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励志一生 » 经典美文
  刘湛秋:中国的土地  你可知道这块神奇的土地  埋藏着黄金般的相思  一串串杜鹃花嫣红姹紫  激流的三峡传来神女的叹息  冬天从冻土层到绿色的椰子林  蔷薇色的海浪抚爱着沙粒  你可知道这块  神奇的土地  黄皮肤,黑头发是那样美丽  敦厚的性格像微风下的湖水  顽强勇敢又如长江一泻千里...
  刘湛秋:漫步在凋零的树林  一个阳光如水的深秋,我在林中漫步。  我为那疏朗和高远的而迷惑了。盛夏所给人的那种局促感和拥挤感顿时消散,目光犹如自由飞翔的的小鸟,几乎碰不到多少屏障。  身边的树或曲或直伸向天空。由于抖落了许多叶子,枝干显得更清晰了,在潮水般天空的反射下,勾勒出遒劲的线条。从这些线
  刘湛秋:雨的四季  我喜欢雨,无论什么季节的雨,我都喜欢。她给我的形象和记忆,永远是美的。  春天,树叶开始闪出黄青,花苞轻轻地在风中摆动,似乎还带着一种冬天的昏黄。可是只要经过一场春雨的洗淋,那种颜色和神态是难以想像的。每一棵树仿佛都睁开特别明亮的眼睛,树枝的手臂也顿时柔软了,而那萌发的叶子,
  刘湛秋散文作品集选  
  铁穆尔:绍尔塔拉的启示  ——游牧边缘的调查散记  班车是从祁连山北麓黑河的支流乃曼郭勒河畔(新名隆畅河)驶出。几个小时后出了山,我按乌鲁兄弟在电话里的指点,在下河清农场下了车。我一掉头就看见远处有一个骑摩托的人在看着我。他骑着摩托过来时我认出是乌鲁的父亲,就骑在他的背后
  铁穆尔:风把我的头发吹白了  一、  刚刚长出青草芽儿的山坡草地泛着一片淡青色,沟沟壑壑的泉水边已经碧绿的马兰还没有开花,春天的风不断地扬起一团团淡淡的尘雾。  人们在议论着被马拖死的牧羊女恩莱。这个牧女是我们家的邻居,她是被她的姨姨带到我们这个地方来的,她也是她姨姨的养女,她姨姨还有一个养子,
  铁穆尔:夏营地的歌  30多年前的一天,我父亲从一个名叫达西的布利亚特蒙古牧民那儿买了一顶蒙古包。一个春天,我出生在这顶蒙古包中。我出生时,姐姐塞珍卓玛和塞仁卓玛已经可以帮大人驱赶牛羊了。那时,高大挺拔的奶奶为我命名:车凌敦多布。母亲说我的出生有点奇妙,尧熬尔只会生在帐篷里,而我却生在蒙古包里。
  铁穆尔:夏日塔拉  1958年,他们迁徙到腾格里杭盖北侧的夏日塔拉(皇城滩)。两条不大不小的河流从腾格里杭盖北侧的那些白色群峰奔流到山下,然后从草地上向东北方流去。在过去这两条河分别叫做斡尔朵河和巴彦郭勒河,这两条白色河湾地区及其附近的群山草原就是着名的夏日塔拉。在《凉州府志》中译作&ldquo
  铁穆尔:我所不知道的祖父的故事  “斯车穆加木参”,这个奇异的名字常在我的耳畔回响。  关于我的祖父斯车穆加木参的事,我是从草地上一些蛛丝马迹的传闻开始追寻的。几年来我找了许多草地上的老人。这些传闻零零乱乱,夹杂有叙说者的推测和估计。这位神秘的祖先是无法让人知道其大多数岁
  铁穆尔:英雄挽歌  当然,我说的尧熬尔,始终是那些群山草原上和风雨飘摇的帐篷里的尧熬尔,是自幼追赶牛犊、拾牛粪、接羔剪毛、用凶悍的牦牛驮运、骑马放牧四季迁徙的尧熬尔,是冻裂了双手的牧童、是晒黑了脸庞的牧女、是衣着稀烂的牧人、是那些熟知本族史诗善唱本族古谣的老人,是那些古道热肠的好汉&hellip
  铁穆尔:古代的神祗和牧地  汗腾格里即“天神”,“汗”就是“君主、国王、皇帝、元首”和“神”之意,“腾格里”是“天”之意。一般尧熬尔认为天神汗腾格里只有

