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学霸时我谈些什么

  文/青阳胤月

  在我认识这群人的时候,“学霸”这个词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但在我的心中,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神圣存在。以至于现在当我听到身边人互相称呼“学霸”之类的词,我的尖酸刻薄都会忍不住跳出来,在心里小小地嘲讽一下,“可能你们没见过真正的学霸是什么样子的吧。”

  有人不屑一顾,说“那些成绩好的孩子都是读书读傻了,其实是没什么实际作用的,将来难成大事”。可是我认识的这些成绩好、会读书的人,不只是读书读得好,性格都极其爽朗大方、与人友善、正义善良、素质极高,也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和各种小爱好,不论做什么事情都对自己要求严格,执着专注,所以他们不论学什么事情也比一般人掌握的快。

  我也有在别人眼中是“学渣”的朋友,他们大方直爽、豪气干云,很有自己的想法与目标,或者善良单纯,只想要拥有自己简单的小幸福。我决不认为学霸就一定比我们普通人优秀,但是他们被称为学霸,本身就是对他们的一种肯定。学习的确枯燥无味,但他们能够把如此枯燥无味的事情做到极致,不恰恰证明了他们态度认真、自制力极强、头脑聪明、有耐心并且掌握了好方法吗?

  如果要我只用一个词语去形容他们,那大概是“可爱”吧。不仅仅是狭义上的“软萌”和“甜蜜”,也是广义上的“可以去爱”和“值得被爱”。因为那些出现在我生命里的学霸,真的都太可爱了啊。(不愿意一一看例子的同学可以直接跳到最后一节)

  其实我老早就听说过A的大名,那时的她和我一样是个《海贼王》的热血饭,又由于喜欢《海贼王》的女孩子简直就跟喜欢看韩剧的男孩子一样稀少,出于一种惺惺相惜,我一直都很想认识她。但碍于她的学霸光环太过耀眼,我总不敢贸然上前。直到初中二年级一起上了《新概念》的补习班,我与她才得以相识。刚一见面我们就聊起《海贼王》来,果然就因此飞速地建立了革命情谊。

  她被人传说“过目不忘”,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只记得我和她一起上新概念英语,每次新课上完她就已经能流利地背出新篇章了,而我也只是记住几个单词而已。她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她的英语老师极其严厉,那位老师曾在班上扬言说早自习下了就点人起来抽背单词,错一个罚抄一千遍,因此她班上的英语早读声浪总是此起彼伏,一浪盖过一浪。某天早读结束,老师决定找一个人验收一下成果,果然就选中了成绩拔尖的A。

  当她回忆起这件事情时,猜想当时老师点她的原因,她是这样说的:“可能因为我是班长吧……而且点子有点儿背。”好巧不巧,老师抽中的那个单词,正好是她不熟的。在几十位同学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下,在英语老师殷切的目光注视下,她一紧张,就不小心背错了。虽然老师爱她心切,但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放出来的话也不能不作数,于是老师略一沉思,说了一句,“那就抄写一千遍,周五放学前交给我吧。”老师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她就收到了A熬夜抄写的两千遍单词。

  她给我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才跟她认识不久,但一听到这个故事,我立马就爱上了这个女孩儿。这是一个多么自尊、多么努力、多么严格要求自己的女孩儿啊。(这一句请自动脑补诗歌朗诵模式)其实除了学习,她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动漫迷。每个季度的新番她都会追,简直就没有她没看过的动漫,而且每个声优她都如数家珍,甚至同人故事之类的也一概不落,导致我一度怀疑她是如何兼顾动漫和学业的。她也是个小书虫,好多经典书籍还是她介绍给我看的,然后我们再一起交流感想和心得体会;她还很喜欢乒乓球,她给我科普了马龙、许昕、樊振东等等,我甚至跟她约好了一起去看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乒乓球赛。

  B是个生来就会发光的男生,A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了个“神”字来称呼他,我与A走得近,于是也渐渐跟着一起这么叫他。我曾经问过A为什么要叫他“神”,她带着哭腔说,“我记得那个时候才小学一年级,有次我和他刚好在围观小区的老人下象棋,结果老人们突然起哄要我和他下一盘棋看看。我一直都对自己的棋艺很有信心,但是没想到自己输得那么惨烈……当时我就心想‘天呐,这个人太可怕了!妈妈,我要回家!’”,她一脸怅然地总结,“B就是那种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我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其实对于我来说,他们俩都是那种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

  八年级一年,B牢牢地霸占着年级第一的宝座,以至于后来我们去围观年级百名榜,都是直接从第二名开始看。那时他也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身高就过了一米八,在校园里简直走路带风,惹眼的不行。初中三年,我当了三年的数学课代表,基本上每天早上去办公室交作业的时候,都能看见B在邻桌向他的数学老师请教问题。对于这种骨灰级的学霸,我总是存着一种敬畏之情,敬而远之的那种敬畏。但直到后来机缘巧合之下与他熟识,才发现他实在是个很有趣的人。不同于远观时的冷漠高傲,其实他私下里极其亲和好相处,他擅长聊天,尤其是跟女孩子聊天(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每次跟他聊天我都能学到什么新东西。

