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希金的诗歌

  1、《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需要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回忆。

  2、《致大海

  再见了,奔放不羁的元素!
  你碧蓝的波浪在我面前
  最后一次地翻腾起伏,
  你的高傲的美闪闪耀眼。
  像是友人的哀伤的怨诉,
  像是他分手时的声声召唤,
  你忧郁的喧响,你的急呼,
  最后一次在我耳边回旋。
  我的心灵所向往的地方!
  多少次在你的岸边漫步,
  我独自静静地沉思,旁徨,
  为夙愿难偿而满怀愁苦!
  我多么爱你的余音缭绕,
  那低沉的音调,深渊之声,
  还有你黄昏时分的寂寥,
  和你那变幻莫测的激情。
  打鱼人的温顺的风帆,
  全凭着你的意旨保护,
  大胆地掠过你波涛的峰峦,
  而当你怒气冲冲,难以制服,
  就会沉没多少渔船。
  呵,我怎能抛开不顾
  你孤寂的岿然不动的海岸,
  我满怀欣喜向你祝福:
  愿我诗情的滚滚巨澜
  穿越你的波峰浪谷!
  你期待,你召唤——我却被束缚;
  我心灵的挣扎也是枉然;
  为那强烈的激情所迷惑,
  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边……
  惋惜什么呢?如今哪儿是我
  热烈向往、无牵无挂的道路?
  在你的浩瀚中有一个处所
  能使我沉睡的心灵复苏。
  一面峭壁,一座光荣的坟茔……
  在那儿,多少珍贵的思念
  沉浸在无限凄凉的梦境;
  拿破仑就是在那儿长眠。
  他在那儿的苦难中安息。
  紧跟他身后,另一个天才,
  像滚滚雷霆,离我们飞驰而去,
  我们思想的另一位主宰。
  他长逝了,自由失声哭泣,
  他给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桂冠。
  汹涌奔腾吧,掀起狂风暴雨:
  大海呵,他生前曾把你礼赞!
  你的形象在他身上体现,
  他身上凝结着你的精神,
  像你一样,磅礴、忧郁、深远,
  像你一样,顽强而又坚韧。
  大海啊,世界一片虚空……
  现在你要把我引向何处?
  人间到处都是相同的命运:
  哪儿有幸福,哪儿就有人占有,
  不是教育,就是暴君。
  再见吧,大海!你的雄伟壮丽,
  我将深深地铭记在心;
  你那薄暮时分的絮语,
  我将久久地,久久地聆听……
  你的形象充满了我的心坎,
  向着丛林和静谧的蛮荒,
  我将带走你的岩石,你的港湾,
  你的声浪,你的水影波光。

