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小吃作文(一)
  
  我的家乡——长沙,有着许多特色小吃。有"外臭内香"的臭豆腐、深受广大消费者喜爱的长沙牛肉粉和飘香十里的口味虾。
  
  臭豆腐是一种大街小巷都有的小吃。白豆腐需要在秘制的酱料中泡黑,再下油锅炸。炸出锅后,需要加入各式各样的调味料。材料中有伴着酱汁的花生、晶莹剔透、微咸的酱萝卜……还有各种佐料制成的汤汁,这样才能正式进入消费者的口中。轻轻咬上一口,滚烫的汤汁溅出,却感到一点儿也不烫,而是异常的美味。咀嚼时,会发出咔咔的声音,再细细品味,鲜嫩的豆腐十分美味,加上鲜美的汤汁,让人回味无穷!
  
  深受喜爱的牛肉粉,是长沙人们最钟爱的早餐。浓浓的肉汤拌上味精、鸡精、酱油、醋,就造就了一碗"牛肉粉"的"地基",在"地基"的正中间,工整的放上一些牛肉,再洒一把葱花,在牛肉上做点缀。啊!简直完美无瑕!我一闻,阵阵肉香飘然而起,钻入我挑剔的鼻子。我不禁尝了起来,那味道,真是无法形容!肉汤拌着丝滑的米粉,加上咸辣交加的牛肉,令人垂涎三尺啊!
  
  香飘十里的口味虾是长沙人民宵夜的最佳菜肴。口味虾是鲜、香、麻、辣的综合体。它把各路的精髓都融为一体,令人心花怒放……
  
  外焦内嫩的臭豆腐、令人垂涎三尺的牛肉粉、香飘十里的口味虾,造就了长沙的名誉,也造就了消费者们的天堂。口水都出来了吧,还不快来长沙爽食一番,满足你们挑剔的味蕾!

  
  家乡小吃作文(二)
  
  在福州美食网上,被称之为"世界上最好吃的扁肉".
  
  事实上,扁肉属于福州地区的小吃,并非福清独有,但盖邑扁肉只有福清有,虽然店家是福州人。
  
  去吃过的人都说店家很牛,他们从来不招呼顾客。
  
  店很小,生意很好,于是来的人大多经历过在门口排队。或者直接站在快吃完的人边上等座,当然也同样经历过吃的时候边上有人"虎视眈眈".
  
  听起来似乎很恐怖。但那种感觉很特别。大家都相安无事,吃的人照样津津有味地吃,等的人照样心平气和。煮的人也不会看着人多就端上没熟的扁肉。包扁肉的兄弟也照样熟稔地掐着皮和馅整出一个下方形的扁肉。
  
  有外地的朋友来,我第一站带去的一定是盖邑。
  
  老公每次从外边回来,问他最想吃的是什么,也一定是盖邑,且每回他要的一定是五元大碗的。我只能吃一碗三块半小碗的。
  
  福清人吃扁肉一定会配光饼,这不光是在盖邑,我从小都这么吃的。盖邑店里卖的光饼比街上卖的稍贵一些,三毛一块,前几年两毛一块。
  
  盖邑的卤蛋特别够味,一元一个。我喜欢把卤蛋夹在光饼里吃,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吃法这么怪,在福清,光饼本来都是"来者不拒"什么都可以往里夹。
  
  平时如果不是特别赶,一般要错开吃饭时间和晚上八九点高峰期,才能不用排队。
  
  店里可以打包,但打包的待遇不如在店里吃的,一般要多等一会儿。当然平时拿着自己家的罐罐去店里打包的常客可以"享受"与平常食客一样的待遇。
  
  店家的成员有母子三人(兄弟俩),儿媳二人,母亲是掌勺的,兄弟二人包扁肉,另一男子可能是表弟,他干的活看似简单,但在我看来极其复杂。他一般站在店与厨房之间(其实店与厨房乃是在同一个不到十五平的房间内),来的人跟他报上要吃的东西,大碗还是小碗,要不要卤蛋。他呢就传达给掌勺的。之后,为了公平,他得记住谁要的是大碗谁要的是小碗,更得记住谁早来谁晚来。我很纳闷,从不记录的他是怎么记住这些重要信息的。至今我还没见过他在店里吆喝:"谁要的是大碗(或小碗)?"之类。也没见食客们因为被弄错了而责怪店家。

  
  家乡小吃作文(三)
  
  在福州,人们通常把饼面没有芝麻的叫"光饼",有芝麻的叫"福清饼".但d在福清市,人们则把饼面有芝麻的叫"光饼".要论"津津有味",比较起来,还是福清人做的光饼略胜一筹。     福州人做光饼,从前一向用木炭烘炉,现在为图省事,多半改用电烘箱烤了。而福清人做光饼,至今还保留着自己的一套,不但新鲜,而且有趣,(www.lz13.cn)夸张点说,简直可称之为融音乐与舞蹈为一体的劳动艺术。
  
  在福清烤光饼用的是一口高近两米、直径约有一米的外裹黄泥的大缸。先用成捆的松枝在缸内点起冲天大火把缸壁烧"白",缸底只剩余烬,然后把做好的饼胚,由两人合作,伸手入缸,飞快准确地贴在缸壁之上,若是迟缓一点,就怕那光着的手臂要烤出泡来。由于烤光饼时面对着的是一只大火缸,所以不分冬夏,两人都打着赤膊。他们一个递胚,一个接胚往缸里贴,身子一伸一欠,一俯一仰,动作敏捷,配合默契,再加噼噼啪啪的贴饼声,仿佛音乐伴奏,节奏感十分强烈。不消十分钟,几百只光饼便全部贴完,然后再用炭火慢慢把饼烤熟,真是叫人大开眼界。在这种大缸里烤出的光饼,只只金黄,十分香脆。
  
  福州市区卖光饼的小店,都是门市和作坊混在一起。福清的光饼却是由作坊做好分发给小贩去卖。所以,在福清,沿街到处都可见卖光饼的小摊。那小摊上的光饼堆如小山,成了福清的街头一景。     从前,光饼都是百姓吃用,登不得大雅之堂。可能是风水轮流转吧,如今有的大酒楼、大酒店,也把光饼切个蛤口,夹上糟肉、粉蒸肉、雪里红、苔菜,浇点醋蒜汁,当作酒席上的一道特色点心待客。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