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讲啦杨长风演讲稿:万物互联,有北斗

  刚才我们小撒老师说的时候,可能大家觉得北斗离我们很远,实际上北斗跟我们很近。可能好多人今天过来,是不是坐了共享单车,坐了共享单车,实际上就用了我们的北斗,它通过我们的地基增强的高精度,只有我们亚米级、分米级的这样一个精度以后,它就可以告诉我们的共享单车你们车友,可以准确地停在什么地方。它有一个电子围栏,你们的共享单车,如果不在指定地方存放的话,就有短信告诉你,你不是在指定的地方。我们的北斗,离你们实际上是很近的。

  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就是用了我们北斗短报文的这样一个功能。地震以后,在地震灾区里面,所有的电力设备、通信设备,全部瘫痪了,里面的信息传不出来,外面的信息传不进去,最后我们的救援的队伍,就带着我们的北斗终端,把当时灾区的情况,实时地报告给我们的指挥中心。我们的指挥中心知道情况以后,实时地进行了抢救,这就实际上为我们灾区的人民,打开了一条生命的通道。我们现在海上的渔民,也用了我们的北斗,他把我们的北斗,说成了是救护神,把北斗叫作是他们的海上妈祖,他们到了远海以后,就可以通过我们的北斗跟家人报平安;同时,遇到困难的时候,他还跟我们的应急指挥中心求救。我们的交通部门利用我们的北斗,形成了一个车辆监管系统,对我们的一些危险品的运输车、长途客车、一些旅游客车,进行实时地监管监控。现在跟原来同期相比,事故率和伤亡率已经下降了百分之五十。它的作用就是这么厉害。实际上现在的北斗,是走入了千家万户。

  我们的“两弹一星”元勋,孙家栋院士,他是我们航天的“卫星之父”,实际上就是我的前任。他为了整个北斗呕心沥血,现在他88岁高龄,还是为北斗系统摇旗呐喊。他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记忆犹新,我们建设北斗关键还是在用。只有用得更加普及,更加深入,这才是赢家。

  这个北斗系统,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其实简单地来说,在天上它是一个多颗卫星在多种轨道,组成的一个星座,同时在地面,也星罗棋布很多种监测接收机,这两个网,天上一个网,地下一个网,形成了我们的天罗地网,这个天罗地网,就是我们的北斗系统。北斗人为了建设这样一个系统,经过二十年的努力,走完了美国、俄罗斯四十年的历程。在这个道路上,凝聚了成千上万的科研人员,为之而奋斗,我在这儿给你们透漏一个数据,干我们北斗导航的人,八万多人,三百多个研制单位。我们齐心协力,同心同德,拧成一股绳,为我们中国自主的卫星导航,探索一个广阔的前景。

  我想起一个让我特别难忘的情景,2007年4月17日,我们有十多家研制的厂家,在一个大操场上面,把这个接收机摆成一线,等待着这样一个信号。晚上八点钟,下发第一组信号的时候,我们十几个用户接收机,同时接到了这样一个信号,这个时候,我们整个操场是欢呼跳跃,同志们互相拥抱,来祝贺这个胜利。我也含着热泪,向我们的首长报告了这样一个胜利的喜悦,说我们胜利了,我们成功了,我们的频率保住了,我们北斗二号持续发展的合法权益保住了。说句实在话,我每当说到这个情节的时候,我都有点动情,除了胜利的喜悦以外,还有一种压力的释放。

  卫星发射之前,必须要获得国际电联规定的频率资源和轨道位置,得不到这个东西,你发上去的卫星是不合法的。我们在2000年4月18日,请记住这个日子,向国际电联申报了这个位置,获得了批准,按照国际电联的规则,在获得批准以后,你必须七年内发射卫星上去,然后把所需的这个频率信号发下来,才算你真正占有了这个频率资源,就意味着我们的空间的这个国土,你才能拿得到。那就是必须要抢到2007年4月18日以前发射这个信号。

