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形使者影评(一)

  穿越命运控制人性,这些是看完环形使者从脑子里蹦出来的词。虽然没有盗梦空间看过后的那么震撼,但是对于穿越时空这一主题的电影一直抱有好感。印象最为深刻的是结局,环形使者JOHN开枪杀死自己,让这牵一发动全身的混乱局面结束的一刻,我想起了蝴蝶效应,有一点点类似吧!不是吐槽,对于这部电影,我是持肯定态度的。

  环形使者,之所以称之为环,我把它理解成一种循环,无限循环,或许好或许坏,而且在导演设定的电影环境下,它可以被人为改动,但是仍旧逃不出一种循环结构。电影开头,老年JOHN(布鲁斯)封环的时候一枪干净利落杀死未来的自己与另一个JOHN(约瑟夫)的犹豫之中失手让未来的自己逃跑,还有最后,布鲁斯饰演的环形使者杀死幻雨者的妈妈,让唤雨者带着满腔的仇恨与怒恶逃跑,与约瑟夫饰演的环形使者一枪结果了自己,拯救了幼年唤雨者与她的妈妈。这两环虽然对比鲜明,结果截然不同,但是两个活在平行时空的环形使者,应该说是同一个人,仍旧逃脱不了这个宿命,这个被宿命论套上枷锁的环。前前后后都有因果关系的存在,同时每个环又都是封闭的,没有共通可言。但是从导演设定的环境来看,30年前的环形使者接受的记忆,印记都会存在于30年后的环形使者身上,如果电影结局,约瑟夫饰演的JOHN不是选择自己,而是一枪杀死未来的自己呢?环与环之间会不会有交集?开头所陈述的那个环,如果环形使者干净利落杀死未来的自己,那么当他30年后,同样接受一样的宿命,被另一个曾经的自己所杀死,是不是可以理解,有无数个环形使者JOHN?那么我有了疑惑,杀死了自己,未来的自己不存在了,但是之前的自己面对这样的场景,到底是杀死唤雨者的母亲,还是自杀?其实,我自己不是很理解,导演也没有做出阐释。

  一般来说,穿越回曾经的时空,无法对被宿命修正好的历史做出改动。但是导演似乎赋予了这样的能力,杀死未来的自己,那么当现在的自己在30年后又会如何死去?这似乎成了一种死命题,死循环。姑且当它是导演创造的新的穿越理念吧。回到之前讲的,活在两个时空的同一个人,他们的记忆与生理状况是相通的,但是为什么在片子结局,两个人(应该说两个不同时空的同一个人)会抱有不同的想法?人性的善恶同时出现在一个活在不同时代的人身上,我可不可以理解为,社会环境的洗礼让人的本性从不同方面被挖掘?救赎的手段千万种,亲情的力量无穷大,被环所控制着的KT,唤雨者,环形使者,终究还是人,终究还温存着人性的本质。

  小弟不才,观看完电影,还无法彻底解释本片的时空逻辑,但是对于这部片子,变着法子,用当下流行的穿越手段讲述人性讲述宿命,取悦观众的效果还是达到了!


  环形使者影评(二)

  一个光阳旅止的悬念故事将使一个热血杀手(约瑟妇·下登——莱维特扮演)曲里临决其未往的自己(布鲁斯·威利斯扮演)。《环形使者》那部影戏对导演莱恩·约翰逊(影戏《遁凶》的导演)往讲是一个奔腾,他那深化的构念,令人印象深化的人物描绘将被植进到那部科幻影戏中。

  《环形使者》登陆十一假期票房之战??[相干]环形使者拍摄曲击-2|环形使者拍摄曲击-3

  在未往,黑帮机关将会把他们念要覆灭失踪的人应用时候旅止的圆式送回到30年前,然后让一群叫‘环形使者’的人覆灭失踪他们的目的。为甚么叫‘环形使者’?因为终有一天,那些热血并且目下当今过着好日子的杀手们会迎往未往的自己,并且亲手‘关失踪自己的环’。实在,对环形使者往讲,在他们碰到未往的自己之前,他们过着敷裕的生涯,活的亦很萧洒,但是当他们有一天没有得没有里临未往的自己时,他们没有得没有效年夜口径短枪对准未往的自己。

  你没有必成为爱因斯坦便知道把杀手送回到畴前是一个糟的主张——没有是为了看影戏,而是做为一个黑社会系统的垃圾措置圆式。把你没有需要的垃圾踢到未往,你便能脱节它;但是当把一个职业杀手送回到畴前,则意味着那个“杀人高手”极有可以或许想法遁脱,那会让“未往”变的好异。

