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梦想落在半路了吗?

  文/忆湄

  长这么大,有几种人是打心底喜欢的,贪欲面前坐怀不乱的,误解面前风轻云淡的,还有,梦想面前花枝乱颤的。

  这种花枝乱颤,还会因为日有所思理直气壮地变成夜有所梦。“1.我醒了过来。2.我发现我的银行账户变成了9位数。3.我发现我暗恋多年的女神居然也喜欢我。4.那家学霸才子们挤破脑袋都进不去的投行向我伸出了橄榄枝。”可惜的是,你们做梦都想变顺序的事儿,改变不了它依旧是铁打的倒序的事实。

  于是,难免在一个月凉如水的夜晚抱怨一句,原来世界是这样的。原来在梦想面前失望,就像到点了吃饭和八小时睡眠一样,是世界的主旋律。其实世界一直都是这样的,其实大多数时候命运都不会沿着鸡汤文的走向。只不过,为了证明你与一条咸鱼的区别,你的脑子里依旧不依不饶地装着那个叫做梦想的东西。

  梦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从它一出生,就带着光耀门楣的使命,总是在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被反复提起,为了它人们热泪盈眶心潮澎湃握紧拳头说要去走千里路。追它的人用各种方式,浪漫的人会把它编成锁频密码,严肃的人会用它来悬梁刺股。

  它的实际尺寸捉摸不定。可以大到是哈佛才子硅谷新贵的纵横天地,也可以小到每年资助山区的一个穷孩子就是你夙兴夜寐闻鸡起舞的全部动力。

  它的内容极其个性。你真正挖出你心底的它的真面目时,你会懂得这个“梦想”不是你爸妈口中的名校毕业后出了几本书,不是你同学口中的谁又财务自由了谁又上了福布斯,不是你同事口中的吃着火锅唱着歌,老婆孩子热炕头,亦不是马云用半辈子的励精图治换来的全世界的炯炯瞩目。它是你的砒霜,却是他的蜜糖。

  它的功效因人而异。有时是补血剂,亦是暖心药。有时给了你欲罢不能的多巴胺,再甩你一个结识而冰冷的耳光。

  即便这样,它依旧是所向披靡的大众情人。如果你是一个刚跨入象牙塔的翩翩少年,你不可能没有梦想,漂亮的试卷百里挑一的实习和那个姑娘颠倒众生的回眸一笑,都是你的午夜梦回。如果你是一个刚进入职场的有为青年,你不可能没有梦想,无论是入世的高升还是出世的流浪,都是你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如果你是一个有老有小的中年大叔,你也不可能没有梦想,不过是脸上的故作通透掩盖了内心的蠢蠢欲动,或是翻江倒海。

  最开始,梦想总是以最好看的摸样捕获你,无一例外。

  我站在陆家嘴的十字街口。霓虹闪烁,喇叭轰鸣,梦想泛滥。

  这里努力奔波的年轻人们,从70后到90后不等。他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大多走了很远的路来到这里,望着仰起头还看不到顶的摩天大楼,然后摸了摸胸口,发现那颗怀揣着梦想的初心还怦怦地鲜活直跳。

  那个编了6年程序的工科男一直梦想着转行来到这里,踏踏实实从分析师做起,然后到执掌投资的基金经理。而那个没日没夜在小格子间被财务报表折磨的文科女,一直梦想着攒够了人生第一桶金,就飞跃重洋开始学习她从小挚爱的油画。

  那个混得风生水起的投行男,一直梦想着能遇见内心澄澈的姑娘,却总是被现实中带着强烈目的走近他的女孩伤透了脑筋。而那个飞遍世界的咨询女,面对无数钻石王老五的追求,却依旧没有从他们塞满事业与金钱的脑袋里找到契合二字。

  连那个常常在烈日下吊在半空带着橙色安全帽的建筑工人,擦着汤臣一品外墙的玻璃时,都会有那么一瞬间幻想在这个挥金如土的地方有一个自己的小窝。

  还有,无数你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长尾众生,放佛阳光下的灰尘,洋洋洒洒。却不妨碍东山再起与屌丝逆袭的梦想让他们依旧看起来生动饱满且泛着金色的光芒。

  这里像极了一片深邃不见底的大海。各种或彪悍或弱小的鱼儿,看似在自己的红海里忙碌,却装着另一颗盛满蓝海的心。

  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好像是一场我们这一代人的集体危机。其实,这和这山望着那山高并无多大关系,无非是走过年轻的浮躁之后,越来越明白妥帖照顾内心所需才是人生最珍贵的责任。看似坐拥无敌财富的他,却只梦想着一场以真心换真心的罗曼史。看似经历人生所有曼妙的她,其实只希望拥有一颗淡定而从容的心。看似渺小且不起眼的他,其实心里却装着整个世界。

  可是,难的是,若干年后,有多少人真正地冲出围城头也不回地踏上寻梦征程,又有多少人被眼前安逸的暖风熏得浑浑噩噩然后在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故作满足地说,梦想不过是骗骗毛头小伙子的。