  3、《自由颂

  去吧,从我的眼前滚开,
  柔弱的西色拉岛的皇后!
  你在哪里?对帝王的惊雷,
  啊,你骄傲的自由底歌手?
  来吧,把我的桂冠扯去,
  把娇弱无力的竖琴打破……
  我要给世人歌唱自由,
  我要打击皇位上的罪恶。
  请给我指出那个辉煌的
  高卢人的高贵的足迹,
  你使他唱出勇敢的赞歌,
  面对光荣的苦难而不惧。
  战栗吧!世间的专制暴君,
  无常的命运暂时的宠幸!
  而你们,匍匐着的奴隶,
  听啊,振奋起来,觉醒!
  唉,无论我向哪里望去——
  到处是皮鞭,到处是铁掌,
  对于法理的致命的侮辱,
  奴隶软弱的泪水汪洋;
  到处都是不义的权力
  在偏见的浓密的幽暗中
  登了位——靠奴役的天才,
  和对光荣的害人的热情。
  要想看到帝王的头上
  没有人民的痛苦压积,
  那只有当神圣的自由
  和强大的法理结合在一起;
  只有当法理以坚强的盾
  保护一切人,它的利剑
  被忠实的公民的手紧握,
  挥过平等的头上,毫无情面。
  只有当正义的手把罪恶
  从它的高位向下挥击,
  这只手啊,它不肯为了贪婪
  或者畏惧,而稍稍姑息。
  当权者啊!是法理,不是上天
  给了你们冠冕和皇位,
  你们虽然高居于人民之上,
  但该受永恒的法理支配。
  啊,不幸,那是民族的不幸,
  若是让法理不慎地瞌睡;
  若是无论人民或帝王
  能把法理玩弄于股掌内!
  关于这,我要请你作证,
  哦,显赫的过错的殉难者,
  在不久以前的风暴里,
  你帝王的头为祖先而跌落。
  在无言的后代的见证下,
  路易昂扬地升向死亡,
  他把黜免了皇冠的头
  垂放在背信底血腥刑台上;
  法理沉默了——人们沉默了,
  罪恶的斧头降落了……
  于是,在带枷锁的高卢人身上
  覆下了恶徒的紫袍。
  我憎恨你和你的皇座,
  专制的暴君和魔王!
  我带着残忍的高兴看着
  你的覆灭,你子孙的死亡。
  人人会在你的额上
  读到人民的诅咒的印记,
  你是世上对神的责备,
  自然的耻辱,人间的瘟疫。
  当午夜的天空的星星
  在幽暗的涅瓦河上闪烁,
  而无忧的头被平和的梦
  压得沉重,静静地睡着,
  沉思的歌者却在凝视
  一个暴君的荒芜的遗迹,
  一个久已弃置的宫殿
  在雾色里狰狞地安息。
  他还听见,在可怕的宫墙后,
  克里奥的令人心悸的宣判,
  卡里古拉的临终的一刻
  在他眼前清晰地呈现。
  他还看见:披着肩绶和勋章,
  一群诡秘的刨子手走过去,
  被酒和恶意灌得醉醺醺,
  满脸是骄横,心里是恐惧。
  不忠的警卫沉默不语,
  高悬的吊桥静静落下来,
  在幽暗的夜里,两扇宫门
  被收买的内奸悄悄打开……
  噢,可耻!我们时代的暴行!
  像野兽,欢跃着土耳其士兵!
  不荣耀的一击降落了……
  戴王冠的恶徒死于非命。
  接受这个教训吧,帝王们:
  今天,无论是刑罚,是褒奖,
  是血腥的囚牢,还是神坛,
  全不能作你们真正的屏障;
  请在法理可靠的荫蔽下
  首先把你们的头低垂,
  如是,人民的自由和安宁
  才是皇座的永远的守卫。

  4、《致克恩

  我记得那神奇的瞬间:
  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
  就像昙花一现的幻像,
  就像纯洁之美的精灵。
  在无望忧愁的折磨中,
  在喧闹生活的纷扰里,
  温柔的声久久对我回响,
  可爱的脸庞浮现在梦里。
  岁月飞逝。骚动的风暴,
  吹散了往日的幻想,
  我淡忘了你温柔的声,
  和你那天仙般的脸庞。
  幽居中,置身囚禁的黑暗,
  我的岁月在静静地延续,
  没有神灵,没有灵感,
  没有眼泪、生活和爱情

  5、《致一位希腊女郎

  你生来就是为了
  点燃诗人们的想象,
  你惊扰、俘虏了那想象,
  用亲切活泼的问候,
  用奇异的东方语言,
  用镜子般闪耀的眼睛,
  用这只玉足的放浪……
  你生来就是为了柔情,
  就是为了激情的欢畅三
  请问,当莱拉的歌手…,
  怀着天堂般的憧憬,
  描绘他不渝的理想,
  那痛苦的可爱的诗人,
  再现的莫非是你的形象?
  也许,在那遥远的国度,
  在希腊那神圣的天幕下,
  那充满灵感的受难者,
  见到了你,像是在梦乡,
  于是他便在心灵的深处,
  珍藏起了这难忘的形象?
  也许,那魔法师迷惑了你,
  把他幸福的竖琴拨响;
  一阵不由自主的颤抖,
  掠过你自尊的胸膛,
  于是你便靠向他的肩膀……
  不,不,我的朋友,
  我不想怀有嫉妒的幻想;
  我已久久疏远了幸福,
  当我重新享受幸福的时辰,
  暗暗的忧愁却将我折磨,
  我担心:凡可爱的均不忠诚。

