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励志一生 » 经典美文
  泰戈尔:步步高升  楼梯口左面的走廊里,我每天上午跟尼勒穆尼学习英语。  破墙旁边有棵高大的罗望子树,结果的季节,猴子在树上蹦来窜去。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离开英语课本,追踪猴子摇动的尾巴。每每此时,先生拧我的耳朵,以证实我与红眼猴在理性上的差异。  放了学,我在植物家族里执教。  园子里有黑浆

泰戈尔:短笛

  泰戈尔:短笛  卖牛奶的吉努居住的小巷边有一幢二层楼房,一楼窗户钉着铁条。湿漉漉的墙壁泥灰驳落,到处是褐色的斑痕。用美国布做的门帘上画着财神迦奈斯。除了我,租用一楼房间的还有一个生灵——蜥蜴,它与我的区别在于它不缺少食品。  我是商业厅最年轻的文书,月薪二十五卢比。下班后

泰戈尔:名声

  泰戈尔:名声  尼斯兄:  我十九岁那年,你二十五岁左右,已出版了两部长篇小说:《康达姑妈》和《潘珠的怪癖》。此外,《时代的车轮》月刊上正连载你的小说《血痕》。  你的成就轰动了全国。  我在学院的文学研讨会上赞扬你比般金·钱德拉·查特吉①更伟大,引起了一场打破脑瓜的
  泰戈尔:普通的姑娘  我是深闺内院里的女子。  您不会认识我的,萨拉特先生①。  我拜读过您最新的小说《枯萎的花环》。您笔下的女主人公埃鲁克茜三十五岁溘然去世。她曾与二十五岁的情敌激烈搏斗,我看得出,您非常仁慈,您让她赢得了胜利。  现在说说我自己。  我年纪尚小,但韵华的魅力已打动了一个人的心
  泰戈尔:不同的童年  厨房是希罗娜阿姨的活动天地。  总见她夹着两只铜罐到池塘汲水。筑了石阶的池塘,离厨房不过两铜罐的距离。  她那丧母的外甥整天光着脊梁,脑袋里进不去任何忠告。这个无正经事可做的淘气包,俨然是池塘的主人。一高兴就跳进池塘,一面游泳一面朝天上喷水。他站在石阶上用瓦片打水漂;折根竹

泰戈尔:旅伴

  泰戈尔:旅伴  世界上不缺少不美的人,比起不美的人,我的旅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委实是件稀奇事儿。  他的秃顶与年龄不相称,所剩无几的头发也已斑白。两只小眼睛没有睫毛。他皱着眉头东张西望,好像在稻田里拾稻穗。他的鼻子高而宽,占据了四分之三的脸盘。额头宽阔。左鬓发毛脱尽,右眼上眉毛消失。唇髭胡须剃光
  泰戈尔:溺死的男孩  村里一个十来岁的男孩,颇像残壁下一棵野草——没有园丁照料;既领受阳光、空气、雨露的爱抚,也忍受尘埃、虫豸的骚扰;山羊啃一口,黄牛踩一脚,非但不甘心死,反而长得茎秆粗壮。  他爬树打酸枣,掉下来摔断了骨头。  他误吃了含毒的野果,头晕目眩。  祭神节他

泰戈尔:新居

  泰戈尔:新居  马俞拉基河畔,我养的梅花鹿和小牛犊整天形影不离,情深义厚,两者的关系跟耳鬓厮磨的红松、穆胡亚树一样。红松和穆胡亚树的叶子同时落在地上,落在我的窗台上。  上午,阳光把挺拔的棕榈树的影子,悄悄地投落在我房间的墙上。  沿河踩出了一条红土路,野花落在尘埃里。文旦花熏香了空气。查鲁尔树

泰戈尔:空隙

  泰戈尔:空隙  “量力而行,不可太劳累了!”耄耋之年,是对我的心讲这句话的时候了。  我开始适量地遗忘,让时间出现一些空隙。  孩提时代,我责任的墙壁有许多孔洞。我无羁地驰骋想象,游历帕拉兹①村庄,在京城摩羯陀登位,发布号令。  如今,我的心回归了那时忘事的疏懒之中。  
  泰戈尔:做错事的孩子  你说我太溺爱迪努,为此你很恼火。  我喜欢他,只看到他顽皮,看不到他闯祸。我爱他,也生他的气,这决不是假话。  大凡人都这样,不是特别圆滑的话,缺点容易被发现。  倒楣的迪努淘气得让人讨嫌,但他本质不坏。他的过失成堆,但不给人以重压感。有时看他不怎么顺眼,心里却无反感。 

