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想赢,你离成功就有多近

  文/Serena爱折腾

  读者在后台问:“serena,你觉得那些年纪轻轻就获得成功的人,他们都有什么共同的特质?”

  我说:“年纪轻轻就获得成功,除了勤奋、努力、坚持等品质以外,我觉得他们普遍都很好胜,能赢绝对不输。”

  最近看朗朗自传,不止一次感慨他父亲的严厉和家庭对输赢心的塑造,无论春夏秋冬,每天雷打不动地练琴,这种高压训练下,朗朗甚至想过要自杀。

  在这种家庭教育下,朗朗对“赢”的渴望异常强烈,甚至到了“输不起”的地步,为了不输,他舍弃娱乐、社交的时间 ,十几年如一日高强度八小时练琴。

  除了他本身的天赋,这样高强度的投入绝对不是只为了拿一个全国冠军,他是为了成为世界顶级大师,他非常非常想要赢。不止他如此,世界上任何一个大师级任务对“赢”的渴望都超出一般人。

  我一个好朋友在英国投行工作,他跟我聊起自己的同事:

  “不像国内人人都提倡低调中庸,他们拼起KPI真是百分之百都投入,没有人不想赢,不是单纯为了工资,真的就是一直赢惯了,受不了输。”

  在投行那种地方的人,当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为了能够赢得大多数人,他们对自己真的可以很狠。

  NBA传奇人物科比是很多人的偶像,除了以超级球员出名,他也是出名的偏执狂。他有一句名言:“你知道洛杉矶4点是什么样子吗?我知道每天洛杉矶四点半的样子”。

  能进NBA的球员本身就是佼佼者,为了能够赢过所有优秀球员,他愿意付出任何努力。他长期坚持每天四点半起床练球,每天都要投进1000球,不把自己练到筋疲力竭,决不罢休。

  乔丹也是这样。在他的传记《为万世英名而战》一书中,他的教练回忆他第一次看到乔丹打球时说:

  “当时场上其他球员都在例行公事,而有一个孩子却在全力以赴,看他打的那么拼命,我以为他的球队正以1分落后,而比赛还有2分钟结束。然后我看了一眼计分牌,现在他的球队却落后20分,而比赛还剩1分钟”

  乔丹绝对是当时那一代球员中最想赢的,他永远在琢磨怎么改进自己的技术弱点,这种赢完全是自己的内在动力,不是外在压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坚持十几年。

  我们的文化不喜欢谈论输赢,不喜欢谈论名利,不喜欢谈论钱,认为做事情应该尽可能单纯。但是,大多是的顶级高手,他们不是这样思考,他们想要的就是“赢”。

  李安是一个非常中庸的人,温文尔雅,但是他也非常想“赢”,不是赢别人那么简单,他还要赢自己。

  如果不是有这么强的欲望,他不会在耄耋之年接二连三拍出不同以往的电影,从《少年派》到《比利林恩》,技术的挑战、知识储备的挑战、体力的挑战都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但是他还是坚持去做,所以他是李安而不是一般导演所以他能拿奥斯卡,别人拿不了。

  为什么站在金字塔尖的始终是少数人?

  除了天赋这些后天无法改变的东西,普通人究竟和牛人的区别在哪里?

  大多数人都是间歇性疯狂努力,平时休憩等死,但是对于成功人士来说,他们是平时疯狂努力,偶尔间歇等死。

  因为他们深深知道,要想成为少数人,要参与的这场竞争很大程度上时零和博弈——你要赢,一定会有别人输,你能做第一,一定会有人要做第二。

  不谈这种竞争的社会意义,但是就这场竞争来说,这是一场个人竞技,你只有把自己做到最好,才能走到你想要的位置。

  零和博弈,没有双赢。

  万维钢也说过:“这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游戏。”

  看到这,很多人都会望而却步,很多人只看到成功人士的成功,懒得去探究他们背后的原因,或许是拒绝探究。

  要想赢,要想突破自有阶层,你进行的就是赌博,一子落错满盘皆输。由不得你考虑其他成本,由不得你寻找退路。

  你可能会说:“serena,你真功利,我不想变成一个功利的人。”

  你以为你够拼命了,但永远有比你更拼命的人。如果你想得到社会稀缺资源,名利权,那就对了,功利一点就对了。

  这其中当然会有寻常人想象不到的惊险,也会有很多无法与外人分享的隐秘,内心也会经历很多煎熬和折磨。

  但是,如果你想清楚你想要什么,再想赢一点,再功利一点。

  你有多想赢,你离成功就有多近。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