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威利语录

  1、剖析敌人的心理是用兵的第一要点。其次,在战场要完全发挥实力,补给是不可或缺的一环。极端来说,不一定要攻击敌人本部,只要切断其补给就够了,如此一来,敌人自然不战自败!

  2、只要是人,谁都有谋求自身安全的权利。以我而言,如果责任更轻一点的话,我或许也会选择有利的一面,更何况他人。

  3、盗贼的种类有三……依靠暴力的窃盗者、依靠智慧的窃盗者、以及靠权力与法律的窃盗者……

  4、国家并不是由细胞分裂而形成个人,国家是结合一群具有主观意识的个人所构成的,在此前提下,何者为主?何者为从?在民主社会中是不辩自明的道理啊。

  5、必须在必要的时候确保必要的空间。一定的宇宙空间,只要能在一定的时候内使用就好了。为了确保永久的宇宙空间,必须设定航路地带,战场也必须加以限制,战争自然无法避免。但是没有敌人的地方,必须在没有敌人的时间内使用,不是吗?此战略构想名为“宙域管制”,由此引发的舰队决战称为“宙域支配”。

  6、人类最大的罪恶就是杀人与被杀,而军人却把杀人当成职业。

  7、责任感也好,才能也好,都是有限度的。不论别人的期望多高,或如何强迫,不可能的事情永远也不可能。

  8、战略和战术最上乘的手段便是让敌人高高兴兴地中圈套。

  9、拥有信念就能胜利的话,世上再没有比这更轻松的事了。因为谁都想要获得胜利呀。

  10、真是……当人类只想到要追求胜利的时候,就会变得极其卑劣!

  11、战争一旦开打,就不可能没有死伤,与其成反比的是,牺牲的人愈多,战胜的比率就减少。兵学所存在的意义便架构于这两种命题上,也就是说,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战果,才是成功的;残酷的说,便是要如何有效率地杀死自己的同类!

  12、军事的胜利就像麻药一样。这种甘美麻药,似乎使得潜伏人们血液中的那种好战幻觉,一下子爆发了。

  13、身为一个军人,若因殴打毫无抵抗能力的部属而受到赞赏,那么军人便是人类的耻辱了。我们不需要这种军人。至少对我而言是如此。

  14、命运本身要是也有人性的话,它也会抗议上帝竟然安排它如此作弄人吧。但这是不可能的。其实命运不过是偶然地积习了无数人个人的意识所产生的结果,并非一种超越的存在。

  15、我并不认为军人的延长线上一定有独裁者的存在。不过,如果真的这样,我还真想早一天从这种痛苦的行业中抽身呢!

  16、千万不能对长辈或上司做当面的赞美。因为若对方是个软弱的人物,可能会使他变得自以为是,如果对方是个个性刚直的人,他还可能会以为你在曲意奉承而刻意疏远你。这种事千万要注意的……

  17、恐怖主义和神秘主义不能把历史推向建设性的方向。

  18、对人类而言,没有完全或绝对的事。

  19、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得的事。

  20、简单而言,自三、四千年前以来,战争的本质始终没变,在到达战场之前左右胜负的是补给;到达之后,左右胜负的则是指挥运用的能力。

  21、人类之所以能使文明发达是期望享乐的心态产生了结果,自以为是劳动身心不过是野蛮人。

  22、用剑不能打倒鲁道夫大帝,不过,我们却知道他对人类社会所造成的罪孽,这就是笔的力量。用笔可以控告几百年前的独裁者,甚至几千年前的暴君;剑不能让历史倒流,但笔却可以。

  23、有战争就必须要获胜。那么胜利的意义又在那里呢?让敌人造成许多伤亡,给敌人的社会带来损伤,使敌人的家庭离散。方向虽然不同,向量却一样。------结果,两方面都不是我所能选择的。

  24、如果我是生在太平时代,只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历史学者罢了,搞不好还是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呢。

  25、撒下种子之后,去甜甜的睡一觉,起来一看,种子已经长成一棵高耸入天的巨木,这是最理想不过的事了。

  26、不管再怎么不敢面对现实的人类,也不会认真地去相信不老不死,但为何一旦说到了国家,便有那么多的呆子坚信它会是永恒不灭的,你不认为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27、世事盛衰无常------再强大的国家终有灭亡的一天;再伟大的英雄一旦权力在握,日后也会腐化堕落。