  那是一个偏向,一个足够年夜的偏向往加添约翰逊设计的全部疯狂情节。由下登——莱维特扮演的乔,佩戴着浅蓝色的隐形眼镜,鼓起的单唇战一只假鼻子与他年夜量射杀的目生人形象实在没有抵牾,包含那个他将亲手杀死未往的自己。没有过当由动做巨星布鲁斯·威利斯扮演的老乔泛起的时分,那个比自己年轻30岁的年轻人根基没有是他的敌手。

  你看,那等于那些喜悲科幻做品人群所爱争辩的光阳旅止的故事。你可以或许会觉得老乔有足够的劣势往打败或是切确捕捉年轻自己的反响反映,没有过便像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样,那个年轻的朋克也有明隐的劣势,因为他身体上最细微的伤疤都会渐渐隐目下现往年夜哥的威利斯身上。

  片中有一场戏注解了约瑟妇的老同伙赛思(由保罗·达诺扮演)是如何工做的——他故意让他未往的自己成功遁离(或是‘让他的环继尽循环’)后,赛思躲躲在乔的处所——没有过那可没有是一个聪明的做法,因为乔对金钱的盼愿远远超越了情义。下里是一个真正令人没有安的衰亡场景:赛思的未往自己(由弗兰克·布伦南扮演)试图跳进最远的火车里遁脱进往,但看到的却只有30岁时的伤口隐目下当今他的身体上,和画里之中“年轻版”的他被各式熬煎的场景。

  杀死小孩,启锁他们的环——那样一个规定礼貌使老乔堕进窘境。一圆里是继尽遁脱,别的一圆里是庇护年轻的自己。从一个故事讲述的畴前者往说,那是个棘手的成绩。曲到第一个止动被突破,当时影戏必须快速供应一个浪漫的人物背景故事。是以,只管下登——莱维特扮演的年轻的乔是一个无情的骗子,但威利斯扮演年少的乔却为那个脚色带往了魂灵,他往收明、并且考察衰亡战他平生的爱(许晴)。

  威利斯是一个睡着了都能演硬汉的家伙,但是那个脚色的柔情却可以或许篡改他接下往全部的命运。在故事收生的30年后,一个被称做‘唤雨师’的机密脚色将没有竭增长自己的权势,那有点女《终结者》的范女。关于那个机密人物的线索,便只有他的出身年代日战一个传说传说传闻:人们说他有一个合成的下巴。

  固然威利斯鞠躬尽瘁地往不雅察战遁捕10岁的孩童,但是下登——莱维特却一步步走向一个被隔离的农场和萨推(由艾米丽·布朗特扮演)战他的女子Cid(由皮尔斯·格隆扮演)。但是他们早已被那个现代社会所隔脱离,从而招致了两个乔之间没有成避免的抵牾;而那个复杂而扭曲的故事将那几个人松松联合在一同。

  那一切听起往足够复杂,约翰逊用了年夜量旁黑诠释那段故事。在影戏《遁凶》中,脚本足够的酷炫,和它那用戏剧所发挥阐收回往的结果,依赖于老式的玄色影戏多过于未往科幻的不雅念。到了《环形使者》中,当两个乔相里而坐,年轻的乔低语道:你为甚么没有像其他的故里伙一样,死了便好?——对他们两人往讲,最具有应战性的脚色莫过于那种“远似”的虚无主义,同时很巧妙的往吸支彼此的特点。

  固然那两个演员看上往出有甚么超级相似的处所,没有过那也没有是甚么年夜没有了的事情,约翰逊出有竭尽极力的往用殊效化妆篡改下登——莱维特的里庞,也出为他特地制成威利斯具有代表性的鹰钩鼻。没有过,约翰逊很擅少应战实际,以平衡那些复杂的工做。影戏的拍摄团队在路易斯安那州的堪萨斯拍摄未归天界的场景(战30年后的上海做出比较),并且出行使太多的数码殊效。而最具有《环形使者》标记性的兵器,素量上只是一个短小的猎枪,但那是足够蒸汽朋克式的爆点。若是一部没有够完好的《遁凶》已收回了一个令人振奋的声音,那么《环形使者》已远远超出了你的预期。

