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撑,不是坚持的唯一打开方式

  文/蒙蒙王

  有一种痛叫做,我本可以,却没能坚持。

  雄心勃勃定下的目标,只要一星半点的理由就可以化为泡影。

  实际上,恒心也是一种修为,是可以通过对自己的认识和了解去挖掘培养的。

  1

  你的恒心,与你的意愿有关

  很多时候,不能坚持并不是因为我们不能吃苦,只是因为我们做某件事情的意愿不强。

  我的体力和耐力都不好,长跑常常是忍着头痛恶心硬撑到最后。

  因为这个原因,每次跑步前我都有很大的心理压力。加上那些立下的瘦身目标常常不能三两天见效,所以每一次都是心血来潮地开始,虎头蛇尾地结束。

  可最近这一年,我却很积极地把晨跑坚持了下来。

  并不是突然间变坚强,而是因为一个特别不起眼的理由:能够一个人呆一会儿。

  自从荣升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后,我经常忙乱到连上厕所都觉得是一种奢侈。

  一大早,把没起床的孩子交给家人,换上运动鞋,在空旷的街道上吹吹凉风,吸吸那尚未被污染的空气,戴上耳机,听几首喜欢的歌……

  尽管只有短短的半个小时,但这一切都让我足够迷恋。

  虽然我仍然会在跑出四五百米之后心跳加快,头疼,手臂和腿都酸困地抬不起来。可对我来说,只要能出去,其他都不是什么大事。

  原先看起来无法克服的困难,现在只要稍稍放慢脚步,调整呼吸,不一会儿便能缓解了。

  坚持就是痛苦和心理需求博弈的过程。如果痛苦更明显,坚持就会变得艰难;如果心理需求更胜,坚持就只是自我成全的必经之路而已。

  心之所向,行之所至。

  只要从心底里非常想做某件事,就一定会调动身体里的所有潜能,积极配合。

  2

  你的恒心,与你的节奏有关

  当我们立下FLAG的时候,可能一开始都会忍不住下狠劲儿。

  之前一步都不想跑,决定健身了,就2公里开跑,冲刺5公里。

  之前一页书也不想看,决定勤奋了,就焚膏油以继晷,好像不熬夜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看书。

  之前从没拉过筋,决定瑜伽了,就恨不得立刻把那支僵硬了几十年的老腿想掰哪儿就掰哪儿。

  这种激情维持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被打回原形。

  坚持从来就不是持续消耗,所以太用力的人一般都跑不远。

  作家村上春树的生活里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写作和跑步。

  他全职写作没多久,发现身体变差,便开始跑步。

  在普通人眼中,职业小说家应该是不舍昼夜地伏案工作,资深跑者的锻炼强度更难以想象。可村上春树的生活却有张有弛,十分规律。每天早起后的三四个小时集中精力写作,午休后跑步,日暮时读书、听音乐。

  在与写作和跑步相伴的几十年里,他既勤勉耐劳、不惜体力,又谨小慎微地呵护自己的热情,既怕惰性来袭,又怕用力过猛。

  他说:要让惯性的轮子以一定的速度准确无误地旋转到最后。

  坚持,从长远看,要循序渐进,就每一天来说,要量力而为。

  既要摸清自己的节奏,也要管住自己按这样的节奏坚持下去。不盲从,也不随性,不蛮干,也不懒散。

  只有不乱节奏,才能持之以恒。

  3

  你的恒心,与你的心态有关

  坚持不下去的另一个原因,恐怕是因为我们想太多。

  健身两周,就希望身材赛过谁;看了两本书,就期待生活有什么不同;勤奋两个月,就算计着什么时候能够功成名就……

  人心都是肉长的,若是在它上面加了太多的砝码,它就会不堪重负。

  欲望太多,就不容易看到希望。

  村上春树的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和第二部作品《1973年的弹子球》问世后,虽然让他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都没有获得日本文学大奖。

  对此他十分淡然,觉得能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才更加重要。

  他后来在回忆这段经历时说,那时他还在经营餐厅,甚至觉得没得奖也挺好,至少不会没完没了的接待采访和约稿,影响了生意。

  听起来像玩笑,但实际上,无论写书,还是跑步,他只是为了迎合自己,达到为自己设定的目标就好。

  无欲则刚。

  正是这种尽己所能、顺其自然的心态,才让他更长久地投身于自己所热爱的事情上。

  自我消耗从来就不是正确的坚持方式,苦痛也不是恒心的代名词。

  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不如停下来审视一下自己,将自己内心的能量挖掘出来,找准自己的节奏,让自己心态更平和一些,而不是一味地逼自己死撑。

  任何目标与坚持都是生命长河里微不足道的一段,即使某一段坚持并没有当下立见的好结果,但正确的坚持习惯却会让我们越来越有力量,对每一次新的挑战都从容笃定。

  只有真正坚持过,你才可以坦然地说一句“尽人事,听天命”。

  不留遗憾,不负此生。

  微信公众号:猫姐能量圈(ID:tqq1214cat)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