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校园励志小说《非常高三》(18)


今天是国庆节长假,我们物理一班加课,小兰当然不用去。所以我只好一个人上学。

我们家的地段不是最贵的,却是全上海风景最好的地方,离南外滩只有千米之远,可以将黄浦江、南浦大桥、东方明珠、金茂大厦等景观尽收眼底,据说在世博会的规划中这里将建造好几个国家的展馆。

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种高楼大厦,钢筋水泥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远了,楼里的邻居们见了面都形同陌人,除了说些“早晨好!”等礼节性的话,基本上是老死不相往来。

无意间我从电梯镜子里发现自己的头发乱得像鸟窝,便叫道:“糟了,忘了梳头发了!”

都是肖寒寒惹的祸,我现在整个人都云里雾里的。

我以最快的速度抓起脑后的头发,娴熟地扎起一个马尾辫。

电梯在十楼停下,邻居阿姨抱着一只贵妃犬进来了,我抓紧时间对着镜子再次检查了一下妆容,并礼节性地对着阿姨微笑了一下,她怀里的狗狗真漂亮。

曾经听爸爸说起过,我们楼里的住户大都身份显贵,他们或是有权有势的领导干部,或是经商成功的老板,有一种先富起来的优越感,几乎家家户户都眷养着和他们身份相配的宠物狗,这些身价不薄的宠物狗其实也是主人身份和地位的名片。于是每天清晨和黄昏,溜狗成了小区里一道十分壮观的景色,这些被关了一天的宠物狗也患上了现代人极时行乐的毛病,十分重视这不可多得的放风时间,总是极尽玩性,一会儿调戏邻家的小狗,一会儿又互相追赶互相打架,就像上演一幕幕人间喜剧,那些优雅的狗主人们也因为小狗情绪的高低一会儿亲如姐妹一会儿横眉以对,那极富戏剧的情节够得上莎士比亚的任何一部作品。

也许因为这些宠物狗太牵涉主人们的时间和精力,所以我们这栋楼里基本上见不到老人,有一次重阳节看到电视上那些老人痛哭自己被儿女遗忘的镜头,就感叹为什么这些老人的待遇连猫狗都不如呢!于是妈妈便取笑我是理想主义,妈妈甚至担心我过于善良,将来会承受许多额外的痛苦。

“又开学了?这个暑假你好像一直在上课嘛?”这位邻居阿姨主动和我打招呼!

我有点意外地点点头,想不到这位阿姨还能在百忙中注意到我暑假补课,于是我忙着回答:“是啊,高三了嘛。”

“唉,真是太辛苦了,我们家儿子也读高三,让我送国外去了,高考麻烦。”说不清是炫耀还是同情,总之,她的笑容十分的含糊,稍纵即逝。

说实在的,我都忍不住要同情自己!从高二刚结束的那天起,高考复习的苦日子就开始了,整整二个月的暑期几乎都是在无边无际的题海和补习中度过的。闷热的天气、灼人的气氛让人有一种误入隧道出不来的感觉,多亏我从小就被妈妈训练成一个开朗、乐观、坚强的女孩,每当我碰到难以逾越的事情,总是能说服自己把挫折当作一种考验和锻炼,凭着这种“阿Q心理战胜法”,我曾顺利地在各类竞争激烈的比赛中取得了好成绩。何况还有两年前奋战中考的日子垫底,眼下遇到这高三迎考的日子也就不显得那么束手无策了。

我一直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坚持,还有一年,我就可以考上自己喜欢的大学,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然后的日子就是我自己的了!我想干吗就可以干吗!

电梯终于来了,我和邻居阿姨说再见后迅速地走进电梯,她是要到地下一楼车库,因为下雨期间,他们一般都到地下车库去溜狗。

我匆匆忙忙地走出了小区,也许是一夜暴雨的关系,地上又积起了很深的水,已分不清哪是马路哪是人行道了。

东方中学离我们家很近,六年前爸爸妈妈就是为了能让我上学方便,靠银行贷款买下了现在这套全装修的三室二厅的房子,相对我们家当时的经济实力来说那绝对是个超前消费,由此可见爸爸妈妈对我教育的重视。

我从东方中学的初中部毕业后,直接升到了东方中学的高中部。

说起我的直升还有段故事,当初中考前王副校长找到我爸爸表示希望我直升东方中学高中部时,爸爸还有些犹豫,因为凭我当时的学习成绩,考进任何一所升学率在前三位的名校都是绰绰有余的,可爸爸一直觉得东方中学虽不是升学率最高的中学,但这所学校对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视是有渊源的,学校一向以育人为第一己任,历年来培养过不少闻名遐迩的各界社会精英。所以我和爸爸一致答应了校长直升东方中学高中部。

仅管后来我的中考成绩确实远远地高于顶尖名校的录取分数线,成为东方中学的中考状元。但我并没有后悔,因为东方中学有一位很欣赏我的王副校长,他同时兼任着东方中学的初中部和高中部。只是这件事让一向争强好胜的妈妈数落了好长时间,埋怨我们这么重大的事情也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因为当时爸爸妈妈正闹离婚,彼此信息沟通不畅,于是她一直自责地认为,这是她离婚付出的一个沉重的代价。

我行走在高楼林立的人行道上,由于积水很深,天又下着大雨,我走得很是艰难,不一会儿,浑身上下就全被雨淋透了。于是我一路快跑地冲到教室门口,急不可待地向肖寒寒的座位望去……肖寒寒的座位醒目地空着……

肖寒寒没有来,我的心不由地沉了一下。

整个上午我都心不在焉,脑袋里打转着肖寒寒的事, 常老师亲手制作的写有“离高考还有二百五十二天”字样的牌子触目地挂在黑板的左上角,时时刻刻地刺激着我们的神经,忠于职守地警示着我们努力地加油加油再加油,安下心来打好高考这一仗!

