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王跃文读后感(一)

  开始看书名时,我以为是写关于美术的书,但真正翻开书时才发觉是讲有关官场的小说。小说男主人公朱怀镜可谓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早就摸索一条“为官之道”,练就一身投机取巧,拍马溜须,察言观色的本事。他一无背景,二无钱财,就凭他的“为官之道”从一个乌县副县长当上荆都的财政局的副局长,反映了官场浑浊,尔虞我诈的现象。

  小说不纯是讲官场的尔虞我诈的利害关系,它也讲到一些正直讲情义的人。比如朱怀镜的好友李明溪、曾理和仆未之,他们可谓真正表里如一、真性情,也是朱怀镜没有利益关系的值得推心置腹的朋友。李明溪是美院的老师,画技高超,境界也高,为人潇洒清高,“放浪于形骸之外”,不拘小节,比如他从不与人握手,不在乎别人的眼观;曾俚是一个报社的记者,他心怀国家大事,忧国忧民,看不惯政府人员“鱼肉百姓”,“花天酒地”,弄虚作假的行为,他更是一个有理想的青年,他崇拜顾准,曾说“令我佩服的是他的理论胆识。他当时生活在最屈辱的境遇里,他思考的问题都是足以把自己推向极刑的。可他没有畏惧。他说国家要有笔杆子,要有用鲜血作墨水的笔杆子。”他以顾准作他的人生风向标,实践上他的确做到这个境界,不管面对什么政府压力,他依然坚持为民请命。而仆未之一生坎坷,但他淡定地对待人生,李明溪对仆未之做的挽联“惯看丹青知黑白,永入苍茫无炎凉”最匹配他的境界。但与这些正直的人交心,朱怀镜依旧没有触及他的官场浑浊习气,在朱怀镜眼里,李明溪生活在梦幻里,曾俚生活在理想里,仆未之生活在古风里,每与他们交流,怀镜总能回到他文人的圈子里,洗荡一下官场浊气,但一回到现实,他不得不又与官场打交道,放下文人的习气,逢迎拍马,爬上官阶。

  在作者描写男人的名利场的同时,也会描写到一些男人身边的女人,比如梅玉琴、香妹、陈雁。陈雁是报社的记者,外表美丽,性情清高,但她谄媚于权力,成为皮市长的情人。香妹是朱怀镜的原配妻子,可谓温柔娴淑,开始于朱怀镜过着安稳平凡的日子,但在朱怀镜飞黄腾达之时,却遭朱怀镜背叛,她知道朱怀镜在外有外遇时,她毅然与他离婚。梅玉琴是天元大酒店的经理,也是朱环境的情人。在职场上,她是典型的“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但在生活中,她是个温柔、体贴、貌美如花的小女人。她不计后果的与有妇之夫朱怀镜发展恋情,沉迷于朱怀镜编织的情网中,最后她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堕入牢狱。玉琴的遭遇是令人悲悯的,她为了救朱怀镜,自己一人承担后果这一行为值得钦佩。(www.lz13.cn)可从另一种角度考虑,造成这一悲剧的原因是她被爱情冲昏的头脑,在一开始见朱怀镜时就心生爱慕之情,她知道朱怀镜去了桑拿房一下子出来了,实则与桑拿女草草了事,就断定他是正人君子。这些围绕在官场男人的女人曲折命运,都反映了小说体现的官场的社会浑浊现实。

  另外,小说有关一些神奇的情节又是小说的亮点。小说一开始就描写朱怀镜被算命先生料算说朱怀镜以后会出人头地,当大官。还有就是朱怀镜与梅玉琴、李明溪、曾俚一起去且息亭后发生了奇怪的事,除了朱怀镜其他人都夜晚梦见被蛇缠绕,而白天就打不起精神。原来,据说只要去过且息亭的人夜晚都会梦见被蛇缠绕,厄运缠身,重则致死,除非是大富大贵的人。结果梅玉琴堕入牢狱,李明溪疯了,曾俚遭受排挤,而朱怀镜依然稳坐官位。这些神奇的情节不仅推进情节发展,而且吸引了读者的阅读兴趣,增加小说魅力。

  《国画》这本书涉及人物官场与欢场的经历、权力与情欲的追逐等方面,刻画深微,叙述周严,既有现场感亦有透视感,随成为一部难得的警示之作;还因着重写出了文化与良知的存在,所以难掩全书的深切的忧患之心。


  国画王跃文读后感(二)

  对于王跃文的《国画》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没有机会找来看看。某日漫步在图书馆的书架间时,偶然发现了它,便借来看了!早先也看过一些其他的官场文学作品,但是看过《国画》后,不禁赞叹,“王跃文真不愧是中国官场文学第一人”!

