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把眼前过得苟且,又如何到的了远方?

  文/由牧

  前不久,朋友贷款买的期房下来,装修好终于住了进去。在大伙的怂恿下,她拍了几张照片发到群里。

  手指在屏幕上滑来滑去看了好几遍,想夸奖几句却实在是无从下口。真的很粗糙简陋——

  根本谈不上有什么软装,墙上和地上都空空荡荡的,但也实在不好意思称之为简约;仅有的几件风格不同的家具倒像是临时租借来的;乡土气质浓郁的窗帘垂头丧气地搭在客厅的墙边;厨房摆放的简陋碗碟也让人生不出任何食欲。

  没有任何风格和个性,甚至感觉不到不懂装修风格的家庭鼓捣出来的杂乱和温馨。只让人感到一切从简,所有东西都可以将就。

  平心而论,朋友的工资不低,首付是家里出的,月供公积金还一部分,家里帮着还剩下的;审美上也不用说,学过美术做过设计,怎么也算得上是有眼光有品位的,虽说不至于能装出家装杂志照的效果,但是布置一个简单温馨的小家,绝对不算是有难度的事情。

  很明显,她并没有用心去打理现在的房子。

  我大概能猜到一点原因:她一直不满现在的工作,甚至想离开所在的城市,但苦于一直没有很好的机会。虽然家里做主买了房子,终究是有些不甘心。

  在远方不知何时才能到达的情况下,她先把当下过成了“苟且”。

  正是因为人们总是习惯把当下的生活和内心的渴望对立起来,所以才有了“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有了“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有时候我会想,鸡汤本身或许并没有好坏有毒无毒之分,只是慰藉人鼓励人,但总有人把它当作治病救人的良药。

  以为听上几句有道理的漂亮话,就可以改变现实得到救赎,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麻痹自己,直到病入膏肓。

  也许说这话的人本意并非如此,但听这话的很多人,却是无意中就把对远方的憧憬,当成了忍受眼前“苟且”的利器,甚至成了把生活过得苟且的借口。

  与其说,是眼前的苟且让我们向往诗与远方;倒不如说,往往愈是向往诗与远方,愈容易忽略眼前,把当下的生活过得苟且。

  而苟且是什么?只顾眼前,得过且过;敷衍了事。所以,苟且其实更多是一种态度。一种对生活妥协,对自己敷衍的态度。

  不是眼前只有苟且,而是你选择了敷衍和将就。

  大学时有一位前辈,她刚毕业的时候在公司附近租房。每次租房都要看很多,挑选自己喜欢的装修风格;实在找不到合意的,就会尽量改造,添置或者替换一些东西。

  一直觉得她太挑太能折腾。后来去她家做过几次客。

  午后暖洋洋的阳光里,窗明几净,就像她的人一样素雅舒服。大大的书架摆满了书,客厅里有苍翠的水生植物,阳台上有开得正盛的花。

  她端出茶和点心。点心装在精致的碟子里,不同的茶配不同的茶杯。

  即使总要搜刮上一打书装包里,每次却都舍不得离开。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梦想中家的样子。

  前辈靠自己还暂时买不起房子,工作刚起步待遇上也不甚满意。但她会在周末上课学习,渐渐爱好成了技能,没过两年就换了更接近自己梦想的工作。在她的身上,我看不到丝毫苟且的影子。

  我们看过了太多 “房子是租来的,但生活不是”,看时觉得热血沸腾摩拳擦掌,想要改造自己的房子,再多看几个订阅号,转眼冲动就和文章一起沉没在了收藏夹里。网络时代,我们的记忆和冲动,大概只有那么短暂的几秒钟。

  大概因为下意识觉得,过不久可能就要换房子住,以后肯定要买房子,所以当下多么糟糕,似乎都是可以忍受的。

  就像即使做着不满意的工作,我们也总能用“明天会更美好”来麻醉自己,却生不出任何动力和勇气去改变。

  对于远方,对于明天,对于一切尚未抵达的,我们总是有一种超乎常理的执念和向往。

  高晓松说,“谁要觉得你眼前这点儿苟且就是你的人生,那你这一生就完了。生活就是诗和远方,能走多远走多远;走不远,一分钱没有,那么就读诗,诗就是你坐在这,它就是远方。”

  可真的万水千山走遍的三毛却说,“人生又有多少场华丽在等着,不多的,不多的,即使旅行,也大半平凡岁月罢了。”

  远方固然值得向往,但大多数的人生,却是由这一个个无法抵达远方的平凡日子组成的。

  而且我所理解的“远方”不单单指空间上的,还有着一层理想生活的含义。

  有人说,“世界上最悲惨的事,就是把爱好变成工作,把爱人讨作老婆。”

  远方,梦想和爱好都是用来放在脑海里想象憧憬的。这种美好,恰恰是因为得不到才愈发显得美好。落到这日复一日的生活中,也极易变得枯燥。

  但我愿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都能越来越无限接近自己心中的“远方”。所以我要把爱好变成工作,与爱人结成夫妻。每天都跟自己爱的一切在一起。

  如果说“六便士”是现实的苟且,那“月亮”就是高高在上的理想。我们总是习惯将其对立起来,可是却忘记了,我们一直有抬起头来看月亮的时间。

  像那个前辈一样,在力所能及的范围把住所打理得整洁舒适;

  周末约上好友,即使独自一人也没什么不好,去看看画展,去近郊游玩;

  做不喜欢的工作之余,在自己的爱好上花点心思,说不定哪一天就能换一份喜欢的工作;

  ……

  你是愿意把“远方”只放在想象中,让它保持着美好的模样,继续着苟且的生活;还是放弃敷衍,一步步向它靠近,哪怕冒着发现它并不美好的风险?

  我相信,当你选择了不苟且,总有一天会发现眼前也可以有诗,有远方,有月亮。

  作者简介:由牧,原创作者,伪文艺女青年,已婚少女。曾为“生有涯而知无涯”苦恼,直至偶然看到胡适先生一句话“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豁然开朗,遂做了欢喜(ID:huanxijoy)。愿与你分享爱,喜悦,和平。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