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即将上大学的你

  文/王迪

  我有一个好友D,她不吃早餐,偶尔翘课,时常熬夜,对所学专业意义持怀疑态度。在大学校园里随机挑10个人,8个都和她相似。

  某一天,我向她借移动硬盘,发现500G的空间几乎全被装满。所有的内容分门别类,安置在十几个文件夹里。除电影以外,其余的内容几乎都与学习相关——公开课、纪录片、英语听力、电子书……问她,这些东西看过多少?她答道,不到三分之一,面带愧色。花了不少时间下载,都是有用的东西,以后可能用得到。她又补了一句。事实上,那剩下的三分之二也许永没有重见天日的那一天,我们彼此心知肚明。

  几天后,听说她又买了一个新的移动硬盘,那些在“下载”名单上排队的资源终于找到了去处。于是,新一轮填满500G的征途又野心勃勃、兴致盎然地启程了。

  这情景对现代人应该都不陌生。谁的电脑或硬盘里没有着几个、十几个G可能会在某天有用但从来不会再次打开的文件夹,每当在网上遭遇可以填补自己知识网络上空白点的资源,我们会下意识像打鸡血一样亢奋,手指会毫不犹豫地点右键“另存为”。然而一旦确知它已躺在硬盘的某个位置,彼此之间的蜜月期也会随之以光速结束。下一秒,我们的笑容已献给另一个“它”。

  在微博上反省自己的知识焦虑,反省自己“看似积极的人生”,却不知微博就是焦虑和看似积极的一大凶手呢。

  人人、开心、微博、豆瓣……这些带有不同社交性质的网站构成了人们虚拟生活的大部分,并开始控制着人们越来越多获得信息的渠道。在社交网站上,我们的时间以两次刷屏之间的喘息区分,凭状态、照片、视频丈量形状。它一点一点侵蚀着我们对阅读保持的耐性,对事实判断的逻辑思考。(励志名言  www.lz13.cn)我们甘愿被最新鲜的新闻,最流行的段子,最隐晦的笑话填充;我们习惯于迅速得出结论,习惯于寻找宣泄的渠道,习惯于和大多数共舞……我们错把信息等同于知识,又错把知识等同于智慧。我们努力保持和时代同行,其实早已把自我像影子一样留在身后。

  某年暑假我的室友在新东方上BEC(商务英语考试),班里的学生几乎都是大学生。她旁边坐的女生是天津某大学的大一学生,借住在亲戚家,专程来北京学英语。大一就学BEC,听上去很牛很积极,但实际情况是她天天上课都十分疲惫,精力不济。十多天下来,倒有一半时间是睡过去的。

  室友课后与BEC听力的老师闲聊,得知这样的情况不属于个别现象。听力老师一针见血,分析现在的大学生有种学习的错觉,大概认为自己报了一个班,就等同于掌握了那门知识。把完成学习的仪式放在首位,听课认真与否反倒不重要了。凡是上足课的学生绝大部分都能通过,问题就在于许多学生都无法坚持下来。

  积极追求的姿态背后必然少不了欲望的撑腰,对学业,对事业,对生活,对未来,渴望一切变得更好是人之常情。然而就像执行力是衡量一支球队的重要指标一样,教练布置的战术再好,执行不到位也是枉然。欲望一旦超出能力可控制的范围,人们不仅会对大量一知半解的知识产生抗拒,焦虑情绪也会顺势而上,径直将他们拖入无底的黑洞。

  这样的“学习焦虑症患者”屡见不鲜,我自己就是。我时常一边用电脑下载着各种资源,一边对老师开出的书单狼吞虎咽。这样的状况愈演愈烈,直到某天在思想史的读书课上,那位头发斑白的老师向我们分享他的读书经验。他说,年轻的时候我每读一部书都必做读书笔记,后来不了,因为书读多了,单是笔记都看不完。不如停下来,就挑几本书,扎扎实实慢慢读,思想的变化反而更明显。

  这话一直在我脑子里绕,回到宿舍,翻出那些被压在书柜底层的书。它们的内容早已被我淡忘,只知道写得真好,第一眼就知道。推开那些“待读”,“待下载”,“待完成”,今天的我只想漫无目的地在旧书堆里徘徊。

  说来惭愧,我有这个毛病,出国之前觉得出国就能一片光明,买了本六级单词就觉得所有的单词都背下来来了,很多书下下来,也就只是放在那没看,甚至网页都保存了一堆,说是以后有空再看,就再也没看过,其实就是怕自己没下,就比别人少了什么。曾经上T的硬盘都感觉不够用,还到处炫耀,其实傻的很。

  不过自从新的生活开始之后,终于明白了书不看就是一堆废纸,公开课不看就是一堆数据,单词不真正坚持去背就是一堆字母而已。

  可以一个月看一本书,看公开课,把下过的东西计入时间表,刚开始很艰难,其实习惯就好。

  规划好你自己的时间,你自己的生活。你要明白生活的意义与目的。

  生活,在哪里都一样。不一样的是,你如何生活。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