  28、自古以来,有多少人为了这耀人的名誉,而舍身去做那些不可能的事啊!而那些在旁吹捧怂恿的人却可以不负责任。

  29、历史的潮流不应会为少数者的阴谋与策略而改变。历史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东西。

  30、没有国家,人仍可活下去;但没有了人,国家也就不存在了。

  31、有了地位、有了人人称羡的一切,但是这种功名金字塔越是接近顶端,立足点越窄小,危险性也就越大。

  32、一些用兵遣将的方法姑且不论,单是兵力比敌人多这一点,就足以令军心懈怠了。因为士兵们都很放心啊!

  33、司令官自己带枪自卫时,打仗时必输无疑!我目前正在思索,别让自己走入那个死胡同。

  34、政治的腐败并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贿赂之事,那是个人的腐败而已。政治家收取贿赂,却没有人能加以批判,这就是政治腐败。

  35、……人类的能力虽然有限,但是自己也可以尽量发挥潜能向命运挑战。

  36、所谓战术,指的是在战场中,如何调度兵马以赢得胜利的技俩。而战略指的是,如何让战术能够完全有效地发挥其功能的整体技术而言。

  37、命运就好像是一个又老又丑的魔女一般,她恣意地为所欲为。

  38、和敌人分裂的一方联手。若按马基维利主义的权谋霸术,(www.lz13.cn)这种作法也并无不可。但真是要这么做的话,除了要有时机之外还得要有实力。

  39、所有事物的价值观,正与邪的判断基准都是在相对比较的情况下所产生的,这一点不管再怎么加以强调也都是对的。而人类所能作出的最佳选择,只不过是在眼前所出现的众多事物与现象当中,将被认为是比较好的那一方加诸在自己身上而已。相信完全的善是存在的人,又将如何来说明在“为和平而战”的这种表现行为当中,所包含的巨大矛盾呢?

  40、凡是人类,均无法忍受自己是邪恶的认知。唯有在确信自己的正确性的时候,才可能变成是最为紧张、最为残酷、最没有慈悲心肠的人。

  41、军事不是用来弥补政治缺失的,这是一项历史的事实。自古以来从来未曾有过任何一个在政治上水准恶劣的国家,能够获得军事上最终的成功。一个强大的征服者在那之前必然是一个有为的政治家。政治可以导正军事上的失败,但是反过来看的话就不成立了。军事其实只是政治的一部份,而且是其中最为狰狞、不文明、拙劣的一部分。而无法认清这个事实,甚至将军事力量当作是万灵丹的人,则都是一些无能的政治家、傲慢的军人,或者是精神上的奴隶。世上尽是一些怎么做也做不好的事。那还不如就喝酒睡觉。

  42、尽了力而还做不好就不要勉强;伸手不能及之处,不管再怎么担心也构不着,不如就委托给想作的人去做,这才是明智之举。

  43、我并不选“最好的”,只想选“较好的”。虽然目前同盟国的在位者相当腐败,但是救国军事会议所发布的宣言你也是看到的,他们实在比现今的当权者还要糟糕啊。

  44、在所有的状况下,忍耐和沈默不见得是美德。在不该忍耐的时候忍耐,应该讲话的时候缄默,徒然助长敌人更得寸进尺,并认定自己的利己主义可以横扫千军,所向无敌。如同过份宠爱幼儿、一任权力者骄纵无度,最后势将不得善终。

  45、对我而言,政治权力犹如下水处理场的废物一般。如果不这样,将会造成社会上的混乱。然而,窝在那里的人身上必定有挥不去的腐臭味,我对他们是避之惟恐不及呀!

  46、用兵也有其一定的法则,那就是要能集中兵力及迅速调动部队两种。一言以蔽之,就是不能白费气力。

  47、就像人类会衰老一样,也许国家也会有坠落和颓废吧。

  48、想要升天为神的人,是历史上的大骗子,他值得让人钦佩的地方唯有其构想力和商业才干。从古代到近代,不论是哪一个国家,有钱人不都是贵族、地主和寺院吗?

