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不语诡秘档案》经典语录

  1、“碟仙,碟仙,快从深夜的彼岸来到我身边……碟仙,碟仙,快从寒冷的地底起来,穿过黑暗,越过河川……”
黑暗的教室里,有四个女孩子围在一张桌子前端坐着。其中有两个女孩面对面的将手指轻轻按在一个像是装灯油的碟子上,她们的嘴唇慢慢张合,不断轻念出一段类似咒语的话。
“小夜,今天晚上十点半你和雪盈可以来这个教室吗?我们有事要告诉你们。是关于鸭子的事。”张闻脸现古怪又笑嘻嘻的冲我说道。   我和雪盈对望了一眼,都一副觉得“这两个家伙又要搞什么鬼”地,只好点了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碟子,毫无预兆的缓缓动起来。
其中一个女孩兴奋的叫嚷:“快问它问题。对了,我们要先问什么?”
“就问这次的期末考好了,我们四个会不会过?”一个短头发的女孩眨巴着大眼睛说道。
那两个手指按着碟子的女生闭上眼睛,又默默念了一会儿。
平铺在桌上的八卦图文纸上,碟子疲倦的缓慢移动起来,最后,在“是”字上停住了。
四个女孩顿时欣喜若狂的欢呼起来。
“接下来问什么?”有一个女孩紧张的问。
“问你未来的老公是谁好了。”她对面的女孩嘻笑道:“嘻嘻,看他是不是我们班的帅哥王永。”
那女孩顿时满脸红晕,狠狠瞪了她一眼:“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们了。”其余的女孩哄然笑起来。
那两个按着碟子的女孩更是一边笑一边念着:“碟仙,碟仙。我们许美女未来的老公是谁?”
那女孩的脸更红了,恨恨的就要去拉那两个女孩的手臂。但是就在她的手刚伸出去时,突然整个人都惊呆了。
碟子移动,停在了一个字上。是个“无”字。

  2、黑暗的教室。深夜十一点。空荡荡的教学楼里,传来的最后一个声音竟然是两个女孩的惨叫声。
“小夜,我查到了!”又是个阳光炫热得让人烦恼的下午,雪盈如同一阵风般飞快飘了进来。
她见我无所事事的趴在课桌上睡安稳觉,便理所当然的扯着我的头发,一边在耳畔嘀嘀咕咕发出噪音,直到我被吵得猛抬起头怒视她。
“小夜,我查到这二十年来唯一一个没有毕业动向记录的李萍是哪届的学生了!”她冲我露出迷人可爱的笑脸,长长的睫毛在我的视线前五厘米远的距离,我几乎可以感到她急促的呼吸所带来的一阵如兰馨香。
我懒洋洋的用手将头撑起来:“说来听听。”
“是十三年前高三三班的那个叫李萍的女生。你看,我连她的所有记录都一起从数据室里偷了出来。”雪盈满脸兴奋的向我邀功。
我顿感头大起来,雪盈这小妮子,没想到平常隐藏在她做作的文静面具下的面貌,竟然这么狂野。唉,不会是自己无意间把她给带坏了吧?
“十三年前,那应该是哪一届才对?”我嘀咕着问雪盈:“我们班现在是哪届?”
“你睡胡涂了吧?”雪盈伸出纤细小巧的右手使劲拉着我的脸皮:“我们的班导万阎王每次发飙的时候,都会语重心长恨铁不成钢的提醒我们不要给七十五届丢脸的说。”
我不耐烦的一把将她的手抓住,点头道:“七十五减去十三,那传说里的事情应该是发生在第六十二届的时候。也就是说那个李萍是第六十二届高三三班的学生了!嗯,六十二届……”   六十二届……   ──那个校牌!!我猛地转身拿过书包,将里边的东西统统倒在了课桌上。“你看这张校牌。”
我把那张前天在白樟树上找到的蓝色袋子里的校牌,递给雪盈,声音激动而颤抖:“雪泉乡第一中学第六十二届高三三班,这张校牌是和那个被强奸了的李萍同一届同一班的,一个叫做周剑的男生所有的。但是很奇怪,为什么它会在一堆校服的碎片里?”

  3、但是鬼真的存在吗?抑或它只是神奇的大自然产生的错误而已?
我是夜不语,一个常常遇到诡异事件的男孩。我出生在月辉年的六月,老妈常喋喋不休的对我说:“你刚生下来哇哇大叫的时候,家后边的那条河便涨起水,谁家都没事儿偏偏水灌进了自己家,还真是怪事。”

  4、我吃了一惊:“你们想请那种玩意儿!听说如果不能把它送回去,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张闻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像个行家:“送不回去的机率太小了。而且人们不是叫它仙吗?这就说明了它也不是老要害人。”
我皱了皱眉头:“这种玄乎其玄的东西,我看还是少碰为妙。而且学校的校规里不是明文禁止学生玩这种玩意儿吗?”
他却说道:“那你要怎么应付这次的数学突击考?听说只要请来了碟仙,你就可以问它任何问题。嘿嘿,不是我说你。虽然你的数学成绩比我们几个要好上一些,但离及格还是有一段距离吧。”

  5、“我不会参加。”
“真的?”
不想理会的我转身就走。但身后依然传来张闻的喊叫声:“今天晚上十二点,我、你、狗熊、鸭子和雪盈五个人在教室……”
妈的!那家伙还真是个不管别人想法的怪胎。

  6、于是那一天晚上,我终究去了。夜色笼罩着整个偌大的学校。常常听人说这所中学是在一座乱坟岗上建起的,一到晚上,那些有怨气的鬼魂们便会出来,四处游荡在校园内。我当然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但看到沉潜在黑暗中,孤零零的教学楼时,还是忍不住的感到从脊背上冒出了阵阵的凉意。
“真的要请……请它?”雪盈怯生生的拉拉我的衣角问。

  7、 “这不是你们计划的吗?我可是临时工,什么都不知道便被你们拉来了。”我冷冰冰的答道。
“安静一点,闹到校警就完了。”鸭子嘘了一声,轻轻打开教室的门。我们五个走了进去。
我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冷眼看着那四个人紧张的并起桌子,点燃蜡烛,铺开八卦图文纸,最后拿出了一个像是祭灶王爷的油灯碟子。

  8、就在这一缓之下,狗熊和张闻,他俩从六楼上掉了下去……
这两人都是头先着的,摔得脑浆四溅、血肉模糊……
“你为什么拦着我?!”我恼怒的冲她叫道。(www.lz13.cn)
她却幽幽地说:“那些家伙根本已经被死亡吓得没有了人性,现在的他们只是行尸走肉而已。难道你真以为他们会因为你救上了他们而感激你?不!说不定一上来就会在你的背后刺上一刀……”
虽然这一点我也非常清楚,只是……唉,我有一张理性的外表,但却常常迷失在感性中难以自拔。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