  6、《康复

  我见到的是你吗,亲爱的朋友?
  莫非这只是一个模糊的幻想,
  是不真实的梦,是剧烈的病痛
  在欺骗地搅动着我的想象?
  在这不祥之病的阴郁时刻,
  是你站在我的床前,温柔的姑娘
  笨拙、可爱地穿一身军装?
  是的,我见到了你;我无神的视线
  透过那戎装看到了熟悉的美丽:
  我用软弱的低语呼唤我的女友……
  但我的意识里又聚起阴暗的幻想,
  我用软弱的手在黑暗中把你寻觅…
  突然,在我滚烫的额头,我感觉到
  你的眼泪、湿润的亲吻和你的气息…
  这不朽的感觉!生命的火,
  带着无比激动的愿望从我心头掠过!
  我在沸腾,我在颤抖……
  你则像个美丽的幻影消失了!
  狠心的朋友!你在用陶醉使我痛苦:
  来吧,让爱情使我灭亡!
  在美妙夜晚的寂静中,
  出现吧,神奇的女郎!让我再次看到
  威严的军帽下你蓝天一样的眼睛,
  看到斗篷,看到武装带,
  看到被军靴装饰着的双脚。
  别迟疑,快来,我美丽的军人,
  来吧,我在等你。诸神再次
  用健康给我送了厚礼,
  还给了我甜蜜的烦恼,
  这便是那隐秘的爱情和青春的游戏。

  7、《给一位幻想家

  你将在痛苦的激情中获得享受;
  你乐于让泪水流淌,
  乐于用枉然的火焰折磨想象,
  把静静的忧愁在心中隐藏。
  天真的幻想家啊,请相信,你不会爱。
  哦,如果你,忧郁情感的追寻者,
  一旦被爱情那可怕的疯狂所触及,
  当爱的全部毒液在你的血管中沸腾,
  当失眠的夜在漫长地延续,
  你躺在床上,受着愁苦缓缓的煎熬,
  你在呼唤那欺骗的安静,
  徒劳地把哀伤的眼睛紧闭,
  你痛哭着,把滚烫的被子拥抱,
  你愿望落空的疯狂中变得憔悴,
  请相信,到那个时候,
  你便不会再有不雅的幻想!
  不,不!你会泪流满面,
  跪倒在高傲情人的脚旁,
  你颤抖,苍白,疯狂,
  你会冲着诸神喊叫:
  诸神啊,请把我受骗的理智还给我,
  请把这该死的形象从我面前赶跑!
  我爱得够了,请给我安宁!
  但那幽暗的爱情和难忘的形象,
  你永远也摆脱不掉。

  8、《给丽达的信

  当美妙的黑暗将帷幕
  静静地张开在他们头上,
  当时间推动着指针,
  在缓慢的时钟上倘徉,
  当自然那幸福的宁静中,
  只有爱情还没有入睡,--
  这时,我再次离开了
  我的囚室那密实的穹顶,
  我来在你的住处……
  根据我急促的脚步,
  根据充满情欲的沉默,
  根据大胆的颤抖的手,
  根据那激动的呼吸,
  以及滚烫的温柔的唇,
  请辨认出你的情人,--
  我的欢乐和喜悦已降临!
  哦丽达,那该有多好啊,
  如果带着炽爱的狂喜死去!

  9、《歌手

  你们可曾听见树林后面那深夜的歌声?
  那是一位爱情和哀伤的歌手在歌唱。
  当清晨的田野一片寂静,
  那忧郁、朴素的声音在鸣响,
  你们可曾听见?
  你们可曾在林中荒芜的黑暗中预见他?
  那是一位爱情和哀伤的歌手在歌唱。
  你们可曾看到泪痕和微笑,
  看到那满含忧愁的静静的目光?
  你们可曾遇见?
  你们可曾叹息,当听见那静静的歌声?
  那是一位爱情和哀伤的歌手在歌唱。
  当你们在林中看到这个青年,
  遇见他那暗淡无神的目光,
  你们可曾叹息?

  10、《理智与爱情

  少年达佛尼斯在追逐多里斯,
  他在喊:“停停,美人,停一停!
  说一句'我爱你',我便
  不再追你,我以爱神起誓!”
  “住口,住口!”理智在说,
  可爱神却说:“说吧:你真可爱!”
  “你真可爱!”牧女重复了一句,
  他俩的心中于是燃起了爱火,
  达佛尼斯跪在美人的脚下,
  多里斯垂下了多情的眼睛。
  “跑开,跑开!”理智对她说,
  而爱神却在说:“请留下来!”
  她留下了,——幸福的牧童
  用颤抖的手将她的手紧握。
  他说:“瞧,在椴树的浓荫里,
  两只鸽子正在相互拥抱!”
  “跑开,跑开!”理智反复地说,
  爱神却对她说:“学它们拥抱!”
  在美人那滚烫的唇边,
  滑过一道温柔的微笑,
  她带着眼中的缱绻,
  倒进了情郎的怀抱……
  “祝你幸福!”爱神对她说。
  理智呢?理智已无话可道。