泰戈尔:池畔

  泰戈尔:池畔  站在二楼窗口望得见池塘的一角。  帕德拉月①,池塘涨满了水,闪耀着草绿丝绸似的光泽,拖长的树荫在水中扭动。  池畔种了几畦水芹、芋头。微斜的堤坡上几株槟榔树面对面地站立着;岸边有夹竹桃,洁白的百合花,芳香的素馨花;被冷落在一边的夜来香,像穷人一样可怜。一排散沫花树形成天然的篱墙。

泰戈尔:信

  泰戈尔:信  我寄给你一本装满诗的书。  密密麻麻的诗挤在一个笼子里。你得到所有的诗,但得不到它们之间的罅隙。  降落在广宇般的闲暇的场所的诗,如今被冷落在身后。  如果撷取午夜的繁星编一串项链,在造化的商店里或许可以高价出售。然而,具有审美情趣的人,懂得它为什么贬值。  贬值的虚茫的苍天,称不

泰戈尔:沙丘地

  泰戈尔:沙丘地  西边的果园、树木、耕地延伸着,延伸着,溶入远方森林的紫岚。  绍塔尔族的村庄隐没在果浆树、棕榈树、罗望子树丛里,没有树荫庇护的红土路蜿蜓绕过村庄,犹如墨绿的纱丽的殷红贴边。突兀地矗立着的一株棕榈树,仿佛在为羁旅的迷茫指示方向。  大地的方巾般的北边绵延的绿色林带被捅出一个豁口,

泰戈尔:新时代

  泰戈尔:新时代  今天,在清晨牧场挤了第一桶牛奶,集市的商人做成第一笔生意之际,我迎着清新的晨光,挎着篮子,叫卖略黄的未成熟的果实。  我在路上徜徉了几个小时。  许多人对我的果实议论纷纷。许多人拿了又退回来,许多人品尝而不掏钱。  一天荏苒地逝去。  时光消逝不留下足印。  然而,我们为何贮存

泰戈尔:剧本

  泰戈尔:剧本  我写了个剧本。  先简单介绍一下内容:雷神因陀罗的贵宾阿周那步入天堂乐园,歌舞伎优哩婆湿上前敬献花环。阿周那手足无措地说:“女神,你是天国的名伎,享有完美的荣誉。你的风姿无可疵议。容我向你施礼,你芳香的花环应当献给神仙。”  “天国没有匮乏,&
  泰戈尔:库帕伊河①  我在心里望着帕德玛河②流入迷蒙的地极——  帕德玛河此岸的沙滩不抱奢望,安于清贫,因而无畏。  彼岸有青翠的竹林、芒果园、苍老的榕树、粗壮的榴莲树,不和谐地混杂其间的一堵断壁。池塘畔是黄灿灿的油菜地,路旁生长一丛丛荆棘。一百五十年前靛蓝主建造的房屋已
  泰戈尔:歌的殿堂  喜结花烛的良辰,你们这两只鸟儿的歌喉为什么沉默?  好似进出爆竹的厚胸的纷纷扬扬的火花,你们灼烫的相思之苦,已经散落在彻夜弦乐缭绕的树丛中了。作为歌的形象,它们不会被发现,风儿已把它们融入天边的树影。  作为凡人,我们为爱建筑殿堂,用乐曲奠定永恒的基石;寻来不老的福音,砌成坚

泰戈尔:闲暇

  泰戈尔:闲暇  给我闲暇,让我描绘一个去处。  那里,荡漾着希里斯花香的小径上,蜜蜂终日翻飞。无垠的青天飘移着云彩。晚星升起之前,清溪低回地吟唱。  那里,停止了一切咨询。雨夜,空寂的寓所里,往事的回忆不再咕哝着搅扰酣睡。  那里,心神像村径旁牧牛的旷野里一棵安静的榕树—&mdash

泰戈尔:死

  泰戈尔:死  心扉上我画死亡之像。  我遐想,极虚的弥留时刻已经到来。属于我的全部给故土和时代。  其他一切物品,一切生灵,一切理想,一切努力,一切希望和失望的冲突,依旧分布各国,分散在千家万户的人的心里。  时空之海的无边的胸中,由近及远,一条条星体运行的轨道上,未知的无尽的能量旋转着爆发,这
  泰戈尔:过节的准备  祭神节将临。  金色花映着朝瞬,露濡的凉风习习吹拂。茉莉的幽香如纤手柔爽的摩挲。仰望悠游的白云,神思便难以集中。  老师在教室讲解褐煤的形成过程。  一个学生两腿晃悠,脑海里浮现一幅画——荷塘破败的码头附近,斑吉家墙边蕃荔枝树上果实累累。河边的小路七

