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技读后感(一)

  有一天,村子里来了一个姑娘,他号称能治百病,她说他看病的方式很奇特,他的药方是神仙开的,如果看病,必须等到晚上神仙来了给人们开药方。

  到了傍晚,卖药的姑娘把门关好,把窗帘一拉,卖药的姑娘问:“九姑和腊梅来了没?”来了,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卖药的姑娘又问:“六姑和四姑来了么?”又是两个女人的声音,来了,随后,房间里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接着大家又听到六姑的客套话,两个奴婢在旁边候着,过了一会儿,九姑让婢女那纸墨。不一会儿,大家听到了笔放在桌子上的声音,还有磨墨的声音,好像是方子写好了然后那个卖药的姑娘把药包好了,不一会儿,姑娘掀开帘子,把药递给了看病的人。

  世界上还哪有什么神仙呀,不过使用口技模仿的罢了。去推广自己的草药,不能用不好的方法来赢得别人的信任,那样做是不对的。


  口技读后感(二)

  《口技》是刚学的文言文,记叙了一场精彩的口技表演。

  读完全文,我满腹狐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才艺呢,肯定是编出来的!人不可能模仿出那么多的声音吧?

  然而,再一点点细细地读下去,我竟发现,这还真有可能是真的。至少,观众们的反应,如“无不伸颈、侧目、微笑、默叹,以为妙绝”等,从侧面增加了故事的真实感。

  是呀,许多侧面描写都可以使文章更真实,比如上学期学的文言文《山市》,前面写得有点儿虚幻,而最后“又有早行者”那句,传神地使故事更加真实——这也是侧面描写。

  在文章中,巧妙而恰当地加入侧面描写,不仅能让读者“稍稍正坐”,还给文章增加了真实感,这就是《口技》带给我的一点启示。


  口技读后感(三)

  《口技》一文开头第一句“京中有善口技者”一个“善”字带动了全篇,仔细品味全篇无处不是“善”。

  宴请宾客饮酒助兴的方式多种多样,而主人却偏请来口技人前来助兴。从“会宾客大宴”一句不难看出,主人的出身必定是一个富庶人家,大排宴宴口技人应邀而来,从这一点上判断,艺人并非庸者,此处暗含一“善”。

  “但闻抚尺一下,无敢哗者”。在过去艺人属于下九流。他的抚尺不是县太爷的惊堂木,响了一下为何却能声压满座?不是别的,是艺人的威名远扬使在座众人早就想一睹为快,所以“无敢哗者”,这里依然是交待“善”字

  夜阑人静,犬吠声从深巷中传出,声响虽然不太大,但把妇人惊醒,而丈夫对此丝毫不觉,过去是男耕女织的生活,繁重的体力劳动使男子沉沉而睡,呓语也正说明男人未醒。由于妇人欠伸弄醒了依偎她而睡的哺乳期婴儿。小儿大啼使沉睡中的父子二人相继醒来,大儿毕竟是小孩被小儿吵醒心中不满,因此絮絮不止。这也就惹恼了正在觉头上的父亲,所以叱大儿。

  一切恢复平静,男人很快酣然入梦,妇人还要照料小儿,深更半夜困倦袭扰着妇人,也使她渐渐入睡,一切都是那样的宁静,因此才有老鼠出来活动。

  忽一人大呼火起,这里解释了前面犬吠的原因。(www.lz13.cn)前面犬吠可能是起火之初火星点点引起犬吠,也可能由于放火人的行踪而引起,且不去探讨犬吠的缘由,犬吠之声定然不是无缘无故。

  当在夜深人静,老鼠肆无忌惮的活动的时候,“忽一人大呼火起”从常态判断夫妻二人会被同时惊醒,但为何先表演夫起大呼?男子反应快,尤其是动作的敏捷性一定优于女子。至于着火后其它声响口技人也作了唯妙唯肖的表演。

  以上说明口技人深入生活,善于观察生活,声响的编辑符合人物的身份,符合生活的逻辑。口技人的表演艺术真实的再现了生活,因此使众宾客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在这一点上尤能体现口技人的“善”字。

  众宾客“奋袖出臂,几欲先走”。设想“先走”的后果,必定会挤、压、碰、撞,使宴席一片狼籍,艺人本来是前来助兴的,这岂不是扫兴。在这关键的时刻,抚尺一下,嘎然而止,撤屏而视使众宾客又回到现时生活中。时机的把握令人拍案叫绝,此处又一“善”。

  关于开头结尾简单的道具的介绍意在表现艺人之善,文中观众的神态描写侧面写其“善”,以及文中正面描写模拟的声音和文中的议论部分当然也是写其“善”,此“四善”显而易见,笔者不再赘述。

  综合上述全篇共有八“善”:有暗含在字里行间的,有蕴藏在生活哲理中的,有浮萍于水面的。仅仅三百余字牢牢抓住“善”字,淋漓尽致的描写出让人回味无穷的不朽篇章。从这一点上让人体味到我国古代文化绚丽多彩和博大精深。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