  接近体育中考的那段时间,我和他经常比赛。比如我跑完八百米的时间和他跑完一千米的时间。每当我们各自刷新了记录,都会告诉对方然后伺机超越。比如某天我体测完会告诉他,“今天的八百米我跑了三分二十三。”他会夸赞我一番,然后第二天他体测完会告诉我,“今天的一千米我跑了三分二十。”我也会夸赞他一番,然后再某天体测完,我去告诉他,“今天的八百米我跑了三分十九。”长此以往,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他还喜欢打篮球,他高瘦的个子在球场上的确非常招摇,足够让那些看不懂篮球的小姑娘们犯花痴了;他唱歌也唱的不错,还能抱着吉他自弹自唱,估计小姑娘们得疯了吧。他的情商也极高,老师们喜欢他,与他相处的男生们大多都喜欢他,女孩子就更不用说了。他自己就曾笑眯眯地跟我说,“其实班上有些女孩子喜欢我,我是看得出来的。”我表面上使劲绷着,其实内心早就忍不住笑了,唉,这么一位大学霸,其实也就是个多情又自恋的可爱男孩子而已嘛。

  C我就更熟了,因为他是我初中三年的同班同学。他的数学实在是好到人神共愤的程度,每次考试不是满分就是比满分差了那么一两分。那时还处于中二年纪的我总是怀有一种英雄主义和悲壮情绪,英雄主义是因为我才是数学课代表,我的数学一定要分更高才行;悲壮情绪是因为我的数学总是干不过他……是的,整整三年时间,我的数学在大考里没有一次分数比他高,即使他的语文在大考里也没有一次比我高这件事也拯救不了我的悲伤。更令我悲愤的是,他竟然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其实我最爱的是物理。”我:……

  但这个人除了傲娇一点,实在也没什么让人讨厌的地方。刚开始接触他的时候,我觉得他简直就是一部移动的百科全书,他知道春晚是哪一年开始创办的,也知道两河流域文明是什么时候消亡的,他研究各种枪械和战舰还有摩尔斯电码,他精通二战这段历史,他还喜欢肖邦、莫扎特、贝多芬,他甚至认得清天上的各种星座……前面说B在八年级霸占了年级第一的宝座,这位就是七年级时年级第一的霸主。每次考完出成绩班主任进行总结的时候,他脸上都是一股掩饰不住的笑意,“这次月考,我们班的C同学又考了年级第一……”

  而且他的人其实也不错,记得某次周末补习完突然变天,我没带伞,刚好他爸爸开车来接他,他就邀我一同回去。别误会,我家与他家住的很近,其实我与A、B、C家都住得近,步行也不过两三分钟的距离。

  那时候我们都喜欢在学校里就开始拼命写家庭作业,尽量把留回家的作业量减到最小,每次我才完成大约一半的时候,他就悠然自得地收起作业本了。我震惊地问他,“你为什么写的这么快?”他挑了挑眉毛,“因为你还不够努力。”等等,我问的不是你吗?……

  不过他也确实是努力。初二升初三的那个暑假,也不过两个月的时间,老师们把他们眼里优秀的一批学生抓去活生生地补习了一个月的时间,剩下的那一个月,我就完全去放飞自我了,而他接着吭哧吭哧地学着初三要开始学的化学。人家门门功课接近满分,其实真的不是没有理由的。

  D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和我一起补习过英语,那时他就沉稳地像个小大人。我至今记得那个场景,补习班的期末考试,我是班上的唯一一个一百分,他揪起我的卷子十分认真的检查,想给我找出错误来。不过每次想起来这个场景也让我忍不住悲从中来,明明小时候的自己和他差不了多少,甚至还能侥幸地说比他强了那么一点点,怎么后来就差人家火星到地球那么远了呢?

  他跟我不是同一所初中,但是我的密友与他十分交好,她告诉我,D在初二时曾经受过伤,不得不回家休养两个月,一般的学生回家休养两个月,那大多就是玩两个月了,但是好巧不巧,他家住的离学校近。是的,他在家休养的两个月,依旧听着学校的上下课铃声,按着在校的课表和时间表上下课和安排作息。两个月结束后,D顺利返校,该考第几名还是第几名。高中的时候D也发觉了自己的语文是弱项,他的选词填空这一题总是出错,于是他连着两个星期每晚背成语,一共背了三百多个,直到后来老师通知改了题型。

  E是个我很佩服的女生,她虽然个子瘦瘦小小的,但总让人觉得体内蕴含了无穷的能量。她在初中时还没有A、B、C那么耀眼,但她是默默耕耘的那一种人,她的汗水滴落在脚边,深入泥土才慢慢开出花来。

  她是真的热爱数学,她高考考出了全校第二的好成绩,去了国内某顶尖大学专修数学。初二时她就将初中数学自学完了,初三便开始学高中数学,到了高中,她反而敢上数学课公然开小差……反正她数学都是接近满分的,老师不但不会批评她,还爱护她爱护地紧。她跑步也十分厉害,她是唯一一个代表全区去参加市级运动会的非体育特长生。

