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续写(一)

  卢瓦泽尔太太(也就是玛蒂尔德)听后,呆在了那里:“这……这怎么可能?那条钻石项链闪闪发光,璀璨夺目,怎么会是假的呢?”

  福雷斯蒂埃太太叹了口气:“它确实是假的,只怪工匠把它做得太逼真了!哦,可怜的玛蒂尔德……”

  “我……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卢瓦泽尔太太已变得不知所措。

  也难怪,卢瓦泽尔夫妇为了这条项链砸锅卖铁,甚至连房子都卖了出去,为了把钱还清,他们过上了什么样的日子。漫长的十年啊!他们贫困潦倒,风韵优雅的卢瓦泽尔太太也沦落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与人斤斤计较的老妇人,真是可怜啊!

  “都是珠宝店老板,为什么告诉我价值连城?为了赚钱他们竟这样骗我,我一定要讨个说法!”卢瓦泽尔太太怒气冲冲地说。

  于是,她和福雷斯蒂埃太太一起来到了那个珠宝店。

  珠宝店的老板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苍老了许多,但是他的珠宝店规模却更大了。

  “为什么骗我?”卢瓦泽尔太太大步流星地走进珠宝店,边走边叫。

  珠宝店的老板显然已经不认识卢瓦泽尔太太了:“女士,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不要在这里大声喧哗!”

  “你说是什么事,你为什么骗我说那条假项链价值五百万法郎?你知道,这十年来我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卢瓦泽尔太太越说越激动,不知不觉中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

  珠宝店的老板怔了一会儿,突然张大嘴巴:“哦哦哦,原来是您呀,卢瓦泽尔太太。我们进去说,我们进去说,不要影响到我的其他顾客。”

  福雷斯蒂埃太太也替着卢瓦泽尔太太说话。“什么进去说,你这个人怎么能干这样坏的事呢!?哦,天哪!你这人……”

  福雷斯蒂埃太太头又开始疼了。珠宝店的老板忙把福雷斯蒂埃太太扶进后面的屋子里,卢瓦泽尔太太也跟了进去。

  “我现在一定要讨个说法,我那漫长的十年可不是白干的,你一定要把钱加倍尝还我!”卢瓦泽尔太太还没有消气。

  珠宝店老板忙给她端来一杯水。“卢瓦泽尔太太,你消消气,消消气!”

  “消什么气,我这十年的贫困生活就这样敷衍了?”说着她就把水一下子泼在了珠宝店老板的脸上。

  珠宝店老板吓得呆在了那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福雷斯蒂埃太太急忙劝卢瓦泽尔太太。“您别这样,亲爱的玛蒂尔德,不要这样!”

  卢瓦泽尔太太也被自己的举动吓住了。大家一时都不知所措。卢瓦泽尔太太还在和珠宝店老板争论不休。

  “我不向你多要,你只用把那三万四千法郎还我就行!”卢瓦泽尔太太这时已经比刚才好多了,她刚才真的是太冲动了。

  珠宝店老板是个吝啬鬼,他却有点儿不情愿的意思:“还你也行,但是这价钱太贵了,我只赎给你三万法郎。”

  “你还要跟我讨价还价,你收购这条项链时那么贵,凭什么你还给我时就这么便宜,我要你原封不动的还给我!”卢瓦泽尔太太发起脾气来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这时的福雷斯蒂埃太太也好了许多“你不还给我们三万四千法郎,我们就把你告上法庭!”一句话可把珠宝店老板镇住了。

  他可能是心虚了,项链原本就是假的,这对珠宝店很不利。

  “你们……你们怎么这样!”珠宝店老板气得说不出话来。

  “先生,我们已经对你很客气了。请你不要在讨价还价的,你知道的,这对你很不利!”福雷斯蒂埃太太心平气和地对珠宝店老板说。

  珠宝店老板也静下心来,他想了想,还是退步了:“好吧好吧,我还给你们三万四千法郎……”