  到后来,执行力才是分水岭。

  那天打开朋友圈,传来了又一位师兄辞职创业的消息。他在对朋友的感恩信里写到,毕业十年,是从华尔街投行到中资券商再到合资券商,是从香港到纽约到北京到深圳再到香港的轮回。他初到香港时,遭遇香港金融危机。事业起步之初,也缺抢少弹,一人身兼销售,研究,投资,交易,事无巨细样样来。内忧外患下,他无数次深夜独自徘徊在维港海边。但唯有咬紧牙关,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孤勇,杀出一条血路。而现在,他把过去的辉煌全部清零,重新再来。十年江湖沉浮,但人生已经没有下一个十年可以再挥霍。

  而我记得,在十年前,曾是北大风云人物的他,同样咬紧牙关,杀出一条血路,终于获得华尔街某投行的青睐,得到了国内学子从未曾得到过的头衔。

  我也是在十年前,就读到他惊心动魄的故事看到了他熊熊燃烧的梦想。在十年后,他为了拓展生命的厚度,为了另一片难以舍弃的蓝海,再次放弃打下的江山,出海远征。

  不可否认,他一定也曾遭遇过质疑和反面的声音。可是,找到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情,就和找到你的真爱一样,是多么重要。那些背地里讲你坏话说长道短的人,无论是噼里啪啦的唾沫乱飞,还是心有不甘的阴阳怪气,都丝毫影响不了你波澜壮阔的人生。

  那种为真爱奋斗的幸福感,是那些认命再顺便质疑你的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体验。

  而真正决定了去追逐的人,也一定明白,博取世界一个中庸的笑眼盈盈,远不如一个嗔目结舌的暗赞。

  可是你会说,代价好大。

  可是你要问我,为了不浪费所学之长继续做一个秉承专业勤恳编程的工科男,为了高薪与光环继续做一个每日在格子间享受财报洗礼的文科女,为了世俗的体面缴械投降找一个没太多感情的姑娘解闷,或是为了一句干得好不如嫁的好与一个油头粉面的钻石王老五牵手爱琴海,还是,优雅地转身,剥离掉虚荣心迎合感表演欲露出一点赤胆忠心并好好爱它照顾它让它发扬光大,我毫不犹豫会选后者。

  人一辈子或许会遇到若干个你爱的人,若干次“别人眼里”的诱惑,可是也就遇到这么一个叫做梦想的东西。明明想要却不去努力,没有执行力,压抑自己的念想,不过是掩盖自己的无能,即放不下这边的岁月静好,又承受不了那边孤独的痛苦与安稳的抽离。所以不要问,为什么抱怨的人那么多获得幸福的人那么少,因为真正的勇士,也就是那么一小拨人。

  而最后,追寻梦想的结果无非是两种:你到了终点,或者,你落在了半路。

  到了终点的你,怎样挥舞着彩旗怎样歇斯底里地喊叫都不为过,撒了那么多血泪矫情一下又如何。别人最多看到了你的辉煌,却永远明白不了你的涅盘。

  落在半路的你,远远望着梦想,却也终于在时光的辗转里面目从容,莞尔一笑。因为打从你满心虔诚走在这条霞光万丈的征途上开始,你会发现你做了好多功课,忍受了好多寂寞,也积聚了好多力量。这些都会成为你日后的台阶,你周身的铠甲,让你走得更远,同时百毒不侵。不是每个人都有运气手握王炸,结果是除了靠天赋靠努力还靠运气,但过程却是实打实的收获。只有你自己知道,没有一条自我灵魂的朝圣之路会白走。

  也只有你自己知道,落在半路的你,也好过你把自己的梦想落在了半路。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失败,而是我原本可以。

  和所有恋爱一样,到终点的多半是难的,落在半路的才是人生。但还是要去试,去努力,去感恩失败,去体验那个完整的,有意义的,不愿将就的,值得期待的,“自己”的人生。人生很长啊,长到你真的至少可以好好心存一个梦想慢慢去规划着实现;人生也好短啊,短到你如果没有做自己真正爱的事儿一定是会后悔的,没心没肺的除外。

  想想小时候,你觉得最浪漫的事,不就是你一个人翻山越岭,不畏豺狼,去看山那头你最魂牵梦萦的姑娘吗?

  过了十几年以后,你还是你,姑娘换成了你的梦想,你跑了很远很远的路来到这里。即便它没有立刻以一个最温暖的拥抱等着你,却不妨碍这份浪漫,在时间的发酵里,既注解了你勇敢追逐的人生,又给了你永远“有盼头”的幸福。

  宁愿相顾莞然,不愿曾经沧海。

  那么,再容我语重心长讲一句,永远要感谢那些让你再次披甲上阵的梦想。是它们,引诱你,也召唤你,成为这个寂寞天地里最珍贵也最独一无二的自己。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