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为什么我们这么辛苦却还是很穷?

  文/李三清

  13年前,我刚上大一。

  一个周末,我和几个女同学约好去东湖磨山游玩。我正研究怎么倒公交车时,一个家在本地的同学说,不用查了,等下我爸爸的司机会来接我们。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我们宿舍楼下,同学轻车熟路地招呼我们上车。她的表情恬淡而自然,毫无炫耀的意思。

  这是我19岁生命里第一次坐小轿车。那一瞬,我第一次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我老家是红安。在外我们喜欢说是黄冈人,因为黄冈名气响亮些。

  2005年时,我家还没有一个亲戚有私家车。从我们村去镇上,我都是步行,20多分钟。从镇上去县城,坐班车,5块钱。从镇上到武汉,坐大巴车,25块钱左右。

  到武汉上大学,平时出行都是公交车,从不敢打出租车,虽然那时候起步价还是3块钱。

  在东湖游玩后,同学带我们逛街买衣服。她们对一些品牌如数家珍,我却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眼花缭乱,局促不安。

  同学喊我试衣服,我赶紧摆摆手,“你们试吧,我帮大家看着包。”

  后来,我们又去KFC。同学们买了薯条、汉堡、鸡块、可乐等,我什么都没买,默默地从包里拿出早上买的一个馒头。

  这里的东西太贵了,我一个月只有300块钱生活费,可得省着花。

  那个同学看我啃干馒头,就不动声色地从包里拿出一瓶雪碧,悄悄地递给我。

  那年,她只有18岁。她家境优越,良好的家庭背景让她自信爽朗,充满阳光。

  在我眼里,她就像盆栽里一朵娇艳的玫瑰花,明媚动人。而我呢,就像生长在野地里的一株狗尾巴草,灰头土脸。

  当宿舍同学用MP3练习英语听力时,我只能利用没课的时间去机房练习。因为一个MP3要200块钱,买了MP3,我就要饿肚子了。

  当同学们计划暑假去新东方培训英语四六级、雅思、小语种时,我默默地整理好行李,倒两次公交车去餐厅打工。虽然一个月工资只有600块,却可以维持我两个月的基本生活。

  当同学们积极投身各种协会开阔眼界、锻炼口才、积累人脉资源时,我在用高考的劲头准备每学期的期末考试。我每学期都必须拼命考专业第一,只有这样才能拿到最高奖学金,才不用为下一年的学费发愁。

  8000块钱,对于有些城里孩子来说,也许只是一次出国旅行、一台笔记本电脑,但对于我来说,它是八九千斤稻谷,码起来是八九十蛇皮袋,堆起来是高高的一堵墙。

  每一颗稻谷,从播种、移栽、除草、施肥、收割到脱粒,都浸润了家人的血汗。

  最近看到一则新闻,一名在校大学生借高利贷炒数字货币期货,负债十几万,最后被迫辍学,被债主逼债,亡命天涯。

  这个故事让我震惊,也让我反思。一个人在青少年时期,要形成怎样的金钱观,才能不在物欲横流的现实中迷失?

  小时候,我问爸爸,为什么我们家这么辛苦种这么多田地,却仍然贫困,而邻居家似乎不种庄稼,靠赌博、搞些副业,却经常有肉吃。

  爸爸回答说,虾有虾路,蟹有蟹路。

  每个人都有自己谋生的本领,我赚不了那些轻松钱,只知道种地卖苦力,做一点,得一点。只要勤快肯干,我们不会一直穷下去。

  20多年过去了,爸爸的话在我脑海里根深蒂固,形成了我朴素的价值观:要脚踏实地,不可投机取巧。

  为什么最近裸贷、借高利贷、赌博等事情层出不穷,上演了一场场悲剧故事?

  也许,就是有些年轻人的金钱观出了问题。

  70后、80后普遍比90后、00后吃了更多物质上的苦。

  过去的贫穷塑造了我们坚韧、不服输、能吃苦、不怕脏累的品质,也给了我们相对自卑、保守、不善交际等弱点。

  那时的我们虽然不富裕,但与身边人的差距并不是很大。而现在呢,昨天还和你一起撸串喝扎啤的哥们,今天就可能一夜暴富;

  前天还和你一起混公众号、混转发群的文友,今天就可能因为一篇10万加的文章刷爆朋友圈,商业合作、签约出版接踵而至;

  不久前还跟你借钱吃饭的闺蜜,转眼就找到了一个高富帅,不仅有大钻戒求婚,还有马尔代夫蜜月旅行……

  似乎每个人都有机会一夜暴富、一举成名。

  巨大的差距往往让一些心智尚不成熟、三观尚不牢固的青少年们无所适从。

  有的时候,我们穷尽一生想要达到的高度,不过是别人的起点。

  当你的同学在欧洲十五国玩得不亦乐乎时,你却在办公室里苦哈哈地加着没有加班费的班;

  当你的朋友家请了金牌月嫂料理一家人生活时,你却在上班劳累了一天后还要当免费保姆做饭洗衣带孩子;

  当你的闺蜜谈项目拉订单满世界飞时,你却在一遍一遍修改着一篇公文报告;

  当你的兄弟在北上广拿下一套学区房时,你还在暗自庆幸终于用公积金在三四线城市按揭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每个人的起点不同,有人费劲千辛万苦才来到罗马,而有的人就出生在罗马。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我始终相信,比别人过得好,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是优于过去的自己。

  13年前,我在KFC里啃馒头;13年后,我可以淡定从容地带孩子在KFC里吃薯条;

  13年前,我看着同学花9000多块钱买的笔记本电脑,心里在换算,这要卖多少袋稻谷、多少斤花生、多少亩油菜才能买到啊;13年后,我可以在苹果专卖店选购最新款的笔记本电脑和手机;

  13年前,我孑然一身,身无长物,揣着东拼西凑的学费到省城上大学;13年后,我住在宽敞明亮的房子里,拥有一份从前不敢奢想的工作;

  13年前,我从牙缝里省出钱来买心爱的书籍;13年后,我有一间可容纳1000多本书的书房,基本实现了买书自由;

  ……

  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却可以用自己的努力决定下一代的起点。

  这,也许就是我们每个人奋斗一生的意义。

  来源:李三清的紫竹林(ID:lisanqing2015),作者:李三清,湖北红安人在张家界,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18年将出版散文集《漫步紫竹林》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