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尝君列传读后感

  在电影《天下无贼》中,有这样一句台词:“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不仅仅在21世纪,在离我们非常遥远的战国时代,人才也是相当重要的,只不过当时不叫人才,叫做“士”。

  在中国古代,“士”的含义甚广,既可指士兵、武士,也可指士大夫、贵族,还可以指青壮年男子,但最常见的含义应该是指具有某种品质、技能或才干的人和知识分子,《孟尝君传》中的“士”应该只能是后面的两种人。既然只要是具有某种品质、技能和才干的人就可以称为“士”,而不一定必须是知识分子,那就不应该把《孟尝君传》中的“鸡鸣狗盗之徒”排除在“士”之外,因为毕竟他们也有一技之长啊,而且除了“鸡鸣狗盗”以外,他们应该还有其它的技能和才干,他们才能够享受孟尝君给他们作为食客的待遇,否则,孟尝君就是一个白痴,每年费许多财力去养活那些一无所长的废人。有什么用呢?

  其实,在孟尝君门下,有很多符合王安石标准的“士”,就是冯谖。一次,孟尝君派冯谖到薛地收回利息,但冯谖发现很多人还没有能力偿还利息,于是他假传孟尝君的命令,收回债券,并当场烧毁,令在场的人无不为之感动。

  又过了一年,有人在齐愍王面前诋毁孟尝君,愍王便以“寡人不敢把先王的臣当作自己的臣”为借口罢掉了孟尝君的相位。(www.lz13.cn)孟尝君罢相后返回自己的封地,距离薛邑尚有百里,百姓们早已扶老携幼,在路旁迎接孟尝君。孟尝君此时方知冯谖焚券买义收德的用意,感慨地对冯谖说:“先生所为文市义者,乃今日见之!”

  有这个故事可见,孟尝君手下不乏各种精英,也难怪,孟尝君就是一个喜欢结交门士的人,手下的门士近3000余人,难道说这3000多人都是“鸡鸣狗盗之徒”吗?我们不能因为一两个人的长处与传统观念不符,就认为孟尝君手下养着3000多的“鸡鸣狗盗之徒”。这是对孟尝君的亵渎,更是对历史的亵渎!

  在孟尝君被囚禁的时候,谁能带着他逃脱?只有那些“鸡鸣狗盗之徒”。孟尝君不仅是“鸡鸣狗盗之雄”,更能得“士”,甚至能得到“南面而制秦”的“士”。王安石的这篇文章,从文学角度来说是非常精彩的,“转折有力,首尾无百余字,严劲紧束,而宛转凡四五处,此笔力之绝。”但是,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篇文章不够好,他可能夹杂了王安石的某些个人情感。他之所以这么写,是想指出当时对人才的高要求,从而表明自己的抱负。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