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孝字圈孩子一辈子,这真的好么?

  文/王天一

  这个故事不同寻常,因为它不是我矫揉造作地编出来的,它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身边,让我觉得非常难受。

  我有一个学长,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学长今天打电话笑着对我说:你可以把我写成一个故事,我觉得这是个非常好的素材,一定要是悲剧,把所有美好都摔碎的那种。

  可能你们会觉得这句话很搞笑很二逼,那请你们看完这个故事。

  学长是我从上大学就认识的人,写得一手好字,尤擅隶书,横平竖直,厚重温和,字如其人。我每次和别人介绍他的时候都会说,这是我认识的朋友里最靠谱的一个。

  他真的非常非常靠谱,是我见到的唯一一个没有把“尽量帮你”说成一个借口的人,他会尽他所有的量。比如他会把每学期自己用过的书籍里对我有用的笔记资料尽数整理好,然后送给我;在期末离考试还有一天的时候给零基础的我讲完整本书,诸如此类。

  最重要的一点,他不会怀着任何“动机”来和我交换,不会觉得他帮我补课我至少要请他吃顿饭。所以很多时候我会觉得他可能是一个需要我用整个人生去报答他的人。

  学长性格非常好成绩也非常优秀,年年都是奖学金,他的朋友却并没有很多,可能是因为他活得温和没有存在感,又或者是大家觉得他不够搞笑太过于书呆,也可能因为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我庆幸这一点,我会觉得捡到了一个超级潜力股。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是那么的熟识,只是一起玩一起吃饭。我和他用了一年的时间打通了求生之路2所有的关卡的高级模式,在房角石喝龙井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下午。我觉得他并不像其他学霸那样或多或少有点奇怪,总之是个非常非常好相与的人。

  我一直很佩服他,或者说,羡慕。我不是一个喜欢羡慕别人的人,我更喜欢让别人羡慕我。但他身上有我一辈子恐怕都难以企及的品质——努力。

  我是一个活了二十年从来没用功过的人,起码我没觉得我用过功,不过我也觉得我考上了一个大学交到了很多有趣的朋友听到了许多有趣的故事,我活的挺幸福的。所以在我的字典里用功这两个字就被一点点的抹去了,等我想找的时候,只能从学长身上觊觎。

  学长则不然,他并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跟一般的天才主人公压根不沾边,他能有优秀的成绩,全在于他努力。

  在他大三那年,他用了一整年的时间去读书,因为那个时候他想奔赴美利坚,当时我并不知道,他出国的更多原因是因为他爸想让他去美利坚。那一年他几乎每天坚持四个小时左右的睡眠,GRE的难度是众所周知的,尤其是对于一个普通的一本学生,并不天才,底子也不是特别扎实。但他坚持下来了。

  他后来告诉我其实那段时间他非常累,他一边准备考G一边准备读研一边准备找工作。

  我说你干嘛老让自己这么累!让不让学渣活了!请保留一点人类意识不要赶尽杀绝!

  他说,其实我也不想,我每天都感觉血液供给不到大脑上层了。

  后来他还告诉我他那段时间每天至少要吃四片安定才能入睡,导致他的身体产生了非常强的抗药性。

  后来的后来他成功了,GRE过了,保研到了哈工大。

  那个暑假他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不出国了,选择去哈工大读研。我很惊讶,只见过考G不过不出去的还没见过考过了也不出去的。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家里不那么想让他出去了,说的很含糊,我也很知趣的不再问。

  开学之后,他还是老老实实的拿书本天天上课,我还是满学校晃荡。在我看来他的大学已经读得功德圆满了,可以天天毫无负罪感的悠闲了。不过事实证明学霸确实和我等不是一个物种,他还问我借以前的书去听大二的课。

  有一次我按捺不住问他不出国的原因。

  他说因为他家里觉得出国之后很难照顾父母,所以不放心让他走。

  我说你家之前不是很赞同你出国么?

  之后,他给我讲了他的家事。

  他从小是个家教非常严格的孩子,他父亲是个大学老师,标准知识分子。他父亲这一辈兄弟姐妹里只有他父亲一个纯血读书人,祖上也是务农的。但他父亲混出县城当了老师之后,便处处以书香门第自居。觉得自己是文化人,孩子怎么着也不能辱没了门楣,从小就对他报以极大的希望,当然,为人父母大抵如此,这也没什么稀奇的。

  他从一出生,人生的路线就像被规划好了一样,读什么样的小学,什么样的中学,什么样的大学,当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后找一个什么样的工作,娶一个什么样的媳妇,生一个什么样的孩子,等等这些,都在他五岁之前有了详尽的规划。这种父母在中国并不罕见,甚至普遍,我对这种生活是深恶痛绝的,一出生就注定是父母生命的延续,一个木偶,毫无灵魂可言。