  一开始,我并不明白为什么用“国画”这两个字作为这本书的名字,因为里面提到“国画”的内容并不是很多。后来去了解了一下国画,我才恍然大悟!国画强调的是写意,重在气、神、韵、致,最难达到的是似圆非圆、似方非方的境界。《国画》如此,国人亦如此。人在画中,众生百相,一览无余。王跃文的作品《国画》给我们展现的就是这样一幅生动留白的写意——芸芸众生图。从这幅图里,我似乎呼吸到荒郊野岭清泉的甘甜,又似乎触摸到城市钢筋水泥的冰凉;在这幅画中,我仿佛看见形形色色、卑微或高贵的灵魂,又仿佛听见现实主义者的叹息与理想主义者的呐喊。

  《国画》主要是围绕主人公朱怀镜的官场经历,着力描写了他从县城一个普通办事员到成为市政府实权派人士的心理演变过程,深刻揭示了人性丑恶以及腐败滋生的原因,同时它也反映出作者本人高度的社会责任心与使命感。书中主人公朱怀镜对他妻子陈香妹所言:“你不在官场,没法了解官场的微妙之处啊!这最多只能说明他们开始注意你了,这还远远不够啊!说白了,你还得投资。现在玩得活的,是那些手中有权支配国家钱财的人。他们用国家的钱,结私人的缘,靠私人的缘,挣手中的权;再又用手中的权,捞国家的钱。如此循环,钱权双丰。……”在此,作者用通俗易懂的话语为我们作出精辟的总结:官场好比势利人的投资公司,宦海是个到处充斥铜臭的花花世界。作者还引用了一些社会上的流行俚语,比如:“说到底现在送礼,一不需要理由。千条理万条理,送是硬道理;二不需要送货物。这样货那样货,钱是硬通货。”再看下面这样一段:“朱怀镜见识过不少这样的领导,你同他单独在一起,他爱和你说话就说几句,不然他就一眼不发,要么面无表情,要么似笑非笑,听凭你闷得发慌,背生虚汗。”“朱怀镜平时注意过,皮市长要么笑容满面,要么黑着脸。那笑脸黑脸之间没有过渡,才笑容可掬的,突然就冷若冰霜了,就象小孩子搭的积木,五颜六色的非常漂亮,可刚搭好就哗然倒下了。下级们就总在他的笑脸和黑脸之间提心吊胆,不知所措。”

  作者细针密缕,为我们勾勒出一幅官场上“大人物”和“小人物”之间滑稽可笑的微妙关系图,巧妙讽刺了在特定环境下被封建奴性扭曲的卑微人格和被所谓的游戏规则左右的虚伪灵魂。读到此,我不禁想起柏杨先生写过的一篇杂文,采撷如下:“君不见大官崽巡视下级机关时那种镜头乎?大官崽昂然而入,中级官崽和低级官崽闻声而出,一面围着大官崽团团而转,一面努力露牙而笑,然后一个有头脸的家伙陪同该大官崽入小房,唧唧哝哝,如云如雨……”柏杨先生写得犀利,而王跃文先生写得调侃,二者都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口诛笔伐,痛快淋漓,信笔折射出谄上欺下、奴颜媚骨的官场丑态,无情讽刺了礼尚往来、尔虞我诈的官僚作风。另外,作者全书中也刻画了几个象画家李明溪、编辑曾俚这样有个性、有良知的普通百姓中的亮点,但他们微弱的力量似乎如同堂吉柯德式的激情,只能在梦想与现实之间苦苦挣扎、徘徊斗争……不难觉出,也许作者的本意并不仅仅是倡议当前社会流行的“反腐倡廉”口号,他呼吁更多的是,我们的社会监管机制如何彻底杜绝腐败的根源,如何改变国人骨子里潜在的劣根性,如何让百姓多一份社会责任感,多一点人文的理想主义精神呢?

  读罢全文,让人忍俊不住之余又令人掩卷深思。我们知道,国画是一种国粹,但凡是国粹的就一定是好东西么?鲁迅先生早年就提倡过“存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治学之道,治国亦如此。那么,“国画”里面那些贪官污吏的丑恶嘴脸、那些官场欢场的云雨春秋早就应该彻底清除了!国画的主题是丰富多采的:有扇面精巧的花鸟蚊虫,也有气势恢弘的大好河山;有题字配诗,也有点染留白……同样,我们今天的“国画”中缺少的不是宁静淡泊的小百姓,而是赤膊持枪的斗争者。和平年代并非需要一片和气,亦希望看到针砭实质、血与火的文字,听到出类拔萃、正直善良的声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小人物的深沉和苦闷中寻找到彼岸的光明与希望。王跃文的《国画》,不愧为这样一本警世之作。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