  F是个古灵精怪的男生,用A的话来形容就是“一个诡辩家”。初三时与他在同一个英语补习班上,他总是能炒热气氛,嗨翻全场,因为他敢想敢做敢说,也执着于向老师问问题。我的密友与他也是好友,他们的父母也私交甚笃,她告诉我,上初中时她和F一起上奥数班,他总是第一个写完所有题目撂笔走人的那个。回家后他又继续找有难度的题目练手。

  高中时F某次又一个不小心数学考了满分,但他回到家后却十分委屈地向父母抱怨,“他们只会说我聪明,但是他们为什么就看不到我的努力呢?!”我心里顿时泛起一阵酸楚……什么时候我也能这么委屈一次啊。

  其实上面提到的那六位学霸只是管中窥豹而已,还有一些学霸们也十分可爱,篇幅有限就不一一赘述了。

  一直有很多人觉得数学好的男生语文和英语之类的会很差,其实刚好相反,这些成绩顶尖的男生们是不会有哪一门差的。他们的英语往往非常强,语文的确会薄弱些,主要是因为他们的头脑中理性思维占了主导,所以语文中一些需要用感性去理解和感受的部分会做的不如偏感性的男孩子们,但也只是相对于他们的那种水平的“薄弱”,其实已经优于大多数了。他们还精通历史,更关心政治,地理了然于心,什么物理、化学、生物的,大多都是接近满分的……

  一直有很多人觉得成绩很好的学生都读书读得头脑有些迂腐,而我接触到的那些大学霸们,他们不仅不迂腐,还有趣地很,甚至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能聊国际形势与贸易战争,也能聊娱乐明星和八卦绯闻。

  一直有人觉得那些成绩很好的学生骄傲自大,难以亲近,其实谁没有自己最骄傲的地方呢?每个人都有自己交友的准则,当你打心底觉得对方高傲和难以亲近时,对方又如何与你推心置腹呢?忘了自己是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评价了——“平易而不近人”,他们大概就有这么一点儿意思在里面。他们礼貌而谦恭、极有教养,能让所有跟他们接触的人如沐春风,但他们也有自己交友的准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一股脑和他们成为朋友。

  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招聘公司将非985学校学生的简历直接扔掉”的访谈视频掀起一阵舆论热潮,我身为一所普通大学的普通学生,看着身边的同学们发出各种感叹,心中虽然失落,但一想到国内顶尖的大学里就是他们那样一群优秀的人,心境就又平复了。

  因为我心里太清楚这是一群怎样的人了。

  与这群可爱的学霸相处越久,就越发觉得他们的确就值得受到这样的优厚待遇与尊崇。在我的心里,学霸从一个词语渐渐变成一群有血有肉生动活泼的人,又从一群有血有肉生动活泼的人变成一种精神。

  追求卓越,永不言弃。积极进取,开扩创新。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我提倡就是要勇于结交这样的朋友,他们让我在有点小成就而洋洋自得时受点打击,明白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厉害的一群人存在,于是能够沉下心来继续前行;也让我在失意时看看这群闪光的人,他们为自己的梦想都付出了怎样的努力,遇到挫折时又是如何积极地去克服,自己还有什么理由不继续朝着目标大步向前呢?

  当我身边的一大部分同学只对游戏、娱乐明星或者穿搭感兴趣的时候,他们正投入地研究数学建模、奥斯卡电影和模拟联合国,他们无疑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让我看到超过自身局限的更加奇妙的东西。

  在今后的人生中,我也想时不时地伸长脖子看看他们,看他们以什么样的姿态在奔跑,看他们跑在我多前面的位置。我并不是想盲目地模仿与跟从,他们做什么我就去学什么,因为将来我们每个人要走的道路都不尽相同,但是只要看到他们在不停奋力奔跑的模样,我就觉得自己更加充满了斗志和干劲儿。

  我真心喜欢这些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的学霸们,还有一心想要追赶上去、热血沸腾的自己。他们让我看到人外的人和天外的天,让我不至于成为井底的蛙,以为自己是叫声最响亮的那一只便得意忘形,便忘记自己还身在狭小的井中。

  人们常说的“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若放在我身上,或许他们就是我天空中闪耀星辰的一部分吧。若感到迷茫,我就会抬起头,看看这群努力闪耀的人,他们是榜样、是目标、是良师益友、也是美好愿景。

  我时常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在初识这个世界的时候认识了这群人,他们在我的成长中对我产生了不可磨灭的积极影响。这群可爱的学霸,简直可以算得上我的一笔精神财富了。即使我不是学霸,我也在积极响应着“学霸精神”,努力向他们看齐,想要成为一个更加“可爱”的人。

  “学霸”,真是这个世界上不可或缺的一种可爱生物啊。

  青阳胤月:98年大学生,金融大二在读,自诩“商人头脑,文人情怀”。个人公众号:青阳胤月,微博:@青阳胤月。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