  他刚学说话的时候,他父亲对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去美国,去美国,去美国。

  他的青少年时代和他父母规划的几乎无二,转折点在他考大学的时候。他的高中是长春一流的高中,但他的高考是他人生三流的考试,所以他第一次没能按他父母所想,和我来到了一个学校。可以想象,这么一个乖儿子没能达成自己的夙愿,他父母一定没少生闷气,我都不敢想象他高中毕业那会是怎么熬过来的。

  不管怎样,成绩摆在那里,大学该上还得上,他父亲就只能采取B方案让他曲线救国。

  我问他,你爸给你安排的是什么套路啊?

  他说,考大学,考研,出国,然后回长春,他们托人帮我安排一个工作。

  我说这不有病么,都特么出国了还回长春还托人还给你安排一工作?

  忘了介绍,我们都是学物理的,主要学光学,他之前申请的学校是基本是世界光学第一,他的GPA和语言成绩都满足申请条件了。

  但是就在他准备申请的时候他父母突然回心转意,不想让他出国了,理由仅仅是:不方便照顾。

  我自认是个挺不孝顺的孩子,从小就没少给我爸妈惹事,初中班主任跟我爸唠的都快成知己了,上大学之后,我几乎不给家里打电话,打电话一般是生活费告罄,生命无以为继了,想想也觉得挺对不起父母的。不过好在我爸妈也习惯了我这种散养政策,虽然我知道他们也很想我。好在我十五岁之后就很少给他们找麻烦了,不能尽孝,但求个心安吧。

  所以我特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父母,用孝字圈孩子一辈子,这真的好么?

  虽然我不是非常极右的Anti-孝道,不过正常点就行了,男孩子干嘛非得拴在身边养,哪怕他穷尽一生只能在长春这个二线城市生老病死,混个所谓稳定的工作,娶个所谓居家的老婆,生个所谓乖巧的孩子?

  我替他觉得不值,现在的年轻人恐怕没谁愿意过上这种一眼就能望得到尽头的生活,何况他是一个出色的人,完全应该有一个更广阔的平台。他父母真是把他最好的年纪都埋没了。

  很多时候听他讲,我都觉得他的父母简直扭曲到不可理喻,比如他母亲会和他说:你看你姐姐,嫁到深圳去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带我去南边看看!

  他回答说:那我去南方工作两年啊?

  他母亲又会说:去南方干嘛!那么远!不想养我们了啊!

  这种论调让他觉得头疼,又不能反抗。毕业两个月他想在省内徒步一圈,他父亲听说后在家里砸了一圈东西,母亲闹着心脏疼了一晚上。最终他费了牛就二虎之力才让他父母同意他去双阳,还不允许他徒步,他父亲要先陪他坐车。

  我猜要陪他坐到双阳高速收费站。

  我说你为什么不反抗一下呢?

  他说,我怎么反抗,他们是我爸妈。

  我说爸妈怎么了,爸妈就能这么圈你一辈子啊?

  他说,是。

  我说,那你家祖祖辈辈都准备这样了?你爸妈圈你在身边,你圈你儿子,你儿子圈你孙子?准备时代固守长春?守得比郭靖守襄阳还坚定?

  他说,我一定不会圈我孩子在我身边了。

  开始的时候我会替他生气,替他不值,颇有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觉得他应该敢于向父母说不。后来我渐渐懂得了,他的屈服,已经渗入了骨子里。

  今天他打电话和我聊天,又说到这个问题,我又问了他一遍,他说你不用劝我了,我也不打算再争了,父母就是父母,我这一辈子,从来不是给自己活着,从生下来就不是。留长春当个老师,过两年争个讲师,再过两年争个副教授,再过两年争个教授,三四十岁,搞搞行政搞搞科研,也挺好。

  我终是不能再说出什么了。

  他又说,你可以把我写成一个故事,一定要是悲剧,把一切美好都掰碎,最后一定要是个非常悲伤的结局,像伤仲永似的,泯为众人。

  他确乎是把他的梦想都掰碎了,揉进了孝这个字里,我不忍心看着他就这样泯为众人,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曾经是,现在也是,以后还会是。英雄并不是那么坚强那么勇于抗争,也可以是沉重的,令人惋惜的。我也不忍心在故事里给他安排这样一个泯为众人的结局,就这样吧。

  他的生活,就像用隶书写出的人字,一撇一捺,简简单单的两笔,却能压得他一辈子弯着腰。

  1. 孩子,这样去做一个人  
  2. 告诉孩子人的一生应追求什么
  3. 请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