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日记
  
  8月24日
  
  由于雨天的缘故,军训由原来的8月20日推迟到8月24日。我们背上早已准备好的行李走向学校,等待这次军训的到来。
  
  12:00到学校,看了看分好的班,按班级站路队,看见了很多生疏的面孔,但心情还是很快乐,我们准备向凤县火车站进军,走了N多路程来到了凤县火车站,那阵势就差敲锣打鼓,我们五百来号人走在路上,要是在举点旗帜什么的,一定很震撼人心,走的同学们腰酸背痛的,每个人肩上还背着重重的包,不知道别人的包里有什么,我的包里装了三件长袖,一条长裤,一条短裤,一件短袖,两双袜子还有两个碗以及牙刷,喝水的杯子,毛巾,香皂,梳子,镜子,洗头膏等等,弟弟说不要说那么麻烦,就简称为日常用品就行了。还背着零食,几大包几大包,还有防中暑的药,创可贴,这样的准备真的是很齐全。我们就背着这样的行李从县城的最东端走到了最西端。500多人走了50多分钟,然后进站,打开书包检查三品(很郁闷,我们去军训还能背炸弹?)进站后在站台上等了半个多小时,汽笛响起,我们踏上火车,双腿早已麻木,坐在车厢里看着车窗外,两边的风景渐渐陌生起来,我明白,军训真的开始了!
  
  没有想到接下来的路更漫长,坐了一个多小时的火车,下了秦岭火车站,走上公路,我的心情还是那么好,两边的树叶哗啦啦的响,气候也和县城大不相同,天上也飘着毛毛细雨,同学们都加衣服,我穿着短裤竟然不觉得冷,也许是因为热血沸腾。山里的雾气很重,朦朦胧胧,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军训基地怎么还没有到?只看见路两边的山越来越险峻,重峰峻岭,河水也是越来越清冽,空气直往鼻孔里灌,山里的空气真的很好,小路旁开满了向日葵,因为没有太阳,向日葵的头低着,这些足以让我对军训产生了好的印象。走了5里多路,到达了68095部队,走过大门时,看见哨兵笔直笔直的戳在那,再往里走,一排又一排的军用汽车,很激动,教官们就像我曾看到的《穿越火线》里的人,教官把我们带到宿舍,我们把自己的行李放在床上,(我,程姐,马志,王双)我们四个在一个宿舍,想到隔壁的大通铺有二十几个人,我们觉得很幸运,那也因为我们跑得很快,接下来就是整理内务,床单很脏,薄薄的一层褥子,被子有一种潮湿的味道,宿舍的过道里也有一种发霉的味道,真的是失望了。然后就是集合,站在宿舍楼前踏步,走向饭堂,饭堂真的很旧,对面就是一座大山,乌鸦在天上盘旋,吃饭前跑步坐在板凳上,我们一桌有十个人,我只认识四个人,别的都不认识,吃饭时不能说话,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惹的教官频频发脾气,饿着肚子训练了几次坐下起立,搬凳子,放凳子后才开始吃饭。然后就是派一个人打饭,吃饭的速度是惊人的,我手里的一个馒头才嚼了两口就有人出去洗碗了,我也只好拿着馒头去洗碗,这一顿饭吃得很难受,饭菜是那么差,生甘蓝,还有茄子硬的嚼不动,看得碗底的稀饭,还有很噎人的馒头,喝了几口稀饭,碗底就只有一两颗米,吃了几口馒头,就去洗碗,洗完碗,静静的小跑到饭堂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然后开始交歌。《学习雷锋好榜样》《团结就是力量》《练练练》教官们吐音不标准,我们就那样在黑乎乎的饭堂唱一遍又一遍,九点多了,由女生一排到五排的顺序走完,再又男生一排到五排的顺序走完,带回到宿舍楼前,训话,这是来到基地的第一天,总体感觉很冷,开始的兴奋转变为了失望。快十点了,在争论了好几遍之后才准备拉开被子睡觉,累了一天,刚想好好睡一觉,哨声响了,集合!!
  
