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花荡续写(一)

  二菱跟着老头子来到了荷花淀,她躲在荷叶后面,她想我到要看看这位老同志是在说大话呢?还是真有本事。难道一个人真能对付十几个鬼子? 二菱带着疑问看着这场即将开场的好戏。老头子不一会儿时间就把鬼子制服了! 二菱目睹老头子这一英雄行为,让她大吃一惊,昨天老同志可不是在说空话呀!自己真是小看他了。但是看着他那身材,体型,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他能一个人对付十几个鬼子,而且不用一支枪。 让她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鬼子们在水里突然不动了,而且鬼喊鬼叫呢?一股一股血水怎么有直往上冒啊?这里面肯定有机关。她打算待会儿一定问个清楚。 看着老头子拿着竹篙打鬼子,二菱心想:打!狠狠地打!替大菱报仇!


  芦花荡续写(二)

  美丽的白洋淀里,水鸟的叫声早已沉寂。美丽、寂静的水面上,倒映着悠闲的白云。一丝波纹打破了这平静,只见一艘小般,有一篙没一篙的撑着,向这边缓缓的划了过来。

  岸边芦苇中,在芦叶的掩映下,一个女孩正默默的看着那慢慢划行的小船,眼里透出隐隐的好奇与不安。

  “万一老头子一不小心,鬼子没杀成,反而被鬼子抓走了,那怎么办?”她暗暗的想。

  但想到老头子发誓时那严肃的表情连同他在水中像鱼一样的身影,她一时又没了主意。

  她看着老头子还像没事人一样,不紧不慢的撑着船。呀,鬼子看见老头子了,正打着手势喊他过去呢。她感觉自己就像坐在船上,一点儿一点儿的向着鬼子划去。愤怒像一只无形的巨手,紧紧的抓住了她。她的脑海中,又浮现起了那夹杂在炮火中永远逝去的母亲和小弟。还有那在炮火中,坍塌、燃烧,早已荡然无存的家。“鬼子”想起这两个字,她就咬紧了牙,他们夺走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家,夺走了原本属于她自己的一切。

  眼前,老头子的小船,在鬼子的鼻子底下,跟鬼子玩起了捉迷藏。突然,中间那个嚷的最厉害的鬼子,突然住了口,一丝丝红色在水中迷散开来,钩子刺穿了鬼子的大腿,十来个鬼子,接二连三的遭了殃。

  忽的,她想起了部队里的战士阿姨来,她对自己和姐姐那么好,总是照顾着自己,就像是亲人一般,自己又找到家了,不是吗?

  眼前,老头子用竹篙狠狠的敲打着每一个鬼子。她看着,想着,忽然觉得快乐极了,对着紫色的迎风飘洒的芦花,笑了。


  芦花荡续写(三)

  几只白色的水鸟飞到船头,衔起几片苇眉子,又投入水中,溅起一圈圈汶漪,便识趣地飞走了。鬼子们都被打入了水中,殷红的血在水面扩散开来,映着荡上鲜绿的芦苇。老头子把船撑到苇塘的边缘,小女孩正看着水上的一切出神。“怎么样,二菱?我没有让你失望吧!这下可是替大菱报了仇了。”    小女孩睁大了眼睛,看着老头子和周围的一切。她头一次目睹这样伟大的场面。良久,从密密的苇叶中抽出身来,银泽闪闪的芦花随之飘散下来。她上了船,老头子猛地一撑篙,小船悠悠地飘入苇塘深处。小船正像老头子的心情一样畅快地行驶着,不知不觉间,已行到了鬼子们的根据地。那是一片很大的荷花淀,那时已过了荷花盛开的季节,一大片荷花淀里还有一些稀落的残荷,厚厚的荷叶也垂下了脑袋,但清香依然。 二菱把手搭在船檐上,用手在水里摸索着什么,时不时地轻轻甩去手上的水草。良久,她从水里捞上来了什么,珍宝似的,放在手心里。(www.lz13.cn)是一个小菱角,还没有熟,青褐色的外客上裹了一层薄薄的泥。她把菱角洗涮干净,小心翼翼地放在船边。她又继续摸索着,不大一会儿,船上已放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菱。她和大菱都是在这个季节出生的,娘和她说过。她吃过菱,白色的果实,放在嘴里。嫩嫩的,甜甜的。她出神地端祥着这些菱,嘴角泛起一丝笑意。老头子大概是被这荷淀美景吸引住了,有一篙没一篙地撑着船,脸上满是自信的表情。夜幕渐渐笼罩了荷花淀。厚厚的荷叶下,几双眼睛正盯着这如苇叶一般轻悠悠的小船,他们把握着时机,脸上露出猥亵的表情。一阵风吹来,满塘的残荷都随风摇曳,几片残荷落在水中,小船也飘向了远方。“啊——” 女孩子一声尖叫,一棵水炮在水中绽开了花,老头子敏捷地撑篙,小船鬼魅般地在水里打转儿。菱角落入湖中,晃了几下,便飘向了那几片荷叶。老头子看见了荷叶底下的脸,便抓起船头的苇眉子,朝荷叶下扔去。尖利的苇眉子划破了鬼子们的脸,鬼子们大叫着。老头子撑篙划船,一个小火轮向老头子射来,老头子迅速拉起二菱,跳入了水中,水面泛起了血红的浪花。    鬼子们见势便满意地撤了。半晌,老头子和女孩浮出水面,找回了小船。水面上还隐着一丝血迹。老头子望着女孩吓得苍白的脸,笑了:“不怕,鬼子杀不了咱们!” 女孩睁着无神的大眼睛,惊慌地看着老头子:“老同志,你的胳膊……”老头子下意识地捂住了左臂,几滴血砸在了船上,发出“哒吧哒吧”的声音。女孩从水中拾起一片荷花敷在老头子的伤处,血却不断地往外涌。女孩子抽咽起来,老头子却笑着说:“没关系,这点小伤算什么。咱得赶快回去,大菱还等着咱呢,回去告诉她……” 女孩的眼睛湿润了,她听不下去了。小船轻轻地飘在水上,转弯抹角钻入了苇塘的深处。月色下的芦花荡像女孩湿润的眼睛,水月盈盈,朦胧一片。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