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衡门

  衡门之下,可以栖迟。
  泌之洋洋,可以乐饥。
  岂其食鱼,必河之鲂?
  岂其取妻,必齐之姜?
  岂其食鱼,必河之鲤?
  岂其取妻,必宋之子?

  注释

  1、衡门:横木做成的门,指简陋的居所。
  2、栖迟:居住休歇。
  3、泌:泉水。洋洋:水流不息的样子。
  4、乐:疗救。
  5、鲂:鱼名。
  6、取:同“娶”。
  7、齐之姜;齐国姓姜的女子。
  8、宋之子:宋国姓子的女子。

  译文

  木门简陋的住所,可以当作安身处。
  泉水流淌不停息,可以止渴还充饥。
  难道想要吃鱼时,定要吃那黄河鲂?
  难道想要娶妻时,定要娶那姓姜女?
  难道想要吃鱼时,定要吃那黄河鲤?
  难道想要娶妻时,定要娶那姓子女?

  赏析

  食有鱼,可见不是平民百姓所能过的生活。然而,食有鱼便知足,不求高档昂贵奢侈,却是在无止境的欲望面前知止知足知乐,亦属不多见。

  在掉进欲壑不能自拔与知止退而求其次之间作选择的话,选择后者的人不会占多数。欲壑难填,道出了人心的贪婪和弱点。掉进欲壑,是异化的开始,是自投罗网和自我放纵。知止而退,是拯救的开始,是自救和自我解放。
  知足常乐,安贫乐道,多数人都难以做到。没有富的,拼命想富。已经富了的,拼命想更富。没做官的,一心想做官。已经做了官的,一心想官帽更大。殊不知,“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

  要想得救,唯有靠自己,他人帮不了任何忙。正如染上毒瓜要想戒毒,虽然可以强制,最终还得靠自己痛下决心,洗心革面,断绝欲念。知足常乐,已不仅仅是一种自我安慰,更不只是对贫穷窘困者而言;富贵者同样也当设立这样的警戒线。越过警戒线,是无边苦海;固守在警戒线内,便是自我解放。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