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大明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
  天难忱斯,不易维王。
  天位殷适,使不挟四方。

  挚仲氏任,自彼殷商,
  来嫁于周,曰嫔于京。
  乃及王季,维德之行。

  大任有身,生此文王。
  维此文王,小心翼翼。
  昭事上帝,聿怀多福。
  厥德不回,以受方国。

  天监在下,有命既集。
  文王初载,天作之合。
  在洽之阳,在渭之涘。

  文王嘉止,大邦有子。
  大邦有子,伣天之妹。
  文定厥祥,亲迎于渭。
  造舟为梁,不显其光。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
  于周于京,缵女维莘。
  长子维行,笃生武王。
  保右命尔,燮伐大商。

  殷商之旅,其会如林。
  矢于牧野,维予侯兴。
  上帝临女,无贰尔心。

  牧野洋洋,檀车煌煌,
  驷騵彭彭。
  维师尚父,时维鹰扬。
  氵京、彼武王,肆伐大商,
  会朝清明。

  注释

  1、明明:光采夺目的样子。在下:指人间。
  2、赫赫:明亮显着的样子。在上:指天上。
  3、忱:信任。斯:句末助词。
  4、维:犹“为”。
  5、位:同“立”。适:借作“嫡”,嫡子。殷嫡,指纣王。《史记-殷本纪》:“帝乙长子曰微子启。启母贱,不得嗣。少子辛,辛母正后,辛为嗣。帝乙崩,子辛立,是为帝辛,天下谓之纣。”
  6、挟:控制、占有。四方:天下。
  7、挚:古诸侯国名,故址在今河南汝南一带,任姓。仲:指次女。挚仲,即太任,王季之妻,文王之母。
  8、自:来自。挚国之后裔,为殷商的臣子,故说太任“自彼殷商”。
  9、嫔:妇,指做媳妇。京:周京。周部族后稷十三世孙古公亶父周太王、自豳迁于岐今陕西岐山一带、,其地名周。其子王季季历、于此地建都城。
  10、乃:就。及:与。
  11、维德之行:犹曰“维德是行”,只做有德行的事情。
  12、大:同“太”。有身:有孕。
  13、文王:姬昌,殷纣时为西伯西方诸侯、,又称西伯昌。为周武王姬发之父,父子共举灭纣大业。
  14、翼翼:恭敬谨慎的样子。
  15、昭:借作“劭”,勤勉。事:服事、侍奉。
  16、聿:犹“乃”,就。怀:徕,招来。
  17、厥:犹“其”,他、他的。回:邪僻。
  18、受:承受、享有。方:大。此言文王做了周国国主。
  19、监:明察。在下:指文王的德业。
  20、初载:初始,指年青时。
  21、作:成。合:婚配。
  22、洽:水名,源出陕西合阳县,东南流入黄河,现称金水河。阳:河北面。
  23、渭:水名,黄河最大的支流,源于甘肃渭源县,经陕西,于潼关流入黄河。涘:水边。
  24、嘉:美好,高兴。止:语末助词。一说止为“礼”,嘉止,即嘉礼,指婚礼。
  25、大邦:指殷商。子:未嫁的女子。传说殷商帝乙纣父、曾将妹妹嫁给了周文王。
  26、伣:如,好比。天之妹:天上的美女。
  27、文:占卜的文辞。
  28、梁:桥。此指连船为浮桥,以便渡渭水迎亲。
  29、不:通“丕”,大。光:荣光,荣耀。
  30、缵:续。莘:国名,在今陕西合阳县一带。姒姓。文王又娶莘国之女,故称太姒。
  31、长子:指伯邑考。行:离去,指死亡。伯邑考早年为殷纣王杀害。
  32、笃:发语词。释见马瑞辰《毛传笺通释》。
  33、保右:即“保佑”。命:命令。尔:犹“之”,指武王姬发。
  34、燮:读为“袭”。袭伐,即袭击讨伐。
  35、会:借作“旝”,军旗。其会如林,极言殷商军队之多。
  36、矢:同“誓”,誓师。牧野:地名,在今河南淇县一带,距商都朝歌七十余里。
  37、予:我、我们,作者自指周王朝。侯:乃、才。兴:兴盛、胜利。
  38、临:监临。女:同“汝”,指周武王率领的将士。
  39、无:同“勿”。贰:同“二”。
  40、檀车:用檀木造的兵车。
  41、驷騵:四匹赤毛白腹的驾辕骏马。彭彭:强壮有力的样子。
  42、师:官名,又称太师。尚父:指姜太公。姜太公,周朝东海人,本姓姜,其先封于吕,因姓吕。名尚,字子牙。年老隐钓于渭水之上,文王访得,载与俱归,立为师,又号太公望,辅佐文王、武王灭纣。
  43、时:是。鹰扬:如雄鹰飞扬,言其奋发勇猛。
  44、凉:辅佐。
  45、肆伐:意同前文之“燮伐”。
  46、会朝:黎明。

  译文

  皇天伟大光辉照人间,光采卓异显现于上天。
  天命无常难测又难信,一个国王做好也很难。
  天命嫡子帝辛居王位,终又让他失国丧威严。

  太任是挚国任家姑娘,也可以算是来自殷商。
  她远嫁来到我们周原,在京都做了王季新娘。
  就是太任和王季一起,推行德政有着好主张。

  太任怀孕将要生儿郎,生下这位就是周文王。
  这位伟大英明的君主,小心翼翼恭敬而谦让。
  勤勉努力侍奉那上帝,带给我们无数的福祥。
  他的德行光明又磊落,因此承受祖业做国王。