铁穆尔:性格

  铁穆尔:性格  (一)  草原上的尧熬尔多是一些好客,心地诚实善良和粗犷质朴的人们。酷烈的气候、残酷的历史,貌似强悍、坚韧的人民,如果深究其本质,他们的很多北方游牧人一样,绝对是温情、人性和浪漫的。来自西伯利亚江河湖海和泰加森林的萨满教粗犷强悍外衣下的灵魂是充满人性的,有时甚至是软弱的。粗犷、勇
  铁穆尔:古代英雄的孑遗们  尧熬尔斯坦的草原在成吉思汗时代是富裕而安宁的,那是历史上着名的“蒙古和平”时代。但自14世纪以来,却是整个亚欧大草原动荡多难的时代,众多的游牧民族渐渐相继衰落,尧熬尔游牧部族在劫难逃。  那么是什么能够足以说明尧熬尔游牧部族急剧地、几乎眼看着衰

铁穆尔:牧地

  铁穆尔:牧地  尧熬尔人和他们的远祖匈奴人一样,始终保持了纯粹而高尚的游牧生活。他们把祁连山叫做腾格里杭盖。“腾格里”是“天”之意,“杭盖”是“水草肥美的山林”之意。腾格里杭盖在汉语中可意译为&ldq
  铁穆尔:神秘的名称  (一)  裕固人自称尧熬尔。  在北方草原相传,“尧熬尔”一词的产生是这样的。古代北部亚洲游牧民饱受世世代代的暴力、战争、分裂、压迫和不平,终于有一天一个英雄在他的草原人民帮助下,统一了许多分裂的部落。英雄宣布要在人间建立一个让所有民族和部落的人民联

铁穆尔散文集选

  铁穆尔散文集选  
  陈之藩:失根的兰花  顾先生一家约我去费城郊区一个小的大学里看花。汽车走了一个钟头的样子,到了校园。校园美得像首诗,也像幅画。依山起伏,古树成荫,绿藤爬满了一幢一幢的小楼,绿草爬满了一片一片的坡地,除了鸟语,没有声音。像一个梦,一个安静的梦。  花圃有两片,一片是白色的牡丹,一片是白色的雪球;在

陈之藩:谢天

  陈之藩:谢天  常到外国朋友家吃饭。当蜡烛燃起,菜肴布好,客主就位,总是主人家的小男孩或小女孩举起小手,低头感谢上天的赐予,并欢迎客人的到来。  我刚一到美时,常闹得尴尬。因为在国内养成的习惯,还没有坐好,就开动了。  以後凡到朋友家吃饭时,总是先嘱咐自己,今天不要忘了,可别太快开动啊!几年来,
  陈之藩:你为甚麽去南方?  「我为甚麽不去?」  於是我像一朵云似的,飘到南方来。  佛格奈的小说给我一个模糊的印象:南方好像是没落了的世家。总是几根顶天的大柱,白色的楼,蓝色的池塘,绿色的林丛,与主人褪色的梦。  我在路上看到一些这样的宅第,并看不出没落的样子,南方人的面型也似乎安祥而宁静的多

陈之藩散文集选

陈之藩散文集选 陈之藩:谢天 陈之藩:失根的兰花 陈之藩:你为甚麽去南方?

