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留言寄语(一)

  你们有些惆怅,有些迷惘,有些依依惜别,但是你们掩饰不了心里的渴望:终于可以走进那精彩的世界里,终于有机会去指点江山,终于有机会来证明自己。可是,孩子们,我告诉你们,你们会有一天来怀念。

  怀念什么?也许是第一次晚会时见到某人的诡异穿着,也许是和恋人分手时却忽然记起的初见,又或许是某一场球赛的某一次跑动,再或者是一起打CS或是星际的兄弟和那一次醉到不省人事。会是一幅画,会是一首歌,会是一个记忆里的笑容,会是一张老照片。

  我说,那些都是假的。

  你热泪盈眶的时候,你是否知道,你怀念的不是那一个个人和一件件事,你怀念的是那一段永远不能再有的青春岁月,而且是在这个独一无二的园子里的独一无二的青春。而一切,永不再来。

  他是你最好的兄弟,在你的上铺睡了四年。你们一切打球,一起游戏,一起醉倒后告诉对方自己心里的那个她,又在失败后彼此安慰,他许诺以后的孩子也叫你爸爸,你许诺说有女儿就一定嫁给他的儿子。可是今天,你要送他离开,你挽着他的手,走下宿舍的楼,走在大道上,走到南门,帮他叫好车,打开门。目送他远去的你,想到下次相见不知会是何时,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于是泪流满面……你送走了什么?不仅仅是一个好兄弟,更是你的那段无忧无虑的青春。

  你们曾经是情人,可是如今,他要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而你不能同行。沉重的行囊沉重不过你的心绪,你开始质问自己一切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曾经那样自信的我们忽然发现,其实我们永远也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一个深情的吻别,把一切划上一个不情愿的句号。

  就这样,我们来了,我们走了。曾经仰望着的我们开始俯视,曾经敬畏着的我们开始唏嘘。看着身边的孩子们,在校园里欢快地走着,忙碌地走着,满不在意地走着,从他们的眼神里才忽然想起,也曾经有那么一天,我们也这样惊诧着别人的离别。

  是啊,当时年少春衫薄,离别又算什么东西?而且,又那么遥远……可是,蓦然发现,我们已经毕业。

  这就是离别。

  永远记得自己是从哪里走出来的,这会让你心里温暖而塌实;永远记得和老朋友们多多联系,这会让你不寂寞;永远记得偶尔回来灌灌水,从忙碌的工作中偶尔解脱一下;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像我一样,回来看看要离开的孩子们,你才会永远知道什么叫做年轻。伤口若不去不停撒盐,总有一天会结疤,会麻木……

  人应该小心翼翼地生活,才不会让幸福从手里溜走。这句话,送给所有即将离开的孩子们,和那些终究有一天会离开的孩子们。


  大学毕业留言寄语(二)

  博雅是致力人性完善、人格健全的教育理想。因为博雅,我们相识相知;因为博雅,我们携手同心;因为博雅,我们自由快乐;因为博雅,我们超凡脱俗。

  从名师云集的博雅课程学习,到博大精深的岭南名园调研;从丰富多彩的校园博雅文化,到迥异其趣的田野文化考察;从个人独立的社会调查,到团队合作的科学研究;从广州社区的志愿服务,到地震灾区的援助行动,从绿色、阳光、寓意天下为公的博雅班徽,到简约、亮丽、蕴含文化意境的博雅班服;处处都洋溢着博雅班同学的广博、优雅、自由、快乐,(www.lz13.cn)犹如春天绚丽的花朵、盛夏灿烂的阳光、金秋蔚蓝的天空,寒冬雪白的莽原,充满了诗情画意。

  四年博雅,每一个足迹都是人生的美好记忆,深深地铭刻在我们脑海里;每一个同学都是人生的朋友知己,牢牢地铭记在我们心房里。愿广博的知识、优雅的气质、自由的精神锻造每个同学快乐的人生。


  大学毕业留言寄语(三)

  又到盛夏,燥热良久,空许了几抹残阳西下,象牙塔里一切还是如此的祥和安宁,不同的只是,校园深处生活了四年的你我,即将卷入毕业的大潮奔赴社会的各个岗位,别离了学生生涯,告别了象牙塔的年少纯真,也别离了在一起学习生活四年的母校——中青院。

  舍不得几多愁,三棵树的绿叶匆匆,校训石的泰然苍茫,图书馆的潇洒舒适,老食堂的食味飘香,无论是老校门的斑驳历史还是如今的“五四碑门”,每每经过,载动的都是这即将离别的校园伤感,无论何时,我都记得,西三环北路25号这座大院深处的故事……

  模糊地记忆已经不起回忆,不是不记得,只是不愿意。四年前,我拖着行李箱匆匆的迈进了这个校园,迈进了一个我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大学世界里。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的自由自在的在象牙塔的海洋里磨练我的成长。此刻,寂静的能听见流水哗啦啦的趟过脑海,我回忆着,怎么也找寻不出成长的影子,花儿顿然没有了香气,心再一次回到了冰封的南极。

  秋风伴落叶的日子,落幕着一幅幅搁浅的记忆。凌乱的回忆在重复中拼凑着简单的中青记忆。记得那个九月,那早上的大风,那午间的薄云,那傍晚的彩霞,盘根错节拧成一个扣,锁住了舞动的心情,苍白的萎缩在遗失的角落,守望着灵魂的影子。

  无奈那纷乱的情绪,总是凌乱着脚步,一次次邂逅的相遇,却也错落着字的音符,心从此迷失在朦胧里。果园教室的没落被层层的绿荫包容在繁华深处,一抹自习的幽静让我很安心的陶醉在文字的安宁里。只可惜,现在,我很难在进去了,也许,过几年,它就该消失在这中青小小的世界里了。

  情感的闸阀竟崩溃了一切固有的栅栏,顺着指间在笔尖暄染着心灵纯洁的天空。还记得匆匆的下课铃声,夜晚的中青月光婆娑,穿透着静谧的夜空,穿渗着宿舍的屋窗,舔吮着青涩的脸膛,狭小而温情,绞碎了缠绵。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