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降魔影评(一)

  2月10日,由周星驰执导的魔幻喜剧巨制《西游降魔篇》在全国上映。据百度电影帖吧2月11日凌晨发布的数据,影片大年初一即引爆市场,单日单片票房超过6000万,单日排场连续维持3万场,为春节档开画日票房历史第一,华语开画日票房历史第二,据网上随机调查显示,《西游》已然成为春节档网友最期待之作。

  说起这部戏,不由让人想起星爷经典之作《大话西游》,不少观众走入影院一大原因就是想看看《西游》是否能重新演绎《大话西游》的神话,而星爷作为本片执导让网友不禁更加充满期待。

  《西游降魔》讲述的是唐玄奘是如何从“屌丝”变成“高富帅”的故事,在此过程中,他获一女子(舒淇)帮助,分别降服了水妖(沙僧)、猪妖(猪八戒)和猴妖(孙悟空),其中,沙僧和八戒相对容易收服,而悟空竟成了妖中之妖,智骗唐僧将其救出,然后残忍杀害众多降妖之人,以及唐僧心爱的女子的故事。

  单从剧情看来,该戏的确沿袭了星爷“无厘头”的风格,又加入一些时代现象,比如沙僧之所以成妖是因为做好事反被误解结果含冤致死,八戒成妖乃是因爱妻与他人通奸,悟空则是因为得罪了“佛祖”五百年不得翻身,悟空的遭遇被网友戏称不能得罪领导。而舒淇对玄奘的痴情则是女追男的经典演绎,等到那个她不在了他才方知原来最爱的真的是对自己最好的那个她。

  该戏上映两天,毁誉参半,有网友称周氏幽默久别多年终于再度归来,影片笑点不断,而文章演艺的唐玄奘风骚的舞蹈桥段以及舒淇纯爷们的形象也让大家忍俊不已。然而笔者认为,该戏前半部分的确精彩不断,3D逼真效果让惊险片段紧紧扣住人心弦,而唐玄奘的“屌丝”气质也的确被文章演绎的出神入化。然而影片后半部分桥段相对平淡,西游故事的无厘头篡改的确让人有一种星爷江郎才尽的感觉。

  作为80后看官,小时候的西游记情节在悟空被彻底打成嗜血反派的时候感觉到那么一丝不舒服,而唐玄奘和舒淇的爱情故事固然两小无猜充满美好,又总有一种不伦之恋的感觉。然而这种感觉,在紫霞仙子和悟空对望时,倒是完全没有过的。当黄渤饰演的孙悟空遇见舒淇的一刻,笔者竟然萌生出“在一起”的怪念头。

  不得不说我们走进影院的原因和演员不无关系,舒淇是80后心中逆袭的女神,而文章、黄渤这些年新戏不断表演出色,受到广大90后、90后的亲睐。在《西游》这部片子中,文章的表现值得称赞,既演出了“屌丝时代”的二货模样,又演出了遁入空门之时看破红尘的脱俗之感。然而黄渤在该戏中戏份较少,给人一种友情客串的嫌疑,而在他出场之前,笔者十分担心西游降魔版孙悟空是说青岛话的小哥,结果没想到是个说普通话的“盲流子”。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下微博上的搞笑评论:“《西游》最大的亮点就是没有周星驰,这就好比春晚少了赵本山一个道理。”、“该戏是为惊悚片,有点重口味,感情戏扯淡”、“唐僧比法海强,至少他懂爱,可惜公职在身,职务特殊,面对公众的眼光他也只要作罢”。

  《西游降魔》作为春节档无厘头搞笑惊悚喜剧,值得推荐。抱着娱乐的心态,给星爷个面子,给老乡黄渤捧个场,也不失为春节打发时间的一个好选择。最后,祝大家观影愉快。


  西游降魔影评(二)

