猩球崛起影评(一)

  为了研究如何治疗老年痴呆症,行内知名的科学家威尔·罗曼(詹姆斯·弗兰科饰)已经攻关研究了多年。试验一直没有取得太大的起色,虽然他和灵长类学家卡洛琳(芙蕾达·平托饰)一起研制了一种名为“Cure”的新药物,这种药物能改变基因,但由于极其危险的副作用,使得他找不到合适的临床试验对象来验证Cure的药性。终于,在科研所的所长(布莱恩·考克斯饰)的怂恿之下,他将药物放在了大猩猩身上。

  Cure具有自我修复大脑的作用,这在大猩猩身上得到了验证。有了Cure的疗效,大猩猩开始变得超级有智慧,常年被所长虐待的动物们开始报复人类,最先恢复智力的大猩猩凯撒(安迪·瑟金斯饰)开始率领其他猩猩对人类进行反攻倒算,人类不再是地球唯一的统治者,猿族开始逐渐崛起。闯下大祸的威尔·罗曼,决定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化解这一场人类和猿族之间的战争……

  反乌托邦的人猿决战

  末日科幻题材的电影很多,描述人类和入侵的异族作战的电影也不胜枚举,其中《异种》《异形》《星河战队》等影片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而在这当中,1999年的《人猿猩球》也是值得一提的亮色佳作。这部改编自1968年同名作品的电影,描述一位探索宇宙的宇航员随着飞船坠落在猿人星球中,随后进行的一系列生死冒险。故事的黑暗与结局的震惊使得这部电影成为科幻迷津津乐道的电影,十年过后,《猿族崛起》则以前传的姿态开始对故事进行梳理。对于这个充满了末日情怀的故事,曾经担任过《以眼还眼》《变种》等片的编剧里克·杰法说道:“我很喜欢1968年的《决战猩球》,在那个故事里,人类显得非常无助,猩猩统治了整个社会,人类相反却成为了少数的、被展览的稀有生物,电影要讽刺的东西很明显,我们不尊重动物,若换一个角度,则会感受到它们的痛苦。在那个年代,《决战猩球》的理念显得很超前,如今在《猿族崛起》里,我们保持了《决战猩球》的世界观,同时将整个悲剧的发生描述得更详细,大家会在故事里看到,地球上的人类是如何在各种自私自利下,一步一步的走向灭亡。”

  《猿族崛起》是一部前传,故事发生在《决战猩球》之前。由于观众早已知道结局,那么这次会否没有像《决战猩球》的结局那样,带给人这么大的震撼呢?对此,编剧里克·杰法继续说道:“在结局上,当然不可能重现《决战猩球》那样的震撼。但我换了一个角度,既然结局已经众所周知,何不用另一种方式去讲述呢?大家都知道猩猩占据了整个星球,那么我们就会在这部电影里,揭示出为什么会被猩猩占领,人类都做了些什么样的装饰《决战猩球》保持着一种高度的现实讽刺,《猿族崛起》也不例外,它在这方面和手机电影《12猴子》有点类似,故事里会讲述人和猩猩之间的关系。我曾经看过一个报道,里面讲述有一些科研机构拿猩猩做一些非常不人道的实验,画面触目惊心,这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被科学家捆在实验台上的时候,猩猩露出了一种非常怨恨的眼神,它根本不像一个动物所发出的眼神,那眼神给我很长时间里留下了印象,当我开始写《猿族崛起》的时候,我就已经想把这眼神的故事写进电影当中。”

  执导《猿族崛起》的鲁伯特·瓦耶特入行十多年,但产量并不多,前作还是2008年的《逃狱》,那是一部低成本的小制作。这次执导《猿族崛起》,是他入行以来操作的最为大型的项目,谈起执导《猿族崛起》的经历,鲁伯特·瓦耶特说道:“我在这之前对《决战猩球》了解得并不算深,当年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只觉得它很吓人,猩猩的服装做得很逼真。2001年的版本是这次我接拍之前的重点研究对象,在这部电影里,我领悟到了一个词,就是绝望。《决战猩球》是一部让人绝望的电影,因为主角永远没有出路,一切的抗争都是徒劳。这其实是很让人沮丧的一件事,但它却让人看清事实,让观众能够正视人类自身的缺点。在《猿族崛起》里,我尝试把这种绝望做为故事的最终点,一切的剧情铺垫都为最后的结局做服务,那个充满了宿命的悲凉结局。当我看到《猿族崛起》的故事,我便觉得这电影是自己必须去拍摄的,因为它虽然有着一层科幻电影的外壳,但内里讲述的情感却十分朴素,那就是人类应该平等的对待地球上的其他生物,否则,我们会受到非常严重的、致命的惩罚。本质上,这是一部反乌托邦式的电影。”

