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读后感(一)

  “这一生都只为你,情愿为你划地为牢……”余华划了一个牢,在这牢里,李光头和宋钢为“情”字煎熬,我也被他们兄弟的大情大爱所深深折服了。

  李光头——宋刚,一对特定时期,特定背景的难兄难弟,来自不同的家庭,是命运把他俩组合在一起,兄弟俩性格迥异,命运也是截然相反,却相依为命地共同度过了最为艰难的童年时期,直至生生死死几十年,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化成了灰,也是兄弟”。

  李光头开始是一个滑头样的人物,他虽然也重兄弟情意,但在他心里最重的还是他自己。他甚至曾以自己是宋钢的弟弟而用各种态度想方设法让宋钢远离林红,因为他喜欢林红。他的这种所谓的喜欢是一般人所不能理解的,林红落水后宋钢没有去送她回家,而李光头却说出了“这才是我兄弟”的话。从他八岁时在厕所偷看女人屁股开始,包括小时候他见到宋钢时宋钢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他手里的“大白兔”才是最重要的,他的这种占有欲蒙生了他对喜欢的事物的那种难得的勇气。有人说李光头是天生的商人,这话不确实不错,他从小就能跟着别人屁股后头说出“……谁煮沉浮呢?”他也会懂得对苏妈说“你会有好报的!”这一切哪里又像是个小屁孩儿说的?

  宋钢,一个懂得照顾别人又真正理解人的男人,从李兰西归之后,他就一直坚守着那个只要有一口饭他会让给李光头吃,有一件衣服他会让给李光头穿的诺言。他为了对林红的爱而不惜做了无数和他个性很不谐条的事情,他和周游一起去卖非法的药骗人,甚至为了林红做了丰胸手术,不惜变成一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宋钢短暂的一生都在为情字煎熬,最终在自己的爱情之牢里死去了,为和李光头的兄弟情,也为和林红的夫妻情。为和李光头的兄弟情他要看着李光头变好,变成功;为和林红的爱情他要让林红过上有钱的好日子,于是他在为这一切努力着,宋钢骨子里有父亲宋凡平的性格,他是中国传统好男人的形象,这个懂得中国传统文化里责任和义务的人一直坚持着他的做人原则,他结婚后都没有抛弃这个那时正缭倒的兄弟。他也曾为了成全李光头和林红而早有轻生的念头。然而在面对生命的态度上他却远没有宋凡平的自信与乐观。

  事实上,李光头也在为情字煎熬,开始是为他所谓的爱情,那里更多的则是欲。直到林红和他兄弟结婚他也没有放弃,他做了结扎手术来证明自己的决心。正是这个儿时因偷看女人屁股而被人耻笑的滑头在时代的发展中一次次的膨胀着欲望,直到最后他做出了对不起兄弟的事,他或许也未曾想到真正履行了那份决心,然而他兄弟的死未尝就和他无关。正如有的人说的那样,李光头是好人中的坏人。我想这坏人的成份就是他没有控制人性本身的罪恶部分,做了对不起兄弟的事。

  评论家李敬泽在对《上部》时就指出:“余华不擅处理复杂的人类经验。”“《兄弟》是真的简单,简单到以为读者只有一双敏感的泪腺……”针对《下部》更多的人说它荒诞,离奇。然而正如作者所说的那样,我们就是生活在一个放肆的年代,例如革命电视剧中插播性病广告,女顾客为了拿走商场促销的羽绒服不惜如店家所说脱光了去抢等事件都有发生。余华要表达的正是“我们今天生活中最大的现实就是超现实”(严锋)。而《兄弟(下)》不过是一种艺术的真实,一种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的东西。受人关注,被人批评正是说明了它的可存在性。

  余华先生在后记中写道:这是两个时代相遇以后出生的小说,前一个是文革中的故事,那是一个精神狂热,本能压抑和命运惨烈的年代,相当于欧洲的中世纪。后一个是现在的故事,那是一个伦理颠覆,浮躁纵欲和众生万象的时代,更甚于今天的欧洲。诚然,我们现在就生活在后一个时代。如何在一片浮躁中把握自己的心灵,从容地走好属于自己的道路。这才是余华先生的《兄弟》给广大活在富与穷之间的人们的启示。


  兄弟读后感(二)

  李光头的亲生父亲尴尬死亡,母亲李兰和丧偶的心理学老师宋凡平结婚。于是两个家庭的孩子,李光头和宋钢成了兄弟。

  后来李兰去上海治病,*****爆发。父亲宋凡平被批斗。这让我想起了电影《美丽人生》,在德国集中营里,父亲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一直以游戏的方式使自己的孩子快乐地度过每天面临死亡的岁月,幸存下来。这里的父亲宋凡平也是,他被批斗,可是却一直呵护两个孩子。使他们在艰难的岁月也能快乐。比如,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被砸了,吃饭的筷子也没有了,宋凡平就弄来树枝,告诉兄弟两,这是古人用的筷子。宋凡平的手被打断了,他忍住剧痛,告诉孩子他的手正在休息。最后,宋凡平为了遵守对妻子李兰的诺言,在火车站被活活打死。这是一个刚强,乐观,善良,伟大的父亲,直到死也努力实现自己的诺言。

  过了七年,李兰也病死,病死之前,大李光头一岁的宋钢答应李兰。“妈妈,你放心,只剩下最后一碗饭了,我一定要让给李光头。只剩下最后一件衣服了,我一定让李光头穿”。无疑,这是从宋凡平那里继承下来的忠良。这个时候,在这个世界上,兄弟两开始相依为命了。两个孩子的感情一直不错,常常被人欺负,有些凄凉。只是两个人的性格不同,李光头要油滑很多。