  继一代宗师之后,又来了一个看完真的不知道是好是坏的华语片,他的亮点和他的弱点一样突出,他的叙事套路和中心思想一样的不太清晰,我总觉得片里降魔这个事到底应该怎么收场,所谓的大爱,化解妖魔心中的戾气,究竟怎么做到周先生自己也没太想清楚,于是最后来一个万佛朝宗彻底囫囵带过这一段,所以别的不提,我其实对结尾是不满意的,因为谁都知道最终玄奘是要收服悟空的,关键就在于怎么收服,往简单了说是打服,往深刻了说是感化,但不管怎么解决,降服妖王才是这个故事真正的扣子。沙僧和八戒虽然仇恨社会也是刻骨之狠,但似乎仍然是个人问题,也就算是小狠,那么用个人之力收服可以说的过去,但悟空虽然语焉不详,但和如来之间应该是有点《悟空传》那种寓言性质的反抗的,这么简单就收服了?有点憋了一口气最终没解决的难受。当然其实要解决这个真的是很难表现,想的再远一点,如果这种刻骨的反抗能做出来,那这片是不是还能上映,说不定都得画个问号了……

  关于剧情的讨论到此为止吧,因为总觉得对于这个电影,他最大的卖点并非真正的情节,而是那种极具颠覆感的整体气氛,可以说这是我看过的妖最像妖的故事。之前的华语魔幻什么白蛇传,画皮之类,都走的是一种唯美的路子,是生怕吓着观众的。但周先生这次的作品证明了,国人不是吓大的,暗黑路线真的可以走,只要能上映,观众是可以接受真正穷凶极恶,阴森恐怖的妖的,这一步走出,确实带给大家一种全新的气象,那就是幻想中丑恶的东西出来了。私以为这一点不仅在视觉冲击力上,而是对于整个片的气氛那是相当重要的,因为只有先把丑恶做出来,作为对比的玄奘的行为才显得勇敢。你看异形和看奥特曼心态绝对不一样,虽然本质来讲他们都是打怪兽,你比如降妖的时候,对面是个黄圣依或者周迅,她再怎么特效,给观众的心理冲击力仍然是极度不足的,所以对抗这种妖也不会给人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紧张感,只有上来一个异形一样的真妖,真的用最原始血腥的方法屠戮百姓,敢于对抗他才显得震撼,而收服之后还能原谅并接纳这种穷凶极恶之物才更让故事的主题深入人心。从这个角度来说,纵向的比较,周先生给华语奇幻片大大的前进了一步,相信以后还会出现更邪更狠更狂的妖,而故事的感染力也自然可以大大的上一个台阶。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讲,横向的看,咱们的视觉效果真的是同志仍需努力,这个片的想象力真的是非常到位的,三次降妖做的气氛细节俱全,一定要说的话,差的就是那点技术力了。我不是说这片的效果不好,在华语片里真的算很好很好的,但横向的看,咱得承认真的还有差距。本来这个片靠的就是用效果镇住你,然后才能出来降妖的感觉,可现在的观众都是看惯了好莱坞的,什么毁天灭地怪兽机器人大妖怪长发鬼没见过,所以看着这种CG,起码我觉得,还是有很强的廉价感的,于是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不得不受到了损害,这不是导演编剧或者演员任何一方的责任,真的是做不出来。尤为明显的是真人和CG结合的部分,确实还是不太行,这点放在别的片上可能不那么明显,但是毕竟这个片的主打就是这种黑暗的气势,我觉得对整个片的水平,技术力确实拉了后腿。如果能用顶尖的好莱坞团队打造,如果能在一个更宽松的审查条件下,这片一定能更经典。