孙伏园散文集选

  孙伏园散文集选  孙伏园(1894~1966),原名福源,字养泉,笔名伏庐、柏生、桐柏、松年等。绍兴人。现代散文作家、着名副刊编辑。早年在山会师范学堂、北京大学学习,两度成为鲁迅的学生。1912年任北京《晨报》副刊编辑,人称“副刊大王”。鲁迅名作《阿Q正传》即在该报首次连
  梁晓声:多余的话  我虽然不上网,也没有微博——但对网上言论的不负责任,早已有知。  太多的朋友打电话问我25日究竟在搜狐读书会上说了怎样一番话,故我以下话是回答朋友们的询问的。  当时话题不知怎么谈到了现在和从前;我的原话基本是这样的——80年代
  梁晓声:玉顺嫂的股  九月出头,北方已有些凉。  我在村外的河边散步时,晨雾从对岸铺过来。割倒在庄稼地里的苞谷秸不见了,一节卡车的挂斗车厢也被隐去了轮,像江面的一条船了。  这边的河岸蕤生看狗尾草,草穗的长绒毛吸着显而易见的露珠,刚浇过水似的。四五只红色或黄色的蜻蜓落在上边,翅子低垂,有一只的翅
  梁晓声:老驼的喘息  我这个出生在哈尔滨市的人,下乡之前没见到过真的骆驼。当年哈尔滨的动物园里没有。据说也是有过一头的,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了。我下乡之前没去过几次动物园,总之是没见到过真的骆驼。当年中国人家也没电视,便是骆驼的活动影像也没见过。  然而骆驼之于我,却并非陌生动物。当年不少男孩子喜欢

梁晓声:烛的泪

  梁晓声:烛的泪  这是一条无名的短马路。在北京市区交通图上找不到它。马路左侧,一幢幢高楼比肩耸立;右侧,几乎完全被一座仓库的围墙占据。围墙一人多高,去年国庆节前,刷成灰色。国庆节后,灰色的围墙上开始出现红的、白的、黄的油漆以各种字体书写的广告。于是围墙有点儿“浓妆艳抹”似
  梁晓声:一只风筝的一生  许多种美的诞生是以另外许多种美的毁灭为代价的,而在这过程和其后,更会有许多无聊的没意思的事伴随着……这是春季里一个明媚的日子。阳光温柔。风儿和煦。鸟儿的歌唱此起彼伏,一丛年轻的叶,在一户人家后院愉快地交谈。它们都正感觉一种生命蓬勃生长的喜悦,
  梁晓声:心灵的花园  谁不希望拥有一个小小花园?哪怕是一丈之地呢!若有,当代人定会以木栅围起。那木栅,我想也定会以各人的条件和意愿,摆弄得尽可能的美观。然后在春季撒下花种,或者移栽花秧。于是,企盼着自己喜爱的花儿,日日的生长、吐蕾,在夏季里散紫翻红开成一片。虽在秋季里凋零却并不忧伤。仔细收下了花

梁晓声散文集选

  梁晓声散文集选  
  张贤亮:随风而去  现在当成经典电影的好莱坞影片《乱世佳人》,是根据一本中文译为《飘》的美国小说改编的。我也不去查那英文原名了,只说这部影片是我大约十岁时跟父母在重庆看的,在电影院,我父亲对母亲用英语说了它的原名,解释道:“它的意思是‘随风而去’。&rdquo
  张贤亮:发疯的钢琴  《中篇小说选刊》来信通知我,福建海峡出版社已将我的作品列入“新时期中篇小说名作丛书”的出版计划。除了要我“一张光面纸四寸个人半身照”之外,还要我数张“代表个人生活简历和文学活动的照片”。趁这个机会,我将
作文大全 诗词名句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好词好句 祝福语 经典台词 个性签名 教育教学 日志大全
Powered By ZBlog | 鄂ICP备12009277号-3 | 网站地图 | 自动排版 | 资料大全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