  两个人,慢慢长大。李光头破天荒地爱上了镇上最漂亮的林红。可是林红却刚强了忠厚,英俊的宋钢。(www.lz13.cn)宋钢一直帮助李光头追林红。可是林红不为所动,反而向宋钢表白。宋钢心里也喜欢林红。可是为了李光头,一再拒绝林红的感情。因为他常常想起答应母亲李兰的话,要好好照顾李光头,把看的东西让给李光头。在最后一次拒绝林红的爱后,宋钢痛苦难耐,上吊自杀,被回来的李光头救下。宋钢问李光头,如果别人喜欢林红,他会怎么办。李光头说那就宰了那个人。宋钢又问李光头,要是自己喜欢林红怎么办。李光头说,兄弟也一样宰了。宋钢一气之下,和李光头决裂,和林红在一起,并且结婚。

  看到这里的时候,不免觉得李光头太可恶,尤其说出那句“兄弟也一样宰”的时候。觉得李光头的自私达到了最高峰。于是,两个兄弟不再说话。李光头第一次开始集资,找了几个镇上有点钱的人一起办起加工服装生意。可是亏了,常常被出资人打。最后偶然的情况下,李光头做起垃圾回收的生意,而且越做越大。真上的,赵诗人挑拨李光头和宋钢的关系,李光头很愤怒,说,“他妈的听着,宋钢是我的兄弟,就是天翻地覆慨而慷了,宋钢还是我的兄弟,他妈的要是再说我兄弟一句坏话,我就宰了你”。这个时候,才知道之前误会了对李光头的看法。李光头就像我们常常说的粗人,说话直来直去。可是骨子里,兄弟情深,不但不会宰了宋钢,甚至连别人说宋钢一句坏话都不行。还有,李光头在垃圾堆里捡到一块手表,自己很喜欢,说发财了。可是却把这块表给宋钢。而因为宋钢花钱接济李光头,在林红的威逼下,和李光头一刀两断。两兄弟再次决裂。

  过了不久,李光头回收垃圾做大,也涉及了其他的生意。小说中说,“我们留镇的群众眼睁睁地看着李光头富成了一艘万吨游轮。你去我们刘镇追豪华的餐馆吃饭,是李光头开的。你去最气派的澡堂洗澡,也是李光头开的。你去最大的商场购物,还是李光头开的。我们群众胸前的领带,脚上的袜子,内衣内裤,皮衣皮鞋,毛衣大衣,西裤西服都是李光头代理的产品。我们刘镇群众的房子是李光头开发的,吃的蔬菜是李光头提供的。这个李光头还买下了火化场和墓地,刘镇的死人群众也得交给李光头。李光头为我们刘镇群众从头到脚,从吃到用,从生到死,提供了托拉斯一条龙服务。”这就是李光头发家的过程。

  可是宋钢并没有发家,反而地了肺病。无奈之下,不得不找李光头要工作。李光头大骂宋钢为什么不早说,说兄弟之间没的说的。要给宋钢一个副总裁做,但前提是宋钢必须养好病。李光头还偷偷给林红每月十万块前给宋钢治病。宋钢不知道,为了林红偷偷地跑出去,千辛万苦地挣钱。宋钢跑出去后,林红成了李光头的情人,和李光头在一起三个月,李光头让林红陪他最后一次,然后就永远把林红给宋钢。可是不巧,宋钢回来了,而且知道了李光头和林红在一起。他不怨恨李光头,也不怨恨林红,也不怨恨自己。在给李光头和林红分别写好信,把挣来的钱都留给林红。最后自己一个人卧轨自杀。李光头和林红得知后悲痛万分。

  李光头总裁不做了,他要花两千万美元,带着宋钢的骨灰,到太空遨游。把宋钢的骨灰放在轨道上,这样他可以每天看见十六次的日出和日落。在太空的轨道上,宋钢就永远遨游在月亮和星星之间了。

  《兄弟》几乎贯穿了李光头和宋钢兄弟两的一生,两个并非亲兄弟,可胜似亲兄弟。李光头本性并不块,而是油滑,乐观,仗义,有信用。在最困难的时候,几乎看不出他的低落,自己有了钱马上还给曾经和他合作办服装厂亏了的人,还再次给他们机会,使好几个人跟他一起发达起来。对宋钢也是有情有义。而宋钢可以说是宋凡平的翻版,继承了他父亲一切优秀的品格——忠实,善良。可能人的命运和自小的性格确实有重要的关系。不过我们也很难说哪个好,哪个不好。兄弟两的关系也是大起大落,虽几次决裂,可并非真决裂,事后都能和好如初,感情至深。只是最后一次的离别,虽非决裂,可是成了用远。

  小说的情节比较的简单,紧紧扣住两兄弟的成长,附加上他们的经历,以及发生在刘镇上的一些事。

  小说的语言非常地幽默,诙谐,看的时候让人常常忍不住发笑。那些人物,赵诗人,刘作家,小剪刀,童铁匠,苏大妈,余拔牙,写地也是活灵活现,很幽默,但很贴近生活。我们很难说是李光头或者是林红害死了宋钢。李光头有直爽,仗义的优点,可同时也有不细腻,难以周全的缺点,他和林红在一起就是为了这几个月,然后把她还给宋钢,可能是为了成全自己一直以来对林红的爱恋。而林红,是我不怎么特别喜爱的人物。之前看上老实,英俊的宋钢,是她的眼光。后来李光头发达了,她也出现了那么点悔意,而且还主动让宋钢找李光头,李光头落魄时却让宋钢和他决裂。这是我不喜欢她的地方。但是她对宋钢的感情是不能怀疑的。她爱宋钢,疼宋钢。

  也许,是否,该把这些都归于一种命运的无奈呢?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