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行苇

  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
  方苞方体,维叶泥泥。
  戚戚兄弟,莫远具尔。
  或肆之筵,或授之几。

  肆筵设席,授几有缉御。
  或献或酢,洗爵奠斝。
  醓醢以荐,或燔或炙。
  嘉肴脾臄,或歌或咢。

  敦弓既坚,四鍭既均,
  舍矢既均,序宾以贤。
  敦弓既句,既挟四鍭。
  四鍭如树,序宾以不侮。

  曾孙维主,酒醴维醽,
  酌以大斗,以祈黄耇。
  黄耇台背,以引以翼。
  寿考维祺,以介景福。

  注释

  1、敦彼:草丛生之貌。行:道路。
  2、方苞:始茂。体:成形。
  3、泥泥:叶润泽貌。
  4、戚戚:亲热。
  5、远:疏远。具:通“俱”。尔:“迩”,近。
  6、肆:陈设。筵:竹席。
  7、几:矮脚的桌案。
  8、缉御:相继有人侍候。缉,继续。
  9、献:主人对客敬酒。酢:客人拿酒回敬。
  10、洗爵:周时礼制,主人敬洒,取几上之杯先洗一下,再斟酒献客,客人回敬主人,也是如此操作。爵,古酒器,青铜制,有流、柱、鋬和三足。奠斝:周时礼制,主人敬的酒客人饮毕,则置杯于几上;客人回敬主人,主人饮毕也须这样做。奠,置。斝,古酒器,青铜制,圆口,有鋬和三足。
  11、醓:多汁的肉酱。醢:肉酱。荐:进献。
  12、脾:通“膍”,牛胃,俗称牛百叶。臄:牛舌。
  13、咢:只打鼓不伴唱。
  14、敦弓:雕弓。
  15、鍭:一种箭,金属箭头,鸟羽箭尾。钧:合乎标准。
  16、舍矢:放箭。均:射中。
  17、序宾:安排宾客在宴席上的座位次序。贤:此指射技的高低。
  18、句:借为“彀”,张弓。
  19、树:竖立,指箭射在靶子上像树立着一样。
  20、侮:轻侮,怠慢。
  21、曾孙:戴震《学女为》:“古者适孙则曰曾孙。《尚、书》曰‘有道曾孙’、《考工记》曰‘曾孙诸侯’是也。此燕族人故称曾孙,明祖之适孙以与同祖之人燕于此也。”此指宴会的主人。
  22、醴:甜酒。醹:酒味醇厚。
  23、斗:古酒器。
  24、黄耇:年高长寿。
  25、台背:或谓背有老斑如鲐鱼,或谓背驼,总之都是老态龙钟的样子。台,同“鲐”。
  26、引:牵引。此指搀扶。翼:扶持帮助。
  27、寿考:长寿。祺:吉祥。
  28、介:借为“丐”,乞求。景福:大福。

