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那只是你成长路上的一个小小逗号

  文/积雪草

  15岁那年。

  周安安迷上了魔幻小说,迷到爱不释手、废寝忘食的地步。他把自己想象成小说中某一个有着奇异魔法和超能量的人物,或是一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侠。实际情况却与此格格不入。他是个胆小怯懦的自卑男孩,平常说话不敢大声,像一只胆小的蚊子一样哼哼。走路低着头,像一只蹑手蹑脚的小猫咪。做事更是轻手轻脚,班上有调皮的同学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淑女”。

  这个绰号让他愤怒,让他极端,让他失去理智,但却无法摆脱。他所有的愤懑、豪气和所有的理想,都只有在那些武侠与玄幻小说中才能得以宣泄和完满。

  上课的时候,他趴在课桌底下偷偷地看。放学回家,他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继续苦读。他甚至把玄幻小说拷贝到手机上,连上厕所的时间都不放过。

  有一次上课,他正在课桌底下埋首苦读,语文老师叫他起来回答问题,他居然没有听到,同桌用胳膊肘碰他,他站起来,茫然四顾,半天才说:“老师,我没睡觉。”同学们哄堂大笑,他的脸烧得像天边七彩的云霞,呈好几种颜色,不停地转换。

  他的成绩自然烂到不可收拾。放学后,老师把他叫到办公室,锁着眉头说:“周安安,叫家长吧!这样下去,你哪儿也考不上。”

  老师的声音尽管不大,但还是把他吓得一哆嗦。

  周安安是单亲家庭里长大的孩子,从小就没有见过父亲。母亲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女人,说话嗓门很大,做事风风火火,在市场上摆摊卖衣服,练就了一身和男人一样的强势风格。她对周安安的期望很高,希望他好好念书,将来考上好的大学,替她争口气,可以说周安安是她的全部理想和信念,是她坚守在市场上摆摊的全部支撑。她常常用手点着周安安的额头说:“你怎么会是我的儿子?一点都不像我。”

  尽管她和周安安说话的时候尽量温柔和蔼,可是周安安还是很怕她,这也是他自卑的根源。同学们很大一部分坐上私家车,他却在为生活费和学费而发愁,尽量节省每一个硬币,因为,只要他节省了一个硬币,他的母亲就可以在市场上少跟人争执一句。

  他不和同学一起吃午饭,因为他的午餐总是最便宜的。他不和同学一起打球,因为他的球鞋总是开了胶的。

  老师说:“周安安,你在想什么?”

  周安安回转过头,眼睛里浸满了泪水,小声说:“老师,别告诉我妈妈好吗?她会收拾我的。”

  是的,每次老师找家长,周安安的母亲就会很生气,她会用自制的苍蝇拍拍他,一边流泪一边说:“让你不听话,让你不争气,让你不学好,让你不成材。”很难想象,平常混迹市场的母亲会有那么多的词汇。周安安不怕打,就怕看母亲伤心绝望、涕泪交流的样子,他就败了,败得不想回言和反抗。

  老师说:“不告诉家长也可以,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必须听我的。”

  周安安想了想,点了点头。

  老师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有一个少年小时候很自卑,不合群,很多时候一个人独来独往。其实他看到别的同学一起放学上学,欢声笑语,也很羡慕。可是他没有勇气和别人在一起,因为他跟别人不一样,他的右手长了六个手指,同学们常常取笑他,叫他六指。后来班上一个漂亮的女生主动和他一起上学下学,把敬佩的目光投给他,因为他学习成绩优异,几乎每一科都达到了别人无法企及的程度。因为那个漂亮女生的欣赏,他抛弃了自卑和懦弱,用热情和自信点燃了青春里一段最美好的时光。后来他成为一名老师。知道吗?那个少年就是我。

  老师说完,把手伸出来:“你看看,这就是我每天握着粉笔在黑板上板书、长了六个手指头的手。其实这不是人力所能为,所以不用自卑。就像你,出身不能选择,有什么样的家庭不能选择,所以完全没有必要自卑。”

  那一次,在办公室里与老师长谈后,周安安有了很大的转变。青春是什么?青春其实就是一场花雨,看起来瑰丽多彩,其实内中也有潜流,渡过去,青春就会绽放出美丽的异彩。

  中午吃饭,周安安不再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他会坦然地端着饭盒和同学坐在一起。饭盒里的菜肴虽然不是很丰盛,但是,那是母亲的一颗眷眷之心。他终于明白,他该比的不是饭盒里的内容,而是母爱的博大精深。

  放学后,他不再故意落在同学的最后。同学有私家车来接,他也有,有母亲的自行车。十五岁的周安安坐在母亲的自行车的后座上,一路讲着学校见闻,撒下一路爽朗开怀的笑声。

  学校的操场上,周安安不再畏首畏尾,他跟同学一起抢球做运动。也许姿势不是十分洒脱帅气,也许还不够阳刚健美,可是他毕竟在参加,在成长。

  周安安不放弃任何一个成长的机会,偶尔也有同学嘲笑他曾经停留在武侠和玄幻小说中走火入魔的样子,他会一笑置之,洒脱地摆摆手。

  自卑其实只是青春里的一个逗号,偶尔停顿一下,就会逾越过去,因为人生总要不停往前走,走到一个能看到光明的地方。

  时光流转,白驹过隙,考上高中以后的周安安,早已从一个苍白忧郁的男孩,长成一个活泼开朗的追风少年,他早已把那些在虚拟中找来武装自己的盔甲卸掉了,把自卑狠狠地踩在脚下。

  身体的发育,让他看上去不再像一棵豆苗般娇弱,而是俊朗飘逸;运动场上常常能看到他阳光的身影,三分球尤其漂亮,让很多女生为之喝彩鼓掌;学校的演讲比赛上,他更是口齿清晰,旁征博引,让人刮目相看。谁能想到,这就是当初那个胆小怕事弱不禁风、只能躲在虚拟世界里纵横驰骋的男生。

  其实每个青春期的孩子都会有这样一段时光,愿意躲在虚拟中把自我想象成一个理想中的角色,用以弥补现实中的不足。只要能及时调整自己的步伐,从迷失中走出来,未来的日子里,依旧会阳光灿烂。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