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次元骇客影评(一)

  刚才看了一部算的上是老科幻片的《异次元骇客》,电影制作水准一般,但思想还是非常深刻的。大概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

  生活在现代的男主人公跟着他的师傅(一位老者)在电脑中编写了一个异次元空间,模拟了1937年的洛杉矶,并可以下载自己的意识思维到这个空间中自己的角色中去。男主人公一觉醒来,发现师傅被人杀害了,而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自己是最大的嫌疑犯。男主人公经过不断地调查,穿梭往返于两个空间中,终于慢慢发现,原来自己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现代),也同样是一个异次元,是被身处2024年的几个人编写出来的。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已不可控制"I think,there for amI"-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很好的为我们揭示了异次元空间的理论:历史是可以被改变的,但是每改变一次,就会创造出一个新的异次元空间,这个空间从物理上理解可以是另外一个宇宙,它和我们所生活的空间是平行的。这个空间可以存在很多个,可以具有无限数量和无限空间。

  直到有一天,当我们也可以上传或下载自己的意识,穿梭于不同的历史空间之时,我们是否能继续保持我们所谓的正直,诚信与善良?我们的感情会不会也能穿越时空恒久不变?我们的生活,又会以怎样的一种方式继续呢?

  然而,我们又怎能证明,我们自己本身不是另外一个空间的异次元呢?

  周国平的《人生寓言》中有这么一段:我梦见在一个小溪边看见上帝在刷牙,我便对上帝说原来你在我的梦里。上帝回过头笑着对我说,你错了,你在我的梦里,一旦我的梦醒了,你就不存在了。

  我,又会在谁的梦里呢?


  异次元骇客影评(二)

  看完此片去查了一下看,1999年作品,深有感叹:没文化真可怕。

  此片涉及到的科幻知识几乎为零,仅有的部分也还是硬科幻,就这样一部13年前的电影,至今仍然秒杀国内所有的科幻片,让我不得不感叹,国内的导演们你们到底文化知识低到了什么程度有点节操好吗??

  片子一开头,“Ithink,thereforeIam”镇场子,很好,我喜欢打着唯心主义的科幻故事。

  说实话,当那封信的内容完全揭露过后,我就已经知道了后面剧情的套路,不过,我没有猜到结局。

  每一个角色都有两个身份,我并不清楚导演是否故意如此安排,但是,每一个虚拟的角色都要比现实的角色更有魅力。Hall的虚拟角色帅气多情,现实角色虽善良但是太古板;ashton的虚拟角色酒吧酒保,敢于冒险,质问人生,现实角色胆小没魄力,不敢承担风险和责任;Jane的虚拟角色浪迹天涯,居无定所,现实角色怨妇一枚。仔细想象,如果把角色性格互换,倒不是不能把故事编完整,只不过增加了难度,看来编剧也明白那些光怪陆离的生活和瑰丽的想象力最好是放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去,这样不论是自己还是观众,接受起来大约会更容易一点。

  电影有点老,剧情比较旧,因此恕我很难达到那种看完阿凡达后一度讨厌地球的境界,我仍然热爱这个现实的生活,也许,会有一个endoftheworld在一个不知名的远处,但是没有关系,我已经很努力的去追求一些精彩的故事,如果我真的有一个创造者,那么我大约也帮此公完成了许多他的现实里他做不了的事情,therefore,Iam.

  几年前有一位少女,在一匹山里的一条小溪的一座小桥上,映着月光和想象中的萤火虫,问我:人活着为了什么?

  对不起,如今我已经不记得我胡编乱造的答案了。想一想记忆中的山与岚,是否与你记忆中的一样?大约不一样,又大约应当是一个样。如果我没有去,你也没有去,那片风景其实也并不会变一个样。

  存在,到底有什么佐证?

  做过的事,最终会消失,认识你的人会一个个死去,不需要很久,你就跟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放心吧,没有痕迹。

  存在是如此的脆弱与短暂,而消亡是如此的确切与永恒。

  那片山与岚,不知矗立了几千万年,它的存在有很多佐证,比如你我,而我们,当山坡上的颜色再轮转个几十次以后,便不复存在了,不必计较。


  异次元骇客影评(三)

  其实我一直都认为怀疑主义是有其自身生而有之并且摆脱不掉的缺陷和不彻底性的,笛卡尔作为一个理性的、主张用系统怀疑的方法去质疑一切的哲学家,却仍然提出了“我思故我在”的观点并企图以之来捍卫“怀疑”这件事本身的确定性及存在性。也许这正如神学家口中的上帝是作为第一推动力而存在的一样,笛卡尔只是为了给怀疑本身一个不容置疑的地位,从而确保怀疑主义在整个哲学体系中的高度。但也正因如此,怀疑主义者们可以尽情而放肆的怀疑一切却不被允许去怀疑他们正在进行着的怀疑本身。这在旁人看来,多少都有些蛮不讲理。

  所以,一开始就打出“I think,there for eIam”的字幕的The ThirteenthFloor,果然不出意外的在虚拟与真实中纠缠不休。在一个科技已经足够发达了的时代,有人制造出了虚拟世界,其中的虚拟人物具有和人类同样的情感与思想。而问题的关键是,虚拟世界中的人居然也制造了虚拟世界,那么二次虚拟后的结果是更加虚拟还是依旧真实?更可笑的是,被某些人认为是二次虚拟出来的世界焉知在另外一些人看来不是三次虚拟或者N次虚拟?而在影片最后,认为自己已经来到了唯一真实的世界中的人有作为真实存在的证据么?

  因此,如果从怀疑主义的角度来看的话,本片大概可以做两种解读。

  其一是在未来,由于科技的高度发展,人类(我们姑且这么称呼,毕竟影片中出现的活物看上去的确挺像人类的)已经能够制造出不需要依赖实体而独立存在的意识,并且根据“我思故我在”的原理,这种由人类制造出来的意识所具有的属性与人类本身的意识无区别。换一个角度来说,借助于科技的高度发达,人类已经成为了上帝。

  另一种则是将怀疑主义运用于其理论建立的根本,即用怀疑的眼光来看待被怀疑主义奉为真理的“我思故我在”,从而提出“即使你在思你也不一定在”的命题。如果从这一命题发散开去,就可以认为不论是一次虚拟也好,二次三次或者N次虚拟也好,甚至百分百确信自己就是真实存在而非虚拟的你也好,都可以被认为是由某种东西虚拟出来的。因为当怀疑本身都已经变得不再真实之后,唯一真实的,恐怕就是作为第一推动的上帝了。而上帝之所以能够作为第一推动而被认为真实的存在着,并非因为怀疑主义在上帝面前就失去了效力,这只是因为如果连上帝都是虚无而非真实存在的话,那怀疑就没有了对象,从而使怀疑本身变成了一个伪命题。

  我一直以来都强烈的认为,一部让人看完之后有一肚子话要说但就是不知道怎么说的电影一定是部好电影,本片完全符合这个规律。(www.lz13.cn)

  最后要对上帝哥哥说句话,我就思考了,您老就放肆的笑吧。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