  11、《多么甜蜜!……可上帝啊,多么危险……

  多么甜蜜!……可上帝啊,多么危险,
  去听你的声音,看你可爱的目光!
  这热烈神奇的交谈,这美妙的眼神,
  和这微笑,我怎么能够遗忘!
  奇妙的女人啊,我为何见到了你?
  认识了你,我便已将极乐品尝,
  对我的幸福的仇恨也充满了胸膛。

  12、《我曾经爱过您:这爱情也许……

  我曾经爱过您:这爱情也许
  还没有完全在我的心中止熄;
  但是别让这爱情再把您惊扰;
  我不愿有什么再让您忧郁。
  我曾经默默地无望地爱过您,
  时而苦于胆怯,时而苦于妒忌;
  我曾爱您那样真诚那样温存,
  上帝保佑别人也能这样地爱您。

  13、《致某某

  不不,我不该,我不敢,我不能
  再疯狂地沉湎于爱情的激动;
  我严格地守护着自己的安宁,
  不愿再让心灵燃烧,迷惘;
  不,我已爱够;但是为什么,
  我仍时而陷入短暂的幻想,
  当年轻的纯洁的上天的创造,
  偶尔走过我的身旁,一晃,
  消失?……难道我已无法
  怀着忧伤的激情将姑娘欣赏,
  用眼睛追随着她,并静静地
  祝愿她幸福,祝愿她欢畅,
  衷心地希望她一生顺利,
  有无忧的悠闲,欢乐的安宁
  祝福一切,甚至祝福她选中的人,
  那将可爱的姑娘称做妻子的人?

