而且她还曾经是男性藤井树的同班同学,原来是博子从同学录中误抄了她的地址。为了多了解一些男友在中学时代的情况,博子继续与女性藤井树保持书信来往。而藤井树在不断的回忆中,竟逐渐发现因为同名同姓故意被安排成同桌,也因此闹了不少笑话的那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少男曾经对自己产生过一段真挚的感情……

  《情书》是由一个同名同姓的误会开始的,通过两个女子书信的交流,以含情脉脉的笔触舒缓地展现了两段可贵的纯洁的爱情。女主角博子对藤井树的眷恋,两个藤井树之间朦胧的情感,都没有由于藤井树的意外死亡而枯萎。我不禁质问道:一封寄往天国的信竟然收到了逝者的回信,是不舍的亡魂,还是同名同姓的巧合?

  小说《情书》清新感人的情节早已镌刻在每个读者的内心深处,而它细腻感人的影象也深深地印在每一个观众的心里,挥之不去,永远不变。它揭开了埋藏多年而未被揭穿的一段至死不渝的恋情。两个相貌一模一样的女子,在不一样的故事与回忆中,却都暗念一个相同的名字——藤井树。根据小说《情书》改编的同名影片自上映后感动了无数中国乃至亚洲的观众,已经成为九十年代最为脍炙人口的日本爱情文艺片。导演岩井俊二更以其清丽、隽永的文笔成为当今亚洲青春唯美文学的代言人。

  小说《情书》在精心描绘爱情的同时,还着意表现了对逝去岁月的怀念和追忆。诚然,我们也总是在追忆过去,回忆曾经的点点滴滴,以此来缓解对现实的不满或者是对理想的追求。《情书》正象普鲁斯特那本小说的名字,追忆着似水的年华。过往的爱情和青春也正是在主人公的回忆中才逐渐清晰、复活。与现实相比,影片中的过去显得更为明快和优美。在那一幅幅唯美的画面中,漫天飞舞的片片樱花,暗生情愫的少男少女,都唤起我们的无限遐想。而《情书》中所构筑的那个美好的中学时代,可能也正是岩井俊二和很多人最为温馨纯洁的回忆。是啊,中学时代的我们,对爱情充满了懵懂,对未来充满了幻想,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那么的美,那么的真,那么的善。我不禁想到:日出有日落之时,花开有花谢之时,那些青涩却刻骨铭心的情感体验,那些曾经激荡胸怀的壮志豪情,在岁月流逝间被腐蚀,被遗忘,直至消逝得无影无踪。所以,年少不经意的我们总希望开辟出一方可以让自己心灵驰骋的天地,记录花开的声音,留下飞鸟的痕迹。

  同很多日本电影一样,《情书》也反映了死亡。可以说《情书》的故事情节始终是围绕着生死而展开的,但与众不同的是,它并没有刻意去表现死亡的恐怖与残酷。男性藤井树的遇难,少女藤井树父亲的去逝都被淡化为一种哀思和怀念。而影片对女性藤井树的病危、抢救过程却着墨颇多,意在通过这种生死较量的情节衬托出生命的珍贵。是啊,生命诚可贵,人的生命就只有一次,稍纵即逝,也许就在俯仰之间。花儿有重复开放的日子,生命却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为此,又有多少人因为生命的短暂而一蹶不振;又有多少人因为生命的短暂而意志消沉;又有多少人因为生命的短暂而虚度光阴。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韦思博士曾经说过:“既然生命是短暂的,那么这段生命至少应该是幸福的辉煌的”虽然女的藤井树的生命长度我们不敢恭维,但我可以肯定的说:她的生命是幸福的辉煌的,因为从她年少的时候开始,就开始有人喜欢上她并暗恋着她。只可惜“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脚。”

  《情书》中对过去的追忆和有关生死的描绘都极具东方气质,含蓄优美、感而不伤地表达了影片的主题——珍惜有限的生命和宝贵的爱情。是啊,“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看到博子站在皑皑白雪中面对深山大声呼唤的时候,藤井树最后看到书卡背后画像而感动落泪的时候,我想有关生命和爱情的一切争论已没有意义。因为此时已不需要激荡飞扬的文字的描述,已不需要热情澎湃的图片的描绘,一切的一切尽在不言之中,此时无声胜有声。

  故事的最精彩部分,也许就在于此:在女的藤井树的学校里,在她曾经工作过的图书馆,许多冷僻的图书,都是由男同学藤井树借走的,在借书卡上还写着“藤井树”的名字。她终于知道,几乎所有的同学,和她的学弟学妹都早就知道的事实,男生藤井树经常流连女生藤井树工作的图书馆,其实是因为暗恋。暗恋,它的背后,就是:“爱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有多少人经历过那般神秘,美好,孤独,又无奈的情感呢?是在乎天长地久,还是在乎曾经拥有呢?

  除了暗恋,电影中的另一个主题,便是替代情人的事实。(www.lz13.cn)博子越来越接近真相,心情就越痛苦。她终于发现,心爱男友爱上她,是因为她同他暗恋对象的相象。是啊,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感情是天赐的良物,它能带给我们心灵上的滋润;感情是雨后的七彩桥,它带给我们心灵上的沟通;感情是一朵鲜艳的玫瑰,它能拯救一颗失落的心。“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

  整个故事都在日本以雪景出名的小博上演,漫天的大雪由始至终都飘在观众的心里。影片之所以吸引人,除了拍摄角度的唯美,故事的温情,转折承传的巧妙以外,还触及了人类心灵中最柔软的部分——情感。

  《情书》是一部关于回忆的电影。回忆,有时就象一杯美味却略带苦味的咖啡,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品味一番,品品当中的千般滋味。

  两个容貌酷似的的美丽女子,一个深爱而不能得到,一个被爱却并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死亡,她们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这没有回应的爱会是如此美丽和忧伤。也许,这应了郭敬明的那句话:“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是啊,不是所有的梦都来得及实现,不是所有的话都来得及告诉,疚恨总是深植在离别后的心中,尽管他们说世间种种最后终必成空。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