  1."环"的体现与解释

  首先,本片与平行世界无关:如果老Joe回到的是平行世界,自残发信息的方式将失效,小Joe自杀也不会影响到老Joe。

  本片讲的主要是两个环:时空环与因果环。

  第一环需要梳理:老Joe(布鲁斯·威利斯)被送回30年前,而小Joe(囧瑟夫)要将其杀死——如果成功,则小Joe就能幸福生活30年,然后被送回过去给当年的自己杀死,然后继续生活、被送回杀死,再生活……循环往复,看似每一个小Joe都老去,然后被杀死,但其实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Joe的人生从此变成一个时间上的循环,而空间上的环则由那个时空穿梭机构成,即将空间从未来链接到现在。

  而第二环从影片中的时间来看是这样的:来自未来的老Joe杀死了唤雨师的母亲,导致唤雨师走入歧途,在将来杀死其妻子——但妻子被杀死恰恰是老Joe要回来杀死唤雨师的原因,最后的结果又称为了最初的原因——于是这几个事件构成了一个封闭的环,因果律变成了循环论证。

  这两个环显然是悖论——因为这两环直接挑战了我们对时空和因果的认知。第一环使得看上去有无数个Joe在生存、老去、死亡,但其实却始终只有一个人,那么死了的究竟是谁呢,Joe究竟死了么?第二环使得我们找不出这一系列事件发生的第一原因,那么究竟这些事为何会发生呢?

  这就是导演兼编剧将世界观环状化后产生的效果——其实这是导演的一种全新的世界观,只不过把它放到了现实世界的未来中去了,其实完全可以独立出来,那样或许更方便理解。同时在这个意义上,只要理解了”环“,故事也就不需要怎么解释了,而如果一定要想方设法地给出解释的话,那么一种可能是:第一环可以视作简介中的回档,把杀死老Joe看做一种数据回档的行为,而不是物理上的死亡——但这需要一定的妥协,即把世界视作类似《黑客帝国》中的数据模式;而第二环可以看做一种宿命论的结果——一切事件都是被设定好的程序,不管有或者没有一个独立存在去设定。

  而这样的故事现实生活中显然不可能成立:

  我们都知道祖母悖论——你能否回到过去杀死你的祖母?如果你杀死了她,那根本就不会有你,你又如何回到过去能杀死她呢?而本片的世界观恰恰颠覆这个悖论,因此产生了许多难以理解之处,而在现实世界,物理学家们表示:就算你真的回到了过去,也只能要么做一个旁观者,要么被历史本身阻止了你杀死你祖母的行动。

  因此,本片的悖论也就不能存在于现实世界了。

  2.演员和剧情

  关于许晴,虽然试图想象了其他中国女星和老布对戏的画面后还是觉得许晴的表演是有说服力且高水准的,但她的表演和片中的几句中文也还是会让人出戏,虽然最让人出戏的肯定是上海外滩那京东和马自达的广告。

  至于俩男主,经过化妆与表演,囧瑟夫的容貌和神情还真的能让人感觉30年后他会变成老布那样(除了发际线可以再往后点以外)。

  剧情方面由于删除了暴力色情以及Joe吸毒的画面,导致了我们对老Joe为何那样爱许晴以及那个类似发病的场面理解困难,或许囧瑟夫和女主人的那场床戏也有更多地意义值得挖掘,毕竟女主人夜半抚腿撩裙的寂寞,不能解释囧瑟夫不推而就的上马吧?

  最后吐槽:

  首先是KT这个超能力,本来觉得把它设定成一种小把戏是挺好的一种反讽,可最后还是成了X战警,至于为什么女主人会知道Looper这个组织,剧情也没解释,当然,作为全世界最隐秘的犯罪组织,居然就被一个肌肉男这么简单的灭了,也实在太不堪一击了吧!而且既然未来世界杀人那么难,为什么还轻率地杀了许晴?还有一点,那个从来世界来的老头为何能活下来,现实世界中他年轻时候的自己又在干嘛?

  3.遗憾与可能

  总体而言导演想要描述的太多但是驾驭故事的能力还有待提高,本片有太多未交待的前因后果以及设定,倒是希望出个导演剪辑版或者拍个前传什么的。本片虽然在描绘老布的爱情与挣扎与小布的斗争与觉醒方面十分出色,但整体格局还不够大,特效场面也比不上盗梦空间,但其实在这个世界观下,私以为有好多东西可以挖掘:

  第一是结局的问题,如果结局换成唤雨师依旧走上了歧途,从宿命论和影片基调角度看或许会更好,毕竟这种英雄主义式的自杀所产生的影响应该大不过影片中描述的社会环境所带来的影响——如果一定要一个HAPPYENDING,也至少应该着重刻画一下唤雨师对于小Joe牺牲自己拯救他和她母亲的感受,否则他又怎么能走上正道呢?