  卢瓦泽尔太太终于露出了十年来第一次罕见的笑容。这十年的辛苦她赎回来了,这十年的辛苦钱也算是赚回来了。

  卢瓦泽尔太太和福雷斯蒂埃太太走出珠宝店,天空是多么的晴朗……


  项链续写(二)

  她感到那双红肿的手明显抽搐了一下,忽然变得冰冷。

  "噢,我可怜的玛蒂尔德,你没事吧。"

  那张惨白的脸上凝固着痛苦的表情,颤抖的双唇已经失去了表达的能力。

  "我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玛蒂尔德,你还我的那挂项链和原来的一模一样。我的上帝!需不需要送你回家……"

  玛蒂尔德已经听不见什么了,跌跌撞撞地跑回那间破旧的阁楼,一言不发,她不知道也不需要再表达什么。一切都失去了,十年来她从未这样脆弱而惶恐。几个小时以前,玛蒂尔德还满足地以为那串丢失的项链,那些借来的钱……一切的一切都还清了。而现在,一切都失去了,却什么也找不回来。于是她拼命地找,忽然想到了那条裙子,十年来她不敢奢望任何华贵美丽,再没碰那条裙子却始终不舍得当掉。玛蒂尔德小心翼翼把它从箱底捧出来,可惜现在粗圆的腰围已经穿不进去了,镜中的她是那样苍老,一双通红的手和粗糙黝黑的皮肤与裙子华美的颜色极为不配,她苦笑了一下,命运的差错让她的美貌降生于职员家庭,又是命运的差错剥夺了她一切美丽,骄傲,虚荣的权利。

  想着,听到沉闷的敲门声,丈夫回来了。玛蒂尔德舒展一下愁苦的表情,她已经决定不告诉丈夫,告诉又怎么样呢,可怜的路瓦栽!他们还是要活下去。玛蒂尔德忽然舒服了许多,她已经习惯于命运的摆布了,或许某一天命运的差错会让他们过得好一点,或许……玛蒂尔德想着,飞快地拾起那条裙子,塞进带锁的箱子,忽然"当啷 "一声,玛蒂尔德认出掉在地上的,是那条价值五百法郎的项链……


  项链续写(三)

  “什么?你说你那一挂是假的?”玛蒂尔德得意的神情顿时僵在了脸上,“不可能,你怎么会戴假项链?你一定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

  “哦,我可怜的玛蒂尔德,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呢?(www.lz13.cn)为了那挂假项链,这十几年你是怎么生活的啊。”佛来思节夫人看着玛蒂尔德怜惜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玛蒂尔德仍不愿相信的喃喃自语着,像是在说服着佛莱思节夫人。

  佛莱思节夫人看着玛蒂尔德这样,不由害怕起来,于是她哄着玛蒂尔德说道:“对,有可能我搞错了,让我回去再仔细瞧瞧,你看天色也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去吧!”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已有些神智不清的玛蒂尔德回了家。

  到了家,路瓦栽看着这样的玛蒂尔德,下了一大跳,当佛莱思节夫人告诉她缘由后,他更是吃惊不少,而这是的玛德尔德却坐在桌边,仍不停地在喃喃自语着。路瓦栽叫了她一声,她像见到救星似的,拉着路瓦栽不停地说道:“这怎么可能,佛莱思节的那挂项链怎么会是假的呢……”他们请来了医生,医生看后也无能为力,只说受了刺激,让她好好休息。

  佛莱思节夫人觉得过意不去,第二天把那挂项链还给了路瓦栽说:“没想到那挂项链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多麻烦,玛蒂尔德到现在还神志不清,你看这挂项链会不会对玛蒂尔德有些帮助呢?”于是他们把项链给了玛蒂尔德。玛蒂尔德看见项链,开心极了,“是不是又有人邀请我们去参加舞会啊,这次我会小心地,不会把项链弄丢了。”可一会儿她又说道,“珍妮说我上次弄丢的那串项链是假的,你说那怎么可能呢……”

  于是,玛蒂尔德每天就带着那挂项链,穿着那件去舞会穿的衣服在屋子里跳着舞……

分页:123