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入面张国立《鳄鱼,你不可以和我一起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写信人:韩愈;收信人:鳄鱼;读信人:张国立。

  韩愈进谏唐宪宗迎佛骨,被贬潮州,路上还夭折了一个小女儿,满怀愤懑,在潮州治理鳄鱼时怒写檄文,读来简直指桑骂槐,辛辣已极。

  原文:

  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使军事衙推秦济,以羊一、猪一,投恶溪之潭水,以与鳄鱼食,而告之曰:

  昔先王既有天下,列山泽,罔绳擉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后王德薄,不能远有,则江汉之间,尚皆弃之以与蛮、夷、楚、越;况潮岭海之间,去京师万里哉!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亦固其所。今天子嗣唐位,神圣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内,皆抚而有之;况禹迹所揜,扬州之近地,刺史、县令之所治,出贡赋以供天地宗庙百神之祀之壤者哉?鳄鱼其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也。

  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鳄鱼睅然不安溪潭,据处食民畜、熊、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种其子孙;与刺史亢拒,争为长雄;刺史虽驽弱,亦安肯为鳄鱼低首下心,伈伈睍睍,为民吏羞,以偷活于此邪!且承天子命以来为吏,固其势不得不与鳄鱼辨。

  鳄鱼有知,其听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鲸、鹏之大,虾、蟹之细,无不归容,以生以食,鳄鱼朝发而夕至也。今与鳄鱼约: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终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听从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刺史虽有言,不闻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

  翻译:

  我,潮州刺史韩愈,派我的手下秦济,把一只羊、一头猪扔进这鳄鱼溪的潭水之中,给你们这些鳄鱼吃。你们吃着,我跟你们有话要说:

  远古的时候,帝王们一旦拥有了天下,都会放火烧山,挥刀结网,灭除危害百姓的虫蛇恶物,把它们驱赶到四海之外。后来的帝王,德行威望减弱,管不了太大的地方。结果江汉之间都归了蛮夷。岭海之间的潮州,更是距京师万里之遥,你们这帮鳄鱼就在这儿生息繁衍,也很正常。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当(www.lz13.cn)今的皇上是大唐王朝的皇上,神圣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内,全都归他掌握。更何况在先圣大禹到过的潮州,皇上还专门派了刺史、县令来管理。这里是国家看重的物产丰饶之地,你们鳄鱼是不可以跟我这个刺史共同享有这片土地的。

  我受皇上的委托,镇守这片土地,管理这里的民众。但你们这些鳄鱼,不在水里好好呆着,竟敢称霸一方,凶残地吞食民众的牲畜,吃肥了自己,养大了儿孙。这就是跟我刺史叫板,分不清谁是大哥了。刺史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怎么可能向你们这些鳄鱼低头呢?我要是怕了你们,还不得让百姓笑话死,我在这儿就没法儿混了。

  我是皇上派到这儿的,职责所在,我必须跟你们这帮鳄鱼说清楚。你们这些鳄鱼要是能明白,就听我一句话:这里是潮州,大海就在它的南边。大鲸鱼、大鹏鸟,小虾米、小螃蟹,大海里有的是。那儿才是你们吃饭拉屎的地方。路也不远,你们早上走,晚上就到。我今天跟你们说好了,给你们三天,你们所有这些混蛋都给我搬到南海去,省得我收拾你们。三天搬不完,给你们五天。五天搬不完,给你们七天。七天搬不完——那就是你们真的不想走了,是眼里没有我刺史、不肯听劝了。不然就是你们这些鳄鱼冥顽不灵,我虽然说清楚了,可你们听不明白。但不管怎样,你们不尊重我就是不尊重皇上。只要是不听劝、不搬家,你们就跟所有祸害百姓的混蛋一样,都该被杀光。刺史我会挑选能射箭的官员百姓,拿着强弓,配上毒箭,见着鳄鱼就杀,直到杀完为止。到那个时候,你们再后悔可就晚了。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