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诗改写现代文(一)

  夜深了,皎洁的月光洒在大地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静谧。左邻右舍家的灯陆续熄灭,唯独木兰还在对着门织布,她机械地重复着织布的动作,悠长的叹息声不断传来。

  母亲披着衣服走出了寝室,见女儿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木兰,你怎么了?”木兰抬起头,明晃晃地灯光刺着了她的眼睛。“哦,没什么。只是昨天晚上看到军队的文告,上面有父亲的名字,父亲年迈,又体弱多病,弟弟年幼尚未成人,这该怎么办呢?”忽然,她眼里闪过一道兴奋的光芒,“我要替父从军!”她坚定的声音回荡在袭人的冷风中。母亲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地握住木兰的手。

  准备好了战装,木兰盘起头发,穿上了锃亮的铠甲,呦,还真像一个潇洒威武的大将军!

  战场十余年的厮杀,对木兰来说是那么漫长。每天,马的嘶鸣声、战士的呼喊声、刀剑的撞击声响彻云霄。黄沙漫天,血流成河,尸体成山的场面已经司空见惯,木兰虽然是女儿家,但她从来都没有退缩过,总是冲在前线,奋勇杀敌,立下了赫赫战功!

  十几年的拼杀,十几年的搏斗,木兰带着胜利的军队归来了。皇上为奖励她的军功,欲封她高级官员,但木兰只要回乡见爹娘。

  年迈的父亲母亲听闻女儿归来,喜不自胜地互相搀扶着出城迎接。老远地,他们就看到木兰骑在马上正在向他们招手,顿时激动得两手发抖,蹒跚地走过去。花木兰跳下马,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爹娘。随后,木兰抬起头来,凝视着母亲的脸,母亲更加苍老了,两鬓斑白,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母亲,这些年,木兰没有在您身边尽孝……”木兰抽咽地说。“别说了”,母亲打断了她的话。“回来就好,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吧!”“好!”木兰抹了抹含在眼眶里的泪。

  木兰回到家,走进了阔别已久的屋子。自己房间里的陈设还是临走时那个样子,被褥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上,那台织布机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了,上面落满了灰尘。木兰在镜子前坐下,端详自己的脸,为何跟十年前相差如此之大?哦,是战场上凛冽的寒风,是战士们鲜血的洗礼,是经历过无数的磨难才造就了这样一个巾帼英雄花木兰!


  木兰诗改写现代文(二)

  自从木兰替父出征后,她十分想念父母,心中不免有点后悔。心想:如果我不替父出征那该多好啊!此时此刻,我说不定正在纺织,父母一定正竖起大拇指夸我纺的布好看呢!想到这里,木兰不禁鼻子一酸,哭了。

  “大家快来看呀,这个个娘娘腔想家,哭了。”不知是谁在后面喊了一句,接下来就哄堂大笑。

  木兰委屈极了,她无时无刻不要想家,想亲人,想念父母那一声声真情的呼唤。可是,木兰在战场上超常发挥,屡建战功,渐渐地与战友们和谐相处。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木兰与她的战友们浴血奋战,目睹好多的战友死于疆场。战争打了十多年,终于凯旋归来。天子赏赐木兰许多的钱,并给他高官,可是木兰执意不要。她一心只想回到父母亲身边,与亲人团聚。

  木兰的父母得知女儿凯旋归来,连忙跑到村外迎接迎接木兰。木兰看见父母,连忙上马跪在父母的面前,说:“父亲,母亲,孩儿不孝,未能时刻守在你们身边孝顺你们,请孩儿一拜。”木兰的父母连忙将木兰扶起来,说:“木兰啊,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不要哭,你的妹妹得知你要回来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在梳洗打扮了。你小弟也正在忙着杀猪宰羊,为你接风呢!”

  说完,大家便回家去了。木兰回到家后,不顾一路上的奔波劳累,立即跑到闺房中打扮去了。木兰的妹妹饶有风趣地说:“哟,好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婷婷玉立的仙女了!”木兰羞涩地笑了。

  中午开餐了,木兰出来了,大家都问:“这是谁呀,是木兰的妻子吗?难怪皇上给木兰赐婚,木兰都回绝了!”

  可是大家仔细一看,哟,这明明是木兰嘛!我们与木兰同行十二年了,不知道木兰,原来是个女孩子!

  木兰只好向伙伴们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大家听后都赞叹木兰有孝心,爱祖国。

  在这么多人中,有一个人早就已经对木兰十分嫉妒了,一心想找个机会参木兰一本。如今,他知道木兰是个女孩子,心中暗想:好你个花木兰,因为你,我失去了一个大展宏图的好机会;哼,看我怎么来参你?