  至于表演觉得不过不失,文章同学算是最好的,他本来就有那种青年屌丝逆袭天下的劲头,同时这也是周先生最擅长的活,所以很靠谱。舒淇小姐剧情简单,人物性格无变化而且讨巧,本来没问题,但是一嘴生硬的国语真的要减分,有点跳戏。黄渤大叔本来就是一个突破性的悟空,所以不能说好或者不好,因为他确实演出了新意,你觉得不好只能说是你不适合这种感觉,不代表人家做的不到位,实际上我除了觉得年龄有点大到不反感他的出演。剩下虾兵蟹将存在的意义本来就是无厘头的恶搞,只要有点笑果即可。只不过这是我头一次觉得周先生的恶搞段落有点多余,这个片的气氛实际上是很苍凉的,所谓降魔是化解那些人心上的怨恨,总是突然插进来一段无厘头,感觉不是很好。这就像蜘蛛侠你摔个跟头搞搞笑没关系,但黑暗骑士翱翔夜空的时候突然来个撞电线杆就不太舒服了。不过这无厘头是标志性的东西,更何况绝大多数情况下处理的还行,大家也要这个品牌所以也就忍了吧。

  总的来说,这片有新意,确实能看到一些本质上的突破,这是只有有实力的导演才能做到的事,但同样是因为如此,导致了导演的创意突破了华语片目前的制作水平,结果只能是出了一些遗憾。在故事方面同样,这件事说到这个地步,最后还是用一记简单的万佛朝宗来解决问题,我也挺遗憾的,不过这可能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喜剧之王功夫长江七号,星爷最后都是只能用比较脱离实际的方法解决问题,因为这毕竟还得是一个团圆剧。真要用悟空传的结尾,那电影经典是经典了,先不提篡改名著过不过的了审查,大部分观众说不定得带着愤恨离场,这也有违星爷的本意。


  西游降魔影评(三)

  显而易见,《西游降魔篇》是那两部随着网络时代出现备受推崇的《大话西游》的真正续篇。与山寨味道浓郁的刘镇伟的《越光宝盒》相比,“降魔篇”与“大话”系列尽管没有真正的人物或者情节联系,但实际上讲的是同一个故事:个体在懵懂的状态下,被赋予了某项重大使命,与此同时爱情也在他不情愿的情况下降临。故事的结尾,主角被迫要在爱情和使命之间做出选择。但实际上这个选择是被虚置的,因为命运已经决定了爱人要为主角赴死,从而只留给了主角一种选择——有趣的是,直到此时,主角和观众才真正确信其对女孩的爱(大话西游里孙悟空的“我操”,降魔篇里唐僧的深情一吻)。故事的结尾,主角接受了自己的使命和命运,踏上漫漫征程。

  在两个作品里都至关重要的插曲《一生所爱》里(这也侧面证明了故事的相似性),卢冠廷是这样唱的:“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或我应该相信是缘分。”爱情的不可获得,命运的无从逃避,主角在认可完成其使命的必要性的同时,心中却依然存在疑惑和悲戚。

  事实上,这两个(或者一个)故事,本质上就是主角被询唤的过程,他们最终都被巨大的意识形态所捕获。但故事的隽永或者特别之处在于,询唤的过程,是和主角与爱情的遭遇具有高度相关性的。“降魔篇”里的玄奘被其师父认为还差一点点,还没有达到顿悟,因而还不能完成其主体的建构。直到目睹其爱人的死亡,所谓“痛苦过,才知众生皆苦”,才找到了其“取经渡众生”的社会定位。相较之下,大话的处理方式更加富有层次感和意味。首先叙事维度在五百年前五百年后切换,具有了某种程度上循环不息的宿命感。其次,至尊宝被标识身份的符号——三颗痣,恰恰是初次见面时紫霞仙子给他的。一次邂逅同时引发了爱情和毁灭爱情的身份赋予,紫霞仙子用来证明其对至尊宝绝对拥有的标记,却讽刺性的成为了被更加宏大的建构所裹挟的理由。这种让爱情和命运的决定相伴而生,又互为矛盾的处理方式,让爱情的逝去和最终被接受的命运,更具有无奈和悲凉的意味。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多数周星驰电影里,爱情情节往往是这样的范式:屌丝男主角一直苦苦恋着不假颜色的女主角,并最终因其小人物身上的正直善良而而成功。在西游系列里却呈现了女追男,而男的不屑一顾的逆转情形。出现这样情况的原因,首先要考虑作为创作者的周星驰,在创作时一定会有自身的带入。联想到那幅著名的周在银川骑自行车带人的照片,以及与莫文蔚朱茵的种种瓜葛,很难不认为女追男模式上有周的自我投射。同时,整个电影的立场完全是男性的,这从大话追捧者的性别分布上也可以明显的看出端倪。从男主角的角度来看,诚如前述,直至女主角的死亡,我们和男主角才能确信对女主角的爱。正如拉康的观点,欲望的客体的价值,恰恰在于其不可到达性。快感的来源不是目的的达到,而是对目标的不断(注定要失败)的尝试。因而男主角只有在确认女主角的死亡,他们的爱情的不可到达之后,才会怀念这样的爱情。爱情的美妙之处不在于被爱,而是不断的无望的付出和追求。所以对于女主角来说,她享受的是被拒绝后再尝试的过程,男主角享受的则是对亡者的追忆,亡者不会复活,所以他可以放心大胆地爱那个已死的人。对他来说,死亡不是爱情的终结而是开始。

