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山影评(一)

  《观音山》是一部走心的电影,而且走得很沉重,它始终不给你宣泄情感的机会,沉重得令人绝望。影片中的人物一直在失去,失去尊严,失去工作,失去亲人,失去偶像……地震废墟上破败庙宇中观音像的再塑金身,隐喻着一个民族的信仰重建,常月琴被丧子之痛啮噬的心与三个年轻人残酷青春的走近,流淌着世俗的温暖和包容,但所有的这一切都不能阻止死亡之吻的诱惑。影片最后,常月琴说:“孤独是暂时的,在一起是永恒的。”而这是永恒是只有在天堂才能实现的。南风、丁波、肥皂三人满脸迷惘地仰躺在火车上,火车穿过隧道,阳光下的景象因曝光过度而显得失真,随即火车又进入下一个隧道,黑暗中,身后的光明逐渐远去缩小为一个飘忽的圆点,而在火车即将走出黑暗拥抱光明之际,影片戛然而止。这个无路可逃的结局,往小了说是垮掉的一代迷惘青春的缩影,往大了说是一个丧失了信仰的民族在黑暗中踽踽前行的悲剧宿命。影片这种对现实的关照方式让我震惊,也感佩于创作者的勇气。

  范冰冰在本片中的表演更是值得称赞,她不仅凭借此片获得了“东京电影节影后”称号,更是奉献出从影以来最精彩的表演,证明了自己绝非花瓶,而是刻苦用功的好演员。她在本片中扮演的“南风”,来自不幸家庭,继父虐待母亲,母亲却逆来顺受,她对这一切感到既愤懑又无能为力,自己学习成绩不好只能混社会,所有的情感都投射在陈柏霖、王鹤龙扮演的两个死党身上,因而整个人的感觉都显得十分“街头”,性子烈,重情义,随性不羁,无所顾忌,为王鹤龙打抱不平酒瓶拍脑鲜血直流狂吻同性一场戏,就是这种“街头”性格的最佳体现,也是范冰冰在整部影片中表演最震撼人心的时刻。同时,南风的内心深处还有柔软孤独的另一面,有一种改变一切的渴求,她希望继父能不再酗酒打母亲,希望陈柏霖能大胆地回应自己的爱,希望从张艾嘉那里找到母爱的感觉,角色性格的两面性在影片中形成鲜明的对比,折射出纠结的心态,将当代底层青年性格的复杂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范冰冰在表演方面,从外在造型和内在气质,都精准地把握了角色身上的底层生活质感和介于迷茫无助和游戏人生之间的一种生活状态,将角色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彪悍,暗恋陈柏霖而得不到回报的失落、对张艾嘉母爱投射的渴求,以及面对家庭问题的崩溃等情感状态表现得十分到位,具有很强的情感冲击力,让观众很容易感受到角色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一种抓人的力量感。此外,再次看到“范式方法派表演”让人颇感有趣,《苹果》中范冰冰就曾经为了演好一场醉酒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