  于是,那人瞒着伙伴,独自一人,来到了京城,还写了一本厚厚的奏折。说木兰女扮男妆,替父从军,犯了欺君之罪。可汗看后,勃然大怒,却又不知如何是好,他只得召开紧急会议,望众大臣能为他出出主意。

  说实在的,可汗还是舍不得处罚木兰,因为木兰为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木兰没有替父出征,也许国家早就被来犯国吞并了;可是,如果可汗不处罚木兰,就会扰乱民心:到时,大家都欺骗我这个君主,那该怎么办?

  可汗很矛盾,但在他内心深处,他还是护着木兰的,他是多么希望众大臣都站在木兰那一边啊。

  可是,那个人在圣上面前参了木兰一本,是自备而来的,他事先就收买了朝庭的重要官员,叫他们每人多参几本。

  朝中官员总共才30多名,有20多人都反对木兰,并希望可汗能判花木兰“欺君之罪”,对花木兰处以酷刑“车裂”。

  可汗万分痛心,还好,木兰与他的战能及时赶到京城,和皇上说了个清楚。朝中有几位两袖清风的官员,也站出来说:“花木兰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孝心,又文武双全,这样的人才,您舍得杀她并用如此酷刑来处罚她吗?再进一步说,花木兰,不图功名利禄。圣上,世间还拥有这样的高尚品质的人已经不多了。难道不能因此而赦免花木兰无罪吗?有些大臣还反应了收买大臣的事,这种人难道不该斩首示众?

  为了公平起见,可汗便问大臣,此事是否属实,那些大臣一下子哑口无言,内疚极了。

  可汗喜形于色,说道:“朕宣布,花木兰无罪,判处死刑,众卿家有什么异议吗?”

  这时,花木兰走出为那个人求情,请求可汗放过他,可汗被木兰的对敌人的宽大胸襟感动了,就放了那个人。

  在木兰临走前,可汗还特意赐了一块能保木兰及其家人平平安安过日子的“免死金牌”给木兰……


  木兰诗改写现代文(三)

  夜,静静的,柔和的月光照在木兰的哀伤的脸上,只听见织布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木兰的叹息也随之传出。

  木兰实在不能忘记白天在城墙上看到的文告,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爹爹的名字。“兰儿,你在想些什么呢?”木兰听见了母亲的声音,回过神来,说:“娘,真的不能让我替父亲上战场吗?”“兰儿,你就打消那个念头吧,难道你忘了你父亲说的话吗?‘你如果敢上战场,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你可千万别这么做啊!”母亲着急地说,看到母亲这样,木兰很是伤心,父亲体弱多病,弟弟尚未成年,自己又是女儿身,哎!左右为难!

  “大胆刁民,到了期限怎么还不去集合?”只见爹娘与姊弟从门里走出,见门外,一个身着开铠甲的将士拿着长枪看着他们,四人害怕的连忙跪下。(www.lz13.cn)这一跪,木兰可受不起,连忙扶起爹娘,说:“爹,娘,是我呀,你们认不出我了吗?”爹娘看着眼前的将士竟是自己的女儿,都不敢相信。过了许久,木兰想起自己的目的,便说:“爹,娘,你们是我最亲的人,经过乔装打扮,你们也认不出我,何况那些与我素未谋面的人呢?你们就让我上战场吧!”爹娘知道木兰的性子,就说了一句:“走吧,路上小心,一定要回来!”

  木兰就这样,万里奔赴战场,跨过一座座山,度过一道道关,穿着一件单薄的衣服,在雪地里作战,日子一天天过去,战争仍未结束,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木兰的身躯似乎更小了。

  虽然建功无数,可对于木兰来说,家是最重要的,她放弃尚书郎的职位,回到了家乡。

  “回来拉,回来啦!”不知是谁看到了告示,在人群中喊了起来,爹娘两人相互扶持,来到城外,用含着眼泪的眼睛向远处望去。

  “爹,娘!”看见父母,木兰的脸上像绽放出美丽的花朵。三个人有说有笑的招待其他战士回家休息。“妹妹!”见到妹妹回来,一直在门口等候的姐姐高兴地喊着。“姐姐,弟弟呢?”木兰欣喜地说。姐姐指了指后院,只听见一阵阵的霍霍声。

  木兰的房间没有改变,一样的摆放,一尘不染。当着窗户,对着镜子,木兰理了理云鬓,贴上花黄,脱下战袍,床上以前的衣裳。但一个美丽的女子出现大家眼前时,伙伴们都惊呆了,一起作战十二年,从未发现木兰是女郎!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