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暮到家

  作者:蒋士诠

  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
  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
  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翻译

  母亲爱子女的心是无穷无尽的,
  我在过年的时候到家,
  母亲多高兴啊!
  她正在为我缝棉衣,
  针针线线缝得密,
  我寄的家书刚收到,
  墨迹还新。
  一见面母亲便怜爱地说我瘦了,
  连声问我在外苦不苦?
  我惭愧地低下头,
  不敢对她说我在外漂泊的境况。

  赏析

  表达了作者念家,乾隆十一年(公元1746年),蒋士铨于年终前夕赶到家中,深感母亲对自己的关怀之情,故有此诗。一二句从母亲的角度落笔,写其日夜思念自己的儿子,看到儿子在年底前回到家中,喜悦之情难以掩饰。三四句以寒衣在身和家信墨新,分写母子深情。以下四句叙述到家时的情形,疼儿之语声声在耳,让人心碎,怎忍在母亲面前为旅途劳顿而发怨言。可谓情真意切,语浅情浓。

  《岁暮到家》一诗用朴素的语言,细腻地刻画了久别回家后母子相见时真挚而复杂的感情。神情话语,如见如闻,游子归家,为母的定然高兴,“爱子心无尽”,数句虽然直白,却意蕴深重。“寒衣针线密,家信墨痕新”,体现母亲对自己的十分关切、爱护。“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二句,把母亲对爱子无微不至的关怀写得多么真实、生动,情深意重,让所有游子读后热泪盈眶。最后二句“低回愧人子,不敢叹风尘”是写作者自己心态的。“低回”,迂回曲折的意思。这里写出了自己出外谋生,没有成就,惭愧没有尽到儿子照应母亲和安慰母亲的责任。不敢直率诉说在外风尘之苦,而是婉转回答母亲的问话,以免老人家听了难受。

  全诗质朴无华,没有一点矫饰,却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和回味。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