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孩在上海的奋斗史:迷茫时,就做好眼下的工作

  文/杨小米

  我已经在上海3年多了,这几年我变化很大。这让我想到了2013年10月份我来到上海第一年的生活,那个时候变化也非常大。

  我为什么大学毕业2年后,才从家乡来到上海呢?

  官方的回答:不甘于小城市的平凡。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但还有一个原因,促进了这件事情提前到来。那就是我失恋了,没脸待下去了。

  01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我前男友在北京,我已经决定辞职去投奔他,这个事当时同事、朋友都知道了。辞职后,我和好友先去旅行了。可是旅行途中,我们就分手了。

  这时,我就骑虎难下了,如果回到原来公司上班,我面子上过不去;如果去北京,我感情上过不去。恰好,好友Tommy在上海,当时正在做优米网的代理,喊我一起干。我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就从北京转到去上海了。

  我本来就打算离开生活的小城市,2年了,每天都在下定决心,但因工作很受重视,工资还不错,自然没什么动力。而一段感情却可以,不管怎样,事情就这样发展了。

  02

  到了上海的第一个月,我先给Tommy打杂,可是我的能力达不到要求,对互联网一无所知。这一个月的积极意义是,优米网上的课程,我都认真听了,学到了一些东西。

  2013年11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Tommy一起吃饭时,认识了他以前的同事徐老师,徐老师自己创业开辅导班,他感觉市区太难做了,就去了上海南汇下面的一个小镇泥城,租的毛坯房,自己装修的。

  他自己设计单页,去学校门口发单页、招生。徐老师听得懂上海话,这是一大优势。当时在泥城,他的招生情况非常好,就想在南汇再开一家辅导班,为了节约成本,他还是租的复式毛坯房,需要重新装修。

  徐老师是一个非常有诚意,说服能力又强的人。他告诉我:“你看你就周一到周五晚上,周六周天上班,平常时间自由,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工资也不少,比你在市区,这么大的生活压力强多了。”

  就这样,我从浦东八佰伴附近搬到了南汇,房租一个月500块钱,条件还可以。我基本工资1500元,上一课一小时30块钱,销售部分有提成。

  刚开始没学生,一个月拿不到2000块钱,但是生活费够花的。后来,我的业绩越来越好,一个月可以拿3000多块钱,在没有任何其他事情发生的时候,可以更好地养活自己。

  03

  一开始我看到毛坯房时,有一点儿绝望,但我感觉没有退路了。我跟着徐老师去市场上买木板,给房子做隔断,然后盯着别人装修。在淘宝上,我们买墙纸,全部自己贴完。宣传单页,是我们在淘宝30-50块钱找人设计的,然后再在淘宝上找人印刷。反正为了省钱,我们把万能淘宝的作用发挥到极致。装修的同时,我们就开始招生了。

  那时候正是冬天,天气已经很冷了,我们天天骑着电动车去扫楼,每一个楼都去发单页。不过,我还挺有信心的。我在楼梯里,碰到了一个人,我和他交流了几分钟,彼此留了联系方式。他是我第一个学生的爸爸。

  第二天,学生的妈妈就给我打电话了,因为还没有装修好,第一次我与学生和她的妈妈在咖啡厅里聊了很久。“杨老师,如果你亲自带我们家孩子,我相信你。”

  就这样,我有了第一个学生,她是班级里的活跃分子,给我带来了很多学生,这样算是正常运营起来了。徐老师要负责泥城校区,南汇这边有我,还有一个上海的同事,他教数学,我教语文和英语。

  其实,我更擅长数学,但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拾起来英语。我害怕误人子弟,买了很多新东方的书籍和课程来研究,并且把心理学的方法融入教学,根据每一个学生的薄弱点,有针对性地补习。

  我的英语发音不够标准,真的很怕误导她们。我坦诚地向她们承认了这一点,她们说:“老师,你只教我们方法,我们自己读。”为了弥补,我又去买了很多听力练习,这样也不会耽误她们。

  04

  那时候,冬天没有空调特别冷,学生从未抱怨,上完课,他们去下面有空调的咖啡厅写作业。就这样,我也开始了在咖啡厅写作的生活,每个月多余的钱我都贡献给咖啡厅了,因为那里有空调,我可以一下午都在写作。从那里开始,直到现在,我坚持了3年。