  14、《渔夫和金鱼的故事

  从前有个老头儿和他的老太婆
  住在蓝色的大海边;
  他们住在一所破旧的泥棚里,
  整整有三十又三年。
  老头儿撤网打鱼。
  老太婆纺纱结线。
  有一次老头儿向大海撒下鱼网,
  拖上来的只是些水藻。
  接着他又撒了一网,
  拖上来的是一些海草。
  第三次他撒下渔网,
  却网到一条鱼儿,
  不是一条平常的鱼——是条金鱼。
  金鱼竟苦苦哀求起来!
  她跟人一样开口讲:
  “放了我吧,老爷爷,把我放回海里去吧,
  我给你贵重的报酬:
  为了赎身,你要什么我都依。”
  老头儿吃了一惊,心里有点害怕:
  他打鱼打了三十三年,
  从来没有听说过鱼会讲话。
  他把金鱼放回大海,
  还对她说了几句亲切的话:
  “金鱼,上帝保佑!
  我不要你的报偿,
  你游到蓝蓝的大海去吧,
  在那里自由自在地游吧。”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跟前,
  告诉她这桩天大的奇事。
  “今天我网到一条鱼,
  不是平常的鱼,是条金鱼;
  这条金鱼会跟我们人一样讲话。
  她求我把她放回蓝蓝的大海,
  愿用最值钱的东西来赎她自己:
  为了赎得自由,我要什么她都依。
  我不敢要她的报酬,就这样把她放回蓝蓝的海里。”
  老太婆指着老头儿就骂:
  “你这傻瓜,真是个老糊涂!
  不敢拿金鱼的报酬!
  哪怕要只木盆也好,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成样啦。”
  于是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
  看到大海微微起着波澜。
  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的老太婆把我大骂一顿,
  不让我这老头儿安宁。
  她要一只新的木盆,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能再用。”
  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你们马上会有一只新木盆。”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
  老太婆果然有了一只新木盆。
  老太婆却骂得更厉害:
  “你这傻爪,真是个老糊涂!
  真是个老笨蛋,你只要了只木盆。
  木盆能值几个?滚回去,老笨蛋,再到金鱼那儿去,
  对她行个礼,向她要座木房子。”
  于是老头儿又走向蓝色的大海(蔚蓝的大海翻动起来)。
  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老太婆把我骂得更厉害,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
  唠叨不休的老婆娘要座木房。”
  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就这样吧:你们就会有一座木房。”
  老头儿走向自己的泥棚,
  泥棚已变得无影无踪;
  他前面是座有敞亮房间的木房,
  有砖砌的白色烟囱,
  还有橡木板的大门,
  老太婆坐在窗口下,
  指着丈夫破口大骂:
  “你这傻瓜,十十足足的老糊涂!
  老混蛋,你只要了座木房!
  快滚,去向金鱼行个礼说:
  我不愿再做低贱的庄稼婆,
  我要做世袭的贵妇人。”
  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
  (蔚蓝的大海骚动起来)。
  老头儿又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行行好吧,鱼娘娘!
  老太婆的脾气发得更大,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
  她已经不愿意做庄稼婆,她要做个世袭的贵妇人。”
  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
  他看到什么呀?一座高大的楼房。
  他的老太婆站在台阶上,
  穿着名贵的黑貂皮坎肩,
  头上戴着锦绣的头饰,
  脖子上围满珍珠,
  两手戴着嵌宝石的金戒指,
  脚上穿了双红皮靴子。
  勤劳的奴仆们在她面前站着,
  她鞭打他们,揪他们的额发。
  老头儿对他的老太婆说:“您好,高贵的夫人!
  想来,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对他大声呵叱,派他到马棚里去干活。
  过了一星期,又过一星期,
  老太婆胡闹得更厉害,
  她又打发老头到金鱼那儿去。
  “给我滚,去对金鱼行个礼,说我不愿再做贵妇人,
  我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老头儿吓了一跳,恳求说:
  “怎么啦,婆娘,你吃了疯药?
  你连走路、说话也不像样!
  你会惹得全国人笑话。”
  老太婆愈加冒火,她刮了丈夫一记耳光。
  “乡巴佬,你敢跟我顶嘴,跟我这世袭贵妇人争吵?——
  快滚到海边去,老实对你说,
  你不去,也得押你去。”
  老头儿走向海边(蔚蓝的大海变得阴沉昏暗)。
  他又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的老太婆又在大吵大嚷:
  她不愿再做贵妇人,她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金鱼回答说:“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好吧,老太婆就会做上女皇!”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里。
  怎么,他面前竟是皇家的宫殿,
  他的老太婆当了女皇,
  正坐在桌边用膳,
  大臣贵族侍候她。
  给她斟上外国运来的美酒。
  她吃着花式的糕点,
  周围站着威风凛凛的卫士,
  肩上都扛着锋利的斧头。
  老头儿一看——吓了一跳!
  连忙对老太婆行礼叩头,
  说道:“您好,威严的女皇!
  好啦,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瞧都不瞧他一眼,
  吩咐把他赶跑。
  大臣贵族一齐奔过来,
  抓住老头的脖子往外推。
  到了门口,卫士们赶来,
  差点用利斧把老头砍倒。
  人们都嘲笑他:
  “老糊涂,真是活该!
  这是给你点儿教训:
  往后你得安守本分!”
  过了一星期,又过一星期,
  老太婆胡闹得更加不成话。
  她派了朝臣去找她的丈夫,
  他们找到了老头把他押来。
  老太婆对老头儿说:
  “滚回去,去对金鱼行个礼。
  我不愿再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我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让我生活在海洋上,
  叫金鱼来侍侯我,叫我随便使唤。”
  老头儿不敢顶嘴,也不敢开口违拗。
  于是他跑到蔚蓝色的海边,
  看到海上起了昏暗的风暴:
  怒涛汹涌澎湃,不住的奔腾,喧嚷,怒吼。
  老头儿对金鱼叫唤,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把这该死的老太婆怎么办?
  她已经不愿再做女皇了,
  她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这样,她好生活在汪洋大海,
  叫你亲自去侍侯她,听她随便使唤。”
  金鱼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尾巴在水里一划,
  游到深深的大海里去了。
  老头儿在海边久久地等待回答,
  可是没有等到,
  他只得回去见老太婆——
  一看:他前面依旧是那间破泥棚,
  她的老太婆坐在门槛上,她前面还是那只破木盆。

  15、《玫瑰

  我们的玫瑰在哪里,
  我的朋友们?
  这朝霞的孩子,
  这玫瑰已经凋零。
  不要说:
  青春如此蹉跎!
  不要说:
  如此人生欢乐!
  快告诉我的玫瑰,
  我为她多么惋惜,
  也请顺便告诉我,
  哪里盛开着百合。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