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王读后感(一)

  故事发生在想象中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一场未来的核战争中,一架飞机带着一群男孩从英国本土飞向南方疏散。飞机被击落,孩子们乘坐的机舱落到一座世外桃源般的,荒无人烟的岛上。起初这群孩子齐心协力,后来由于害怕所谓“野兽”,分裂成两排,以崇尚本能的专制派压倒了讲究理性的民主派告终。

  我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引起人们思考的一本小说。印发了人们对“人性的黑暗”的认识。首先拉尔夫应该是主角吧,从一开始被选做头领开始他就很尽责任的开始像一个大人一样指挥。而作为同样很有权威性和主见的杰克和他则刚好相反。拉尔夫最关心的怎么获救,坚持着要升起一堆火,坚信只有火才能让他们获救,他还讲究文明,讲究卫生,理智。而杰克则是嗜血,只想着要打猎,要有肉吃。而火的重要性他却没有意识到。猪崽子和罗杰是分别跟在拉尔夫和杰克身边的,他们也构成了两个极端。猪崽子出身于下层,常发气喘病,身胖体弱,但是他却思想成熟,十分善良。而罗杰始终是忠实于杰克的,他帮着杰克完成他的种种雄心。其中这本书中给我印象最深也是最喜欢的是西蒙。他虽然很腼腆但是很聪明很善良。他看得到人本身的邪恶。但是孩子们却把他叫做“疯子”。当西蒙发现实情时不管自己在发病就爬下山想去告诉他们,而孩子们却把他当做野兽活活打死。还有那些被称为小家伙的六岁上下的孩子们。其实的帕西佛尔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这座岛上,他还牢记着自己的姓名家庭地址电话号码,但是之一切只是在文明的世界中存在,在这个没有法律和警察保护的孤岛上是完全没有作用的。小说的最后,帕西佛尔堕落为一个连自己的名字的记不起的野蛮人。

  最后的最后,大家的童心都已不复存在。多多少少他们都杀过人,他们的双手早已不干净。文中贯穿全文的野兽,其实西蒙早已知道“大概野兽就是咱们自己”所有所谓想出来的野兽还是空中来的野兽都只是突出真正的野兽其实是人本身,人兽性的发作。这就是人性的黑暗。


  蝇王读后感(二)

  《蝇王》(LordoftheFiles)的作者威廉戈尔丁(WilliamGolding)生于1911年英国,是1983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小说情节并不复杂,描述的是在未来的一场核战争中,一架载着一群被疏散的男孩的飞机被击落,幸存的孩子落到一座美丽的珊瑚岛上,最终这些来自文明社会的孩子一步步蜕变成了野蛮人。

  作者经历过二战,残酷的战争使作者深刻认识到“恶出于人犹如蜜产于蜂”,他也正是通过这部作品来阐述这一事实。全书通过对孩子们臆想出的海里的野兽、空中的野兽的描述,反映出真正的野兽其实就来自人本身,就是人的兽性发作。书中的孩子们一开始代表的是纯净、天真,代表的是文明、理智,但是在环境的逼迫下,在臆想的“野兽”挤压下,日趋疯狂和野蛮,在杀害了自己的同伴后文明的防线彻底崩溃了,童真和美好丧失了。

  时间进入二十一世纪,这些先贤圣哲的作品离我们渐行渐远,可是人性的本质却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我们放弃原则和操守,向臆想的“野兽”低头,文明社会的规范有时显得那样苍白无力。在故事的结尾孩子们得救了,要回归文明社会了,主人公哭了。回归了文明社会就得到救赎了吗?我看未必,真正的救赎在哪儿?我说不清。


  蝇王读后感(三)

  《蝇王》是一本以孩子为主角的书,但却不是一本通常意义上的儿童文学,这是一本写给大人看的书,荒岛上的儿童世界只是现实生活中成人世界的一个缩影。故事的背景设定在遥远的未来世界,在一场战争中,当疏散儿童的一架飞机途经一座荒芜人烟的小岛时,找到了袭击。飞机坠毁了,大人们都在这次空难中不幸遇难,唯有一飞机的孩子侥幸生存。

  在没有大人的情况下,孩子们开始了在岛上的冒险生活,这看似平静的开局没有延续。故事的一路发展出乎了所有读者的预料,读者被故事的情节所震惊也被故事所揭示的人性面貌而震惊。

