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毕业生炫耀52万年收入遭热议:成功的唯一标准是,有钱?

  文/婴宁

  1

  近日,一名自称清华的毕业生在某论坛发了条炫富的帖子,引起了大家的热议。

  这条帖子是这样的:我清华本科毕业五年,全年到手52万,什么水平?当年同学在美国的不好比,在国内的不好问。

  一时间,有人艳羡有人酸,大家议论的焦点是,他的收入对不对得起清华大学。

  诚然,赚钱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一个人的综合能力。

  知识分子也能赚取高额收入,这是时代的进步。

  但,我们对于这个国家的高级知识分子,却仅赚钱能力作为唯一评判标准,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味?

  于是,评论里点赞最高的是这样的:

  清华出来的,工资不是第一位,但并不是说工资就不重要。你们作为天之骄子,人中龙凤的你们,应该考虑对社会,人类的进步做了哪些重大的贡献。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还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有人曾统计,在北京,保守估计需要1。5个亿,才能实现标准意义上的金钱自由。

  各个机场书店里卖的最快的书,都是狼性,投资,基金之类的。

  这一切背后的潜台词似乎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成功,就是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

  甚至连曾经清高,担负着社会责任感的精英知识分子也不能免俗。

  有这样一个段子,滴滴司机师傅接了一个清北的学生,一路上清北学生都在讨论怎么怎么买房子,房价要涨。

  司机沉默了一会说:小兄弟,房价涨涨跌跌你们清北的都能买得起,但是你们都和我们一样天天盯着这点儿事儿,我们的大环境谁来整治呢?

  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曾对他的学生说过这样一番话:

  “当你40岁时,没有4千万身价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对于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

  一时之间,引起了轩然大波。粗暴简单用金钱作为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是社会的进步,还是社会的倒退?

  2

  几年前,北京大学中文系资深教授钱理群曾谈到“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这样的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的问题的要害,就在于没有信仰,没有超越一己私利的大关怀、大悲悯、责任感和承担意识,就必然将个人的私欲作为唯一的追求目标。”

  连高晓松都说:“你不去问自己能为改变这个社会做些什么,却问我们你该找什么工作,你觉得愧不愧对清华十多年的教育?”

  社会在进步,却为何造就了一大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就是把金钱作为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所造成的恶果。

  2017年的热播剧《人民的名义》中,我们看到了一大批被金钱绑架的利己主义者。

  赵德汉,农民的儿子,拥有一定权力后,不是为人民办实事,而是为了一己私欲大肆敛财,用贪污的钱砌了一堵墙。

  出身贫贱的祁同伟,一心想要胜天半子,宁可丢了性命,也要把棋下完。最终做事毫无底线,贪污了大风厂员工的活命钱,最终迷失在权利和金钱之中,死无葬身之地。

  ……

  他们都是国家培养的精英人才,却毫无社会责任感,对权势金钱毫无敬畏心,最后都沦为了党和国家的蛀虫,为人所不耻。

  格局小,目光浅,只以金钱作为人生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最终,他们都成了自己曾厌恶的那种人。

  3

  近日,第四届“马云乡村教师奖”颁奖典礼在海南三亚举行, 100名来自各地乡村教师获评该奖项,再次把乡村教师这个群体推到大众的眼前。

  很多老师都是一身才气,本可以到繁华地带谋求更好的生活,但他们依然甘于清贫,扎根乡村,把教育的火种星火燎原地传递下去,成为乡村留守儿童心灵的依傍。

  十多年前,22岁的梁红霞刚刚毕业于一所知名大学,她来到了北京,正准备大展手脚。

  突然有一天,她在中关村看到一幅留守儿童的公益广告照片,那是一双满是冻疮的小手。

  她的心一下子被打动了。于是,她来到了甘肃省陇南市礼县祁山镇的一所山村小学:五一小学。开始做起了乡村代课教师。

  随后一年里,五一小学的教学质量得以提升,课程内容变得丰富多彩,学校的成绩在该区从垫底冲到了前列。

  梁红霞所做的绝非如此,村小的孩子绝大多数都是留守儿童,缺乏关爱。

  梁红霞既当老师又当爹妈:生病的孩子,她连夜送到诊所输液;冬天,孩子们的手冻得皴裂,她一个一个地抹上冻伤膏。

  一年期满,要走时,看着孩子们依恋的眼神,她一心软,心想,再多待一年吧。结果,这一待,就是十年。

  梁红霞老师的例子不是个例,这些获奖的教师里,有个体育老师,就像《摔跤吧爸爸》里的阿尔米汗,为当地一所学校培养了一百多名体育特长生,后来全都进入了重点高中。

  这些老师们在获奖时纷纷说道:

  “孩子们还需要我,我不能离开!”

  “钱对我来说没有具体的意义,和孩子们在一起很快乐。”

  这些伟大乡村教师的坚守,我们的乡村教育事业才保留了希望的种子。

  这些老师虽然清贫,但他们的人生成功吗?是的,是大写的成功。

  时代会变,但有些东西不管经历多久都会保持该有的本质。就好像成功,更应该允许很多种模式一起存在。

  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来过;对自己的工作充满责任感和使命感;对社会做出了且是有益的贡献。这是无数人称羡的成功人生。

  我们羡慕那些有能力赚很多钱的人,也要尊重那些甘于清贫,对自己的本职工作充满敬畏感的人。

  4

  民国时期的大师们,在国家危亡之际,忍受清贫,一心治学,把祖国的文化传承下来,堪称民族的脊梁。

  80年代的人民,他们热爱文学,讨论海子与顾城,虽然物质贫瘠,但精神充实,这也是充实的人生。

  在这个价值观多元的时代,爱财拜金都很正常。但把金钱作为衡量成功人生的唯一标准,不仅太过狭隘。

  所带来的后果是灾难性的。

  做技术的首先想的不是如何提高技术,提升用户的体验感,而是想着如何赚最多的钱。

  做生意的首先想的不是怎样满足客户的需求,而是想着把客户当韭菜收割,最大限度地榨取他们的剩余价值。

  把持话语感的精英人士没有社会责任感,只知道谋取一己私利。于是,整个社会再无公平可言。

  各个企业为了利益最大化,可以无视一切规则法律,于是假疫苗,假药,地沟油横行。

  甚至连各个媒体也被金钱和全是所把持,不再公正客观,不再一心为民,所报道的东西全都名不副实。

  所以你看,如果整个社会都把金钱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准,把责任感和道义抛诸脑后,那么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会深受其害。

  比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更可怕的,是赤裸裸的唯钱主义者。

  钱是衡量成功的一项标准,但不应该成为衡量成功的唯一标准。

  来源:写手圈(xieshouquan010)

分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