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偷过的懒,都会变成打脸的巴掌

  文/巫小诗

  小学的时候练书法,周末要背着墨水瓶去老师家,瓶子没拧紧,墨水把包里的文具都染脏了。于是我生闷气,觉得书法太讨厌,难学又惹祸,学了几天再不愿意去。

  后来念高中,语文作文总拿不到理想的分数,硬着头皮问老师原因,他说“文笔不错,可惜字丑了些。”到学校组织作文比赛的时候,老师甚至主动建议我,“写完找个字好看的同学帮你抄一遍,否则得奖的可能性很小。”

  大二的时候考驾照,带我的教练脾气很不好,我被骂哭两次,羞辱智商N次。我跟自己赌气,说过阵子再学,后来干脆就没再去驾校,如今即将毕业的我,依然没有驾照。等到过年回家,我所在的小城市的出租车,春节是不开计价器的,10块钱的路程,能漫天要价地说30,不坐拉倒。家人在忙,家中有闲置的车,可是我不会开啊,我只能去拦出租车,送上门给他们宰客。

  还有半途而废的游泳,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美术,“明天再背吧”的单词……它们都在后来某个猝不及防的瞬间,跳出来为难我。“因果报应”真的是恒久存在的真理,所有偷过的懒,都会变成打脸的巴掌。

  新家装修的时候,有一部分家具是手工现做的。木工师傅在我家工作的时候,大门敞开着通风,一位来邻居家走亲戚的老伯,特意进来旁观。

  老伯说,自己现在还在遗憾,当年没有好好学做木匠。原来,他年轻的时候跟着老师傅一起学过木匠,但觉得太精细太麻烦,还被割伤过手,就不愿意学了。接下来,老伯想做一些轻松简单的活儿,于是就跟着亲戚一起去沿海打工。

  可是老伯并没有一技之长。他去过搬砖的工地,去过流水线的工厂,最后忙忙碌碌十几年,依然没在大城市安下家,只好回家乡做点小买卖。

  曾经跟自己一起学木匠的伙伴,如今一个个成了当地令人尊敬的手艺人,甚至开起了自己的家具制造厂。而他,只能站在陌生人的门边,欣赏别人“展示”着他曾放弃的技术。

  记得蔡康永写过: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

  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错过新风景。

  我现在深深觉得这是个“真理”。减肥的时候偷懒,夏天满大街瘦长腿的时候,你只能对着自己的肥肉生闷气。上学的时候偷懒,同学们一个个念名校、入名企的时候,你又只能在深更半夜里抱怨怀才不遇。

  所有偷过的懒,都会变成打脸的巴掌。我不知道怎样去劝服一个懒人改过自新,我只知道:打脸会疼,脸肿了会丑。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