  上帝在天明察人世间,文王身上天命集中现。
  就在他还年轻的时候,皇天给他缔结好姻缘。
  文王迎亲到洽水北面,就在那儿渭水河岸边。

  文王筹备婚礼喜洋洋,殷商有位美丽的姑娘。
  殷商这位美丽的姑娘,长得就像那天仙一样。
  卜辞表明婚姻很吉祥,文王亲迎来到渭水旁。
  造船相连作桥渡河去,婚礼隆重显得很荣光。

  上帝有命正从天而降,天命降给这位周文王。
  在周原之地京都之中,又娶来莘国姒家姑娘。
  长子虽然早早已离世,幸还生有伟大的武王。
  皇天保佑命令周武王,前去袭击讨伐那殷商。

  殷商调来大批的兵将,军旗就像那树林一样。
  我主武王誓师在牧野,
  他说:“只有我们最兴旺。
  上帝监视你们众将士,不要有什么二心妄想!”

  牧野地势广阔无边垠,檀木战车光彩又鲜明,
  驾车驷马健壮真雄骏。还有太师尚父姜太公,
  就好像是展翅飞雄鹰。他辅佐着伟大的武王,
  袭击殷商讨伐那帝辛,一到黎明就天下清平。

  赏析

  这是一首具有史诗性质的颂诗,当是周王朝贵族为歌颂自己祖先的功德、为宣扬自己王朝的开国历史而作。它与《大雅》中的《生民》、《公刘》、《緜》、《皇矣》、《文王》诸篇相联缀,俨然形成一组开国史诗。从始祖后稷诞生、经营农业,公刘迁豳,太王古公亶父、迁岐,王季继续发展,文王伐密、伐崇,直到武王克商灭纣,可以说是把每个重大的历史事件都写到了,所以研究者多把它们看作一组周国史诗,只是《诗经》的编者没有把它们按世次编辑在一起,而打乱次序分编在各处。此篇先写王季受天命、娶太任、生文王,再写文王娶太姒、生武王,最后写到武王在姜太公辅佐下一举灭殷的史实,是上述一组开国史诗中的有机组成部分,可算是这组史诗的最后一篇。《毛诗序》说:“《大明》,文王有明德,故天复命武王也。”意思当然是对的,但说得抽象了些。朱熹《诗集传》说:“此亦周公戒成王之诗。”说它和《文王》那篇一样,“追述文王之德,明周家所以受命而代商者,皆由于此,以戒成王。”这又太拘泥了。其实很难看出是周公所作,也很难看出有警戒成王的意思。总观这组六篇诗文,不过是周王朝统治者为歌颂祖先功德,追述开国历史的显赫罢了。

  全诗八章。历代各家的分章稍有不同,这里是根据诗意确立的。第一、二、四、七章章六句,第三、五、六、八章章八句。排列起来,颇有参差错落之美。

  首章先从赞叹皇天伟大、天命难测说起,以引出殷命将亡、周命将兴,是全诗的总纲。次章即歌颂王季娶了太任,推行德政。三章写文王降生,承受天命,因而“以受方国”。四章又说文王“天作之合”,得配佳偶。五章即写他于渭水之滨迎娶殷商帝乙之妹。六章说文王又娶太姒,生下武王。武王受天命而“燮伐大商”,与首章遥相照应。七章写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战,敌军虽盛,而武王斗志更坚。最后一章写牧野之战的盛大,武王在姜尚辅佐之下一举灭殷。全诗时序井然,层次清楚,俨然是王季、文王、武王三代的发展史。

  诗篇以“天命所佑”为中心思想,以王季、文王、武王三代相继为基本线索,集中突现了周部族这三代祖先的盛德。其中,武王灭商,是此诗最集中、最突出要表现的重大历史事件,写王季、太任、文王、太姒,不过是说明周家奕世积功累仁,天命所佑,所以武王才克商代殷而立天下。所以,诗人着笔,历述婚媾,皆天作之合,圣德相配。武王克商,也是上应天命、中承祖德、下合四方的。因此,尽管诗意变幻不已,其中心意旨是非常清楚的。全诗虽然笼罩着祀神的宗教气氛和君权神授的神学色彩,其内在的历史真实性一面,还是有认识价值的。

  这是一首叙事诗,但它并不平铺直叙地叙事。其中,既有情势的烘托,也有景象的渲染。文王两次迎亲的描述,生动具体;牧野之战的描画,更显得有声有色。“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一连三个排比句子,真可谓把战争的威严、紧迫的气势给和盘托出了。“殷商之旅,其会如林”,虽然写出了敌军之盛,但相比之下,武王的三句誓师,更显得坚强和有力。“维师尚父,时维鹰扬”,虽然仅仅描写了一句,也似乎让人看到了姜太公的雄武英姿。至于它有详有略、前呼后应的表现手法,更使诗篇避免了平铺、呆板和单调,给人以跌宕起伏、气势恢宏而重点突出的感觉。这些,在艺术上都是可取的。诗中的“小心翼翼”、“天作之合”等句也早已成为着名的相关成语,在现代汉语中仍有很强的活力。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