  焕然一新的技术革命

  《猿族崛起》里,最惹人注目的自然是众多的猩猩,而这些猩猩都由CG技术所打造,曾经参加过《阿凡达》制作的特效团队为本片制造出了上百个逼真的猩猩。对于《猿族崛起》里的CG特效场面,导演鲁伯特·瓦耶特说道:“在这部电影里,成败的关键是在于对猩猩们的刻画。在《金刚》等片为了我们做了一次伟大的尝试和突破之后,《猿族崛起》里我想再用一些能令观众耳目一新的技术,电影下载《阿凡达》的CG技术非常成功,因此在2010年中,我和他们的特效团队一起,开始对《猿族崛起》的CG技术进行探讨。我们想在这部电影里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我们在这之前参阅了大量自然野生的录像,探索频道几乎成为了我们的合作伙伴,在这个过程里我们积累了不少的经验,最终让安迪·瑟金斯真的成为了一个令人恐惧的大猩猩。”

  在影片里扮演猩猩首领凯撒的安迪·瑟金斯,这次虽然没有以自己的形象出现在银幕前,却完成了大量的动作捕捉。对于在《猿族崛起》里的表演,安迪·瑟金斯说道:“这是我从影以来拍得很辛苦的一部电影,虽然我99%的时间都是在特效工作室里进行表演,但我所花费的心力却要比普通电影大得多。我需要按照特效团队的要求做出各种动作,并且按照不同的故事幻想不同的场景,和不存在的角色们进行对戏,这几乎是一场由我一个人完成的话剧。而且让我感到很郁闷的一点是,我所做出的动作通常和特效团队所想象的有差距,因此我必须和他们在每个动作完成的过程里进行反复的沟通。这是一个漫长而折磨人的过程,让我几乎想放弃。但最后让我看到屏幕上凯撒的动作,我知道这些辛苦是值得的,凯撒就好像另一个世界的我一样,这种感觉让人觉得神奇美妙。”

  在《猿族崛起》里扮演男主角的詹姆斯·弗兰科,是近年来银幕上当红的好莱坞小生,奥斯卡的影帝提名更让他风生水起。谈及这次在《猿族崛起》里的表现,詹姆斯·弗兰科说道:“这是一部让我感觉很过瘾的电影,因为我很喜欢过去的《决战猩球》。在这部电影里,我扮演的科学家将会成为整个事件的核心人物,观众会跟着他,了解整个故事的起源。在电影里,这个科学家其实完全是抱着让人类受益的好心去研制药物,但最后却正好因为这份好心造成了一场不可挽回的灾难,而他也为这场灾难付出了代价。故事的基调比较黑色,但也有让人会心一笑的地方,这个故事的着重点将体现出凯撒如何带领猩猩们反抗人类。”


  猩球崛起影评(二)

  《猩球崛起》,我只恨它太短。前面的情感铺垫虽很重要也很动人,但等到凯撒带着群猿逃出牢房,之后的内容却嫌太少。

  小凯撒躺在威尔怀里的时候就像一个小婴孩,可爱极了,当它逐渐长大,是的,依然可爱,而且就像人一样的脾性,但是,请原谅我的“种族歧视”,那毕竟是一只猿,再可爱,也难以感同身受地将它视为“自己人”。当它狂性大发地在树上追逐,并将别人压倒在地咬掉手指,我能理解,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心头的恐慌。

  威尔一家也一样,再爱它,出门时也会给它的脖子套个项圈,它问“我是宠物吗”,当然不是,可是,真的能毫不担心吗?其实威尔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他也许不该试验药物以致让凯撒充满了智慧。可是,这又真的是他的错吗?拿小白兔小白鼠做实验,何尝不是最司空见惯的事情?微博上有一条霸气侧漏的文字:我经历了几万年爬到食物链顶端,不是为了来吃素的!无论愿不愿意,等级、族群,永远存在。

  威尔对小生命的恻隐之心,改变了猿族乃至人类的命运——据说,后来猿族统治了地球。然而我依然不能说这份恻隐之心是不对的,事实上,不是因为仁慈与爱,而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凯撒在牢房的墙上画出了窗的形状,当它面对着威尔决然地关上了牢门,我同样替它心酸不已;而当它对着监管员高呼“NO”,当它带着猿族们越狱腾挪在林间路上,分上中下三路攻打大桥,我也恨不得替它高声叫好!