  49、除了杀害非武装人员,或是破坏停战协定的蛮横行为之外,没有其他判定此一将领是否为道义之人的标准。因为无论是名将或是愚将,其杀人无数的纪录都是一样。愚将杀害了自己一百万人时,名将则杀了敌人一百万人。而在绝不杀人的绝对和平主义者眼中,两者是没有什么不同的。

  50、我学过一点点历史,人类社会的思想潮流可以分成二种。一说世上有比生命更有价值的东西;一说没有。在战争开始之前,前者是对的,在战争停火之后,后者是正确的,几百年来,几千年来,都一直都是如此的……

  51、我想身在组织当中,如果能按自己本身的状况来安排自己的话,想必是件好事吧!以我来说的话,我有一堆像山那么高的话想要对政府的首脑们说,而我最为生气的就是他们将任意决定的事情,强行地要我们接受。

  52、人会死,星星也有寿命。连宇宙这种东西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停摆。不可能只有国家能永久存在。如果国家一定要有巨大的牺牲才能存活下去的话,那么这个国家还是马上灭亡的好,谁还会在乎它?

  53、人类的历史上,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善与绝对的恶”之战争,有的只是主观的善与主观的善之间的争斗、正义的信念与正义的信念彼此相克罢了。在单方面的侵略战争中,发动侵略的一方都认为自己才是正义的一方,战争因而永无休止。只要人类相信神及正义,世界将永无宁日。

  54、在人类历史上原本就没有永久的和平。所以我也不会有如此的期望。但是却能有数十年和平的时代。如果说我们必须为下一代留下某些遗产的话,我想最好的还是和平吧。而把前一代遗留下来的和平维持下去,那就是下一代的责任了。如果每一代都不去忘记自己对下一代的责任的话,那么大概就能保持长期间的和平吧。如果有所遗忘而把先人的遗产坐吃山空,那人类就得再从头开始了。也好,那也不算坏事。

  55、在人类的能力当中,军事才能是属于非常奇特的种类。在不同的时代或环境下,它对社会而言毫无存在价值。在和平的时代里,也有人怀才不遇、遗憾而终;他们不像学者或艺术家,在身后还有作品可以遗芳后世;也没有人会再谈论他们。结果就是一切。

  56、要事情都照预定来进行,那是很少能做得到的。但话说回来,事前没有做预定的话,事情可又进行不了了。

  57、天底下最危险的莫过于僵化的固定观念。

  58、信念不过是强烈的愿望而已,毫无客观的根据可言。信念愈强,视野愈小,也愈无法正确的判断和分析。大体来说,信念是一个可耻的名词,只要刊载在字典上就够了,并不用嘴说说的。

  59、人类各种行为中,最为卑鄙无耻的是什么?……权力的拥有者和谄媚权贵的人藏身于安全的场所,歌咏战争的伟大,用爱国心和牺牲精神的名目,强制将与自己无关的人送往战场,这种行径最是无耻!

  60、人类的历史倘能持续下去,所谓的过去便会累积起来。历史并非仅仅是过去的记录而已,更是文明延续至今的证明。现在的文明是由过去的历史所累积起来的。

  61、所谓专制是什么呢?不是人民选出的为政者,利用暴力及权力剥夺了市民的自由,并进而想支配人民。也就说,诸位(救国军事会议)现在在海尼森的所作所为,便是专制的最佳榜样。

  62、战争就快要开始了。虽不是愉快的战斗,但不打胜则毫无意义。我们已经胜算在握,请各位轻松地作战,别太勉强。这场战争只关系着国家的存亡,和个人的自由及权利相比的话,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63、自古以来,正义只存在于人们愤怒可及之地。同样的,成功也只存在于人类的能力范围之内。

  64、以少胜多并非用兵之道,它并非战术,只能说是一种奇术。

  65、……巩固国防之途有二。拥有比敌国更为强大的军备,此为其一;其二,利用和平的手段,与敌国相安无事。前者较为单纯,而且权力者的不同,方法巧妙亦各有不同,但扩充军备与发展经济互为反比的关系,则是近代社会形成以来的不变法则。己国增强军备,敌国势必亦然,陈陈相因之下,各国偏重军事扩充,造成经济与社会极度畸形发展,国家因而崩坏。由此观之,“国防”也意味着国家的灭亡,这是历史上普遍存在的讽刺现象。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