  第二是影片对因果律崩坏和时间轴卷曲的描写还不够深入,以至于第一环在我写这篇影评的时候才梳理清楚,而由于时间和因果是人类理性极其依赖的两个范畴,一旦其发生变化,人们的思维和内心所受到的冲击必然极其巨大,但这一点影片表现的还不够。

  第三点就是我觉得可以拍前传的——这个Looper组织是如何建立的,我很好奇,告诉你30年后你会被送回过去杀死,为何你还会愿意加入该组织?因为这其中存在着一个很古老的命题:究竟是活的更久还是活的更好比较好——虽然很多人想都不用想会回答“活的更好”,但是一旦当你活好了,你就会想活得更久,而为了活得更久,你就要活的更好——于是这种感性上的循环与欲望的无穷如何在人性中斗争,最后”活的更好“占据了胜利使你愿意接受死亡,完全可以为一个巨大的问题,大书特书一番。

  最后,虽然不打算看那几部国产片,但姑且主观一把,看他们,不如去看looper——老想着在数量上压倒引进片,还不如弄一部可以与之一战质量上乘的好片。


  环形使者影评(三)

  科幻电影从《月球历险记》到今天已经有了上百年的历史,也已经有了不少的创意、模式,但依然有不少的创作者力图将新意新血液融入传统的类型片里,如《月球》、《源代码》,而这部由莱恩·约翰逊导演,约瑟夫·高登-莱维特、布鲁斯·威利斯等主演的《环形使者》便是一部将宿命、轮回、救赎等元素与传统的时空穿梭相结合的科幻片。

  影片的主要故事背景设置在2044年,而在更远的三十年后,犯罪组织往往将目标人物送回到2044年,由当时的“环形杀手”来解决,这样就不会在2077年时留下犯罪证据,但2077年时据说出现了一个“唤雨师”,他试图将这些“环形杀手”都赶尽杀绝而让他们封环,于是,2044年的新崛起的“使者”乔在面对老年的自己时,下不了手,两人甚至要联手找出2044年时的“唤雨师”……影片虽然只是一部投资3000万美元的科幻片,显然无法像《复仇者联盟》等大制作般制造几场大型的动作场面,而更致力于构造一个较为独特的、环形的空间,也更侧重于故事、人物刻画本身。

  就以30年后的环形杀手乔(布鲁斯·威利斯饰)回到2044年后的戏来说吧。影片并没有安排他穿越回来后夸夸其谈往后三十年的生活,而年轻时的乔也并非就要对未来的自己狠心下毒手,而是经历了第一次相遇时的惊愕、犹豫,再到后来他害怕他放过年老的自己而毁了当下生活的恐惧感,也都散发出真实可信的人性,何况在他的遇见未来的自己之前,还有一段他的杀手好友来找他诉说自己的遭遇时作为铺垫呢。

  与此同时,对于2044年的乔来说,他并没有经历2044-2077年的生活,所以影片将老年的乔回来后设置为对于这段日子印象很模糊,只是随着年轻的乔经历越多,他也才印象越清晰。而对于2077年的记忆,乔几乎是停留在对于妻子的记忆上,也可以看出他对妻子的深情情感。(www.lz13.cn)而有一幕是在下水道里时,他看着妻子的照片,不断的重复着“Thefirsttimeisawher”来保持、强化自己的记忆,这也为后来他在对孩子下手之前的犹豫——一方面他不忍心下毒手,但是另一方面他又要让自己心爱的妻子活着。这也是很多好莱坞电影在人物设置上的一种模式,也即让影片里的角色,在做一些不合法的行为时怀抱的是家人重要的想法,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的《教父》系列是如此,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盗梦空间》里男主角柯布是因为要回家陪女儿才参与“盗梦”也是如此,而即将上映的《飓风营救2》,为什么男主人公遭遇被绑架,也是因为对方想念自己的孩子、亲人而才实施的报复计划……

  传统类型片既有限制又存在着发挥、发展的空间,而莱恩·约翰逊的新作《环形使者》,虽然在动作场面上并不如一些动辄上亿的好莱坞科幻动作大片,反而是侧重于人物的心理变化,侧重于宿命、救赎等元素,这也就让最后的结局来临时,已经显得是水到渠成。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