  掀开被子,踩着鞋拥了出去,站好列队,我才忙着把鞋穿好,教官讲了今天的工作,已经快十点多了,好不容易解散回到宿舍,准备睡觉,哨声又响了,洗漱!无奈,只好端着脸盆走向水龙头,山里的晚上格外的冷,还有乌鸦凄凉的叫声,水里有很多尘土,水是脏的,浑浊的,端着脸盆在院子里走了一圈装了装样子就回去了。
  
  晚上大山里特别安静,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但大家都没睡着,我看着窗外的光线一点一点亮了起来,睡不着的滋味真的很难受,尤其是盖着又脏又潮的被子。
  
  8月25日
  
  哨声响,起床!叠被子,整被褥,上完厕所去洗漱,龙头前拥了一大群人。洗漱完训话。然后回宿舍,才坐在床边就是紧急集合,打饭的(教官称之为小职)先走,别的人踏步走向饭堂,在饭堂门口唱歌《团结就是力量》,然后就是踏步,尘土飞扬,我们头上顶着尘土,一排一排跑步进饭堂,开始准备凳子,吃饭,稀饭,咸菜,馒头,稀饭还是那么稀,馒头还是那么硬。我终于噎完了一个馒头,吃晚饭一排一排走出黑乎乎的饭堂,八点半,女生带回宿舍楼前训练,转体,齐步走,跨列,敬礼,立正,稍息,站军姿,蹲下,起立,跑步走。
  
  中午踏步去食堂,米饭,西葫芦,茄子,一大盆菜汤,很难吃,吃完饭带回站军姿,一点多回宿舍午休,我们四个人都没有睡着,2:40集合开始了下午的操课,晚饭还是稀饭,馒头。不过吃完晚饭后没有教歌,女生带回到宿舍楼前席地而坐,也都不管干净不干净了,教官请人上去唱歌没人去,他给我们交了许多拉歌的方式,我们的喊叫声在山谷里回荡。
  
  十点多教官讲评了今天的工作,准备了明天的工作,回宿舍,我们还是没有洗漱,出去做了个样子,水很脏很凉,也许由于一天的劳累,这一晚都睡得很香,一觉睡到了起床哨音。
  
  8月26日
  
  如往常一样,训话完毕去洗漱,洗涑完集合,集合完早饭,早饭还是稀饭,馒头,稀饭还是那么稀,回来后练习昨天的内容,中午还是米饭,已经两天没有喝过一口热水了,都在喝矿泉水,没有热水,每天下午喝稀饭是最幸福的时候,只有那时候才能喝上一口温水。下午站军姿一小时,教官说他的时间不是北京时间,我们都站了半个多小时了,他说只站了十分钟,腿疼的,更郁闷的是,教官说不出汗不能休息,可是我们就偏偏不出汗,军姿站完后,就是蹲姿,脚疼,腿抽筋,我们边蹲边哭,眼泪就留下来了,还要一动不动,也不敢换腿,回到宿舍,真想大哭一场,那时候就幻想直升飞机能半空而降,带走我。晚饭后学歌,九点多了回宿舍,训练是一天最痛苦的时候,那么唱歌就是一天最幸福的时候,听着教官们不准的吐音,真的很好玩,教了《红十字方队》,《加强战备,准备打仗》等等的,歌具体没唱会。回到宿舍,晚上我们聊着天进入了梦乡,陈姐说这是痛并快乐着。
  
  8月27日
  
  早饭还是稀饭和馒头,午饭还是米饭菜汤西葫芦,晚饭是把中午早上没吃完的菜汇到了汤里,再加馒头,吃饭速度很快,我又没吃完,然后就是洗盘子,饭后教歌,《军中绿花》教着教着都哭了,不要想妈妈,我们都忍不住地掉下了眼泪,仰起头把眼泪憋了回去,陈姐说这教的是什么破歌啊,感伤的。教官看见我们都哭了,便改教了一首歌,歌名叫《再见》,这一天腿很疼,鞋底也磨平了不少,舍友说现在上厕所是最快乐的时候,晚上睡觉不让说话,被教官听见了就在外面站一个晚上,我很同意这种说法,以前是想上厕所就上厕所,现在是抽时间上厕所。痛苦的一天又过去了,我们计划着还要吃几顿饭,还要在这里睡几个晚上,总共吃十七顿饭,我们已经胜利的吃完十顿饭,还有七顿饭,再睡两个晚上,我们就是这样数着饭菜熬日子的。
  
  8月28日
  
  这一天饭菜还是同样的饭菜,稀饭,米饭,稀饭,还是我洗盘子。晚饭后坐在食堂教歌,都要再唱一次《军中绿花》,教官说控制好你们的情绪,要是我们都像你们一样还怎么办,我们都5年没回家了,过年也没回去过。我们微笑着唱完了歌,回到了宿舍,已经五天没有洗脚了,想起后天就要回家,都很高兴,晚上规划了一下坐火车要回家的人数,都很激动。
  