可我就是安不下心,肖寒寒那充满忧伤的眼神一直顽强地追随着我,令我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阵阵疼痛,于是我迷迷糊糊的一节课也听不进去。

下午的自修课铃声一响,常老师就捧着一叠卷子准时出现在了教

室门口,同学们不由地长叹短吁起来。

“最近很多同学的学习有些松懈,觉得自己不用再那么刻苦就可以对付高考了,所以今天我们来做一次……也不叫考试,是小测验,让大家找一找自己的差距!”见同学们噪动不安,常老师便小心地推销他的试卷。

同学们又发出了一声叹息:“哦哟!”

常老师:“怎么啦?”

不再有人回答。同学们面面相觑,互相的挤眉弄眼,心里都明白这所谓的“测验”真正的区别,就是“相同题量的考试时间更短了。”

“同学们,我知道这段时间大家都很辛苦,但无论你们碰到什么情况,都要坚持,谁坚持到最后,谁就能胜利。”

这些话实在是听得耳朵里老茧都要长出来了,同学们一个个又是一阵叹息。常老师看看大家,继续说:“你们别总叹气,可能你们已经很累了,但是你们都是学校的尖子,只要你们能够保持一种不断前行的激情、一种谦虚的学习态度和一种在困难中永不低头的坚毅和乐观,成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并且这个时间不会太久!”

这是常老师惯用的伎良了,先捧后打。

同学们果然不再吱声了。

试卷发下来了,我默默地看着,一时进不了角色,那平日里熟悉的试题一个个都变成了陌生的符号,在我眼前不停地跳着舞,我手握铅笔却一个字也写不了。我的异常被常老师发现了,他关心地问我:“夏雨辰,你怎么啦?”

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我摇摇头,拍拍脑袋,发现自己神志还算清醒,才木木地笑了一下:“没什么,我有点不舒服。”

“那你赶紧做完了试卷回去休息。”

常老师说完就走了出去,我强迫自己让这些跳动的符号安静下来。

今天的试卷真难啊,我忍着头疼刚刚将考题做完,下课的铃声就响了,我交完卷子,把头搁在双臂之间,想好好的休息会儿,实在是太难受了……

常老师又来关心我了:“夏雨辰,你不舒服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点点头站了起来,他仔细地看看我:“哟,脸红红的!眼晴也熬红了。”

他问我要不要送我回家休息,我拒绝了他的好意,表示自己一个人能回家。

“路上当心,回家好好睡一觉,把身体养好啊。”常老师很关心地说完,捧着卷子回办公室去了。

散课的铃声响了,就在我整理书包的时候,身后响起了高铜的轻笑声:“我看她是得了相思病吧!”

她的声音在被考试压得死气沉沉的教室里一下子就激起了回响,旁边的几个女生立即意味深长地笑:“哦!不会吧,她怎么会得相思病?”

我不理她,继续整理书包。

高铜轻哼:“怎么不会,她这种人,水性杨花。一会儿和马悦眉目传情,一会儿又和肖寒寒暗度陈仓!”

这个高铜,为什么总象刺猬似的到处扎人,时时不忘她的侵略本性。愤怒之情油然而性,我对她实在忍无可忍了,便回头反击:“谁和肖寒寒暗度陈仓了?你说话要负点责任。”

“还想抵赖,你今天已经往肖寒寒的座位上看了N次了。”高铜大声地说着,恨不得让全国人民都听到。

我心里一惊,不得不承认她出色的观察力,我确实一直在往肖寒

寒的位置看。于是我不和她恋战,拎起书包就往外走。

“哟,心虚了!”高铜扯着大嗓门对我大喊,生怕我走太远听不见似的,我被一片哗然轰出了教室。

我心里虽然委曲,但我确实在牵挂着肖寒寒,肖寒寒到底是被高铜伤害了,他没有来上课,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这人虽然是天平座,但天生敏感,常常会杞人忧天,对生活中的种种已知的和未知的不幸充满了莫名的忧虑和悲伤,有些事情还没有完全发生,我已经把可能的和不可能的悲惨结局推理了不下十遍。

现在,肖寒寒没有来上课,我这颗善良而又敏感的心不由地替肖寒寒难过起来。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对他的感激更是加倍地增长,如今他无辜地遭到了高铜的伤害,如果我不为他做些什么,那我的心怎么能够平静下来呢!

可是……高铜的话是真的吗?肖寒寒的母亲不是来学校看蓝球赛了吗,高铜怎么会在精神病医院看见她呢?一定是弄错了……

我在心里和自己反复地对着话。

我真想去精神病院了解一下,把事情弄弄清楚,也好给肖寒寒的妈妈洗“罪”。一旦高铜再胡说八道,我就可以狠狠地还击她了。不然的话,这个谣言会在学校里比超级女生的消息传得都快,肖寒寒会觉得非常的没有面子。

可是,我又害怕弄清楚,万一高铜说的是真的呢!

我很想找到肖寒寒,给他以适时的安慰。可我又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况且我又不认识他的家。对,去问马悦,肖寒寒原来是二班的,说不定马悦知道肖寒寒家的地址。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