  四月初,就是大概4月2日、4月3日的这样一个情况,卫星伴随着运载火箭,到了我们的发射场,到了发射塔架上面,准备发射。但是恰恰就在我们进行第三次总检查的时候,我们的应答机出现了异常,信号不稳定。这个应答机实际上就相当于我们的一个手机一样,它是天上和地下,进行联系的一个传输工具。当时进退两难,如果要把这个问题彻底地解决,可能时间来不及,要不解决,卫星上去以后,可能就拿不到这个信号。我们必须把它拿下来,那拿下来又面临着两大难点,第一大难点,要在六七十米的发射塔架上面,还要把火箭的整流罩,我们卫星的舱板,都要把它打开,从这个里面,把我们的应答机拿出来,如果有一点失误,就可能造成我们整个任务的完不成;第二个难点,就是拿下来以后我们要归零,就是要把出现的问题找出来,然后把它解决,在这整个过程中,我们要进行大量的试验,这个试验在我们的发射现场是不行的,那必须要回到它所研制应答机的这个单位去,但是研制应答机的这个单位在上海,当时要归零,只给了三天时间,这三天的时间,往返在上海和西昌是不可能的,那就必须要到附近,找一个具有这种试验能力的地方去做试验。

  我们通过协调,在成都找了一个研究所,我们的归零工作的同志,就从卫星运载上面,把应答机取下来,抱着这个应答机,坐着汽车,颠簸了五个多小时,赶到了成都。整整三天,七十二小时没有合眼,通过各种各样的试验,把这个问题找出来了,解决了。时间已经到了4月14日,4月14日这一天,叫作是最临近,必须只有在这个时候发射的。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第一颗首发的北斗二号卫星成功地发射了。

  经过我们三天的在轨测试以后,就是在2007年4月17日晚上8点钟,在频率只有四个小时期限下,我们的卫星准确地发射了第一组信号,拿到了这个合法权益,使我们北斗二号卫星的这样一个合法的地位巩固了。这个承载着全国人民希望,承载着整个系统的希望,在这个时候释放了。同时我还有一种感动的心情,为我们归零的同志,在那个三天三夜里面不合眼,为了抢到这个时间所感动。

  我们的北斗系统,很重要的一个精神所在,就是追求卓越,实际上是追求一种极致。2004年我们这个北斗二号工程批准了以后,考虑了还是国际合作,想跟欧盟引进这个星钟。当时在谈判的过程中,进展还不错,但是到了最后签协议的时候,突然欧洲(公司)说,不能给我们提供了,那怎么办,这个北斗系统,不能没有这个星上的原子钟。

  它实际上是我们整个北斗系统的一个核心。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怎么办,只能自己干。六七十年代,我们自己造出了原子弹,现在我们的北斗人,一定要造出我们的原子钟。就是在这种信念的情况下,我们组织了三支队伍,同时进行攻关。通过我们的三支队伍你追我赶,最终通过两年多的时间,把这个星载的原子钟拿出来了。这个高精度到底多高?通俗的指标是什么呢?星钟的精度,十万年只能差一秒,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三百万年差一秒的精度。所以从那以后,我们的北斗的关键的器部件,一定要百分之百的国产化,这些关键的核心的东西,一定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我们的北斗终端,第一批出来的时候,外国人马上把他们的芯片价格,由一千块钱降到五百块钱,我们的第二代终端出来以后,他们把五百块钱变成了两百块钱,就这样,我们的五年,生产出五个新的一代,他们的价格就从两百块钱、一百块钱、五十块钱、二十块钱,现在降到了一美元。这实际上就是我们北斗人,把我们自己的芯片,做到了一个极致。

  我们的北斗,应该服务全球,造福人类,现在随着“一带一路”的倡议,我们和东盟的一些国家,和阿拉伯一些国家,都积极开展了一些合作,无论在培训、应用,还是他们的城市规划、交通,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随着我们的北斗三号工程进一步地实施,我们的北斗服务全球的这样一个理念,一定会实现,这个美好的未来,也期待我们在座的年轻人,为它付之努力,我们的北斗系统,也欢迎你们,谢谢大家,我今天就讲这么多。

  【开讲啦杨长风演讲要点】:

  1、我们的北斗,离你们实际上是很近的。

  2、八万多人,三百多个研制单位,北斗人为了建设这样一个系统,经过二十年的努力,走完了美国、俄罗斯四十年的历程。

  3、归零任务困难重重,整整三天,七十二小时没有合眼,通过各种各样的试验,终于把这个问题找出来解决了。

  4、星钟的精度高达三百万年差一秒,我们北斗的关键器部件,一定要百分之百国产化。北斗的目标是服务全球,造福人类!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