  如果沿着这样的分析,我们会对爱情得到一个相当悲观的结论:就像两个玩电话的小孩,只有确认对方不会接时他才会打过去,所以他们永远不可能通上话。爱情就是两个人各自犯贱罢了。当然,这未必是周星驰的主观创作意图,他想表达的可能更多是对错过爱情的悔恨,正如那句著名的台词“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www.lz13.cn)但没有神话童话的现实世界里,更加可能的大概会是杨德昌在《一一》里给的冰冷答案:如果再活一次,结果可能还是会一样。

  当然,时隔近二十年的两部作品,虽然故事的本质是一样的,但还是能轻易地分出高下:无论是故事和人物的丰满程度,大话西游都大大的强于“降魔篇”。“大话”里配角如春三十娘、二当家的、亲爱的葡萄等等都是有戏的,以至尊宝成为齐天大圣的主线为核心,两部电影在配角和副线上有着充分而精到的展开。更不要提心里留下一滴眼泪这样的绝妙设置了。相比之下,“降魔篇”的真正人物只有男女主角,三个徒弟基本上都只有功能性的作用。包括搞笑效果极佳,“从南天门砍到蓬莱东路,三天三夜没眨眼”的“十三太保老大”,搞笑之余还是单调平面。更加致命的问题在于结尾,无论从剧情上还是人物心理的转变上,都太过草率和漫不经心,让全片的品质严重受损。

  但值得肯定的是笑点的丰沛和扎实。从少林足球开始,不知是题材的原因还是创作团队的变动,周星驰的电影真的没那么好笑了(似乎与其“北上”时间也重合)。这次反正故事本质上和大话西游一样,制造笑料的方式干脆也回归:快语速的对白(第一场戏),丑女所形成的期待颠覆(抬轿四人组),当然还有大量的性暗示的笑点(段小姐勾引玄奘)。这种已经经过了多年检验的搞笑模式,还是比《人在囧途》那种“二逼因其二,老坏装逼的事”的一根筋模式好笑太多了。

  尽管一再强调降魔篇对大话西游忠诚的延续或致敬,但降魔篇还是有着自己的新的尝试。这些尝试主要是技术层面的:3D和特效的引入,妖魔鬼怪的现实主义造型,还有诸如“驱魔人”这样国际化的角色设计……除了个别实在有些雷人的特效场面,和过于恐怖的可能让一些观众不适的画面,总的来说,有好有坏,差强人意。

  这是第一部周星驰完全隐匿于幕后的周星驰电影。复制自己已有的成功是最保险的方式,而电影里所透出的浓浓周星驰风格、港片味道,都是让人满意的。但作为看着周星驰电影长大的影迷来说,还是希望作为演员的他继续出现在银幕上,继续做演员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尽管这可能就像银川的自行车,爱过的女孩以及许许多多事情一样,一去不返了。上天太吝啬,不会再给你一次机会的。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