  8月29日
  
  饭菜还是一样的饭菜,只不过蹲的时间更长了,站的时间更长了,早上彩排,下午检阅,两个多小时的检阅一动不动,陈姐说这七天来就是为了迎接首长的检阅,首长说同学们好,我们就说首长好,首长说同学们辛苦了,我们就说为人民服务,教官问我们如果首长说同学们晒黑了要怎么说,我们异口同声,首长更黑!哈哈!这个检阅就叫结业典礼,我觉得陈姐说的不对,起码我们还学到了很多,能把被子折的很好看了,站队能站得很整齐了,顶着大太阳,在操场(其实是草场),天很蓝,还有丝丝白云,还有远处的山,检阅的地方很美,检阅完毕我们二排去捡垃圾,明天要走了,要把最好的印象留下,捡完垃圾后去吃饭,晚饭后男女生坐在饭堂门口拉歌,女生排,男生排,教官给我们表演了几个节目,同学们上去自己表演了几个节目,一直到九点多了就回宿舍楼前,教官给我们二排讲了一下明天早上的回家准备,我们很激动,回宿舍睡下了,十点多。
  
  晚上十一点多,听到哨声,紧急集合。我披上外套,穿着鞋向外奔,简直就和第一天晚上来军训的情景一样,站在队里才穿好鞋,我想这么黑的你反正看不见我在干什么。教官问有没有穿拖鞋的,没人说话,教官打着手电一个一个看鞋,陈姐说她没系鞋带,教官已经走到我们前面,幸好陈姐的裤子比较宽,遮住了快一半的鞋,教官说现在洪水地震都很害怕,地震不说十一点就不会来了,我睡意朦胧,迷迷糊糊的解散完回到宿舍,准备睡觉,但又怕紧急集合来不及,楼道的灯也还亮着,我们白天的检阅和晚上的拉歌已经累得不行了,要不咱们坐床边等集合吧?算了,还是睡吧,我们穿着鞋躺在床上,准备随时跑,就像当年地震一样,正当睡意来袭时,哨音又响了,集合!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我迷迷糊糊的站在了一排队伍里,陈姐一把把我拉了回来站在了二排队伍里,又一次检查穿鞋情况,没穿好鞋的都被站在了前面。又是一次解散,回宿舍睡觉,我们怕第三次集合,便都穿着鞋睡,那一晚睡得很紧张,也不知道在这样集合下去明天的火车怎么赶,楼道的灯亮了一个晚上,却再也没有集合。
  
  8月30日
  
  我们四人五点半起床,先去上厕所,回来后把被子按要求折好放一起,枕头堆一起,床单叠好放一起,褥子叠好放一起,然后5点50我们去洗漱,水是浑浊的,想起就要走了,也不觉得脏了,回来后,我们收拾好东西,把脸盆放一起,把这些东西全搬进了隔壁的大通铺。坐在光光的床板上,我们准备在墙上写一些字,都写出了这几天对军训感受的心里话,看到别人才去洗漱,我们就坐下来聊天,天色慢慢亮了,山里的雾气很大,还飘着丝丝细雨,想起我们来的时候也飘着丝丝细雨,今天要走了,也飘着雨,陈姐说这几天军训不见下雨,要走了,却下起雨来了,我说,那是舍不得咱们走,七点多集合讲话,七点四十进食堂,吃过稀饭馒头后,我们胜利的吃完了十七顿饭,带上自己的碗,走出了饭堂。装好东西,站队,背上的包远远没有来时的重量了,我把能穿的衣服全加在了身上,教官问我们要回家了高兴吗,我们明明很盼望回家,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想想这几天,过得很快,也学到了很多,教官说有一种东西,叫做进步,这就叫进步。我们走出大门,向哨兵喊着,教官,再见!(以前是教官好!)我们的心里都很难过,就像要经历一场生死离别,来部队时的路很漫长,走回去的路却很快,我们唱着《再见》那首歌: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的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恋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
  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
  我是否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教官让我们把明天要离开改成今天要离开,路上我们唱着几天来学会的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走到秦岭火车站,我们又一次唱起了《再见》,上了火车,我们挥着手,教官们站成一排给我行军礼,我们的眼泪真的流了出来,想起那些变态教官也没有那么变态,还有批评过我的一排长,很爱笑不爱说话的二排长(我们排长),幽默的三排长,大胡子的四排长,胖胖的五排长,还有商店里卖货的教官,食堂里负责打饭的炊事员,还有青山绿水,乌鸦,山里的雾,路旁的向日葵,我们都晒得很黑,脸上都脱皮了,腿也肿了,饭菜也不好,被褥也不好,但我们还是很难过,多少有些留恋,我还想给二排长说一下你的歌其实不难听,你要自信一点,看到他每次唱歌那样子,我们就晕。这七天的军训,应该说是五天,两天是来回返程,十七顿饭,睡觉的六个晚上,六天几乎没喝开水,没有洗头发,没有洗脚,没有真正洗过脸,刷牙还是凑合,虽然是这样,还是很留恋这几天的生活。我们约定2017年8月24日再次回到基地看一看我们留在墙上的字,看看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我很期待,相信他们一样很期待!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