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一多:红荷之魂

  有序

  盆莲饮雨初放,折了几枝,供在案头,又听侄辈读周茂叔的《爱莲说》,便不得不联想及于三千里外《荷花池畔》的诗人。赋此寄呈实秋,上景超及其他在西山的诸友。

  太华玉井的神裔啊!

  不必在污泥里久恋了。

  这玉胆瓶里的寒浆有些冽骨吗?

  那原是没有堕世的山泉哪!

  高贤的文章啊!雏凤的律吕啊!

  往古来今竟携了手来谀媚着你。

  来罢!听听这蜜甜的赞美诗罢!

  抱霞摇玉的仙花呀!

  看着你的躯体,

  我怎不想到你的灵魂?

  灵魂啊!到底又是谁呢?

  是千叶宝座上的如来,

  还是丈余红瓣中的太乙呢?

  是五老峰前的诗人,

  还是洞庭湖畔的骚客呢?

  红荷的魂啊!

  爱美的诗人啊!

  便稍许艳一点儿,

  还不失为“君子”。

  看那颗颗袒张的荷钱啊!

  可敬的——向上的虔诚,

  可爱的——圆满的个性。

  花魂啊!佑他们充分地发育罢!

  花魂啊,

  须提防着,

  不要让菱芡藻荇的势力

  蚕食了泽国的版图。

  花魂啊!

  要将崎岖的动的烟波,

  织成灿烂的静的绣锦。

  然后,(www.lz13.cn)

  高蹈的鸬鹚啊!

  热情的鸳鸯啊!

  水国烟乡的顾客们啊!……

  只欢迎你们来

  逍遥着,偃卧着;

  因为你们知道了

  你们的义务。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