  其实,这段日子虽然没有挣多少钱,但并不苦。晚上和周六、周天上课,白天的时间自由,南汇的物价水平很低,一天三顿饭都很规律,我对吃没有特别的追求,感觉还可以。

  加上那群可爱的学生,给了我待下去的勇气。她们学习很努力,有个初二的学生,初三的单词和语法在我的监督下都学完了,英语100分能考98分,成绩也提到年级前三。

  在这所有的工作中,只有一样我不愿意干,就是发宣传单页。我不会上海话,每次在学校门口和家长交流有点困难,只能硬着头皮让家长讲普通话。还有,如果去小区的话,我也经常被保安轰出来。

  就这样到了寒假,徐老师在泥城校区的生意特别好。其他老师都回家过年了,有一个学生没有人带,我过去教她。这样我早晨5点就起床,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经常来不及吃午饭,再赶回来上课。

  2013年,那个冬天特别冷,我非常害怕生病,我一想生病后,一点积蓄都没有,只能增加父母的负担。当时,还有一件很无奈的事情,我的大学好友要结婚了,我多么想见证她的幸福,可我连来回的机票都买不起,我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她。

  每当这时,我心情很低落,会把眼下的困难放大。写文章时,我也会这样劝自己:“现实就是这样一点点把一个人击碎的,尸骨无存。”

  05

  读书,可能不能教一个人赚钱,但确实可以给一个人精神的支持,让我有尊严地活着。那时候,我上午备课,下午没事的时候,就写作、看书,同时思考未来的出路,当时唯一想到的出路是边工作边考研。

  当我已经投入第三次考研复习时,Tommy给我打电话:“我认识一个姐姐,她要创业了,正在招人,我觉得你们肯定有共同语言。”那个姐姐,就是我后来的Boss,语姐。

  我们先加了微信,一个月后约在了现在家附近的广场喝咖啡。第一次见面,据语姐后来讲,她对我并没有太满意,根据过往判断,可能能做点事情。

  她给我布置了一些任务,比如读特劳特的《定位》,还有写月子行业的软文。《定位》这本书,我用了2天就读完了。虽然我不会写软文,但赶快买了这方面的书籍,学习基本方法,写了2篇给她。结果,她不是很满意,但感觉我态度很积极,愿意学习,应该可以培养出来。

  这次见面以后,我白天去语姐那里工作,晚上和周末给学生上课。我住在郊区,离市区来回要坐4个小时的地铁,我早晨赶最早一班地铁去市区,晚上赶回来给学生上课。为了不耽误备课,我早晨4点就得爬起来备课、写教案。

  当时,我一点都不觉得苦,特别有干劲,因为我看到了希望。大概2个月后,语姐拿下了第二个咨询案子,公司业务也稳定了,我成为了语姐的第一个员工,也是助理,然后跟着一家创业公司成长起来了。

  恰好暑假到来,学生也带完一个学期了,算是可以正式交接了。这时,我遇到了刘先生,徐老师一直特别理解我,感觉遇到这么好的男朋友,应该去市区。

  06

  来到市区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租房子,当时加上押金,需要1.2万。我没有钱,但不好意思借刘先生的。我给高中同学李民打电话借钱,他问要多少,我说1万。然后,我和房东协商,我先付两个月房租,下个季度开始付三个月。

  房东同意了。就这样,来上海的第一年,我终于在市区定下来了,有了一份工作,一个男朋友,欠外债1万。此外,还有我在QQ空间写的近100篇文章。又过了1年,2015年,我把这100篇文章,还有2014年写的文章,用成长后的眼界修改融合后,发布在了简书上,这样我算小范围火了。

  无疑,我是非常幸运的,从来到上海,到遇到徐老师和语姐,都是因为朋友Tommy的牵线。Tommy是我大学的学弟,比我低一级,每当我对他表示感谢时,他都讲:“姐,你还跟我客气,在我大学的每一个节点,都是你开导我,并支持我。我们是互相的。”不管怎样,做人还是要热心一些,因为你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举动会为你带来多大的惊喜。

  当我们经历一些事情后,再回头发现也没有什么,原来时间就是这样把记忆冲淡的。这一年,我从市区到郊区,再回到市区,有点折腾,但日子过得还可以,至少还有心情相亲,找男朋友。

  如果让我总结:

  不管怎样,一定要有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生存第一位;不知道前途在哪里时,做好眼下的工作,这会让你有一定的价值感;业余时间,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有机会就把握住,没机会就好好提升自己。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