  岛上的孩子中最突出的要算是十二岁的英国海军司令的儿子——拉夫尔,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他举止优雅、自信乐观。(www.lz13.cn)初至荒岛,半长大的他为脱离了大人的管制获得自由而欣喜若狂,与此同时面对大批比自己小的孩子,他吹响了海螺,成为了这群孩子的领袖。延续着文明社会的秩序,孩子们以自己对于民主的理解,建立起一系列的规则秩序,开始了短暂的和平相处。

  然而随着唱诗班在杰克的带领下一次次和野兽进行血腥地厮杀并获得胜利之后,原本不属于这个年纪孩子的兽性本能开始膨胀。人类千年积累下来的社会文明不禁推敲,在数次打猎之后就开始丧失,小岛上的和平也在渐渐被打乱。人类千年的文明可以在瞬间崩溃,因为在它里面,是千年不变的人性。

  “海螺”和“蝇王”是文章当中两个相对的意象。海螺能将所有的人汇集到一起。海螺被作为一种文明的象征,出于对吹响海螺人的崇拜,拉尔夫被选为头头,并制定了一个规则,只有持海螺的人才能发言。也许规则在短时间内能够得以执行的原因,不过是因为刚从文明世界出来的孩子,惩罚的恐惧还在迫使他们遵守。然而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下“蝇王”的神秘出现打破了平静。“蝇王”即苍蝇之王,源于希伯莱语Baalzebub,在《圣经》中“Baal”被当作“万恶之首”,在英语中,“蝇王”是污秽物之王,也是丑恶灵魂的同义词。蝇王似乎只是一个模糊的象征,那么蝇王究竟是何物?

  怀着这个好奇继续阅读,我们发现有一个人也像我们一般在探究这个问题。他是“西蒙”。当感到恐惧的孩子们为“野兽”的事情争论不休的时候,西蒙这个“瘦小却挺有精神”的小孩发现了所谓“野兽大概就是我们自己”的真理,却遭到了众人的唾骂。为了弄清“野兽”的真相,他决定到山顶看个究竟,在中途休息时偶见被当做贡品的爬满苍蝇的野猪头。神情恍惚中,西蒙仿佛看见一个硕大的苍蝇之王对他说明了“野兽”作为人性的一部分,并预言了他会被众人杀死的下场。到了山顶,西蒙发现大家所畏惧的“野兽”其实是一个飞行员的尸体,于是不顾虚弱的身体下山去告诉大家,却被众人误认为是“野兽”而杀害。

  孩子们杀死了唯一一个了解真相的人,西蒙之死也是真理之死。对西蒙的谋杀,是孩子们内心“恶”膨胀的必然结果,标志着他们道德良知的毁灭。在他们看来,蛇、水中怪兽、空中来的怪兽,甚至他们追逐的野猪,都是“野兽”,他们甚至把已经变得邪恶了的目光投射到西蒙身上,把他也看作是野兽,所以他们毫不顾忌地将西蒙杀死而不感到任何良心的不安。人性的堕落和独立人格的丧失使这群孩子经受了最为深重的打击,野兽“的预言得到了证明。接下去的发展就更像是一部恐怖电影。暴力犹如细菌传染一般在孩子们间蔓延。

  随着打猎的进行,杰克带领猎人们跳舞并重复单调的歌词、无法停止的狂欢、西蒙被杀后孩子们集体的舞蹈,都像是宗教早期的萌生。人在无法改变的环境中,产生本能的恐惧,从而祈求通过对动物以及未知事物的崇拜来祈求自身的平安。

  哲学家告诉我们,人性在本来不可分的意义上统合以下三重属性。即:人性第一层:生物性,偏于恶;人性第二层:社会性,善恶兼而有之;人性第三层:精神性,偏于善。这篇小说也被很多读者认为是在崇尚”性本恶“的理论,开始在我看来不过是告诉人们适者生存的规则罢了。打猎、吃肉不过是人们生存下去的一种本能追求。

  在一个更黑暗的时期到来之前,拉尔夫终于还是盼来了救援的船只。”文明“终于的再次到来无疑是对小岛上”野蛮“文化的一次冲击,”希望“再次降临。文明的进化亦或是退化,也许只是根据环境相对而言罢了。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