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小宛

  宛彼鸣鸠,翰飞戾天。
  我心忧伤,念昔先人。
  明发不寐,有怀二人。

  人之齐圣,饮酒温克。
  彼昏不知,壹醉日富。
  各敬尔仪,天命不又。

  中原有菽,庶民采之。
  螟蛉有子,蜾蠃负之。
  教诲尔子,式谷似之。

  题彼脊令,载飞载鸣。
  我日斯迈,而月斯征。
  夙兴夜寐,毋忝尔所生。

  交交桑扈,率场啄粟。
  哀我填寡,宜岸宜狱。
  握粟出卜,自何能谷?

  温温恭人,如集于木。
  惴惴小心,如临于谷。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注释

  1、宛:小的样子。鸠:鸟名,似山鹊而小,短尾,俗名斑鸠。
  2、翰飞:高飞。戾:至。戾天,犹说“摩天”。
  3、先人:死去的祖先。
  4、明发:天亮。
  5、有:同“又”。
  6、齐圣:极其聪明智慧的人。
  7、温克:善于克制自己以保持温和、恭敬的仪态。
  8、壹醉:每饮必醉。富:盛、甚。
  9、又:通“佑”,保佑。
  10、中原:原中,田野之中。菽:豆。
  11、螟蛉:螟蛾的幼虫。
  12、蜾蠃:一种黑色的细腰土蜂,常捕捉螟蛉入巢,以养育其幼虫,古人误以为是代螟蛾哺养幼虫,故称养子为螟蛉义子。负:背。
  13、尔:你、你们,此指作者的兄弟。
  14、式:句首语气词。榖:善。似:借作“嗣”,继承。
  15、题:通“睇”,看。脊令:鸟名,通作“鶺鸰”,形似小鸡,常在水边捕食昆虫。
  16、载:则、且。
  17、斯:乃、则。迈:远行,行役。
  18、征:远行。
  19、忝:辱没。所生:指父母。
  20、交交:鸟鸣声。一说是往来翻飞的样子。桑扈:鸟名,似鸽而小,青色,颈有花纹,俗名青雀。
  21、率:循、沿着。场:打谷场。
  22、填:通“瘨”,病。寡:贫。宜:犹“乃”。
  23、岸:诉讼。毛传:“岸,讼也。”马瑞辰《毛传笺通释》谓与“犴”通,犴,狱也。
  24、温温:和柔的样子。恭人:谦逊谨慎的人。
  25、惴惴:恐惧而警戒的样子。

  译文

  小小斑鸠不住鸣,展翅高飞破苍旻。
  忧伤充满我内心,怀念祖先倍感亲。
  直到天明没入睡,想着父母在世情。

  聪明智慧那种人,饮酒也能见沉稳。
  可是那些糊涂蛋,每饮必醉日日甚。
  请各自重慎举止,否则天不佑你们。

  田野长满那豆菜,众人一起去采摘。
  螟蛉如若生幼子,蜾赢会把它背来。
  你们有儿我教育,继承祖先好风采。

  看那小小的鶺鸰,边翻飞呀边欢鸣。
  天天在外我奔波,月月在外我远行。
  起早贪黑不停歇,不辱父母的英名。

  小青雀叫叽叽叽,沿着谷场啄小米。
  自怜贫病更无依,连遇诉讼真可气。
  抓把米去占一卦,看我何时能吉利?

  温和恭谨那些人,就像聚集在树顶。
  担心害怕真警惕,就像深谷脚边近。
  心惊胆战太不安,就像踩上薄薄冰。

  赏析

  《毛诗序》说:“《小宛》,大夫刺幽王也。”郑笺又订正说:“亦当为厉王。”但从诗的内容来看,看不出和幽王或厉王有多大的关系,讽刺的意味也不突出。朱熹的《诗集传》就不同意他们的说法,认为“说者必欲为刺王之言,故其说穿凿破,无理尤甚”。他说这是一首“大夫遭时之乱,而兄弟相戒以免祸之诗”。朱熹看出前人解说的破绽而提出新说,这是可贵的。但细玩诗意,他仍没有理清作者与所述内容的关系,而后世的众多解诗者又多是在毛、郑、朱诸说之上修修补补,致使长期以来人们对这首诗没有真正搞清读懂。从诗篇所述的内容来看,作者可能是西周王朝的一个下级官吏。父母在世时,对他有良好的教育,家庭生活似乎还很富裕。可是父母去世之后,他的兄弟们违背了父母的教诲,一个个嗜酒如命、不务正业,致使家道衰败,甚至连自己的孩子也都弃养了。作者恪守着父母的教诲,终日为国事或家事操劳奔波,力图维系着家门的传统。但由于受到社会上各种邪恶势力的威逼和迫害,已力不从心。他贫病交加,并连遭诉讼,所以忧伤满怀,以至“惴惴小心”、“战战兢兢”地生活着,盼望有朝一日时来运转,家道复兴。在他“宜岸宜狱”之时,更是耿耿难眠、百感交集,既怀念死去的父母,又怨恨“壹醉日富”的兄弟,思前想后,感慨万端,因而写出了这首忧伤交织的抒情诗。它虽然不是什么“刺王”之作,但却反映了混乱、黑暗的社会生活的一个侧面,还是有其认识意义的。

  全诗六章,章六句,而怀念父母的思想感情却或明或暗地贯穿于全诗中。首章直述怀念祖先、父母之情,这是疾痛惨怛的集中表现,也暗含着今不如昔的深切感慨。二章感伤兄弟们的纵酒,既有斥责,也有劝戒,暗示他们违背了父母的教育。三章言代兄弟们扶养幼子,教育他们长大继承祖业家风。四章述自己操劳奔波,以慰藉父母在天之灵。五章说明自己贫病交加,又吃了官司,表现出对命运难卜的焦虑。最后一章,总括了自己诚惶诚恐、艰难度日的心情。各章重点突出,语意恳切;全诗组织严密,层次分明。即使从语言的使用上来看,质朴而又整饬,在雅颂作品中是颇为别具一格的。

  作者在表达自己的思想、抒发自己的感情时,虽然是以诉说为主,但并不是平铺直叙、直来直往,而是采取了意味深长的比兴手法,使读者感到作者的每章诗意都是在因物起兴、借景寄情。第一章以斑鸠的鸣叫、翰飞、戾天来反衬他处境的艰难和内心的忧伤;第二章以“齐圣”之人的“饮酒温克”来对比自己兄弟的“彼昏不知,壹醉日富”;第三章以“中原有菽,庶民采之;螟蛉有子,蜾蠃负之”来比喻自己代养兄弟们的幼子;第四章以鶺鸰的“载飞载鸣”来映衬自己“夙兴夜寐”地“斯迈”、“斯征”;第五章以“交交桑扈,率场啄粟”来象征自己“填寡”而又“岸狱”的心态和心情,都写得那么生动形象,贴切真实,耐人咀嚼和回味;至于第六章连用三个“如”字,更把自己“惴惴小心”、“战战兢兢”的心境描画得形神兼备,真切感人。作者的感情是沉重的,但表现得却十分活脱、鲜明和生动,这在雅颂作品中也是别具特色的。

  总之,《小宛》在内容主题上是今人比较难于索解的,但在艺术技巧上,却是比较优秀的。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