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为我而留的那盏灯

  文/大萌子

  刚工作的那一年,真的非常拼命。

  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因此尽全力也要把它做好。感谢上司对自己的知遇之恩,所以每天加班加点;工作越做越多,怎么也做不完,故而通宵达旦地在公司熬夜……领导一个满意的微笑,一句“能找到你这样好的员工,真是我的福气”就能换来我投桃报李,无休止地改稿、赶专题。

  那年下班,早一些的话就是晚上八九点,那时一般都能喝到妈妈给我炖的鸡汤;晚的话就要到凌晨两三点了。

  第一次凌晨两点多回家,是初冬时节。下了出租车,发现院子里的灯都已经熄灭了,天上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到处一片漆黑寒冷。深夜里,只能看见自己哈出的白气,不断消散在10厘米外的寂静里。在公司里亢奋了一整天的心,突然就掉下来了,觉得特别孤独,特别疲惫。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走,心想爸爸妈妈肯定都睡了。

  但是,走到离家门口还有好一段距离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屋子里透出了灯光,那种暖暖的橘黄色的光!有人在等我!顿时,像是清泉迎面激荡而过,我一下子恢复了元气,快步走到窗户根儿下面,探头看去。

  只见窗户没有关,窗帘也没拉上,大冷的天,爸爸穿着厚厚的旧羽绒服,伏在我的写字台上,正戴着老花镜,微皱着眉头看书。

  “爸爸!”我低声叫。爸爸听见声音,从书里抬起头,对着窗外笑起来:“闺女回来了!爸爸给你开门,等着哟。”我被爸爸放进去,家里的暖空气紧紧包围着我,连地上的瓷砖都那么温暖舒服。

  我问:“爸爸,你怎么不睡啊,是在等我吗?”

  爸爸笑着说:“是啊,妈妈明早要上班就先睡了,留我等你回来。”

  我一边嗔他“你怎么不关窗户,多冷啊”,一边去握他的手。

  爸爸一边关窗户,一边乐呵呵道:“怕你看不见灯光啊。正好咱家暖气热,开着窗户最舒服了。”

  爸爸的手果然是暖和的,又大又粗糙,把我的凉手焐得十分舒服。由于是深夜,爸爸的动作比平时要迟缓一点儿,但笑容却特别的和蔼、快乐。

  突然,我的眼泪就流出来了。

  我说:“爸爸,你下次别等我了。我可能以后时常地加个班,没事的,别耽误你睡觉了。”

  接着,不容我再多说什么,爸爸叮嘱我早点儿休息,就轻手轻脚地进他和妈妈的大屋了。只留下我,沐浴在宁静的灯光里。

  从那以后,每次加班到深夜,爸爸都会为我留一盏灯。那几年,即使走在深黑不见五指的院子里,我的心却从来不会感到恐惧,反而充满了安稳,以及一丝温暖的歉意。因为我知道,亲爱的老爸,正在窗前等我回来。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