  译文

  芦苇丛生长一块,别让牛羊把它踩。
  芦苇初茂长成形,叶儿润泽有光彩。
  同胞兄弟最亲密,不要疏远要友爱。
  铺设竹席来请客,端上茶几面前摆。

  铺席开宴上菜肴,轮流上桌一道道。
  主宾酬酢共畅饮,洗杯捧盏兴致高。
  送上肉酱请客尝,烧肉烤肉滋味好。
  牛胃牛舌也煮食,唱歌击鼓人欢笑。

  雕弓拽满势坚劲,四支利箭合标准;
  发箭一射中靶心,较量射技座次分。
  雕弓张开弦紧绷,利箭四支手持定。
  四箭竖立靶子上,排列客位不慢轻。

  宴会主人是曾孙,供应美酒味香醇。
  斟满大杯来献上,祷祝高寿贺老人。
  龙钟体态行蹒跚,扶他帮他侍者仁。
  长命吉祥是人瑞,请神赐送大福分。

  赏析

  《毛诗序》云:“《行苇》,忠厚也。周家忠厚,仁及草木,故能内睦九族,外尊事黄耇,养老乞言,以成其福禄焉。”此为汉古文经学之说。王先谦《诗三家义集疏》引刘向《列女传-晋弓工妻》“君闻昔者公刘之行,羊牛践葭苇,恻然为民痛之,恩及草木,仁着于天下”,王符《潜夫论-德化》“公刘厚德,恩及草木、牛羊六畜,仁不忍践履生草,则又况于民萌而有不化者乎”、《边议》“公刘仁德,广被行苇,况含血之人,己同类乎”,班彪《北征赋》“慕公刘之遗德,及行苇之不伤”,赵晔《吴越春秋》“公刘慈仁,行不履生草,运车以避葭苇”,说明汉鲁诗见刘、王书、、齐诗见班赋、、韩说见赵书、三家今文经学之说以此为专写公刘仁德之诗。但汉经今文之说也常有附会处,未必可从。胡承珙《毛诗后笺》云:“案此诗章首即言亲戚兄弟,自是王与族燕之礼,与凡燕群臣国宾者不同。然所言献酢之仪,肴馔之物,音乐之事,皆与《仪礼-燕礼》有合。则其因燕宴、而射,亦如《燕礼》所云,若射则大射正为司射,是也。至末言以祈黄耇,则义如《文王世子》所谓公与父兄齿者,此其与凡燕有别者也。然则此诗只是族燕一事,而射与养老连类及之。《序》以睦族为内,养老为外,盖由养九族之老而推广言之,以见周家忠厚之至耳。”辨析颇有理,兹从胡说,以此诗为周王室与族人饮宴之作。

  全诗分章,各家之说不同。毛诗分七章,第一、二章每章六句,第三至第七章每章四句;郑玄笺分八章,每章四句;朱熹《诗集传》分四章,每章八句,并说:“毛首章以四句兴二句,不成文理,二章又不协韵;郑首章有起兴而无所兴。皆误。”兹从朱说。
  第一章先从路旁芦苇起兴。芦苇初放新芽,柔嫩润泽,使人不忍心听任牛羊去践踏它。仁者之心,施及草木,那么兄弟骨肉之间的相亲相爱,更是天经地义的了。这就使得这首描写家族宴会的诗,一开始就洋溢着融洽欢乐的气氛。

  第二章正面描写宴会。先写摆筵、设席、授几,侍者忙忙碌碌,场面极其盛大。次写主人献酒,客人回敬,洗杯捧盏,极尽殷勤。再写菜肴丰盛,美味无比。“醓”、“醢”、“脾”、“臄”云云,可考见古代食物的品种搭配,“燔”、“炙”云云,也可见早期烹调方法的特征。最后写唱歌击鼓,气氛热烈。

  第三章写比射,为宴会上一项重要活动。和第二章的多方铺排、节奏舒缓不同,这一章对比射过程作了两次描画,节奏显得明快。两次描画都是先写开弓,次写搭箭,再写一发中的,但所用词句有所变化。场面描画之后写主人“序宾以贤”、“序宾以不侮”,表明主人对胜利者固然优礼有加,对失利者也毫不怠慢,这就使得与会者心情都很舒畅。

  第四章仍是写宴会,重在表明对长者的尊敬之意。先写主人满斟美酒,以敬长者,再写主人祝福长者长命百岁,中间插以长者老态龙钟、侍者小心搀扶的描画,显得灵动而不板滞。方玉润《诗经原始》评道:“老者不射,酌大斗饮之,座中乃不寂寞。”

  此篇写宴会、比射,既有大的场面描画,又有小的细节点染,转换自然,层次清晰。修辞手法丰富多彩,有叠字,如形容苇叶之润泽,则用“泥泥”,形容兄弟之亲热,则用“戚戚”,贴切生动;有排比,如“敦弓既坚,四鍭既钧,舍矢既均”,显得极有气势。这些对于增强诗的艺术效果,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