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截蜡烛续写600字(一)

  正当她踏上最后一级楼梯时,蜡烛熄灭了。

  小女儿杰奎琳迅速冲进房间,把门反锁上。

  这时,少校军官对伯诺德夫人和她大儿子杰克说:“好了,我们逗留的时间太久了,也该回去了。”他转过身,对中尉和另外一个人说道:“我们走!”伯诺德夫人偷偷地出了口气,把三个德国军官送走,这才放下心来。杰奎琳得知德国强盗走了,赶忙把藏有情报的半截蜡烛交给妈妈。

  第二天一早,伯诺德夫人家来了一个穿着风衣,带着礼帽人,自称是法国军队派来接收秘密情报的。

  伯诺德夫人激动地说:“你们终于来了!”

  那个人紧握着伯诺德夫人的手,激动地说:“你们保护情报的事我们都知道了,真是太辛苦你们了!快,快把情报给我!”

  伯诺德夫人看到此人这么急切地要得到情报,便对此人起了疑心。伯诺德夫人殷勤问道:“哦,那前天我让人捎去的鱼,好吃吗?”

  那人不假思索地说:“好吃,好吃!”

  伯诺德夫人皱了皱眉头,说:“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军队派来的,那你一定是德国强盗的帮凶!”

  那人嘿嘿一笑:“既然被你识破了,那就没必要装了,你好好看看我是谁?”说罢扯下礼帽,露出凶恶的表情。

  原来他是那个昨天和少校、中尉一起来的那个军官。

  他随手抓过杰克,恶狠狠地说:“昨天,我发觉临走时你们松了口气,仿佛在害怕什么,就对你们起了疑心。现在,把情报给我,否则我就杀了你们!”

  伯诺德夫人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杰克,你怕死吗?”

  杰克虽然脸色苍白,但仍昂首挺胸:“不怕!”

  “好,这才是我的好儿子!”伯诺德夫人坚定地说:“你听着,我们是不会出卖自己国家的!”

  德国军官说:“那就别怪我了!三……二……”

  杰克闭上眼睛,等待死亡的来临。

  伯诺德夫人也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砰!”

  杰克发现自己并没有死,伯诺德夫人也睁开了眼睛。他们看见德国军官倒在地上,都很吃惊。

  原来,法国军队派来取绝密情报的人真的到了,并及时救了他们俩。

  情报交给军队去保家卫国了,伯诺德夫人又在想着下一次该如何与敌人周旋。

  杰奎琳呢?在楼上被枪声惊醒,现在正在最高一级楼梯上。


  半截蜡烛续写600字(二)

  夜深了,屋外的风还在呼呼的吹着,看着三个德军军官远去的背影,伯诺德夫人忐忑的心才稍稍平静了下来,她疲惫的站起身,向楼上走去,“杰奎琳,我的好孩子,你睡了吗?”

  听到妈妈的喊声,女儿杰奎琳从床上爬起,轻轻的走到楼梯边,顺着楼梯向下看,她用柔和的声音回答着妈妈的问话,“妈妈,是你吗?我在这儿,烛台也好好的保管着。怎么样,德国兵走了吗?”

  “走了,走了。”伯诺德夫人用疲惫的声音说道。

  杰奎琳从桌上拿起烛台,飞奔的从楼梯上下来,一见妈妈,赶紧扑到她的怀中,“妈妈,我们的劫难过去了吗?我真的好害怕。”伯诺德夫人紧紧的抱住女儿,此时,她的心绪如潮水般起起伏伏,她在思索着——未来的日子。

  伯诺德夫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看女儿,再回头看看儿子杰克——他已经趴在桌上熟睡了。

  伯诺德夫人:“孩子,你们做得是在是太棒了!感谢上帝让我们摆脱了这次灾难。”“妈妈,我做得真的很好吗?刚才我真的是吓坏了,您不知道,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杰奎琳说道。“妹妹,没关系的,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那几个可恶的德国军官到底还是没有发现,你就放心吧!”说着说着,杰克好像想到了什么“妈妈,我看得把情报转移一个地方,我觉得在放在那半截蜡烛里实在太危险了。”“嗯~~~~~~~~”伯诺德夫人进入了沉思,她又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终于,那蜡烛熄灭.就在那关键的时刻,妹妹迅速爬上了楼梯,把金属管藏在了床下面.德国的军官好象发现了什么似的,立即上了楼梯,来到妹妹的屋子里,刚好发现了床下面的金属管.妈妈也随即跟了上来,用尽了力气,终于和妹妹一起把德国军官拌倒在地,拿着金属管跑了。


  半截蜡烛续写600字(三)

  正当她踏上最后一级楼梯时,蜡烛熄灭了。杰奎琳用一只手掩住已经熄灭的蜡烛,迅速跑进房间,生怕被德军发现。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只长长的蜡烛,重新点燃,摆在桌上。

  少校看着桌上的蜡烛,脑海中浮现出伯诺德夫人刚才一家的表现,感觉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一家人总是想方设法地转移那半截蜡烛?莫非拿蜡烛内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少校的手不禁滑向了拴在腰间的手枪,那恶狼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坏笑,随即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手放下了。(www.lz13.cn)他转身对伯诺德夫人说:“想必那半截蜡烛也用完了,我把这根长的送给他吧。”听了这话,伯诺德夫人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手心不停地冒汗,一定是德军察觉到什么了,如果情报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她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女儿赶紧藏好蜡烛。她捋了捋落在额前的头发,镇定地说“好,先生,我带您上去。”来到楼上,伯诺德夫人敲了敲杰奎琳的门,“孩子,快开门,你的蜡烛用完了吗?少校给你送来了新的。”杰奎琳听了,知道事情不妙,又紧张起来,忙应付道:“好的,等我穿一下衣服。”她挠了挠头,在千钧一发之刻,她急中生智,把金属管从蜡烛里抠了出来,插进花瓶里,用昨天用剩下的半截蜡烛顶替。杰奎琳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紧张的心情,打开门,满脸微笑,娇声地对少校说“司令官先生,您可真细心,我的蜡烛正好用完了。”少校趁机检查了一下蜡烛和杰奎琳的房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望着德军远去的背影,伯诺德夜深了,屋外的风还在呼呼的吹着,杰奎琳从桌上拿起烛台,飞奔的从楼梯上下来,一见妈妈,赶紧扑到她的怀中,“妈妈,我们的劫难过去了吗?我真的好害怕。”伯诺德夫人紧紧的抱住女儿,此时,她的心绪如潮水般起起伏伏,她在思索着——未来的日子。

  伯诺德夫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看看女儿,再回头看看儿子杰克——他已经趴在桌上熟睡了。

  伯诺德夫人端过烛台,拿出藏有情报的小金属管,检查了一下,完好无损,便感慨道,“真幸运呀!”此时,大儿子杰克对杰奎琳赞扬道“妹妹,你真是机智勇敢,能娇声地向司令官请求,还能想出以借上楼睡觉为由而拿去蜡烛,我这个做哥哥的远不如你呀!”“这次中我们运气好,万一下一次德军再来搜查呢?”,“那就把墙上挂画用的钉子换成这小金属管吧,这样应该不会被发现。“杰奎琳想出了这个好办法,也得到母亲的认同。将金属管藏好后,大家就去睡觉了。

  夫人一家久久悬真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分页: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