泰戈尔:弃家

  泰戈尔:弃家  如同风暴中脱碇的航船飘落异域,他从德国来到一群陌生人中间。  他口袋里没有钱,但毫无怨言;每日辛勤教学,领取一份微薄的薪水,按照本地的习俗,过着极其简朴的生活。  他从不唯唯诺诺,也不妄自尊大。  他昂首阔步,毫无侘傺失意的颓丧表情。  他凭毅力征服白日的每个瞬息,弃之身后,绝不
  泰戈尔:找错地方  查梅利树和穆胡亚树①依附同一个藤架,摩肩接背地共度了十年。每日阳光的筵宴上,初绽的绿叶快活地宣告:我们入席了。  它们交叉的枝条难免发生权力的矛盾,但喜悦的心坎上没有一块憎恨的印记。  不知哪个不吉的时辰,无忧无虑无知的查梅利,伸出柔软碧绿的新枝,一圈一圈缠住了电线,显然不晓

泰戈尔:写信

  泰戈尔:写信  你给了我一支自来水金笔和其他文具——各种印花信笺,镀银裁纸刀,剪刀,虫漆,红绸带,玻璃纸包的红色、蓝色、绿色铅笔。还有一张核桃木书桌。  你叮嘱我每天写一封信。  上午洗完澡,我坐下写信。  我一时不知该写些什么。  目前我只有一条消息—&md

泰戈尔:一个人

  泰戈尔:一个人  一位已届暮年的北印度人,身材瘦高,唇髭银白,胡须剃尽的脸宛如干瘪的水果。上身是一件方格背心,下身围着围裤。脚穿土布鞋,右手拄着拐棍儿,左手撑着布伞进城去了。  时值八月,朝阳眩目地抚摸着薄云。裹着黑幔的夜早已气喘吁吁地遁去。雾湿的风漫不经心地摇晃着阿穆拉吉树的嫩枝。  飘忽着幻
  泰戈尔:悲哀的世界  消沉的日子,我请求我的笔:别叫我感到疚愧;别让震撼不了所有人心弦的作品落进谁的眼帘;黑暗中莫蒙着脸;别把门关死。点亮五光十色的华灯,呵,你别悭吝!  世界极其辽阔,它的荣誉永不黯淡,它的性格十分温和。昂首于看不见的阳光下,它不眨的眼光安详而坚定,它的胸脯上横陈着河流、山脉、

泰戈尔:回忆

  泰戈尔:回忆  西部一座城市僻静的远郊,白日的酷暑监视着一幢屋檐倾斜的失宠的旧楼。楼内匍伏着终年不退的暗影,囚禁着陈年的气味。地上铺的黄地毯四边织有猎手举枪射虎的图案。  楼北一棵幼树下伸出的白森森的土路上,飞扬的尘土好似灼热阳光轻飘的披肩。  楼前的沙地种了小麦、葫芦、西瓜。远处,波光粼粼的恒

泰戈尔:分离

  泰戈尔:分离  今日阴雨绵绵,但不是写出千古绝唱《云使》的日子。  这一天禁锢在静止里。风不吹,云不移,细雨似绡纱直直地垂下来,罩住白昼的面孔。  时光仿佛凝固了,四周只有无涯的寰宇,呆痴的闲暇。  大诗人迦梨陀娑创作《云使》的那天,闪电耀亮青山,乌云掠过一条条地平线,疯狂的东风摇撼苍翠的山林。
  泰戈尔:轻柔的音符  我在心里为她取名为轻柔的音符“咪”。  这名字一旦传到她耳里,她必定疑惑地坐下,笑吟吟地问:“这名字是什么意思?”  意思讲不清楚,不过是纯洁的。  世上事情复杂,有种种善恶……置身其间,她与大家基
  泰戈尔:最后的赠予  孩子们的游乐场尽是干热的尘土,长不出一棵草。  游乐场边的一棵康基那树,找不到与自己相同的颜色。见了它不禁想起我们家门廊里的黑毛狗。  厨房周围,一群野狗转来转去,满怀信心地等候布施食物。它们争抢,挨揍,惨叫,却享有天性的快乐。  我们的宝贝黑毛狗戴维不时亢奋地跃起,身子剧

泰戈尔:相逢

  泰戈尔:相逢  雨,下了一夜。  一团团黑云像精疲力尽的逃兵,蜷缩在天际的一隅。  花园南端,曙光照临柚子树波动的新叶,惊动了树下的荫影。  时值斯拉万月①,喷薄的旭日像不速之客,簌簌的笑声在枝头流荡。  于是,沐浴阳光(www.lz13.cn)的情思,在邈远的心空飘游。...
作文大全 诗词名句 读后感 观后感 读书笔记 好词好句 祝福语 经典台词 个性签名 教育教学 日志大全
Powered By ZBlog | 鄂ICP备12009277号-3 | 网站地图 | 自动排版 | 资料大全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