  看电影的时候,面对着翻天覆地的凯撒,我想起了弼马温孙大圣;面对那个窗子和越狱,我想起了《肖申克的救赎》;面对凯撒的振臂高呼领袖群伦,我想起了《勇敢的心》,甚至想它会不会大喊一声“FERRDOM”……而面对人猿之间的大战,我想起了《阿凡达》——看《阿凡达》时,我毫无保留地倒向了纳美人的一方,想来,终究是因为他们是“人”,而且,是在反抗地球人的侵略,但看《猩球崛起》,我终究不能不对人类的命运一无所动。纵然从更宏大的视野来看,世界上众生平等,但是,谁都有自己的立场,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希望猿族的故事,终究只是个故事。

  也许扯得远了吧……必须说,这是一个很好看的电影,描述猿族林间腾挪和桥上大战的长镜头很漂亮,威尔很帅,他的女朋友很衬他,就是戏实在是少了点。凯撒和猿族据说也是人演的,凯撒的眼神、气度都非常赞,为那位都没办法展现真实形象的演员,鼓个掌!

  影片的最后,平日最能打的某猿选择了冲向飞机舍生取义,在药物基地最配合的某猿一脚把基地老总踩向了大江。凯撒毕竟是有“人性”的,它终究没有对人类横加杀手,可它临去时的那一句“凯撒已经到家了”却让我不知是该为它的终获自由而欢乐,抑或为威尔、为这一路的相伴忧伤

  字幕一起,灯光便亮,我走了几步,却发现影片还有个尾声:受到113药物病毒感染的某人在临上飞机前喷血,或者,人类的灾难将由此起步,蔓延世界。是偶然,还是必然,也许,人类最后的灭亡并不是因为猿族,只是因为人类自身?由制药始,由药毒终,人类自掘了坟墓,也为续集铺好了路——据说,后续早在60年代便已经拍过?那么,用今人的眼光重拍吧,期待。

  最后,对后排那个装得啥都不懂不停提问的女的、以及老是剧透总是卖弄的男的,表示极其严重的不爽和鄙视!


  猩球崛起影评(三)

  也许是在前些年前传+翻拍的热浪中吸取了血的教训,时至今日揽这种活的导演也都个个装备了两把刷子才敢上阵,所以整体的质量因此开始逐渐上升,而它们也开始成为你一年中欧美电影里看的数量最多也是最值得一看的了。

  从水平和时机上来说,本片无疑成为了引发这一复苏迹象的先导团体中的一员,有了前者的成功后辈的出动必然也是早晚的事,准备越充足胜算也就越大,这与片中猿类的起义过程有些类似,只是意义上不是为自由的反抗而是一种坚持的求生本能。(www.lz13.cn)

  相比《人猿星球》的几次大起大落,该前传除去理所当然的特效升级外处处所见“谨慎”二字,为着大局细心的走着每一步棋,布置好一个接一个的铺垫,如果没有先祖的存在一个系列的先河将由本片来开放;而老版的好处就是地位稳固永不被动摇,毕竟人家是货真价实的元老级,外加忠实信徒的供奉常年处于“被模仿、被改编、被接手但永不被超越”的境界高峰,片中猿类们的主要障碍是人类,而现实中改编的对象某种意义上反而成了《猩球崛起》唯一的障碍。

  片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猩猩凯撒对着收容所中的恶管理员大吼的一声“不!”,在此之下片中所蕴含的全部主题都成为了失色的陈词滥调;压迫与反抗是个长久却落不上灰尘的题材,同时它也是国内最能引起共鸣的题材,因为在一个说真话就要上遭权利和谐下遭愚民白眼的环境中题材升华为希望,但可惜的是希望至今未进阶为行动的动力,面对不公和压迫忍耐和沉默换来的绝对不该是自相残杀以及对弱者的宣泄,看到这儿用自己与猿类对比所得到的答案是否还令君满意呢?

  片中的猩猩凯撒是一个塑造的很棒起步领袖角色,除了能让人过目不忘传神的眼神和每次口中说出的台词外,他身上也具备了太多人类所遗弃的东西,不过并不代表所有的东西人类都不能将其遗弃,如果某些堂而皇之的累赘不存在的话你在媒体上见证的不是一出出惨剧而是世界真正的变化。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